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战斗!

发布:2021-01-14 01:41:05

个小家伙,我来干掉他。”巫师抽出来一只短小的手杖,对着塔特吩咐道。  “是!”塔特答了一声,握刀的手更为更坚实。此时他的身上散发出着锋利的锋芒,如拔刀宝剑。站在身边的希娜和我,都倍感一丝压力,我的心中也稍稍宁静了一点儿。  的确对手不强嘛,也不是那巫师的结界并未消散,反而更加凝实。。

  “嚎唔~”战斗的号角响起,所有红狼作出了冲锋的姿态。

  巫师的结界并未消散,反而更加凝实。

  就在此刻,一道鲜艳血色红芒爆射而来,撞击在结界上。两者相互抵抗了一瞬,便一声脆响,仿佛镜片般同时碎裂。

  魔法的余韵尚在持续,两种元素交杂的气息弥漫空中:那是寒冰与血腥的味道。

  “七环法术!”甘老头神色严峻地盯向马车的后方,在阴暗处,缓缓走出来一个高大身影,渐渐清晰。

  “是兽人血祭师!海姆,照顾两个小家伙,我来对付他。”巫师抽出一只短小的手杖,对着海姆吩咐道。

  “是!”海姆答了一声,握刀的手更加坚实。此时他的身上散发着锐利的锋芒,如出鞘宝剑。站在身边的希娜和我,都感到一丝压力,我的心中也稍微安宁了一点。

  看来对手不强嘛,不是那种有压倒性实力的选手,我方并未表现出任何负面情绪。

  被埋伏了,是那种比较草率的埋伏......或者,是被提前发现了?不必纠结,反正这两样哪一种都是好事。这样的袭击,完全没对我方两位强者造成任何困扰。

  “被发现了吗?猎物的嗅觉倒是很敏锐啊。不过,那又有什么用呢,你们很快就要成为我的食物了!哈哈哈哈!”声音宛若破锣,狂妄地大声叫嚣着,最后一句甚至狂笑起来,狠狠强奸了我的耳膜。不过,倒是印证了我的猜测。

  那头兽人,赤露的上身,身躯无比强健,胸前呈现出倒三角的血红胸肌,腹部成棱角分明的块状。四肢长度与人相仿,但却更加粗壮,肢体上紫青色血管清晰可见。他的嘴脸向前突出,似是狼面,咧嘴笑时,两根血红尖牙便露出来......除了毛发是棕黑色,全身赤红,尤其是头部,更是深红血色。一双眼睛也是暗红闪烁,甚是骇人,可以吓坏小盆友。他的身高超出海姆一头,凶狠度却是海姆的数倍。

  我表现的比较镇定(diao),毕竟我是可以深夜独自看鬼片,玩恐怖游戏的存在。但是希娜就没那么厉害了,惊叫一声,双手紧紧捏着我的后背肌肉,躲到我身后不敢再看。

  “兽人不躲在地下,却跑到地面袭击人类。区区六阶血祭师,谁给你的胆量对阵一个大法师?”甘老头眯着眼,轻蔑地说道,口气里蕴含着被轻视的不忿。

  “哼!强者的血液是我晋升的阶梯。”兽人脸色狰狞地说道:“等杀了你们,我就能......狗曰的(fuck/*由于地球词汇量的匮乏*/)!”

  他的话没说完,便脸色大变地骂了一句,匆忙跳起来。

  一道冰锥在他原来的地方炸开。

  甘老头暗暗惋惜了一下,没中。早在对兽人血祭师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了施法......果然是长者风范,我辈楷模,闷声发大财!

  “在地下待不下去了吧,兽人!血祭师这种肮脏的职业,就像人类的死灵法师,即便在同类中也是被憎恶和唾弃的存在。”他继续嘲讽着。

  “人类!!!我要把你的身体撕裂,骨头打碎,做成我的藏品!”/*血祭师果然中了嘲讽术,开始神志不清了。*//**作为作者的注释**/他怒吼着,随即口念咒语,一团血液从身边的红狼身上抽离;法杖一挥,血团经过杖上血色水晶,变成一支血箭,激射向巫师,而他身边的狼也成了一具干尸。

  又是一发七环法术:诅咒之箭!这是兽人血祭师的招牌法术,不论多么强大的存在,即便半神,哪怕身中一箭,重则身受重伤,伤口无可抑制地血流不止,轻或......擦破点皮......不管哪一种,血液都会感染上疾病,很快就会出现发烧、急躁、迟缓、虚弱、无力等症状,随后无药可救的“自然死亡”。

  兽人血祭师抽离宠物的鲜血,只需用极少的法力,便能快速释放这个高阶法术。这样bug的能力,需要无数的新鲜血液来修炼。因为兽人混乱嗜血的天性,不少缺乏对同类生命尊重的兽人走上了邪路,以兽人之血为引,正如人类的死灵法师以生人躯体为材料,因此这一职业在兽人中臭名昭著。不过,这一职业强在暴力,但......它致命的缺点是,单体、直来直往的攻击,即非指向性技能,很容易被躲避或抵挡,就像此时......

  即便巫师的敏捷不高,防护类的法术却并不希少。

  “魔法盾!”这是我在心里呼出的名字。身前形成一面盾牌似的壁障,巫师顺利地抵挡了血箭。

  海姆与我对付着扑上来的红狼,我还一边分心留意巫师的战斗。由于召唤怪物魔法的不靠谱性,我选择继续释放冲击震荡魔法。

  由于距离较近、目标众多,因此效果很好,一发往往能干掉一只以上的红狼。

  于是在我连续不停地发射了三次后,体内的魔力便已告罄,顿时感到身体的困乏和精神萎靡,甚至肚子都有一些饥饿。看来过度施展魔法的副作用还是挺大的,因此我便适时收了手,与希娜一样成了看客,在一边划水。

  ——————我以上帝(混子)视角,开始OB这场战局——————

  我方蓝方:现有英雄两枚,一个是AP法师,一个是高攻战士。另外两个油瓶。

  敌方红方:一枚强壮的刺客法师,一群小兵。

  敌方小兵数量现约为20,战士已补刀4。(我这个混子也补了5刀。由于我是法师,打一群没魔抗的小兵,清兵较快。)

  另一边,敌方刺法又开大招诅咒之箭,我方AP走位机智,堪堪避过,(喂,那个谁,别这么作死,有盾就挡啊!)随手一个冰箭,但也未命中,被敌方刺法侥幸逃开。

  战士此时还在补刀,补刀数+2。

  敌方刺法:诅咒之箭!

  我方:冰盾!

  我方:鹰击长空!(冰锥术范围伤害。)

  敌方:......中了!

  敌方颇为狼狈:血咒:虚弱!

  我方......唉?

  不对!卑鄙!敌方刺法竟然给我方战士套了虚弱!

  只见正在与红狼群鏖战的海姆,忽然身边红光一闪,一抹血雾附着到他身上,随后便感到身体极度不适,速度、力量都下降了一大截。

  我方战士属性大减!

  我惊了。

  就在此时,我方AP:神术:净化!

  我方战士恢复状态,而且精神更佳!

  OH,verygood!你是好样的!我竟然忘了甘老头还是个牧师,作为托托教廷的一位主教,他当然会使用各种神术!

  lucky!

  另一边,敌方刺法:诅咒之箭!迟滞术!

  兽人血祭师连发二术,其中迟滞术还是指定向技能,扔给了战士。/**牧师的魔抗较高**/兽人血祭师快速向着巫师冲锋而来,速度竟比红狼还要快捷,而海姆中了拖延术,欲要回援却来不及了。

  不要慌!

  我方AP:震撼术!冰霜射线!

  空气突然一阵巨大波动,以甘老头为中心,汹涌的无属性魔力聚拢,随后猛然喷发,如同几万压强的水枪朝着兽人血祭师冲脸直射,随后手杖摇动,一道冰冻射线瞬发而出。

  敌方刺法:血盾!

  “噗!”兽人血祭师喷出一口老血,不过他坚忍着,仍旧保持速度冲锋,眼看就要接近巫师了。看他那身板,我估摸着他近战的能力可能与海姆有的一拼。

  不过,甘老头不慌不忙,左手捏着几个姿势,慢悠悠念起咒语来。

  兽人血祭师冲到不足一丈时,率先顶起了一个魔法盾。

  我方AP:瞬移!

  周边空间一阵恍惚,巫师的身影蓦然消失不见!

  兽人血祭师正到近身,巫师突然一个瞬移,瞬间又离开了好远。兽人血祭师先是迷茫了一下,然后顿悟,回头一看,巫师已经又在吟唱法术了。

  “噗!”

  敌方刺法:血箭!

  兽人血祭师再次喷出一口老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翻个跟头。心中深恨人类的狡猾多端,忘记了大法师还有瞬移这个技能。此时身受重伤,已无胜算。带着袭击不成反被艹的懊恼心情,当机立断,命令群狼继续猛攻,脚下不停,一个翻身压到一头红狼身上,逃了!

  “喂喂!那厮要跑路,好不要脸啊,快追!!!”我焦急地,跟个傻瓜一样大叫:“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啊!”

  当我回头一看,海姆依旧一刀一刀补着小兵,没有追上去的意思,巫师正在缓缓放下挥起的法杖,看来他也没那个打算。

  我心中无比郁闷,摇动自制的“魔杖”,又发了一记法术......刚才划水时恢复的魔力,已经够放一个震荡波,“唉,那个兽人血祭师的法杖真炫酷,可惜与我无缘了。”

  其实甘老头与海姆却是无法再追击的。巫师上的话,速度比不上兽人,瞬移法术又有吟唱间隔,根本追击不上;换上海姆,不说此时他还未从迟滞状态中脱离,即便状态完好,也会给对方反杀的机会——兽人血祭师各种负面状态甩上来,生生能把海姆磨死。因此,二人即便要追,也是有心无力!

  ............

  不管怎么说,我在异界的第一场战斗就这么草率地结束。当然,不必计算剩余的红狼,那已经跟我没关系了。

  我的手上已沾染了六条鲜活的生命,然而心中却没什么负罪感,有的只是满腔热血热血与紧张,正气与慷慨!

  许多年后曾有人问我,“您怎么评价少年无闻时的自己?”

  我是这样说的:

  “自打出生起,我就注定不凡!年少的我虽然无闻,但特别之处已经隐现端倪!

  假如对那时的我做个总评,可以这么说:十岁杀鸡不眨眼,二十宰鱼不紧张,时来弯弓射鸟,兴起挥刀屠狼,实乃少年豪杰,盖世英雄!”

  可能是由于这场战斗,我的心情异常兴奋。巫师果然是最拽的职业,我在心里暗吼,我要强大!

  ............

  假若穿越来的事情总是好的,那真是值得高兴的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