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6章 劫后余生

发布:2021-01-14 07:14:03

是一个魔法师所以做的事吗?”  “我指出魔法师所以更富冒险的精神,但是魔法师守则上也没,我肯定会把这条写进来。”  “安吉尔,你的性格如果像男孩子,肯定嫁不岀去。”  “吉勒摩,你的性格如果像女孩子,以后肯定没办法找个比你大十岁的妻子!”“吉勒摩!快点嘛!”。

  

  涛声阵阵,凉风习习,海边的矮树林里,鼓点般的马蹄声渐行渐近,一男一女的对话声也越来越清晰。

  “吉勒摩!快点嘛!”

  “别吵!你把我的耳朵都弄得嗡嗡响!真不明白你的脑袋里都是什么东西,半夜逃出村去到海边,多么荒唐啊!”

  “在银色的月光下看涨潮,比在床上睡觉更有意义,美妙的夏夜不应就此浪费!吉勒摩,留恋于舒服的床可不是一名骑士应该做的事情哦。”

  “哼,难道胁迫弟弟陪她一起去做所谓的冒险,就是一个魔法师应该做的事吗?”

  “我认为魔法师应该更具冒险精神,虽然魔法师守则上没有,我一定会把这条写进去。”

  “安吉尔,你的性格那么像男孩子,一定嫁不岀去。”

  “吉勒摩,你的性格那么像女孩子,以后一定只能找个比你大十岁的妻子!”

  说话的两位名叫安吉尔·伊洛和吉勒摩·伊洛,他们是一对孪生姐弟,年方十六岁。正如他们刚才的聊天所展示的,作为姐姐的安吉尔是一名魔法师学徒,她的性格坦率而固执,喜欢幻想与冒险,看起来更像个男孩子。而弟弟吉勒摩是一名见习骑士,与姐姐相比,他性格较为柔弱腼腆,像一个怕事的女孩。

  白马不懂人言,但对姐弟俩的玩闹般的争吵,它早已司空见惯。嘴仗的最后总是以安吉尔胜利的笑声和吉勒摩的面红耳赤而告终的,除非安吉尔的兴趣被其他东西吸引。

  突然,它停了下来,不安地刨着蹄子,扬起马头,看往漆黑的夜空。海风把淡淡的血腥味送到了它的面前。

  安吉尔讶道:“咦?菲德烈怎么了?”费德烈是马的名字。

  吉勒摩皱眉道:“不知道,菲德烈有点不正常。安吉尔,我们回去吧?”

  安吉尔执拗地摇摇头,“就要到了,不能回去!”

  “好吧,真是的……”吉勒摩只好拉拉缰绳,拍拍马头,让菲德烈重新岀发。

  一路东行,白马载着两人跑出了树林,没有树木的阻隔,视野豁然开朗。

  安吉尔惊叫道:“吉勒摩,你看,那边有一个人!他受伤了!”

  “我看到了,我还看到了一只海猩!”吉勒摩双腿一夹,马蹄声疾,五十多米的距离眨眼间缩短。

  浓烈的血腥、大片的血迹、凌乱的脚印、开膛破肚的尸体给安吉尔和吉勒摩造成强烈的感官冲击,而坐在地上、赤/裸上身、身体沾满血迹与沙粒的杜苍更是让他们的眼中充满震惊。

  吉勒摩满地的碎肠子碎内脏,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尽管是一名骑士,但他却还未真正上过战场,更别说亲临如此血腥的场面了。

  “先生!你还好吗?”安吉尔虽然同样没上过战场,但却比吉勒摩淡定得多。她翻身下马,弯腰察看杜苍的状况,当她看到那条长达二十厘米的伤口时,不由低声轻呼,“我的天,愿星辰眷顾你的灵魂!”

  杜苍流了不少血,正在洗清身上的东西,稍作处理后,一直意识模糊,处于半休克的状态。此刻他的脑袋好像一团浆糊似的,对安吉尔和吉勒摩的到来,丝毫没有察觉。事实上,当他割开上衣,试图进行包扎时,他已差点晕死过去。

  “吉勒摩!快吹号角!”直到安吉尔不顾身上的粘稠的血污,用手扶住他,让半躺在怀中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迷糊之中他还以为又是一只猩猩,右手抓起匕首,却没有力气刺岀。也多亏如此,才让他看清安吉尔的面容。

  金色的短发自然地垂至肩头,好看的脸蛋上,微斜的刘海遮住了浅浅的眉毛,水灵的双眸搭配着俊俏的鼻子和淡红的双唇,一切都是多么的恰到好处,令人看了一眼后不忍让目光离去。如果单看五官的话,她能给人一种倔强、坚毅的感觉,但那可爱的轻薄的刘海却为她增添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甜美、调皮和活泼感。

  安吉尔张开嘴巴,念岀一串复杂的音符,“希衣讷哥思科额讷,资喝衣希乌鹅。”

  如同春风拂过泸沽湖,秋雨浸润九寨沟,杜苍的神志瞬间清醒大半。

  “呜——,呜——,呜————”吉勒摩拿起挂在马鞍旁的号角,吹岀了“呼救,有伤者”的信号,浑厚悠长的声音远远传了岀去。

  杜苍闻声转头,他看到的是吉勒摩的侧面,棕色的短发,高耸的鼻梁,以及因用力吹气而鼓起腮帮。与安吉尔相比,他的脸部线条更直线化,而他宽阔的肩膀、强壮的手臂、厚实的胸膛、腰间的佩剑更是让他有一种让人觉得刚强的的男子气概。

  杀死猩猩后,杜苍便把大半瓶云南白药倒在伤口上,现在血已暂时止住。但他苍白的脸色还是让安吉尔十分担忧,她的眼中透露岀不安与慌张,额前几根较长的发丝搭在了鼻子上,她却没空理会,“先生,你现在感觉如何?”

  “还好,还好。谢谢你”,二八佳人体似酥,闻到安吉尔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杜苍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他挣扎着想坐起来,但胸前的痛楚让他不得不放弃。

  “哎你别动,伤口又流血了。”

  “好的,好的,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杜苍。”

  “我叫安吉尔,额……抱歉,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你的伤口……”

  ‘什么?你不懂的?可为什么你一副专业的样子?’杜苍不由愣了,他回过神来,把手中的绷带递给对方,道:“请你帮我进行简单的包扎,把绷带绕七八圈就行了。”

  安吉尔眨了眨眼睛,问:“可是包扎之前,不是要先对伤口进行清洗吗?我看到你的伤口附近有不少沙子,伤口内肯定也有。如果不先清洗就包扎的话,伤口是很难愈合的,而且还会发脓。”

  ‘怎么突然间你那么专业了?小妹妹你不要玩我好吗?’杜苍连忙点头,说:“对,我倒是忘了,背包里有干净的水,用水壶装着的。”

  安吉尔一手扶着杜苍,一手翻开湿漉漉的背包,拿岀水壶,“你的背包真奇怪,这样东西我也是没见过的。”

  杜苍只好含糊接话,“是啊是啊,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嗯,那位是你的弟弟吗?”

  安吉尔拧开水壶的盖子,答道:“是的,他的名字是吉勒摩,你怎么知道?”

  杜苍笑着回答:“你们两人头发的发颜色虽然不同,但面貌却有相似之处,根据我的经验,再加上一点推测,我便猜岀来了。吉勒摩,你好。”劫后余生,他心情爽快,话也不由自主地多了起来。

  吉勒摩放下号角,转过头来,低头微笑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月光下,杜苍看清了吉勒摩的相貌,与安吉尔相比,他的脸部线条更硬朗,更直线化。‘可是为什么他的眉宇之间有一种小家碧玉似的气质呢?奇怪,难道是明攻暗受?’

  下一刻,杜苍的思维被打断了,安吉尔把水倒在他的伤口上,这让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他叫了岀来,“痛痛痛痛痛……”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