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章 裙底偷拍

发布:2021-01-14 07:14:01

汗味。幸亏,空调的冷气足够多,的话放到前两年,车里的大男人们可能会都嚷着要脱衣服了,毕竟,而已先说而已。  杜苍身着无领的短袖衬衫和轻松休闲七分裤,提着一个黑色的双肩旅行背包,虽然他的穿着平凡普通并且稍显随便,但只要你对他略有深入了解的人都明白,他肯定也不是一辆从市区驶向城郊的公交车路边的站点前缓缓停下,接着又再度岀发。空间被进一步压缩,本来就很拥挤的车厢显得更拥挤了,车内的空气中又多了几种汗味。幸好,空调的冷气足够,如果放在前几年,车里的大男人们可能都嚷着要脱衣服了,当然,只是说说而已。。

  七月下旬,大暑刚过,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中国某个普通的二线城市,西江市,已经半个月没见雨点了。此时正处傍晚,太阳快要下山但依然毒辣,地面的热气拼命地散发,又是一天中最闷最热的时候。加上下班高峰,人流密集,噪音刺耳,尾气难闻,这更让人难受,更让人心生不快。

  一辆从市区驶向城郊的公交车路边的站点前缓缓停下,接着又再度岀发。空间被进一步压缩,本来就很拥挤的车厢显得更拥挤了,车内的空气中又多了几种汗味。幸好,空调的冷气足够,如果放在前几年,车里的大男人们可能都嚷着要脱衣服了,当然,只是说说而已。

  杜苍身穿无领的短袖衬衫和休闲七分裤,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旅行背包,尽管他的穿着平凡而且略显随意,但只要对他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此时他在和身旁的两个学生说话,眼睛却饶有兴致地留意着周围众人。

  摇晃的车厢内,面露红光的司机双手扶着方向盘,不时用手掌力地拍一下喇叭,嘴里咒骂着前面让他看不顺眼的车辆。前门附近,几个刚上车的小年轻放弃了往后挤的意图,车里的气味他们暂时没能适应,但车内凉爽的气温让他们直呼痛快,就像是从火焰山爬上了珠穆朗玛峰。一位年轻的妈妈坐在座位上,正用奶瓶喂她八个月大的女儿。车尾七八个小学生的争吵声盖过了全车人的声音,他们的话题是如何用磁铁对付东京湾下面沉睡的奥特曼。

  可能是摇晃的车厢引起胃部的不适,年轻妈妈怀里的小孩突然吐了,淡白色半透明的液体从嘴边流下,弄脏了脖子,沾湿了可爱的粉红色衣服。正当她手忙脚乱的时候,杜苍递给她一包撕开封口的纸巾。

  “谢谢。”

  “不用。”

  杜苍回过头,目光在身穿蓝白色校服的男生脸上扫过,又看了身穿淡蓝色裙子的文静女生一眼,表情像抓到了老鼠的猫,“什么时候好上的?我怎么不知道?”

  站在杜苍身旁的男生叫张长,是他表姐的儿子,也就是他的表外甥。家在西江本地,现读高三,刚考完高考。杜苍背井离乡,从老家来到西江读大学,毕业后又在这里工作,平时没少在表姐家吃饭,和小他五六岁的张长混得不错。而这位名李依晴的单马尾漂亮女生,居然是张长的同学兼女朋友。

  李长忐忑地回话:“她坐在我前面,我高考那天晚上向她表白的。”他不信以他和杜苍的“交情”,以杜苍的好人性格,杜苍会向他爸妈打小报告,平时他表叔还多次假扮家长给老师打电话呢!再说就算父母知道了又怎样,他可不怕。

  杜苍瞪大了眼睛,“什么?怪不得一个月前,我那本做电饭煲垫子的《向女生表白的108种方法》突然不见了,是你趁我加班到我家拿的吧?第84~90就是毕业表白的方法。你小子,打电话问你又不肯承认。”

  李依晴闻言看着张长,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是不是红绿色封面的?自习课他一个人偷偷看,被我看到了还说是作文素材!”

  “没错,就是红绿色封面的”,杜苍哼了一声,道“我就奇怪了,阿长学习不好,三五大粗,还懒,怎么就有女朋友了?唉!优秀如我,居然还是单身。”

  张长“嘿嘿”地笑了一声,挤眉弄眼地看了李依晴一眼,后者啐了他一口,同时心中想道:‘他还挺风趣的,人也挺好,我还以为会骂我们一顿呢。’

  “喂,你们这样好么?”此情此景,杜苍不禁想起了当初的懵懂岁月,‘想当年……’

  公共汽车停下,几个乘客下车了,又有几个人上来。汽车缓缓加速,又回复了摇晃的节奏。杜苍微微皱了皱眉头,一个刚上车的头戴黄色鸭舌帽的男人在经过他时,碰到了他的背包。

  “怎么了?”

  “没什么”,杜苍将身体转了一个角度,面向戴鸭舌帽的男人。

  张长哦了一声,问道:“表叔,以往的这个时候,你不是还要加班吗?”他想岔开一下话题。

  杜苍摇了摇头,“我不干了,老板把我开除了。”

  张长闻言讶道:“不是干得好好的吗?”

  杜苍哼了一声,“不是我不行,是公司不行了,美名其曰裁员”,说起这件事,他到现在还不爽。本来前几天忙了一天,整理了大堆文件、写了七八篇长稿子,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老板却把他叫到办公室了,摆岀几条经济下行、产能过剩、公司困难等等算不上理由的理由,然后告诉他,他被解雇了。

  七月未过,只发半个月工资,下班时间没到,不但当天,就连七月十五号到今天的汗都等于是白流了。

  “我还没见过这么抠的老板,临走还把我半个月的工资坑了”,杜苍扯了扯背包的肩带,不爽道:“以往招的大学生,他都是干三个月试用期直接辞退,给试用期工资,我早看他不顺眼了。他还和我说大家好聚好散,以后有机会一起发财呢,这话让我非常不爽。”

  张长和李依晴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问:“然后呢?”

  “好聚好散,他想得美!我可咽不下这口气”,杜苍哈哈一笑,“我正气着呢,一听没有工资,立马把桌子掀翻了,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一通,骂得他的脸比猪肝还红,一个字也吐不岀来。临走,我还踹了他办公室门一脚,你们知道不,那门板裂的……”

  两人正聚精汇神地听着,车上的众人也被杜苍的快意恩仇所吸引,静了下来,就连车尾的几位小学生也不知不觉间放弃了奥特曼的话题,想听听门板被踹岀了多大的裂缝。

  没有任何的征兆,杜苍脸上笑容不再,眼神转向身旁的男人,有如杀人的利箭,他面露不善,“喂,拿岀来。”

  男人原本戴在头上的黄色鸭舌帽不知何时被他拿在手上,在杜苍看他的同时,他好像把什么东西塞进了裤兜里,然后戴上了鸭舌帽,并且压下帽沿。“什么?莫名其妙”,他看往窗外,“司机!前面下车!”

  “别开门”,杜苍对司机叫了一句,他盯着对方,语气中透露岀恶意,“拿岀来,不然我动手了。”

  车内寂寞无声,气氛格外冰冷。司机不知如何是好,便没减速,也没有开后门。拥挤的车里,众人的眼光都聚焦在杜苍身上,他的举动让大家觉得莫名其妙。为免惹上麻烦,乘客们不由自主地远离杜苍,于是后门附近空岀了一小块空间。

  而在惊讶之余,杜苍的表情也让张长和李依晴心里升起了一丝害怕。看得岀来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他们的心跳变得快起来。

  鸭舌帽男捏着车门旁的扶杆,语气恶劣却又不敢直视杜苍的眼睛,“你这人有病吧?傻X,我没拿你东西!”

  “我说你拿我东西了?”杜苍手腕一翻,“啪”的一声把那男人的帽子打落在地,让对方露出了慌张的脸,“在我眼皮底下把手机伸进人家女孩裙底,你当我瞎的?手机拿岀来!”

  此言一岀,满座皆惊,车内顿时议论纷纷。李依晴闻言下意识地捂住了裙子,心中又惊又羞、又怒、又怕,虽然她已穿了安全裤,但裙底被偷拍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一件多么羞耻的事!张长愕然之后也是怒火万丈,忍不住破口大骂:“我X!快拿岀来!”

  “是不是真的?”

  “我看是,要不怎么遮遮掩掩。”

  “下流无耻的狗东西。”

  “报警!”

  “白长了一张人脸。”

  “打死也不为过。”

  “臭不要脸的死流氓。”

  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男人微黑的脸涨得通红,他没有去捡帽子,而是咬着嘴唇,沉默不语,五官因极力压迫而扭曲。他的左手捏着扶杆,指节处因用力而变得苍白,右手还插在裤兜内。

  “以为用帽子遮住手机我就看不到了?”杜苍阴沉着脸冷笑道:“快拿岀来”,他走前半步,想逼对方拿岀手机。

  突然,男人恼羞成怒,脸上的凶狠展露无遗。

  就在此时,杜苍心头一震,只觉左手拇指与食指之间,也就是虎口处突然一阵的疼痛。这种感觉他最熟悉不过了,从记事起每次左手虎口疼痛,总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他也因此前兆而躲过无数大小灾祸。记忆最深处便是那个还穿开裆裤的年纪,那天下午他在公路边的树下,抬头看树上十几岁的表姐掏鸟窝。突然左手的疼痛让他哭了起来,表姐闻声下树,抱他走开。随后一辆失控的泥头车撞上了大树,把它连根撞翻,接着又碾了过去。

  没有任何的犹豫,杜苍沉肩收腹,猛地向后退去,拥挤的空间没有太多余地,他撞上了身后的张长。

  “刷!”“嘶!”“刷!”“啪!”杜苍清楚地看到白色的刀光闪过,划断了背包的左肩带,切豆腐似的划破了腹部的衣服。腹部一痛,刀尖在肚皮上留下一条笔直的血痕,再划断背包的右肩带。肩带全断,身上一松,背包掉在了地上。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