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阴宅买卖》章一 斗风水

发布:2021-01-13 22:54:54

阴宅买卖小说名字叫作《阴宅买卖》,提供更多阴宅买卖小说,阴宅买卖小说名字。阴宅买卖小说阴宅买卖节选:我叫丁往前,原来是任职于青岛一家房屋中介公司,再后来被人嫌弃薪水真的太少,更本还不够花的,主要原因是这破破烂烂城市消费太他妈高了,肉…

阴宅买卖小说名字叫做《阴宅买卖》,这里提供阴宅买卖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阴宅买卖小说精选:我叫丁向前,原来就职于青岛一家房屋中介公司,后来嫌弃薪水实在太少,根本不够花的,主要是这破烂城市消费太他妈高了,肉夹馍都得十几块。索性我便辞职不干了,因为在这一座大都市里,我发现了一桩来钱更快的门道!或许,你也已经猜到个八九不离十了。对!那就是倒腾凶宅!凶宅,听起来挺瘆人的哈,民间比较俗气的说法就是屋子里横死过人,闹鬼之类的,又或者说是居住在里面的人诸事不顺,灾祸不止,反正房子一旦出了问题,这房子的故事都传的邪乎着…

我叫丁向前,原来就职于青岛一家房屋中介公司,后来嫌弃薪水实在太少,根本不够花的,主要是这破烂城市消费太他妈高了,肉夹馍都得十几块。索性我便辞职不干了,因为在这一座大都市里,我发现了一桩来钱更快的门道!

或许,你也已经猜到个八九不离十了。

对!那就是倒腾凶宅!

凶宅,听起来挺瘆人的哈,民间比较俗气的说法就是屋子里横死过人,闹鬼之类的,又或者说是居住在里面的人诸事不顺,灾祸不止,反正房子一旦出了问题,这房子的故事都传的邪乎着呢。

你看看,买卖这就来了吧!

拥有这类房源的房东不在少数,他们自然不希望房子砸在自己的手中,第一个想法便是赶紧脱手,越快越好,能少赔一点是一点。一般就是卖给消息不灵通的外地人了,还有不信邪的一些小年轻们,价格方面上自然是好商量,折扣大大滴呀,要不然谁买得起房子?

路人甲:“土豪有话说!”(你闭嘴,少鸡毛子打岔,老实儿的听我说!)

广告里的台词常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对,久而久之,凶宅买卖就形成了一条地下灰色产业链,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一行里来,本来油水足足的市场,被这么一搅和,就剩下点菜汤了。

好在老子机灵,从业早,要不然这会儿连吃屎都闻不到味儿!

不过,在讲述我的经历之前,我得先给你说说另一件事儿,毕竟也算是个起因。

※※※

我记得,有这么一套房子,我是从别人手里买过来的,这套房子的位置很好,坐落于市南区劈柴院的附近,经常去旅游的童鞋肯定知道,就是在北京路上。

这套房子是那种仿德式建筑,黄色的墙面,红色的瓦顶,一座三层小洋楼,主体是木质结构,玻璃都是双层的,屋内冬暖夏凉,而且还不返潮。这里得夸一句德国佬,想的就是周到。

这个地段的房子那可都是香饽饽儿,可遇不可求,卖个奶茶都能养得起二三四五奶,也亏了我点子正,碰到了这么一处,也算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看房子的时候,听二房东跟我逼道,这房子是别人抵账顶过来的,可自打他们全家住进去之后,短短数十天之内,先是儿子高烧不退,然后家里的老娘又突然病重,搞得他心神不宁,生意上也是连连失利。

做生意的人嘛,十个里面有九个半迷信!

他兴许也是心里没底,只好找了个先生算了算,先生告诉他说是这房子克他,每天夜里都会有人来掐他们脖子,要是再继续住下去,保不定就得死一两个。听完这话,他险些当即吓尿了,只好逃难一般,匆匆全家搬离了出去,这才好转了些许。

至于卖房之举,也是实属无奈,可周边的人都知道这是凶宅了,根本没人买,价格也是一降再降。

我的出现,在他心中无疑是大救星,冤大头级别的,赶紧求抱大腿,好说好说。

我将房子买到手之后,便迫不及待的亲临现场,一比对旁边的房子,我才知道,原来病根出在之前的户主身上,想必是为了使房子门脸好看一些,他将其中朝街的一扇窗户,硬改成了门。

老话儿都说“宁扒十座坟,不改一个门”了,何况那孩子改的还是窗户,窗户改门,必定死人,你说他这不是作死么?

解决办法倒是有,我便请了一个小包工队,将那扇门给卸掉了,一座房子就一个门神,你多开出的门当然没有门神守护了,遭殃是难免的。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有些迷信?

在我的要求下,工匠们将那扇多开出来的门,还是原样改成了窗户,不过样式变了,我弄的是那种落地窗。窗户装好之后,我还特意在窗户外面用铁丝坠挂了很多大大小小的仙人球,各式各样的都有,被大风一吹跟风铃一样,摇摆不定。

PS:在这里我说一句题外话,想必很多人为了家里能有点绿色,摆了仙人球吧?家里摆有仙人球的,听我一句劝,趁早赶紧扔了吧。

在传统风水学中,仙人球是性极阳的植物,用对地方了,是可以起到驱邪的作用,仙人球虽然很好养活,但是它可是地地道道的凶物!往通俗点讲,只有家中遭遇大变故,有了往生者,或者灾祸连连才可用仙人球来驱邪辟灾。

别不信,现在你知道它的牛逼之处了吧?

机智君:“我养仙人掌!”(啪啪啪,一巴掌扇过去,我劝你们还是养盆太阳花吧!)

这房子到现在我都没有卖,而是装修成了度假宾馆,说不定你就住过呢。

我雇了两个小嫚给我打工,(青岛方言:小姑娘)宾馆试营业了个把月,也没出什么大乱子,生意还算得上红火,倒是斜对门的一家五金店在这期间死了一个人,生老病死很平常,我也没往心里去。

照常是每天下午则去店里敛钱,所赚的钱分成两份,一份留给我自己的,另一份则给了我“媳妇”。

“媳妇”是我给他起的外号,他的全名叫徐福振,我和他是通过网上堪舆(风水)论坛认识的,他在相宅方面可是个行家,一般我搞不定的问题,他都能搞得定,混的久了,我就“徐福”,“徐福”的叫他,最后干脆弄个谐音,直接称呼他为“媳妇”了。

(哦,对了。我是直男,不搞基,当然,长的帅的另说。)

分钱的日子定在每个周末下午,那天他来的早,天还没黑的时候他就上门了,拽着他的掉漆摩托车,车牌子上贴着“车是日本车,心是爱国心”的彩色LOGO,一阵“彭彭彭”的动静,停在了宾馆门口。

他这是第一次来,我当时正在屋子里盘账呢,听见动静忙冲他打招呼,大喊着:“矮油,媳妇你来了!”

徐福振拔下摩托车钥匙,咧着后槽牙,一副石榴脸,笑着冲我点了下头。

这刚说就要进门,他的目光却停留在宾馆落地窗外,挂着的一盆盆仙人掌上面了,他原地楞了好一会儿,然后又转身看了两眼斜对面的五金店,五金店门口摆了两个花圈,不少人进进出出的。

这一看之下,他的脸色有点变色了,刚才还挂着笑意呢,这一转身的功夫儿,脸色暗淡了许多。

他赶紧一把拉开门冲了进来,用手压在我的账本上,瞪大个死鱼眼,跟王刚一样质问我说道:“丁向前,这玻璃窗外面的仙人球是你挂的?”

“是,怎……怎么了?”我抬头望着他的脸色,有点胆憷,平常他脾气挺好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哎!他哥的,我正说愁什么他就偏来什么!”徐福振用手捋了一把秀发,很无奈的一句说辞。

这话令我不解居多,仙人球怎么了?

刚想细问一下,徐福振却抢先我一步,一把捏住我的肩膀,后边的话他几乎是咬着后槽牙牙根挤出来的,他喝道:“就你这二把刀,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自己就别他妈瞎搞了,你他妈怎么和人斗风水啊?你……你就会光腚戳马蜂,能惹不能撑!”

徐福振怒喝一阵儿,将手中拎着的头盔顺手甩在了桌子上,“咣当”一声,吓的我倒是一哆嗦,该不会是自己闯祸了吧?

“我和谁斗风水?”我有点越听越糊涂了。

“草,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徐福振抽出一根烟掉在嘴里,有些不耐烦,用打火机擦燃一道火,一边吸着烟,一边反问我说:“你怎么想的,在窗户外面挂仙人球?就不能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咨询一下?你不是整天冲着我逼逼说我是你咨客么?”

“我……,我微信上给你留言了!”我赶紧掏出手机出来,点开微信记录,准备要解释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