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阴宅买卖》章八 法事

发布:2021-01-13 22:54:54

老太太小说名字叫作《阴宅买卖交易》,提供更多阴宅买卖交易老太太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阴宅买卖交易老太太比较完整版。阴宅买卖交易小说老太太节选:老太太和儿子相依为命,儿子结婚了后,母子便分离住了,由于房子得当做婚房,老太太为了儿子能讨到媳妇儿,便…

老太太小说名字叫做《阴宅买卖》,这里提供老太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阴宅买卖小说精选:“没有,该不会又是什么乡村吓唬小孩子的鬼故事吧?”我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停的给手臂抓着痒,不消一会儿,胳膊上浮现出了很多的红道道儿,仍旧不见缓解,反而越抓越痒痒,妈蛋,被这玉米叶子划一下怎么这么犀利?我索性将身边一圈的几颗玉米都折断了,将自己周围弄出了一小片空地,防止再次被玉米叶儿划到。徐福振这小子贼精,穿的长袖T恤来的,他一直蹲着在不停的挖泥土,挖的倒不是很深,大约也就二十厘米左右,挖出来土渣内,除了一些碎石块…

“没有,该不会又是什么乡村吓唬小孩子的鬼故事吧?”我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停的给手臂抓着痒,不消一会儿,胳膊上浮现出了很多的红道道儿,仍旧不见缓解,反而越抓越痒痒,妈蛋,被这玉米叶子划一下怎么这么犀利?

我索性将身边一圈的几颗玉米都折断了,将自己周围弄出了一小片空地,防止再次被玉米叶儿划到。

徐福振这小子贼精,穿的长袖T恤来的,他一直蹲着在不停的挖泥土,挖的倒不是很深,大约也就二十厘米左右,挖出来土渣内,除了一些碎石块,或者虫子卵被翻了上来,没有发现其他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我见他挖的这么起劲儿,不便多问,自己闲着也怪不好意思的,可手中也没什么工具,只能用手刨,好在土质比较松软,挖起来毫不费力。

“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呢,有待考究,不过在玄学里面来讲,还是能说得通的。”

(注:玄学:是一种与科学相对的理论,它回答的问题是西方科学无法解释的问题,这一类学问的思想,是一种典型的东方哲学方法,其学术性不能用当代科学的尺度衡量。)

徐福振说话的时候,将铲子递给我,让我继续挖,他则从口袋摸出了他的跑马灯大山寨手机,系统还是MTK的,灰常拉风,他戳着手机屏,调出了一个类似指南针的程序,屏幕反光,我在一侧看的不是很清晰。

接过铲子来,我绕到他身边,接着他的坑继续挖,头也不抬的问道:“那你给我讲讲吧,那个故事具体是在说些什么呢?”

徐福振“嗯”了一声,用手捂着手机屏,将脸凑上去紧盯着那个程序,一心二用,一边观测着方位,一边给我徐徐道来:“这个故事,据我所知是好久之前了……”(场景过度,请跟上节奏!)

记得时间上,大概是在1995年的春节前后,在距离青岛即墨市不远的鳌山卫镇下面,有个名字叫泸沱村的村庄,村子里住户不多,区区数百户而已。那个时候城与乡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乡镇上交通大都不怎么便利,条件好的人家也就有一辆三蹦子,或者时风牌三轮车而已,还是全家人共用。

这个村子里,有一户赵姓住户,家中人丁并不兴旺,因为计划生育的缘故,只有一个儿子,家里老伴走的早,便只剩下了一个老太太和儿子相依为命,儿子结婚后,母子便分开住了,由于房子得当作婚房,老太太为了儿子能讨到媳妇儿,便只能搬到了养驴的屋里凑活着过。

农村不像城市,没有各大农贸市场等等,唯一的采购时间,便只能等到每隔五天一次的集市,去集市上买一些生活的必需品,大部分都是买些菜,或者鸡蛋什么的。家里自从儿子结婚后变得清贫了许多,几年来老太太一直是自己过日子,生活上互不干扰,唯一相依为命的便是驴棚中的那只小毛驴了。

有这么一天,老太太见儿子下地务农,久久不归。又不想麻烦**妇,(乡下的婆媳关系你懂的),便自己扯上马车,套上小毛驴去集市上赶集了,本来挺平常的一件事儿,可一直到深夜,老太太一直不见回家。

儿子有些着急了,害怕自己老娘别再出什么意外,忙拿着手电筒去沿路寻找,那时候天已经很黑了,最后在一条小河边,发现了倒地昏迷不醒的老太太,而毛驴却偎依在老太太身边趴着,寸步不离,儿子用手一探鼻息,老太太已经驾鹤西去了。

当儿子的自然是打击很大,但人死不能复生,只好按照乡里的规矩做白事。

这一下,十里八乡的亲戚都来探望了,屋里屋外挤满了人,该摆席的摆席,该随礼的随礼,一切都和普通人家一样。哭灵的,唱曲的,人来人往,灵堂上好不热闹,众人都在下面哭,就在儿子准备摔老盆儿,去地里埋棺的时候!

在这节骨眼儿上,躺在棺材里的老太太却突然醒了!

(注:摔老盆儿:这个盆叫“阴阳盆”,俗称“丧盆子”,不过也叫“吉祥盆”。这个仪式十分重要,因为按习俗,这盆是死者的锅,摔得越碎越方便死者携带。瓦盆一摔,杠夫起杠,则为正式出殡,送葬队伍随行。)

当场呆住的人可不止披麻戴孝的儿子一人,很多人被吓的全都跑了,顷刻之间,院子里空无一人,当儿子的心情那叫一个悲喜交加,脸色挂着泪痕,扶着棺材边,问道:“娘,您醒了?您可吓死儿子了!”

老太太当然是一脸的不明真相,有点不解居多,随后恍然大悟,语重心长的对儿子说:“儿子,你的孝心当娘的看到了,不过,地下的阴差说我还不到点儿,还有半年的活头,下面不收我,让我回来继续过完剩下的半年,然后再来接我。”

“谁……谁来接您?什么下面?阴差?”当儿子的忙擦着脸上的泪痕,苦笑着,有些没搞明白状况。

老太太见儿子没明白,便从头给他说:“小来(儿子),我当时从集市上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便赶着毛驴想赶紧回家,**妇不是有身孕了么?我寻思着,赶紧回家给**妇包顿饺子,快过年了,好给她补补身子,可当我路过小河边的时候,我看见两个穿着白衣服的人,打着灵幡儿,他们拦住了我,硬是不让我回家,说什么我得跟他们走,接着便不由分说的将我拽走了。”

“哦……这……这样啊。”儿子将信将疑的,以为是母亲受了刺激,也便没有多想,赶紧把母亲接到家里居住了。随后,赶紧把礼钱退掉,给各位亲戚,或者村子里来帮忙的人赔礼道歉,觉得这丧事儿办的太乌龙了,难免会被人说闲话。

这件事儿之后,儿子心里始终有个结儿,他不甘心母亲只剩下半年的阳寿,于是十里八乡的去寻找有名气的先生,想办法增加母亲的年限,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找到了这么一位,当然花的毛爷爷也是不菲的。

“增加年寿是可以的,不过得从你寿命里顶替。”先生开门见山,直接和儿子这样说道。

“可以,只要能让我母亲多在世上活几年,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当儿子的很痛快,毕竟老太太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他不希望自己的老娘那么早就离开自己。

“好!那……你附耳过来!”先生招手,如是说:“记住,此法不可张扬,亦不可外露,否则不但不会灵验,你更会遭受绝后,清贫之苦!切记,切记!”

儿子将先生的话谨记在心之后,于年后二月二龙抬头的当晚,子时前后,也就是凌晨十二点之后,一点之前,按照先生的话,事先买了一盆铁砂,和米酒,大米,还有瓷碗,在自家的驴棚里,开始了给自己母亲的增寿的法事。

首先,儿子于屋内东北艮位,点上了一只蜡烛,随后将买来的一代大米均匀的撒满屋内,大米粒几乎覆盖了屋子内每一处空隙,撒完之后,关窗,闭门,熄灯。儿子脱鞋,脱衣,赤裸着全身,跪在蜡烛之前,九叩首,一定要毕恭毕敬,不可儿戏,否则不灵。

(注:东北艮位,在风水中被称为“鬼门”,而在奇门遁甲中,却称呼此位为“生门”,)

磕完头之后,用瓷碗装满铁砂,摆在蜡烛跟前,用米酒淋在上面,直到屋内充满酒的香气,期间一定不要有其他举动,只需跪在蜡烛前,盯着火苗即可。相信不会等太久,在瓷碗的铁砂中第一次出现气泡的时候,你就要上香了。

千万要记住,香一旦点燃,无论身后发出什么动静,一定不要回头去观察,哪怕是猫叫,狗叫,挠门声,或者是喊你名字的动静,都不要回头,一旦回头,你便会暴毙!在这个时候,儿子被吓的已然是满头大汗,他根本没听到什么猫狗叫,他只觉得有人在他后边渡步,甚至有时候还会朝他耳朵边吹上几口冷气儿,还伴随着冷冷的笑声……!

他强行让自己镇定,莫慌张,按找先生所说,拿了两根一早就准备好的筷子,筷子是那种一次性的,韧性小,容易折断,他将两根筷子分别架在瓷碗的边缘,摆出一个“人”字形状,机会只有一次,不成功的话,自己折寿十年!

儿子他身上已经出满了虚汗,豆粒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滚落下来,纷纷滴落进地上的米粒中,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汗水实在太多,以至于浑身上下都是油腻腻的。

颤抖着双手,赶在香燃烧完之前,他还是决定拼搏一把,一手捏着一支一次性筷子,抬起双臂,将其驾在了那口瓷碗之上,摆成了一个“人”字形,他没敢立刻松手,而是就这样僵持着,他怕一松手就失败了!

到底成功了没有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