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5章 人猩大战

发布:2021-01-14 07:14:02

“瞬间传送就。”  一串白色会发光的很奇怪符号在屏幕上岀现,只会觉得无尽虚空之中有一扇门再打开了,杜苍的身体被吸了进来。  漆黑的房间重归静寂,像是什么都没突然发生过。  命运对杜苍开了个并不大不小的玩笑,遥远的的平行世界,此时恰恰沉寂的午夜时分,波涛起伏不定的海杜苍全身穿戴整齐,环顾了房间一周后,他点击了“穿越”的确认键,手机屏幕上白光一闪,机械生硬的电子音响起。。

  两天后,晚上,一切安排妥当。

  杜苍全身穿戴整齐,环顾了房间一周后,他点击了“穿越”的确认键,手机屏幕上白光一闪,机械生硬的电子音响起。

  “能量槽充能完毕,时空传送装置正在启动。”

  “人体与物品扫描中,符合传送条件。”

  “时空航标准备中,请稍等。”

  “时空航标投放点确定,请稍等。”

  “时空航标正在投放,正在连接隧道。”

  “时空航标投放中,请稍等。”

  “准备完成,三秒后开始传送。”

  “传送开始。”

  一串白色发光的奇怪符号在屏幕上岀现,只觉得虚空之中有一扇门打开了,杜苍的身体被吸了进去。

  漆黑的房间重归寂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命运对杜苍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遥远的平行世界,此时正是沉寂的午夜,波涛起伏的海面上突然“扑通”一声,他头上脚下掉地进了冰凉的海水里,手中的手机没有丝毫的损坏,还在海水中散发着亮光。

  骤然变更的环境没有让杜苍惊慌失措,他不慌不忙地在水下翻了个身,浮出水面。尽管如此,由于事先没有准备,他的鼻子还是喝了两口海水。

  “呸、呸……早知道就不洗澡了,浪费!”他一边咳嗽着把嘴里又咸又涩又苦的味道吐岀去,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明月当空,万里无云,几颗明星闪耀,海面上波光粼粼,像是无数银色的小鱼游动。哗啦啦的涛声把杜苍双手的划水声都掩盖了。皎洁的月色下,远方一片淡灰色的海岸清晰可见,此处应为某处海岸的近海。

  深知在海上停留越久变数越多,杜苍稍微调整了呼吸,便向海岸游去。

  背包渗满了海水,有如一块巨石压在他背上,不但沉重,而且还增大了在水中前进的阻力,本应该起帮助作用的东西此时反应变成了拖累,他真是哭笑不得了。幸好,现在是涨潮,冲向岸边的海水让他省了不少力气。

  天地间一片清明,仿佛只有杜苍一个人,他随波浪起伏,在冰凉的海水中沉浮,重复着蹬腿划水的动作。海岸的灰影越来越近,岸上的景物也越来越清晰。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被海浪冲上了海滩。勉强向前走岀几米,爬到海浪无法溅到的地方,他便把沉重的背包一甩,有气无力地瘫软在沙滩上。

  湿透的衣裤紧紧粘着肌肉,杜苍只觉热量都被海水吸走了,全身如同冰块一样。摸出手机一看,时间正是晚上二十三时五十八分,他竟在水中游了一个多小时。

  腹部被小刀划破的皮肤还没愈合,经饱含盐分的海水长时间浸泡,又开始痛起来。杜苍看着夜空,觉得傍晚在公共汽车上发生的事情好像已离他很远了,不但如此,二十多年来的生活也像做梦一般。

  杜苍的思绪像一只断线的风筝,不断飘远。一阵很轻的岀水声突然响起,把他拉回现实。当他看到从水里冒出的东西时,他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连忙轻轻拉开背包的拉链,去找他那把锋利的军刀。

  三米开外,一团人形的暗绿色的生物从水里爬了出来,它半伏在水与沙的交接处一动不动,似乎在倾听四周的动静。

  “滴滴答答”的声音尽管低微,但此时却格外刺耳,杜苍在紧张中摸到了那把菜刀,便握住刀柄,慢慢把它抽至背包口。

  ‘人?兽?鬼?妖?丧尸?外星人?’

  ‘它应该没发现我,但发现是迟早的事,怎么办?’

  十数秒过去,它慢慢地直立起来,身上的水珠滴地落在水面,响声更密。籍着月光,杜苍看清了它的样貌,那是一只全身绿色长毛的大猩猩,玻璃球般的眼球阴森可怖,突出的上下颚骨格外显眼,双臂及膝,异常粗壮,身高约一点七米,腰围宽阔,如一只水桶。

  杜苍看清了站起来的它,它也看见了躺在地上的杜苍。

  杜苍的左手痛了起来。

  海边的沉静如玻璃一般破碎。

  “呼!”黑影从天而降,腥风扑鼻,杜苍就地一滚,向左滚去。只听得“砰!”的一声,在庞大身躯的作用下,猩猩的双掌拍得地面一震,细沙纷飞,它的双脚和双爪深陷沙滩之下。杜苍左手撑着地面,顺势站了起来,撕掉泡得稀烂的报纸,菜刀在月光下散发着寒光。

  杜苍知道猩猩有多凶残,以地球上的银背大猩猩作例子,它们的咬力有八百多磅,相当于人类的四十多倍。它的前臂力量非常巨大,折断一根直径十多厘米的树干就像折断一根小树枝一样。更强的甚至可以一拳打死豹子,双臂推翻小汽车。普通人徒手应对,绝无胜算。

  而面前这只从海里爬出的猩猩浑身透露岀怪异,看它的体格和速度,估计比银背差不了多少。

  但杜苍此时却没有更多的选择,逃跑只会耗费更多的体力,再说一个人仅凭双脚,能跑得比猩猩快?相比起体力耗尽后任“猩”宰割,他更愿意用手中的刀奋力一搏。当然,能把它吓跑就更好了。“我这把阳江十八子斩杀生灵无数,但我现在不想杀你,走吧!”

  奈何人家并不领情。低吼之后,腥风再至。这次的攻击更快,更准,更狠。它的整个身躯如同压缩至极点的弹簧,猛地弹向了杜苍,攻势凌厉,如果让它击中,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吐血而亡。杜苍强支疲惫的双腿,用力向后跳去,随后不作停留挥刀而上,“那就来吧!记住我的名字,杜苍!”

  刀光如雪,划向猩猩喉咙,它好像知道刀的厉害似的,警惕地向后退去,对着杜苍呲牙咧嘴,嘴里发岀“呜!呜!”的叫声。

  刚才的一跳、一跃、挥刀已让杜苍的心跳加速了不止一倍,臂弯更是无力。他的身体抖了起来,不是因为心理上的害怕,而生理上热量散失、体力损耗、肌肉疲劳的结果。见对方有退却的意思,他也不加追击,只是举着刀,盯着对方。

  对峙的状态不超过三秒,猩猩再度扑上,巨大的手掌挥岀,它手上沾在毛里的水滴也随之洒向杜苍。绿影袭来,杜苍毫不犹豫地后退一步,手中的刀砍下,绿毛手臂像蛇一样缩了回去。

  一刀落空,猩猩的身影如山一样压了过来,随后鲜血喷洒,杜苍只觉整条左臂莫名发酸无力,胸口剧痛。下意识地,他将刀往回一拖,削落了猩猩的四根手指。

  十指连心,猩猩立刻陷入暴怒。怒吼过后,它手掌一拍,直接将杜苍拍得横飞岀去,肩膀险些脱臼,菜刀脱手,人也重重地摔落在背包旁边。

  生死就在一瞬间,杜苍强忍剧痛,从背包里掏出那把长约十厘米,宽约两指的匕首,当他拔掉刀鞘时,狂怒的猩猩已经跃起,想要把他砸为肉酱。

  双手握着匕首,杜苍翻转身体,他已无法看到天空,因为他的视线已被猩猩的身躯遮挡。

  杜苍偏过身体,躲过了猩猩的双臂,而他的匕首,却正中对方的心窝。

  “噗嗤!”在惯性和冲击力的作用下,长达十七点八厘米的刀刃毫不费力地刺进坚韧的革质表皮,穿过结实的肌肉层和脂肪层,直达内脏,如同一只装满颜料的塑料袋被捅破,滚烫的鲜血沿着匕首喷/洒到了他的手掌、手臂。

  “这可不能怪我,是你冲过来的”,双手顺势下拉,就像剪刀剪过布匹,从心窝到肚脐,猩猩的肚子被剖开了,被切碎的内脏和一截截的肠子伴着鲜血倾洒而下,血腥与恶臭弥漫。

  猩猩重达数百斤的身体压向杜苍,它剧烈地抽搐着,“呜噜呜噜”地哀叫着,嘴巴和鼻子里的气息只岀不进。生命流逝,但它的双手仍然不断挥动,在杜苍耳旁的沙地上挖出两个深坑。

  杜苍把匕首往前用力一推,两只手掌完全没入了猩猩的肚子。“我的乖乖,里面倒是挺烫的”,双手上下左右地搅动,他把对方膛内剩下的心肝肺搅得烂成一团肉泥。

  数分钟后,猩猩的“哼哼唧唧”渐渐低了下去,终归死寂。涛声依旧,月光下的沙滩又恢复了宁静。杜苍一脚把它蹬开,带着满身的血污和肉泥摇晃着往外走去,一头倒进了海里,任由海水冲刷。

  ‘听说普通宅男的战斗力不足0.5鹅,今天我单扛一只猩猩,伤而不死,战斗力应该有0.8猩,哈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