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5章 向他道谢

发布:2020-11-22 14:37:42

柳芽儿被噩梦从梦中惊醒,赶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了父亲在地上争扎,她心痛得眼泪都掉出了:“爸爸,您怎么不叫我?”柳成松颤颤巍巍地说:“你……新婚,我不能够打搅你……”柳芽正在这时,凌少川进来了,他立刻过来,小心地把轮椅从床脚取开,再把柳成松抱起来。。

柳芽儿被噩梦惊醒,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父亲在地上挣扎,她心疼得眼泪都掉出来了:“爸爸,您怎么不叫我?”

柳成松颤颤巍巍地说:“你……新婚,我不能打扰你……”

柳芽儿过来扶父亲,不料轮椅卡在了床脚,父亲又别在轮椅和床之间,她拖不出来轮椅,也扶不起来父亲,急得眼泪直流。

正在这时,凌少川进来了,他立刻过来,小心地把轮椅从床脚取开,再把柳成松抱起来。

柳芽儿急忙把轮椅扶正放在父亲身下,凌少川把柳成松轻轻放下去,接过轮椅说:“爸,我推您过去。”

虽然被逼着娶了他不爱的柳芽儿,但这几天在柳成松面前,凌少川却很有礼貌。

柳成松的样子是很慈祥的那种,这和凌洪伟威严的面孔完全相反,凌少川每次看见这个慈祥的老头,就会想起父亲讲过的往事。

如果不是面前这个老人当年奋力救父亲,他也不会被人打击报复成为残疾人,在轮椅上渡过余生。

因为这一点,凌少川的心里不由自主对老人就有一股敬意,就算不娶柳芽儿为妻,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做他的儿子,有义务供他到老。

所以就算他再怎么不喜欢柳芽儿,也不在柳成松面前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结婚典礼的时候,他按照母亲的吩咐,随着柳芽儿叫了“爸爸”。

柳芽儿不放心地跟在后面,见凌少川把父亲推进洗手间,又帮父亲解开裤子,抱到马桶上坐下,才推着轮椅出来,她的脸上不由泛红,心里感到很温暖。

这个男人原来并不像他表面上这么冷,才结婚第一天,还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他就开始帮她照顾父亲了。

这时候的柳芽儿不会知道,好男人,不等于是好丈夫。

尤其是,一个男人不爱一个女人,却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逼着结了婚,他更不可能成为好丈夫。

凌少川一直守在洗手间外面,等柳成松完事了,他又把他抱上轮椅送回房里,然后问:“爸,您还需不需要什么?”

柳成松慈祥地摇头:“不需要了,耽误你们休息了,你们快去睡吧。”

凌少川柔和地说:“爸,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您不要客气,有什么事您叫我就行。”

“好,好。”

凌少川回头看了柳芽儿一眼,说:“回房了。”

柳芽儿于是也向父亲打招呼:“爸爸,我们回房了,您有事一定要叫我们。”

“好,好,你们快回房歇着吧。”

看着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出去,柳成松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三天前发生那件事,让他对女儿的未来十分担忧,凌洪伟逼凌少川娶柳芽儿的时候,他很担心凌少川对女儿不好,没想到这孩子还不错,他放下心来。

凌少川回到房里就倒床上去了。

柳芽儿站了一会儿,说:“刚才,谢谢你。”

凌少川不说话,柳芽儿也不敢再说什么,又退回沙发上坐下,慢慢睡着了。

凌少川还是睡不着,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陆雨娇的影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