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阴宅买卖》章二 纸灰

发布:2021-01-13 22:54:53

阴宅买卖小说名字叫作《阴宅买卖》,提供更多阴宅买卖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阴宅买卖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阴宅买卖小说阴宅买卖节选:“枣泥麻饼的微信啊,打个电话,草!”徐福振我被气的摇了摇头不只,烟都没心劲儿抽了,将半只烟屁股递过来了我。…

阴宅买卖小说名字叫做《阴宅买卖》,这里提供阴宅买卖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阴宅买卖小说精选:“枣泥麻饼的微信啊,打个电话,草!”徐福振我被气的苦笑不止,烟都没心劲儿抽了,将半只烟屁股递给了我。“哦好,我下次注意,多……多谢菩萨点化。”接过香烟来,我也猛吸了一口烟,冲着他喷了一口烟雾,顺着话茬开他玩笑。“得得得,别说了,今天分我多少钱?”徐福振这话锋转的那叫一个快,我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个星期呢,收入不错,扣除必要的开支,咱俩一人分四千七,你先点点。”我翻看着账本,将钱递给徐福振之后,自己也将一叠现金揣进了屁股兜里,顺势…

“枣泥麻饼的微信啊,打个电话,草!”徐福振我被气的苦笑不止,烟都没心劲儿抽了,将半只烟屁股递给了我。

“哦好,我下次注意,多……多谢菩萨点化。”接过香烟来,我也猛吸了一口烟,冲着他喷了一口烟雾,顺着话茬开他玩笑。

“得得得,别说了,今天分我多少钱?”徐福振这话锋转的那叫一个快,我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个星期呢,收入不错,扣除必要的开支,咱俩一人分四千七,你先点点。”我翻看着账本,将钱递给徐福振之后,自己也将一叠现金揣进了屁股兜里,顺势看着手表,盘算着今晚上去哪家夜场里战个痛快。

“今晚上你有安排么?我想喝点了,你陪我会儿?”徐福振突然掸了一下我的肩膀,问我说道。

幸福总是来的辣么突然!

我受宠若惊的盯着眼前这位九世铁公鸡,这小子什么时候转性了?竟然舍得请我吃饭!?要知道平常上公厕求他给我买一包心相印纸巾,他都能记得找我还钱呐!听徐福振这么一说,我差点当场就湿了,忙点头应道:“卧槽,媳妇发话了,再大的事也得推啊!”

当我兴冲冲坐着他的摩托车来到栈桥一露天大排档旁边的时候,我才知道这是一个骗局!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个人推杯换盏一箱啤酒见底儿了,一堆的烤串也下了肚,我嗓子里饱嗝不断,明显是喝多了,说话都有些伸不直**。

我松了松裤腰带,饱嗝一个接一个,这一句话说了半晌才利索,我说:“媳妇,你跟我这么久了,我也没跟你说过知心底儿的话,这不……今个儿,我也给你透透真底儿,到现在为止,我……我手底下一共有十几套凶宅还没有搞定,主要是连我都觉得邪乎,老子白天都不敢自己进去!虽说我是无神论者,可咱得有一颗敬仰的心呐,对不对?”

“我知道,你继续说。”徐福振貌似酒量比我好,只是脸色有些红晕,不跟我一样酒言酒语的,他此时正抓着一把花生米吃着,一边搓皮,还一直打量我。

我没理会他,我知道我长得帅,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大口,甩下一句“别老盯着我看,不好意思了都!”说着话,我手下撕开一包纸巾,用里面的一次性手巾擦着脸,好让自己醒醒脑子,然后继续开始卖话。

“说来也奇怪,一般的凶宅,大多数是人心作祟,比如说这家宾馆,顾客住在里面不也挺好的嘛?撑死我只要在屋内烧点纸钱,点柱香,供个猪头什么的,也就行了。”

“怎么着?听这话是你遇到邪门的什么事儿了?”徐福振身子前倾,压低声音问我。

“可不是!还真遇到了!我的三板斧在这里不顶用了!这一套宅子里的主儿,貌似不吃这套。我烧纸钱的时候,屋内会凭空卷起一股旋风,将火压灭,供的猪头会在第二天变成淤青色,并带有一股恶臭,插在猪头旁边的香,基本都在半截处熄灭了,而且整根香身都变成了湿的,甚至都能攥出水来。一两次都是这样,搞得我有一些心虚了,甚至觉得这空房子里一直有人在盯着我一样,浑身不自在。”

“哪儿的房子?”徐福振一听,感情有点意思。

“哪儿?我家!真倒了邪霉……”一句话还没说利索,我便不胜酒力,胃里一阵儿翻腾,扶着桌角开始吐起来,“哗啦啦”一大摊,咦,还有金针菇!

我正想指给媳妇看看,可接连又是一阵吐意,话都没空说了,我心里也是连连咒骂,草,这啤酒八成是假的!

这一顿饭呢,吃的极为不开心,徐福振嫌弃我恶心人,甩下两百块钱转身就开着摩托车跑了,看着他拉轰般的凸凸远去……你倒是送送我啊,你妹,跑的比兔子都快。

我吐得那叫一个七荤八素啊,腿都软了,起身再找他的时候,这小子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嫩娘,我还没喝嗨皮呢!

得,再找几个朋友继续……

※※※

说说我的家吧,就在火车站对过,常来青岛玩的朋友肯定都认识,如意大厦!一出火车站就能看到,两栋比较高的楼,一个是明珠海港大酒店,另一个就是它了。(明白人都知道,这栋楼是聂磊开发的,前一段时间枪毙的那位,嘘……)

这个小高层建成也有些年头了,不过买来居住的不多,里面都是一些单身公寓,小户型,比较商业化,人流复杂,各色人等都有,显得有些乱,至于物业什么的就别提了,都是临时雇佣的社会人士,管理的倒还不错,不像我以往经手的房子似的,楼道里贴满了广告,什么办证,通下水道,小区开锁请联系13XXX等等。

屋子比较小,一个一厅一厨一卫的户型,是个小公寓,也就五十多平米,进门左手边是厕所和厨房并列,然后剩下的便全是厅了。

房东卖给我房子的时候是带装修的,墙壁上都是新贴的墙纸,沙发,桌子都有,还有一个平板电视挂在墙上,我比较喜欢的是屋子正中央的那张大圆床,要不是我手里钱不够,我能住这里?

为了撞胆子,我是找了几个朋友在海边拼了酒才来的,赶了两场,醉的不行了,走路都一摇三晃的,摸索了好半天才进到屋里,这时候已经半夜十一点多了,我摸索着,伸手打开灯,看着地上散落的纸钱灰烬,不停的打着酒嗝,脑子有点短路,完全不在乎是否晦气了,衣服都没脱,三两步扑在大圆床上便睡了过去。

我计划的挺好,喝个烂醉如泥,一睁眼便是天亮!

可人算不如天算,我忽略了膀胱的感受了!啤酒喝多了,走肾走的快,我就觉得眼睛这才刚闭上,我就给憋醒了,酒劲儿似乎也散的差不多了,我睁开眼睛,眼前黑乎乎的一片,只有从窗户外映进来的一些霓虹灯光。

可能是喝酒喝多了,这一会儿我突然觉得浑身热乎乎的,我一边拉扯着系在脖子上的领带和衣扣,一边一打滚,伸手去摸床头边的台灯,胃里不停的反着酸水,我压着自己的胸脯,手仍旧一刻不停的在摸索着灯的开关,想让眼前明亮一些。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伸手的时候,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冲着我的手哈气儿,痒痒的,我甩了甩手,倒没怎么在意,继续摸之,正说摸到一个像是按钮的东西时,我的手背冷不丁凉了一下,就跟有人伸**舔了一口一样!

这下可不得了,我一瞬间机灵了!

伸出去的手也跟触电了一般,“刷”的一下收了回来,我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摸,手背上的确有一些湿润,果真被什么东西舔过,可这屋子里就我一人,会是什么呢?

我借着窗台的光亮四处乱瞧,只有挂在窗户边上的一串风铃在作响儿。

揉了两下手背,疼倒是不疼,不过这感觉刺激为什么这么逼真!?

我将手凑近鼻子跟前,轻轻嗅了一下,这味道……我脑海里瞬间炸开了,这气味儿恶臭,和白天被我扔掉的死猪头一个路子,同时胃里因为喝多酒的缘故,本就一直往上顶,再被这一股臭味熏上一下,我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强压着吐意,心慌了!

我慌张的从旁边的抽屉中摸出了一根蜡烛,伸手在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将蜡烛点燃了,一朵悠悠泛黄的光亮像伞一样撑开,屋内的情形看清楚了些许,空空如也,比较邪门的是屋门此时还敞开着,并没有关上,透过屋门看向外面的走廊,一片漆黑。

我呆呆的望着门口处,吞咽了一口口水,耳朵边安静极了,隔着窗户,我甚至能清晰的听到屋外“呼呼”不止的风声,应该不是做梦!

甩了两下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一些,我举着蜡烛从床上站起来,滚烫的蜡液顺着流到我的手上,我看到地上的那些灰烬,好像多了很多!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