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七章 电梯惊魂夜

发布:2020-11-22 14:34:27

《Hold不住:霸道阴夫药别停》 第七章 电梯惊魂夜 免费试读我狂按着另一部电梯,打算追上博泽宇打听点他弟弟的事情,从他刚才的表情来看他是知道点什么的。可保安却赶来了。"小姐 《Hold不住:霸道阴夫药别停》 第七章 电梯惊魂夜 免费试读

我狂按着另一部电梯,打算追上博泽宇打听点他弟弟的事情,从他刚才的表情来看他是知道点什么的。

可保安却赶来了。

"小姐,这里可不是红灯区啊,你要是想张开腿赚快钱,请出门右拐!"保安是个30出头的男人,力气之大,抓着我的胳膊就往外脱。

我当然能听懂保安是在暗讽我,但大事当前,我只能忍下这口气。和颜悦色的说,"大哥,你误会我了,我和薄先生的弟弟很熟,我只是想问他点事情,你让我上去吧。"

保安一本正经的说,"你骗我,你和他的弟弟肯定不熟。"

看他认真的样子,我寻思着他应该知道点什么,"大哥,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保安对我够够手指,暗示我凑近些。

我把耳朵贴近他的嘴巴,只听他压低声音说,"薄先生可是有名的基佬,如果你是个男人,我还会相信你熟悉他的菊花;可偏偏你还是个丰满的女人,所以薄先生不是你的生财之道,你还是另寻他路吧。"

我瞟了他一眼,却发现他正色眯眯的盯着我的胸,那哈喇子都快要流出来了。

这种变态的男人就不该长眼睛!

我的大脑刚闪过这句话,色眯眯盯着我的保安,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双手捂着眼睛痛苦的叫唤着,"我的眼睛好疼,怎么流血了,我看不见了。"

血从他的指缝中流了出来,落在地上散开来,形状竟似一朵朵红色玫瑰。我害怕的后退了几步,莫非薄泽辰一直站在某处偷窥着我,而且还窃取了我的想法,并实施了它?

就如昨天,在陈清华对我施暴的时候,我痛苦的希望他死,很快的他就七窍流血而死了。

我以为那只是巧合,可如今看来,好像不是。

既然有了怀疑的念头,我便想验证一下想法。

我盯着保安想,他的嘴巴那么贱,就不该会说话。

我瞪大眼睛,害怕错过任何细节。原本叫嚷着的保安,突然发不出声音来了。

我震惊的捂住嘴巴,原来,薄泽辰真的能窃取我的想法!

很快的,保安被送进了医院,而我又被带到了警局!

不幸的是,负责这案子的警察就是白天审讯我的人。

他一看到我就露出一种得意的笑,"许可,没想到你这么快又来警局报道了!停车场可是有摄像头的,我看这次谁还能在确凿的证据面前救你出去!"

这警察身高一般,长相普通,看起来是个很和气的人,但对我却有一种仇视的感觉。我看了一眼他的名牌,记住了他的名字,侯华。

两小时后,侯华不爽把电脑和键盘全扫在了地上,怒声质问负责调取视频的人,"你他么的确定这视频没有被人动过手脚?"

那人一脸倒霉相的小声说,"确定……"

"警察同志,我真的没对保安做过什么。"虽然保安是因我的想法而受的伤,但实施者并不是我,我觉得我没有撒谎。

只是,凶手是寻常人用肉眼看不见的鬼,只怕警察是永远逮不到他的了。

"我没瞎!"警察不爽的拨了医院的电话,我坐在他对面,听到医生说保安的伤不是外力造成的,具体原因他们还在排查。

侯华愤恨而不甘的释放了我。"许可,欢迎你有空常来。"

我回他,"侯警官,你的心意我懂,恐怕会让你失望了。"

从警局出来时我看了一下表,刚好是十二点。

我打消了去墓地的念头。薄泽辰一直在暗处监视我,他是鬼,是能隐能现的怪物,我只能被动的等他来找我。

意识到这点的我,有些沮丧。我抬眼看着灯红酒绿的世界,有种悲从中来的痛楚。

我在这座城市没什么朋友,白天几乎都宅在家。一个人胃口也不好,所以白子铭下班后总会陪我出来吃宵夜……

一想到白子铭,我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这时,腹部感觉到了一种温热和蠕动。

反正回家也是胡思乱想,不如现在去给宝宝做个检查吧。离警局不远就有一家私立医院,我做了彩超。

医生看了B超单,责怪我太大意了。"生孩子都需要建卡,从数据看孩子应该有三个多月了,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没结婚吧,孩子要不要?"

医生的态度很冷淡,就好像在谈论小狗小猫一样。我有些不爽她的态度,大声说,"要,当然要!我为了怀孩子可没少受罪!"

医生这才认真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递给我一个孕检手册,让我填写一下内容。

我填好后递给她,她看了一眼就诧异的问我,"你的末次月经是什么时候?"

"上个月。"

她在我和B超单之间来回看了N眼,"你没记错?"

"上个月的确来了,不过量少,两天就没了。我之前吃了很多调理身体的中药,以为是月事不调了,但现在想想应该是先兆流产。"

"应该是吧。孩子现在的发育挺好,记得按照孕检手册上的提示来产检。"

走出办公室,我长舒了一口气儿!孩子四个月,而且发育良好,这说明孩子肯定是白子铭的。

虽然他死了,但他却留给了我一个孩子,如此想来,倒也算不幸中的幸事了。我决定即使终生不嫁,也要生下孩子抚养他长大。

孩子不是那个叫薄泽辰的鬼的,即使我和他结了阴亲我也不在意了。人鬼殊途,我明天就去寺庙求神拜佛,希望能够铲除他。

腹部又动了几下,想必孩子也赞同我的决定吧。

产科在8楼,半夜的医院人很少。我一个人上了电梯,电梯一直往下走着,在二楼时却停住了。

门开后,却没见有人要乘。我没多想,正准备关电梯时,一个带着白色头巾的老奶奶上来了。

她看着我笑了一下,"姑娘,不会超载吧。"

"不会,空着呢。"我笑着回答,并按上电梯门。

婆婆紧紧靠着电梯,连说了几句好挤,然后又说,"姑娘,我去9层,你帮我按一下楼层。"

"奶奶,这电梯是下楼的,你搭错了,等到一楼后,你再上去。"

"没错,我就是要下楼。"老奶奶有些不高兴的说,"你快按,要不是电梯里人太多我过不去,我也不会要你按。"

她的话,让我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莫非,她也不是……人?

我吞了一大口口水,盯着发麻的头皮和冷汗说,"奶奶,这电梯只到一楼……"

我说着的时候又看了电梯一眼,这一看我的双腿一下子软得差点跪在地上。电梯按键下方,竟然多出了数字按钮,从-1层到-18层。

民间有18层地狱的说法,莫非,这就是……

想到这里,我立马按开门键。可电梯在1楼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往下走。

"咯咯咯咯……"身后传来阴森恐怖的笑声,我硬着头皮不敢回头,可是脚下却有鲜血漫开来。

我低头一看,地下竟全是脑袋,至少有几十个。而那些掉了头的鬼们,有的在吃头发,有的在唱歌,有的在大笑怪叫……

而刚才进电梯的老奶奶,却伸长胳膊掐住我的脖子。

她的脸开始掉皮,露出血肉模糊的样子,眼珠也往外突出来,嘴巴和脖子扯在了一起。"姑娘,别怪我杀你。就算我不杀你,也有其他人来追杀你的。你不死,鬼界就不得安宁。"

她看起来那么瘦弱,可力气却大得很。我已经无法呼吸了,只能在心里想着有人来救我。

薄泽辰,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我不是你老婆么?你好歹也是个鬼,难道舍得见你老婆死么?!

耳边突然回荡起一声得意的声音,"许可,你总算承认你是我老婆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