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阴宅买卖》章九 暴毙

发布:2021-01-13 22:54:53

阴宅买卖小说名字叫作《阴宅买卖》,提供更多阴宅买卖,阴宅买卖小说深度阅读。阴宅买卖小说阴宅买卖节选:他双眼盯住着筷子,深呼了一大口气,摒住呼吸的节奏,就一根接一根手指的依序松手,此外他的心跳也是迅速进一步加快,“砰砰”的心脏像是要…

阴宅买卖小说名字叫做《阴宅买卖》,这里提供阴宅买卖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阴宅买卖小说精选:他双眼紧盯着筷子,深呼了一大口气,屏住呼吸,开始一根接一根手指的依次松开,同时他的心跳也是迅速加快,“砰砰”的心脏好像要从胸腔内钻出来一样,紧绷的神经线令他的肾上腺素激增,耳朵里都开始“嗡嗡”的蜂鸣了。这一刻,仿佛所有的事物似乎在这一瞬间全部凝结住了,拿捏着微妙的平衡感,他孤注一掷一般,猛然松开了捏着筷子的双手,双眼也条件反射一样闭上了,他有些不敢去看,可收回双手之后,耳边并没有传来筷子跌落的动静。“成……成功了!?”一这…

他双眼紧盯着筷子,深呼了一大口气,屏住呼吸,开始一根接一根手指的依次松开,同时他的心跳也是迅速加快,“砰砰”的心脏好像要从胸腔内钻出来一样,紧绷的神经线令他的肾上腺素激增,耳朵里都开始“嗡嗡”的蜂鸣了。

这一刻,仿佛所有的事物似乎在这一瞬间全部凝结住了,拿捏着微妙的平衡感,他孤注一掷一般,猛然松开了捏着筷子的双手,双眼也条件反射一样闭上了,他有些不敢去看,可收回双手之后,耳边并没有传来筷子跌落的动静。

“成……成功了!?”一这样想到,他赶紧睁开了眼睛!是的,他成功了!

架设在小瓷碗上的一双筷子没有跌落,瓷碗内铁沙中的泡泡越鼓越多,就跟开了锅似的,浓郁的米酒香气扑面而来,那双筷子似乎正在被一股外力压迫,有些许变弯,眼看着就要被压断,旁边的香也即将濒临熄灭了!

“儿啊……我的儿……”

正在儿子沉浸在满怀喜悦之中的时候,一声苍老的呼唤声在他背后响起了,他一惊,这……这声音是他母亲的!声音距离很近,就在他的身后,他正准备回头看,可先生的话又在他脑海中浮现了:不论期间发生任何事,都不要回头,不然会暴毙!

可惜的是,他此时已经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一听见母亲的呼唤声,他立刻转身去望,就在他回头的那一刻间,瓷碗上的筷子“啪”的一声,断成了四截,筷子一断,瓷碗也随之无端端的崩裂了,碗内的铁砂倾泻了一地,不少的米酒迸溅到他的身上。

更让他觉得不妙的是,他回身之后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人在屋内,可那呼唤声却如此真切,不禁让他有一点害怕了,他赶紧捡起身下的衣服穿上,慌张的拉亮了屋内的灯,白炽灯黄色的光晕将屋内照的大亮!

屋内空空荡荡,除了一些堆在墙角处的化肥之外别无他物,只有他自己一人而已。洒满地面上的大米却跟之前不一样了,多了一只黑色的五指脚印痕迹,这脚印歪歪斜斜的,踏遍了整间屋子,被脚印踩过的地方,大米都凭空消失了!

他兴许是害怕了,不自觉的往墙角后退过去,蜡烛什么的都被撞歪了,吓到他的正是那满地的黑脚印,他发现屋内的脚印只有左脚,却没有右脚,而且正在他观察脚印的时候,屋门却自己开了……

顶开屋门的,正是那一只小毛驴,小毛驴跟受了什么人的指挥一样,缓慢的朝着他走过来,不时的摇着耳朵,驴嘴里不停的磨牙,随着小毛驴进屋,他看到了,驴背上还驼着一个穿着纸衣服的人!

白纸衣人手中握着灵幡儿,正在不时的乱晃,扎在灵幡儿顶端上的铃铛,也在“叮铃铃”作响儿,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刺耳!灵幡上写的是他的名字,随着灵幡儿的乱晃,屋内的灯泡也忽明忽暗的。

那个白纸衣人一边挥舞着灵幡儿,一边喊着他的名字,还夹杂着诡异的笑声,像极了夜猫子(猫头鹰),晦气当头,不吉利啊。那个儿子又不是什么先生,哪儿遇到过这种场面,别说去细打量那个骑在驴背上的白纸衣人了,他几乎连头都不敢抬!

乡下人一是信息闭塞,二是大都很迷信,见到这种场面,他没被吓尿已经算是条汉子了。

他双腿不受控制的立即一软,脑子中也是一片空白,忙冲着毛驴就跪下了,发疯一样对着那个白纸衣人磕头。简直就是拿脑袋撞地,“砰砰砰”个个都是带响儿的,也不怕得脑震荡!顷刻之间,头磕的都破了,鲜血流了一脸,脑门上粘着米粒,地面上的米粒也被染得通红!

第二天,天一打亮儿,他家就在村上引起轰动了!

那个儿子在自己驴棚上吊自杀了,当时围观的人很多,众说纷纭。

有的说是他把自己吊死在一根铁丝上,还有的说是他的脖子被人扭断之后,又用麻绳给吊起来的,四肢僵直,浑身是血,身上伤痕很多,明显是发生过激烈的搏斗,他的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家里人报警之后,警察叔叔们现场勘查了很久,照片,口供没少弄,最后排除了谋杀,而是定性为自杀,现场唯一的线索就是死者手中紧攥着的一把纸灰,加之驴棚里都是些大米,香,蜡烛之类的,等等不可理喻的场景太多,这事儿的真相便更加扑朔迷离了。

(场景回转)

徐福振说了这么久的话,顿觉一阵口干舌燥,无奈身前没有水,只好舔了两口干涩的嘴唇,抬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现在正是天热的时候,自己又钻进了这玉米地中那么久,免不了身上油腻腻的,都是汗性子味儿。

他用手朝着身前比划了几个方向,看样子是通过手机内的指南针程序测准了方位,微微有些笑意,然后便将手机装进了口袋。

“丁向前……丁向前?”他抽出一支烟,不慌不忙的点上了,深吸了一口,喊着我的名字,见我没有应答,不禁有些纳闷,便将目光转向了跟前的我。

我当时听故事听的都呆住了,满脑子都在重复演绎着他刚才说的情节,听的太过入神,挖土的事儿都忘记了,手里扶着铲子,盯着眼前的土丘发愣,冒傻气。直到徐福振朝我喷了一口烟雾,我才缓过劲儿了。

于是,我赶紧问他:“媳妇,我有个疑问,那……那个小子给他娘到底有没有增加阳寿?按照你所说的,他应该是成功了的!可我不解了,他为何会暴毙的?”

“寿命是增加了,那个老太太活了一年半之后,才去世的。至于大孝子暴毙,我比你还不解呢!”徐福振弹着烟灰,轻声回答我,还嫌我干点活儿要力钱,继续训斥说道:“你干点事儿麻利些好不?你看你,让你小子挖个坑,这都多久了?都他妈要挖到吃晚饭的点儿了!”

“好好好,我赶紧挖,我挖还不行嘛!”我抄起铲子又开始刨起土来,心里难免有些小算盘,徐福振为何对这件事如此清楚,莫非……那个法子就是他教给那个大孝子的?这里面的事情绝不会那么简单。

当我甩开膀子,朝手心吐了口唾沫,准备大力开挖的时候,一铲子下去,铲到了土丘中的东西,发出“铛”的一声,触感很硬,能明显听得出撞击的声音,咦!?似乎是挖到东西了。

徐福振同样被这声响儿吸引了过来,我们俩相互一对眼儿,立刻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赶紧将土抛开,在这个半米多高的坟丘中,我们挖出了一口铁箱子。

铁箱子呈现四方形,每一面都有一个椭圆形的铁环,两个人搭把手,拎着铁环,齐喊一,二,三,一口气儿将箱子从土丘内给提了出来!

铁箱子表面很粗糙,跟风水镜如出一辙,被刷了一层黑色的油漆,在阳光的照射下,还有些闪闪的发光,我看着稀罕,这就想要伸手上去抚摸,却被徐福振拦住了,他说道:“先别碰,你小子不懂门道儿,别几把瞎摸,你的职业病么这是?你看,这漆面里好像缠杂了玻璃丝!”

“掺杂了玻璃丝?这有毛用?”看来我最擅长的还是提出问题。

“玻璃丝和铁粉一样,在阴宅风水中均不走阴阳,用这种东西,除非想要那家人永不得安生,或者……”徐福振说到这儿,突然犹豫了。

“或者……?什么?你说话别大喘气啊!让我干着急!”我急切的追问,毕竟这事儿目前为止都和我有关,我不上心的话,就没人上心了。

徐福振看我的眼神突然有些复杂起来,纠结死了,他最终还是说了出来:“丁向前,这个手法我以前接触过,往严重了说,就是借你的命,而不是一两年阳寿这么简单了!至于是哪一种情况,得打开这铁箱子才知道!”

我一听他的话,操,那家五金店打主意打到他爷爷头上来了!?这他妈还了得!?

二话不说,我抄起铲子,对着铁箱子一侧的锁就抡了下去,将扣在一侧的锁硬给砸开了,按照徐福振的话,我没有用手去触摸铁箱子,而是用铲子将铁箱子给撑开了,铁箱子内里的物件一幕了然。

铁箱子里东西不多,摆的倒还算整齐,最上面的是一大叠扎好的纸钱,还是市面上比较潮的那种,都是人民币样式的,一共两扎,一扎“人民币”,一扎“美刀”,纸钱下面压着一身衣服,像是人穿过的,但绝不是寿衣,上面还有淡淡的血迹,天正是热的时候,隔着老远,我都能闻到一股臭味儿,用铲子抖开衣服,我下巴嗑子差点吓掉!

“丁向前!”衣服上的血迹写的是我的名字!看到这儿,我不淡定了,用铲子一通猛戳,指着衣服忙问徐福振,这可吓的我不轻,说话都他喵结巴了,我说:“媳妇,这……这…他喵怎……怎么个情况?”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