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3章 李沐泽是谁?

发布:2020-11-22 08:12:51

“我妈妈,明日司机开车来接她的时候我自会和她表明一切,你也可以等着官司了”慕宁说的态度坚决而又不痛不痒,前天早上的一切,早已了让她无所畏惧了,除了什么也可以让她顾虑的呢?“你不许走”江茗微见状一把拉住了慕宁,死死的纠缠着,拖拉着她的行礼不让慕宁出门。慕宁原本还有所念及这二年的亲情,可是现在,她只有深深的厌恶与痛恨。。

“我妈妈,明天开车来接她的时候我自会和她说明一切,你可以等着官司了”慕宁说的坚决而又不痛不痒,昨天晚上的一切,早就已经让她无所畏惧了,还有什么可以让她顾忌的呢?明明是什么都没有了。

“你不许走”江茗微见状一把拉住了慕宁,死死的纠缠着,拖拉着她的行礼不让慕宁出门。慕宁原本还有所念及这二年的亲情,可是现在,她只有深深的厌恶与痛恨。

“放手!”慕宁扯开了江茗微的手,却只见江茗微一个大力江桌子上的花瓶砸了过来,随着一声重想,额头的鲜血就霎时间的流了下来,慕宁无力的靠倒在了门边上,眼珠微微的泛白,却还是,一步一步艰难的走了出去,只留下江茗微愣愣的站在那里,不停的颤抖着双手。

一阵电话的嘟嘟声之后,刚洗漱完毕的陈若深接到了慕宁的号码。

“怎么了,慕宁?”心下困惑着。

而听筒的那边,慕宁惨白着脸,断断续续的喘着粗气说道:“我在江城路,我撑不住了,陈若深~”

慕宁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手机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

长久的沉默。

“喂,慕宁,慕宁你还在吗?慕宁?”陈若深大吼了一句,才发现事情有所不对,他连忙的穿了衣服,从家中一路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记忆开始逐渐的模糊,从十岁那年父亲的去世,再到母亲含辛茹苦的在众人的异样眼光中将她拉扯长大。

灯光一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变得刺眼,直到那年她收到了保研通知,而与此同时,母亲被查出了肝癌中晚期······

医生关掉了刚刚查看眼睛的小电筒,将慕宁的眼皮子又合了起来:“应该是没关系的,只是头部收到了严重撞击,处理一下伤口,休息一晚应该就会没事了。”

医生说完,便安排了病房,命人将慕宁带了过去,陈若深皱着眉头,步步紧跟着。

“钱,我要钱,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钱~”重度的昏迷中,慕宁不停的呢喃道。

陈若深见状连忙抓住了慕宁的手:“你放心,有钱了,阿姨已经没事了,你好好休息,明天再说”。

说完,又重重的补了一句:“我会一直陪着你。”

程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程义凡将那双修长笔直的腿,随意的敲搭在了桌面上,颇有些不耐烦的扯动着自己的领带,随即解开了领口的口子。

白色的衬衣下,露出了洁白的肌肤与分明的锁骨:“慕宁,你想逃吗?”

看着陈若深替她递交上来的请假单,程义凡魅惑的勾起了嘴角:“休想!”

高档的酒店里,江茗微坐立难安。

精挑细选的洋裙此刻反显得滑稽,倒是面前的男人始终不露齿的含笑着。

“江小姐还有事么?”

看了一眼转动的劳力士,李沐泽抬起头。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江小姐,今天我们的饭局就到这里了,希望今天您还算愉快。”

拿起餐巾擦了擦手,起身,李沐泽就要走。

“等等~”

江茗微连忙叫了住:

“设计图的事情,现在我该怎么办?”

嘴角上扬,李沐泽早就意料到了江茗微今天的目的。

“江小姐,我想有一件事情,你还没有弄明白。”

侧过头,李沐泽不露齿的含笑着,尽显商场老练。

“我和你,做的是买卖。你提供设计图,而我给你钱,二者互相交换的时候,我们的合作就已经结束了。”

微微顿了顿,李沐泽开口:“至于现在和以后该怎么办,那是江小姐的事情。”

“你——”

猛的一个站起,江茗微有些情绪激动:

“至于,我答应你的事。”

李沐泽挥了挥手,一旁的秘书就递来了一沓文件。

“签署完工作协议,你就可以留在李氏集团工作了。”

······

高层会议室里。

程义凡些许不耐烦的拉扯着领口。

“慕小姐,你沉默了十分钟。”

看着当年签下的入职条约,慕宁紧皱着眉头,神色难看的很。

“违约金是五千万。是收回辞职信,还是一手交钱我一手放人?”

瘦小的身子微微颤栗,慕宁紧握着拳头:

“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

冷笑了一声,程义凡不温不火的从秘书的手里接过了一个蓝色文件夹:

“据我所知,你名下的资产并不足以付还违约金,如果执意如此,我们法庭再会”。

说着,程义凡决绝的起了身。

“等等”。

嘴角微微上扬,不易察觉的。再回头时,程义凡已再次皱起了眉。

“我愿意,辞职信,就这么算了吧。”

慕宁长舒一口气,些许挫败的拿起了文件:

“如果程总没有其他安排,我就去工作了”

“我有说,让你继续做这个艺术总监的位置么?”薄唇微启,细长的眼角将慕宁的木讷尽收眼底。

“我还缺一个秘书,以后你来做。”

不容慕宁拒绝的,程义凡就已经走了出去。

还没反应过来的慕宁,呆滞的站在那里。秘书?程父高价将她留在国内,现在却成了程义凡的秘书?

拳头紧握,慕宁隐忍着怒火。

程义凡这是报复,报复!

楼下的黑色的商务车早已等候多时,慕宁黑着脸一脚踏了进去。

“李家的宴会,你陪我去”。

“我?”一时间的错愕,可程义凡却摆明了要慕宁淌这趟浑水。

“怎么,怕了?”程义凡轻佻道:“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司机缓缓启动了车子,慕宁不知道程义凡到底安了什么心思,可眼下也只有硬着头皮跟着了去了。

五星级的顶级酒店里,李家宴请了A市所有的商业精英,各媒体记者也都在场。声势浩大生怕没人知晓,李氏夺了开发权一般。

程义凡冷着脸,不动神色的走了进去。

璀璨的吊灯,一时间刺的慕宁睁不开眼,音乐声戛然而止,一个温文儒雅的男人站到了领台的中间。

“欢迎各商业人士,来到李氏集团的周年宴会。从我父亲开始,李氏已运作了四十年之久,而就在今年的三月,有幸,承蒙程少爷割爱,李氏已经完全拿下了新南开区的土地开发权,并已设计完稿,接下来,让我们有请此的设计师,江茗微小姐。

一阵热烈的掌声下,江茗薇穿着一件银色礼服,缓缓走向了领台。精致的妆容下,原不出色的脸竟也显得分外诱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