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阴宅买卖》章七 震破

发布:2021-01-13 22:54:54

徐福振风水镜小说名字叫作《阴宅买卖》,提供更多徐福振风水镜小说目录,徐福振风水镜小说全集目录。阴宅买卖小说徐福振风水镜摘选:徐福振给我科普姿势的时候,我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只身一人回到窗前,带着很好奇心,玻璃窗玻璃窗看向对面…

徐福振风水镜小说名字叫做《阴宅买卖》,这里提供徐福振风水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阴宅买卖小说精选:趁着徐福振给我科普姿势的时候,我放下手中的茶杯,只身来到窗前,带着好奇心,透过玻璃窗看向对面的那一家五金店,内心深处仍旧捉摸不透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他们家要跟我过不去,我一个老老实实做生意的本分人,招谁惹谁了?今天五金店已经临时歇业了,正门门头上贴着三张白纸,还围着门框扯上了一条白布,一朵大白花在正中央,特别醒目。木门两侧之前的红色对联也被撕掉了,现在换成了一副白色挽联,花圈则摆在了门口的两侧,呈“八”字排开,几个…

趁着徐福振给我科普姿势的时候,我放下手中的茶杯,只身来到窗前,带着好奇心,透过玻璃窗看向对面的那一家五金店,内心深处仍旧捉摸不透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他们家要跟我过不去,我一个老老实实做生意的本分人,招谁惹谁了?

今天五金店已经临时歇业了,正门门头上贴着三张白纸,还围着门框扯上了一条白布,一朵大白花在正中央,特别醒目。木门两侧之前的红色对联也被撕掉了,现在换成了一副白色挽联,花圈则摆在了门口的两侧,呈“八”字排开,几个闲人蹲在旁边的马路牙子上交谈着,不停的抽烟,他们袖子上无一例外,都绑上了黑纱。

木门一侧的墙上,还挂着一个小破鼓,每当有人来访的时候,都会有人上前询问几声,然后用悬在鼓下的小木槌敲上一下,有时候敲两下,鼓声一落,屋内就会传来隐约的哭声。跟普通人家做白事一个样子,没看出来啥特别的啊?

(注:每个地方白事规矩不一,这里便不多赘述了。)

“徐福振,你说的风水镜呢?我……我怎么没看着?”我盯着五金店打量了好久,看的郁闷,愣是没看到一样像镜子的东西,忍不住询问他。

“那一面风水镜就在鼓的十一点方向。”徐福振头也没抬的回答我。

“哦!”着,顺着他所说的方向,我又扭头去看,可不是,的确有一面黑色的椭圆形的东西,正对着我宾馆的位置,这风水镜跟黑锅盖一样,凸面的,用一圈麻绳绑着,上面好像刷了一层类似油漆一般的涂料,表面有点像是磨砂面的,根本不反光,不细打量还真看不出来,我可是头一次见这样的风水镜,怎么和坑爹宝网上卖的不一样呢?

我嘴里“啧啧啧”的感叹着,不知道说啥好了,转身回到徐福振的身边。

瞧见他也一直没闲着,手底下在不停的忙用红绳子穿着白钢刨刀,并系了一个死结,然后他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堆刀币,挑了两枚看上去还算破旧的,一边一枚,中间用活扣间隔开,一并穿了进去,倒有些像是简易的风铃了。(注:刀币,中国古代铜币名,样子像一把弯刀而得名。)

一切弄好之后,他在手中掂量了两下,塞进了我的怀中。

我握在手里把玩着,挺稀罕,就是不晓得怎么用。

徐福振甩了两下手,从口袋里摸出他的白将军牌香烟,抽出其中一根,他并没着急抽,而是夹在手指间,伸手指着我说道:“丁向前,一会儿,你找个吉利的时辰,你就把它挂在屋内,刀刃对准那面风水镜,记得隐藏的好一点,别让斜对面发现了,你自己的事自己处理,我不给你挂。挂完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点着头,赶在中午时分,便踩着凳子,伸手把这串破风水镜的大杀器挂在墙角了!

为了隐蔽一些,我还刻意搬过去了一盆花做掩护,将那柄白钢刨刀藏在花的叶子里面,我眯着一只眼睛,特意瞄准了一下,将白钢刨刀的刀刃对准了风水镜,生怕偏错了丁点的位置。

摆好之后,我拍了拍手,还没来得及跳下板凳呢,几乎就在我松开白钢刨刀的一刹那,红绳一侧的刀币,自己绷断了一根!

“叮当!”一声铁片的坠地声,让我有点慌张,我傻眼了!

赶紧去拨开花的叶子去看,白钢刨刀倒是安然无恙,另一枚刀币也紧跟着变弯了一点,眼看着也想要断裂,这……这是什么情况?弄不清原因的我赶紧透过窗户观察对面的风水镜,风水镜也是一样,似乎有了一些损伤,表面不但凹进去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凹痕,麻绳边缘处还有了明显的裂痕!

“草,这……这……这么邪门!?”我这可是第一次亲手创造超自然的现象,觉得灰常了不起,赶紧跳下凳子来,冲着徐福振叨叨:“媳妇,这怎么弄的?你还有没有别的这样的招,太他喵神奇了!多教教我呗!”

“嘘……,你先别逼逼,多留意对面!”徐福振赶紧压低身子,对我说道,他顺手拿起沙发旁的头盔再度带在脑袋上,拨开衣袖看着腕表。

“对面有什么可看的?那面风水镜坏了,咱们是不是成功了?”我看着徐福振疑问道。

徐福振没说话,只是给我一个劲儿打手势,让我多观察对面的五金店。

当我再一次看向五金店的时候,五金店门口围着好几个人,还有一两个身穿孝衣,腰系着麻绳,戴着孝帽的人出来了,他们盯着风水镜看了片刻,便开始面色焦急的给什么人打着电话,看他们脸色像是十分着急,其中一个为首的还不停的往我这边望。

由于镜子是落地的,他朝我看过来的时候,我刚好能和他望个对眼,我和他眼光一接触,立刻浑身一阵寒意,那个人看我的眼神非常狠,眼底戴着恨意,那架势恨不得立刻想要把我按在地上给菊爆了一样!我赶忙将目光移开了。

“闭嘴,别说话,提着你的猫,跟我走!”徐福振突然之间变得很着急,说话之间他就已经拉开屋门要出去了。

我随便摸了一个书包,将笼子里的猫咪都装进了书包里,书包不是很大,这些猫咪大概没蜗居过,猫挤猫的纷纷“嗷嗷”直叫,虽然我听不懂动物说话,大概也能猜得出它们叫的是“我去年买了个表”之类的猫界国骂。

将书包背在肩膀上,我紧随着徐福振身后,跨上了他的摩托车,没等我坐稳呢还,这小子拧着车把一忽油儿,摩托车一下窜了出去!朝着马路中间直接扎了进去,飞速行驶在了马路上,根本不看红绿灯!

车速一直很快,基本上没下来过九十公里每小时,我的眼睛被风吹的根本睁不开,摩托车上两个人压根没办法交流,我一张嘴就立刻灌进了满口的凉风。只用了二十多分钟,从市南区一口气儿干到了城阳区,可想而知,车速到底有多快!

徐福振就跟人体活地图一样,七拐八绕的钻进了一个村子,顺着村内公路又前行了一段路,最后他将车停靠在了一行杨树旁边,这周围都是农田,距离最近的一个村都得四五里地以外,人呆久了,会有很强烈的孤独感。

徐福振连车钥匙都懒得拔了,从摩托车上下来,便朝田地深处走去,同时也招呼我快跟上。

我倒是不着急,首先对着摩托车的后视镜整理了几下自己的发型,一边搓揉着自己的脸蛋,被风吹的有些麻木了,转身四处一撒望,呵,好家伙,周围一个人的影子都没有,只有几个蔬菜大棚,还有一人多高的玉米地,一望无边。

借着徐福振的足迹,我也一边趟进玉米地,一边身后忙大声问他说:“我说媳妇,你等等我,你刚才说带我去个地方,该不会就是这儿吧?这荒郊野外的,有什么好看的?再说现在这玉米还没熟呢,咱们来偷玉米?”

“你别贫了,快跟上来不就知道了,刚才你既然把他们家的风水镜破了,他们家肯定知道了,而且会找人对付你,不出意外,八成就是今天晚上了。我就是怕这个,你个二把刀,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悠,吹吹牛逼还在行,就怕见真招!所以我帮你提前查明了一下他家谁过世了。”徐福振头也不回的在前面边走边说。

我在后边隔着一人多高的玉米叶也看不见他,听见他这样说,心里又慌了,敢忙加快了脚步,跑到他的身边,胳膊被叶子划的很痒痒,我一把拉住他忙问道:“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么?你明知道我是二把刀,还让我得罪他们,你不是说会帮我的么?就这样帮的?!操,你的良心坏了,以后世世代代都不要再来往了!”

“就是这儿了。”徐福振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我扒开挡在身前的玉米一看,眼前是一个小土丘,土丘上面很干净,一根杂草都没有,被包围在这玉米之中,我用脚踩了两下,很软,像是刚堆出来的,旁边歪七扭八歪倒了很多颗玉米,甚至都还没枯死,看土的颜色,估摸着也就是这两天之内的事儿。

“这坟是新挖的?你是说,这是一座空坟?”我脑袋里一惊,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没错,这一片地就是那家五金店的,这座坟也是他们的,至于埋的人,应该不是去世的那位。而是……”徐福振说道这里,抬头看了一眼我。

徐福振一瞅我,我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喵的,不是吧!?我说了一个连我都不敢相信的答案!我说:“难不成……是我……我!?”

徐福振摸出一把挖蚯蚓用的小铁铲,开始蹲下身子挖起土来,同时也招呼我一起挖,挖的时候,他还不停的说着话,他问我道:“丁向前,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骑毛驴走夜路,碰到吊死鬼的故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