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序缘起

发布:2021-01-14 01:41:04

据库的发展历史。而我,在上课时三分钟后思维了走神儿到我那个不愿选择放弃又希望渺茫写出来的小说上,卡在一个细节数分钟,依然豪无头绪,我不知道第几次再便萌了再次就的念头。最终决定在上午的时间里好好的需要考虑一番。  一堂课神思不属,时间匆忙走到下课后。  早晨有两门假如不出意外的话,这又是枯燥乏味的一天。。

  事情是这样的。

  假如不出意外的话,这又是枯燥乏味的一天。

  七点二十起床后没吃早餐,去到中3-3310的教室,发现里面孤零零两个人影,才发觉自己来得太早了。想着傻坐着也不好,就抽出了小本子继续艰难地补着早已厌倦的故事。

  十几分钟后,教室人头攒动,铃声响起。

  呼,终于上课了!

  数据库的老师是位女士,看起来很是干练。上课铃声响起后,她照例说明了下所有新开课老师都要说明的一些话,便始讲起了数据库的发展历史。而我,在上课三分钟后思维已经走神到我那个不肯放弃又无望写成的小说上,卡在一个细节数分钟,仍然毫无头绪,我不知第几次再萌生了重新开始的念头。决定在下午的时间里好好考虑一番。

  一堂课神思不属,时间匆忙走到下课。

  早上有两门课,数据库、自动控制原理,但后一门我并没有选,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都将是空闲的,我的心情可以用“开心”来形容。

  午饭时候未到,直接回宿舍。

  当钥匙与宿舍门锁亲密接触的时候,我的脑中已经决定了午饭前这段时间要怎么打发了。

  游戏?这没错,但不说明到具体哪一个便是废话。

  还是我来揭晓吧......

  nethack,是的......迷宫骇客。

  就在一天前我还不敢肯定我会如此喜欢这个游戏!

  在一本叫作《惊悚乐园》的小说提及它后,我便对它起了浓厚的兴趣。当然,我对它感兴趣,绝对不是因为我对作者大大写作功力的深切崇拜与五体投地的佩服以及龟速更新的怨念,那些毕竟是属于无脑粉丝才有的表情,我是不会承认的。

  什么?你说我说谎......

  切,我才不会,我一向耿直诚实。

  咳,言归正传。

  开始我只是抱着了解一下的心情去百度了一发,然后赫然发现这个游戏只有几兆字节,于是出于游戏收集癖和猎奇的态度,没有犹豫,右手一贱,我当即下载了它。

  解压后无需安装,打开游戏,出现了一个漆黑骷颅、下附“迷宫骇客世界出版”等字样的惊悚图案,当时的我并未意识到那个所要表达的意思。当然,如果今天的事没发生在我头上,那个图案也不会有任何意义。总之,我没在意那东西。

  点击图案下方的“ok”项后,弹出了一个对话框:“尊姓大名?”。我思考了一秒,四指飞快输入“大飞”二字,登入了角色选择窗口“Whatareyou?”。我急不可耐,对那些英文字也懒得仔细探究,便没有设置任何东西,“Random”,随机角色进入了游戏。

  进入游戏后的下一秒,首先出来的是一段文字......

  “下面的文字记述,摘自于克鲁姆之书。

  天地创造之初,破坏神摩洛密谋策划叛变创世神

  马尔杜克,摩洛从马尔杜克的众多神器中偷走了

  最为强大的岩德护身符,并将其藏在暗黑地狱

  深渊葛汉诺姆,暗中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成熟...

  你的神,克鲁姆想要得到这传说中的护身符,

  有此神器为助,便能在众神内稳占主导地位。

  现在的你,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野人,

  出生起从小就被教导成为克鲁姆的忠实奴仆。

  除非死亡,你注定要为你的神取回岩德护身符。

  命运的一刻终于来临,出发吧孩子,勇敢的前进!

  愿克鲁姆赐予你祝福和荣耀!”

  在这段长度不短但毫不煽情、信息量极少的文字下面,是一段更长的《新手入门》,在此便不赘述。我对于这些比较好奇,便逐字逐句仔细地读下去。当我看完《新手入门》后,我是有一点蛋疼的,不过这种疼痛刚好在我可以忍受的限度内。

  从其中可以得到的信息或者说设定是:

  1,它不以声光效果见长,但却有着史无前例的强大游戏内涵。简而言之,就是没声音没特效。

  2,它以实时文字信息反馈,结合简单图形表现。简言之,就是文字游戏加劣图。

  3,玩家和NPC(包括怪物)交互进行操作。简之,就是回合制。

  4,万事抱佛脚绝对没错。简,有神祗。

  在看完那些文字并稍稍平复了一下蛋疼的心情后,我点下了“ok”,然后下一秒,我傻眼了,紧接而来的是蛋蛋复生的阵痛:

  游戏上部分是一行文字“大飞,您好,这里是迷宫骇客的奇幻世界!在本次冒险中你是人类中的野人(中立的男性,)。幸运!今晚是满月。”其实这一行字并不重要,因为当时我的眼睛盯着中间部分:漆黑的屏幕内,中间一个长不过五厘米、宽不到三厘米的矩形点阵空间。我瞪大眼睛,才看清楚里面是个绿豆大小的野人角色和下方芝麻大的宠物猫咪,我有点手足无措。

  “我艹,这是啥?!”这是我当时的内心写照。

  我用鼠标在在屏幕上胡乱点了几下,发现野人和他的猫咪动了,随后出现了一个也是芝麻大的怪物。“肯定是杀死它了。”我想着游戏的通用法则,同时光标瞄准怪物狂点,便见我的野人人物和猫咪走向怪物,而后屏幕上部分的字幕出现变化:“你杀死了狗头人。”随后出现了一个肉骨头状图样在原地,野人踩到上面去:“你看到狗头人的尸体。”

  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注意到游戏屏幕下方一行加黑的字体:

  大飞野人力:18/01敏:17体:17智:9感:7魅:6中立

  地下:1$:0HP:16(16)MP:2(2)防:7Exp:1回:16

  然而这些字只是些角色状态,并无卵用。我只能求助于游戏窗口,在我点出“Help”并调出了指令菜单后,我的24K钛合金狗眼当时就瞎了。

  “尼玛,你以为在考汇编指令啊,这么多......”我的内心崩了一角。

  大略看了一下长长的令人心寒的指令列表后,我果断放弃了记下来的打算。

  “怪不得看到贴吧上有人打印了指令按键贴在桌面上。”我反应过来,还是自己慢慢摸索的好。

  接下来的数分钟,我以吃了屎的心情,在遭遇了三个狼、苔藓怪、矮人族后,最终死在了兽人僵尸手中,并留下了一座坟墓,得分268。

  以上使用过去时态的叙事,发生在三天前我第一次玩这游戏时。当我关掉nethack后,我没想过我会再玩,因为当你不熟悉那些指令,却必须时时得用到它的时候,一次次的翻找,太他妈烦了啊!

  昨天,就在昨天晚上,在玩过新下载的TheLangDark(漫漫长夜)一个小时后,我又因忍不住那枯燥缓慢的氛围而厌倦了。当我继续百无聊赖之迹,出于怀旧我又一次点开了nethack,我的ID是“大飞飞”,因为无聊而开始玩。

  这一次我有心理准备,所以并没有着急着通关什么的,而是走一步看一步,详细看了一下指令的说明,以及物品等。我的人物是一个女武僧,虽然这个设定很猎奇。

  在接下来到熄灯睡觉前的一段里,我不断查找熟悉指令说明,在掌握了几个最常用的动作,如“踢”、“穿”、“戴”、“吃”、“物品”、“捡”、“丢掉”等后,再玩起来就欢乐多了。直到此时我才理解《新手入门》里说的,“享受其通关过程在某种程度上要比通关可有意思多了。”的含义。

  我搜索了四层地图,最终我的女武僧战死在了侏儒矿坑的第5层,被隐形的卫兵所杀,留下一座坟墓,得分1748。

  以上说的那些均不是重点。

  现在,电脑桌面前。

  这一刻,我酝酿了一下情绪,调整呼吸决定认真开玩,一定要打破之前的记录。

  我双击了名为NetHackW.exe的文件,桌面一闪之后,停滞在一个空白框,我耐心等待,因为我的电脑有时会很卡,而我刚才恰好没清理垃圾。

  ......

  一分钟后......

  “靠!又死机?!”

  我的怒吼声引来了两位舍友的关注目光,没看过来的那位正带着耳机单机刀塔。

  “(。·V·)丿°嗨,你的电脑又死机啦?......长按电源键吧,骚年!”林笑着说道。

  “我知道。”我有气无力地回答,无奈只能重新启动电脑。

  三分钟后,当我再次点击游戏应用程序时,一切准备工作已经就绪。

  屏幕闪烁,而后“迷宫骇客世界出版”,图案颤动,这几个字好像散发着杀气。

  “尊姓大名?”

  我深思熟虑了一番,写道:“刘易斯·飞”。别问我为什么,之所以起这么个拉风的名字,是因为我觉得它很配。

  接下来,“Whatareyou?”

  职业:巫师(Wizard)

  种族:人类(human)

  性别:男性(male)

  阵营:中立(neutral)

  点击“Play”。

  1,2,3......

  一分钟后......

  “啊啊啊啊......艹艹艹、艹艹啦,我想砸了这傻笔电脑!!!”我双拳锤着桌子,扬起脖子吼道,愤怒值瞬间爆满。

  “怎嘛,又死机啦?”舍友幸灾乐祸地笑着在我心上又刻了一刀。

  我平复心情用了两分钟,最后只能继续按电源键,同时在心内发誓,待会儿一定要卸了这个垃圾游戏,并把电脑全盘扫描,杀毒杀毒再杀毒!不行就拿去康三修理清灰。

  “嗯?”这时我发现了一点不对劲,“靠,关不了了?”我在键盘上胡乱敲打着。

  尝试无果,只好转头求助室友:“喂,林,你过来帮忙......”

  “滋滋滋......”这时电脑发出了高量的奇怪噪声,屏幕游戏框似乎闪烁着红光,我急忙立起身来。

  “......看......”话没说完,我的头扭回到一半......

  一刹那我突然觉得视觉有点儿模糊,耳朵似乎在嗡嗡鸣叫。

  隐隐约约听到一声似乎比“滋滋滋”声更加巨大的声响。

  我觉得我的身体似乎不听使唤了,我的头脑在飞奔,此刻思维清晰无比,仿佛回忆了几个世纪。

  “轰!”巨大的爆炸,从笔记本壳子自内而外发生,灼热的能量仿佛来自于另一个次元。顷刻间,火花乱溅,硝烟弥漫。

  “啊...!”

  “喂...!”

  叫喊声不足以表达室友的震惊,身体震动,发懵的脸转向我这边。

  一个黑影坐倒在椅子上,一个球体飞射到我身后舍友的墙面,滚落在铺床褥上。

  坐倒的乃吾之身体。

  飞出的乃吾之头颅。

  此刻,吾之灵魂得以升华。

  当我的室友再一次看向我这边时,只见到那从脖颈中喷涌而出的鲜艳血花......

  我,刘易斯·飞,卒,享年21岁。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