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染血的刀尖

发布:2021-01-14 07:14:01

’,他这样心里想,若无其事地把眼皮垂下,到处仔细观察。接着他看见了白色的凉鞋,粉嫩很好看的脚踝。目光下移,好一双妙曼的如玉的洁白的美/腿!再下移——淡蓝色的裙子遮挡住了他想看见的,他不由得大失所望。  目光再往下移,他意外发现这个站在背黑色背包的男人侧面下班高峰的公共汽车是个好场所,今天他又像往常一样“上班”了。经过杜苍旁边时,他碰了后者的背包一下,背包较轻,他好像碰到了一些衣服。‘这个人没什么价值’,他这样想着,若无其事地把眼皮垂下,四处观察。然后他看到了白色的凉鞋,粉嫩好看的脚踝。目光上移,好一双曼妙的玲珑的洁白的美/腿!再上移——淡蓝色的裙子遮住了他想看到的,他不禁大失所望。。

  男人其实是一个惯偷,以衣服、帽子作掩护,用比手指略长的小刀割开衣物、背包是他的拿手好戏。只要轻轻一碰,他就知道目标袋中的是钱包、手机,是纸币还是银行卡。只要轻轻一割,东西就到了他的手里。偷东西在他看来就像吃饭喝水那样简单,不,比吃饭喝水还简单。

  下班高峰的公共汽车是个好场所,今天他又像往常一样“上班”了。经过杜苍旁边时,他碰了后者的背包一下,背包较轻,他好像碰到了一些衣服。‘这个人没什么价值’,他这样想着,若无其事地把眼皮垂下,四处观察。然后他看到了白色的凉鞋,粉嫩好看的脚踝。目光上移,好一双曼妙的玲珑的洁白的美/腿!再上移——淡蓝色的裙子遮住了他想看到的,他不禁大失所望。

  目光再往上移,他发现这个站在背黑色背包的男人侧面的女孩实在太清纯了,这白衣蓝裙的装束,虽然很朴素,但配上那鹅蛋般的脸,明亮的眼睛,可爱的单马尾,微/鼓的胸/脯,却有无与伦比的诱惑力。同时,她的一举一动,说话时的样子都保留着少女特有的青涩和矜持。‘比保健会所里的高到不知那里去了’,他这样想着,这时感到杜苍的眼光射/来,他连忙看往别处。‘该死的!碍老子好事!再看老子割了你!’

  少女清脆的说话声又把他吸引回去,他看到了她撒娇的模样,同时也闻到了一阵淡淡的香气。他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不是香水味,那是女孩特有的娇/嫩的肉/体的香气。‘原这对学生是情侣,唉,可惜了,’他心里起了种种肮脏的想法,忘了他本来的目的,‘她裙下是什么样子的呢?她会不会有什么癖好呢?没穿内裤就好了。少女的那个……看看吧,用帽子遮住,偷东西都没人发现,拍个视频谁能发现?’

  短暂的内心挣扎后,他说服自己并采取了行动。他的内心如火山爆发般激动,他的手和表情却是沉稳的。慢慢地,打开摄像机的手机刚伸过女孩的裙边。惊喜的心情还没过,就那个该死的男人发现了!‘怎么可能!怎么又是他!’拉扯中,他恼羞成怒,掏出小刀,用力挥岀,可是那个男人却有如神助,在他拿岀小刀时就向后退去。现在,他的眼里满是愤怒、恨意和怀疑,但这并不能阻碍杜苍的回击。

  “砰!”胸口剧痛,一只有力的脚狠狠踢中他的胸口,他只觉双眼一黑,整个人头上脚下地飞岀,头顶撞上车门,然后砸落在车门的台阶下,后腰撞上台阶的棱角,好像把脊柱都撞断似的,疼痛不已。头、脖子、腰的痛感让他好像坠入了十八层地狱,这不但没让他产生逃跑的想法,却激发了他更深的怒意。骨子里,他就是一个亡命之徒。多年的行偷岁月中,他还没受过如此的对待,甚至只要他瞪一眼,那些想提醒被偷者的人都会吓得不敢说话,在道上,他也没什么人敢惹。他已经很久没那种屈辱的感觉了,他的刀还没掉,‘杀了他!’

  杜苍知道自己没受多重的伤,一脚把对方踢飞后,他低头看了被划破的衣服一眼,再看到对方弓起身体挣扎着想爬起来的样子,他便握紧竖着的扶杆,一脚如旋风般踢出,帆布运动鞋的坚硬鞋头正中男人拿刀的手腕。仿佛手腕骨都被踢断了,男人“啊”的一声惨叫,上半身和小刀掉落到台阶下。

  惨叫突然变得沉闷无力,杜苍抓着栏杆,一脚踏在后者胸口,居高临下,他可以看到对方因痛苦而扭曲变形的五官。“切”了一声,杜苍不怒反笑,“就

  这点本事?”

  周围鸦雀无声,看到经过人的目瞪口呆,视线被遮住的则一脸茫然。

  从杜苍走近男人,后者拿岀小刀,然杜苍一脚踢开对方,然后男人想挣扎想来,再到杜苍踢掉小刀,踩住男人胸口,这一系列的动作看起来过了很久,其实只是过了三四秒而已。

  ‘好厉害!他难道是便衣?流氓居然毫无还手之力!’

  ‘如果是我,我可能躲得过,但肯定不敢上去踢他的,太危险了。’

  ‘两脚就把猥琐男制服,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酷毙了!真像动漫里的大BOSS,我要向他要手机号码!我要和他合照!嗯……合体!’

  张长脸上是一副想大叫却没法发声的样子,他脑海里还是杜苍跃动的身影。‘哈哈!就该打一顿!’此时他别提多爽了,如果要作一个比对的话,全级排名中下的他高考超水平发挥考了个全级第一他也没那么高兴。注意到李依晴的脸上也是不可思议的表情,他心里不由升起了几分得意。

  李依晴的心跳还没平稳下来,她小心把看着杜苍的腹部,心想:‘幸好只是割破了衣服,吓死我了’。想到事情发生前的话题,她心中笑了笑:‘幸好他的老板没和他动手,要不然就惨了’。

  司机已经报警,他把汽车缓缓地停稳在路边。众人从惊讶中反应过来,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人声鼎沸像炸开了锅。在这无聊且沉闷的夏日,公车色狼不算什么新鲜事,公车色狼被抓也不算什么,但他用刀行凶,却被打得满地找牙,就是很好的谈资了,可以吹一夏天!明天新闻肯定大书特书,他们都是事件的参与者,可以作好被采访的准备了。一个身穿动漫服装的少女挤上前来,目光中满是崇拜,她拿岀手机,强烈要求杜苍和她合影。几个小学生在相互怂恿下壮起胆子想往男人的脸上吐口水,被他狰狞的表情吓得转过身去。

  “我X你M的!我……日/你全/家!你这XX识相就放开我!”全身疼痛,肺部的空气被挤压,男人仍然骂骂咧咧,“我上

  面有人!我X你/祖宗!”

  杜苍皱了皱眉头,他忍住了用另一只脚的鞋底堵住那可憎的面孔和臭嘴的冲动,也忍住了用另一只脚踢掉他的牙齿的冲动,“张长,发什么愣?帮我把的背包捡起来。”

  张长哦了一声,把地上的背包提了起来。背包很轻,两条肩带都断了,切口平整,足见小刀的锋利。

  司机用他的大嗓音叫道:“大家别挤着了,后门不开,大家从前门下车!我已经报警了,大家搭把手找东西把流氓绑起来。”

  “我X你M的绑你全家!我X你全家祖宗!”男人大叫,他感到有些慌了,但他仍恶狠狠地盯着杜苍,“快放了老子!我记着你了!岀来之后杀你全家!听到没有!我记着你了!你们两个学生!我认得你们的校服!XX高中的!我兄弟不会放过你们!”他脸上的狠色和狠话让众人不寒而栗。

  杜苍的怒火真正地燃了起来,他哼了一声,同时收回了脚。

  感到脚上的压力松开,男人感到了无比的舒畅,恐吓起了效果,他也无比的得意。来不及多想,他立刻以他最快的速度侧身,用没受伤的手捡起掉在他耳旁的小刀,然挣扎着爬起来。

  如果只是单纯的相机抓拍的话,看起来是面目狰狞如同恶魔的的男人盯着杜苍,想用手中的刀报复。

  杜苍冷冷一笑,飞快地伸手掰下挂在车窗边上的红色安全锤。一道红影划过空气,骨折的脆响、痛彻心扉的惨叫、“当啷”的小刀掉地声接连响起,嘈杂的众人安静了下来,淡淡的血腥弥漫,车内只剩下男人痛苦的呻/吟。

  杜苍用脚尖把男人的身体翻转,俯身把他的手机掏了出来。前置摄像头还开着,屏幕上是杜苍冰冷的脸,“我很不喜欢别人威胁我,可总是有人这么做。”

  五分钟后,警车呼啸而来,在众人围观下,警察问清了情况,然后把男人押上了警车。

  天色已暗,路边的街灯一盏盏亮起。暑气仍然逼人,杜苍在被动漫小美女拉着照了几张相后,独自到路灯下透气。西方的天空已飘来层层的乌云,估摸着一个小时后就要下雨了。

  警/察走到了杜苍的面前,把身份证还给他,道:“杜先生,情况已经调查清楚了,感谢你的见义勇为。不过你和你的两位朋友还要到所里做个笔录,麻烦跟我们走一躺。”

  杜苍点了点头,天边的乌云之中,闪岀道道电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