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十二章 我到底是谁

发布:2020-11-22 14:34:28

《Hold不住:霸道阴夫药别停》 第十二章 我到底是谁 免费试读薄泽辰试图靠近我,我害怕的一直后退,很快的我已经站在了楼梯边缘。我一不小心脚踩在了楼梯的边缘,他吓得不轻,瞳孔和 《Hold不住:霸道阴夫药别停》 第十二章 我到底是谁 免费试读

薄泽辰试图靠近我,我害怕的一直后退,很快的我已经站在了楼梯边缘。

我一不小心脚踩在了楼梯的边缘,他吓得不轻,瞳孔和鼻孔瞬间放大了许多。

"笨女人,我爱你入骨,又怎会害你?你慢慢走过来,我不会伤害你的。"他的口吻霸道中透着一股绝望的哀求。

"坏人脸上难道还刻着这两个字么?"连我朝夕相处了那么久、那么信任的白子铭都是鬼,我还能信谁?

信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薄泽辰么?不!我信服不了!

"好,你别太激动,我退后,你慢慢走过来行么?我们有话好好说。"他慢慢后退。

这时,关闭着的窗户突然开了,我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

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了,而且是直接冲着我来的。

薄泽辰,他果真也和其他人一样,也想取我的命么?我许可普通而平凡,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怎么大家都冲着我来了呢?

我愤恨,不甘,恼怒而绝望,唯独因紧张害怕的情绪忘了躲闪。我像个**一样,眼睁睁看着武器直冲我而来。

就这样死了么?我害怕的闭上眼睛。

没等来在那根像箭的东西刺痛身体,只感觉到一阵冰凉的冷意袭来,下一秒,我已经站在了楼梯的拐角处。与此同时,一件浴袍披在了我身上,遮盖上我光溜的身体。

而那根箭,落在了楼梯旁的大瓷瓶上。几秒钟之后,"咔擦"一声,瓷瓶瞬间化成灰烬,黑色的灰烬。

我刚才离瓷瓶不过几厘米的距离,如果薄泽辰没有救我,那我也会像瓷瓶一样,碎为灰烬么?

薄泽辰似乎比我还要害怕,他紧紧的抱着我,身体都是颤抖的。尔后他快速检视了一遍我的身体,确认我没受伤后,眼带欣喜的再次把我揽入怀里。

他的力气是那么的大,抱得我的骨头都快裂开了。他的身体是那么冰冷,冷得我牙齿都在打架。可是,在这一瞬间,我却觉得他的怀抱就是最安全的避风港。

我们都没说话,在这刻无声胜有声,我再次选择相信了他。

因为在这个世界,最无法隐藏的就是爱和贫穷了。他刚才的反映完全出于本能,而非藏有心机的做作。

他紧紧攥住我的手,躲避着从各方窗户射进来的箭。他的家很大,我们四处躲避,这场攻击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

他的家里变得乱糟糟的,我刚想收拾,他却袖子一挥,就把一切复了原位。这么帅气的动作和刚才四处躲避的行为比起来,真是差异太大。

"薄泽辰,我们能继续之前的话题吗?"我恳切的说,"我想知道关于我的所有事情。"

薄泽辰站在窗前,屹立如山般的一动不动。他似乎在想什么国家大事,我怕打扰到他,只好站在一旁静候。

我看着他发呆,他看着远处的某物发呆。

过了一会儿后,他沉默着去厨房煮了东西,很快的他端出了酸辣粉。

是我爱吃的酸辣粉。不过,只有一份。

食物的香味勾起了我的味蕾,嘴巴已经在分泌唾液了,就连肚子都"咕咕"叫了起来。不过看来他还没有原谅我,我克制着饥饿的感觉,在脑海里画饼充饥,不想让他看到我这么没出息的样子。

"过来。"薄泽辰往沙发上一靠,对我说道。

真过分,是要我观赏他高贵的进食方式,还是想看我没出息的流口水啊!

我慢步移步到沙发上,和他保持一段距离。

"再过来一点。"他眨了一下眼睛,眸子里的愤怒已经褪去,归为平静。

我轻轻挪了一点。

"再过来一点。"他的声音提高了些,看来他又不高兴了。

我担心他翻脸,这才急迫的又移动起来。可站起来时我的脚不知道绊倒了什么东西,竟然整个人都失去了重心,直接扑在了他身上。

尴尬的是,我的嘴巴竟然直接对上了他天安门的位置!

更要命的是,我身上的浴袍竟然滑落了……

我恨不得能有条地缝让我钻进去,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你要吃吗?"他邪肆的带着一丝调侃的声音在我头上飘着。

他吃酸辣粉我吃肉香肠?他这只鬼倒真是会享受,上下两处都想得到抚慰。

他使劲儿往我的**拍了一下,戏谑的说,"这种柔软程度估计能在上面跳蹦蹦床了。"

这什么破比喻?

"很不爽吧?我担心你饿,特意给你煮了这东西,你却把我想得那么不堪!我告诉你,我每天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你别总想着睡我,我不污。"

我被他说得特无语,"那你不吃?难道鬼不会饿的?"

"我刚才吃饱了,何况我对垃圾食品很没好感。"

我知道他暗示的吃饱是指什么,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用浴袍紧紧地裹住自己,豪迈的端起碗就吃了起来。辣椒太辣了,眼泪和鼻涕都辣出来了,不过美食当前,谁还顾忌那形象呢。

而且,我就是要让薄泽辰看到我邋遢糟糕的一面,这样说不定他就能休妻了。

吃完后,薄泽辰已经为我准备好了纸巾,不过我没用,直接拉起浴袍就擦了起来。浴袍上染了一层油腻,我直接伸出舌头一舔,还装出一副很有味道的样子。

连我自己都被自己恶心到了。

可薄泽辰却一脸真心的说,"你吃得真好。"

啊?我的耳朵没出毛病吧?

他点点头,"就像我曾经养过的宠物。"

"什么宠物?"

"牧羊犬!"

……

我的心中,简直是有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现在吃饱了,精力充沛,我也该继续之前的对话了。

我一脸认真的看着薄泽辰,"你既然能从阎王殿拿到生死簿,那你一定知道我是谁,请你都告诉我吧。"

"你相信我吗?〃薄泽辰的黑眸,在暗夜的映衬下,特别的炯炯有神,鬼果然是夜行动物,夜晚会让他们精力更充沛。

其实我自然是不愿意信的,可是从眼下的情况来看,除了信他,我还能信谁呢?既然命运把我逼迫到了这个地步,在情况不明朗的情况下,我只能信他了。

"我信,请你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生死薄上关于你的信息就那么点,我查过你,但却没什么收获,但我却知道了关于你的秘密。"

"什么秘密?"

"刚才我们交融交合后双方的伤势都恢复了,你认为因为谁的关系?"

"你不是说了是你吗?难道还能是我?"

薄泽辰认真的点了点头,"的确是你。也许你不记得,但我能走出被高人封印过的墓园,是因为你的关系。"

我摇头,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三年前,你是不是丢失过身份证?"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倒真的记起初来宁市时,我遗失身份证的事情。"的确丢过,我的钱包被偷了,所有证件都重新补办。后来我没钱,只能去酒吧唱歌,然后就认识了白子铭,确定工作后,他便要求我辞了工作。"

"就如薄泽宇说的那样,我和我妈都死了,但其实我们都被埋葬在了薄家墓园里,且被层层法术封印,鬼魂根本无法出入墓园。但是三年前我却在墓园里捡到了你的身份证,我把它烧给阎王后,就得到了一张通行令,才得以破除封印。"

"我想报恩,一直在寻找你,三年都无果,直到白子铭死的那晚,我无意间听白家人谈起过你。我当晚就彻查了资料,白子铭的确是在2012年死的,但白家人得到了高人的指点,他们打算用特殊的方法,让白子铭的鬼魂存活在阳世,并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而他要存活的媒介,竟然就是你!"

"你知道白家想用什么方式他复活吗?"

我摇头,真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孩子,你和他的孩子。"

"鬼胎?"我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我肚子里动着的,是小鬼……?

"可……可我和他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他一切如常啊!"我还抱有一丝期待。

"他每天都要吃很多的香灰,才能维持被邪术易容过的面貌。"

"好像是有焚香的味道,我当初以为是他的体香。"

薄泽辰继续说,"按照计划,当你和白子铭共处到999天,无论你是否怀上孩子,白子铭都能重返转世。如果你怀不上,那白子铭就会续你的阳命;怀上了,白子铭的鬼魂就会从你腹中出世,而你一辈子都将成为白家的傀儡。"

这故事,我听着怎么有点耳熟呢?对了,和薄家20多年前的事情一样。

"薄泽辰,怎么办,我……我完了……我怀……怀了……"我真的哭出来了。莫非我的命,就要这么呜呼了?

可薄泽辰竟然笑了,不过他一笑我就知道事情有转机。"你去医院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但你不用担心,你没有怀孕。"

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那我怀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不是怪物,是相当于你们人类的GPRS定位系统。白子铭的鬼魂被人收了的那晚,我知道你有危险,于是便凭着他留下的味道找到了你。然后把这个安装到了你肚子里。不过方法嘛,想必你也是知道的。"

原来,那夜夜缠绵,不是梦,而是他在救我……

我长舒了一口气,不过转念一想,他靠近我又是图什么呢?

还没有等我问他就主动说,"许可,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直想报恩,而且在之前的相处中,我已经深深爱上了你,毕竟,我都为你破了**之身了。"

他说的那么委屈,好像我占了大便宜似的……

"咳咳……说重点。"

"反正你已经嫁给我了,我们已经被紧紧的绑在了一起。我帮你查找身世,你帮我铲除薄家。"

"可……"

他拉起我的手和我强行击了一个掌。"就这么说定了,现在就行动吧。"

"去哪呀?"

他拉起我就飞出了墓园,"薄家,揪出恶鬼。"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