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你的防守太差了

发布:2020-11-22 01:41:42

但是最烂学员?还得然后打沙袋?  汪洋一脸的失落,默默的的坐在拳台上,去除了身上戴着的护具,他想不明白,自己偏偏赢了,为什么但是这个待遇。  彭锦对自己被KO这事并不在乎,也没对汪洋忌恨在心,他走过去的拍了拍汪洋的头。  “你的下勾拳很很不错。彭锦对自己被KO这事并不在意,没有对汪洋怀恨在心,他走过去拍了拍汪洋的头。。

  还是最差学员?还要接着打沙袋?

  汪洋一脸的沮丧,默默的坐在拳台上,去掉了身上戴着的护具,他想不通,自己明明赢了,为什么还是这个待遇。

  彭锦对自己被KO这事并不在意,没有对汪洋怀恨在心,他走过去拍了拍汪洋的头。

  “你的下勾拳很不错。”然后彭锦就下了拳台,回去休息了。

  汪洋笑了笑,起码彭锦还夸了他一句。“打沙袋就打沙袋,早晚让你们知道我汪洋是最棒的。”

  嘭!

  嘭!

  嘭!

  他几乎没有停息,也没有去处理脸上的伤势,依旧打起了沙袋,直到教练宣布一天的训练结束。

  训练结束以后别的学员都是可以走的,但汪洋还有他的事情要做,他要留下来打扫训练室,把各种各样的水瓶,饮料瓶收集起来,等一会儿会有人来收走。

  还要把地板全部拖一遍,拳台上也要擦洗一遍,各种训练设施放回原位,摆放整齐。等做好了这一切,专门来收饮料瓶的巴老头就要来了。

  巴老头,本名巴郎。花白的胡子和头发,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看见谁都是笑呵呵的打招呼,汪洋和巴老头已经很熟了,每次都等着他收完饮料瓶才会离开。

  在汪洋刚来的时候,可没人收拾这些瓶子,都是到处乱放的,巴郎每次都要收拾很长时间,他看不过去,就开始动手帮忙,这一来二去的,两人的关系也就不一般了,变成了忘年交,这样帮忙也就帮了一个月。

  今天,巴老头儿也是准时的来到了散打班的训练室,把放在墙角里的饮料瓶全部装进了他的麻袋里。看了一眼还在打拳的汪洋,看到了他满脸的青肿。

  “呦呵,汪洋你今天上擂台了,看你的样子被揍的不轻。”

  汪洋停下了手里动作:“你个老头少说风凉话,我虽然被揍的不轻,可最后是我赢了,我把彭锦给KO了。”两个人说话的方式就是这样随意。

  巴老头撅着小胡子,一脸的不信:“就凭你?怎么可能,你的防守漏洞百出,人家随便一招就你能把你放倒。”

  汪洋不可置信的看着巴老头,他不就是一个收废品的老头吗?为什么说出的话和教练一模一样。

  “你怎么知道我防守不行的,我可是真的把彭锦KO了。”

  巴老头面带微笑,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你小子,就算是真的赢了,那也是运气,我估计是彭锦打你打烦了,一时大意,就被你得手了。”

  汪洋仔细一想,还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彭锦都不愿意和他打了,才被他趁虚而入。

  “老头,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防守特别差的?”

  巴郎把嘴一撅:“你刚才打沙袋的姿势完全不对,真不知道丁力是怎么教你的,他没有教过你,在攻击的同时一定要做好防守吗?你这个样子只会越练越废,你来看。”

  只见巴郎,双手握拳,放在前面,贼头贼脑的只露出了两只眼睛。然后发出了很有力的一拳,打在了沙袋上,嘭!然后收拳回位。

  “你看懂了吗?”

  汪洋摇了摇头,“你的拳头太轻了,不如我的有劲。”

  巴郎很嫌弃的说道:“你就是个笨蛋,活该被人揍,沙袋是不会还击的,但是你的对手会还击,你要把沙袋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要有敌情意识,护住你的所有的要害,你看看你的出拳,洞门大开,就差说一句,来揍我吧。”

  汪洋愣了老半天,巴老头说的没错,要时刻护住自己的要害,不然的话就会被对手一下放倒。再想想和彭锦的对战,人家根本就没和你好好玩,出的拳都不是重拳,要是真打的话,恐怕直接一下子就会被彭锦给KO了。

  原来彭锦一直都是让着汪洋的,汪洋又想到自己的下勾拳,忽然之间无比的沮丧。自己确实是最差的选手,他无精打采的坐在了地上。

  巴郎踢了他一脚,“瞧你的样子,哪一个新手都是这么过来的,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的防守速成,想不想学啊?”

  速成的办法?汪洋的眼睛中又燃起了火光。

  “好啊,好啊,你教我。但是你真的会吗?”

  “恩,想让我教你就跟我走吧。”

  “去哪里啊?”

  “去我家。”

  巴郎要在自己的家里教汪洋练习防守,汪洋想象了一下巴郎的家,某个桥洞子的底下?公园的某一个角落?或者是住在下水道里?

  巴郎没有和他多说什么,背着一个大袋子,里面装的都是饮料瓶子,一路上还拐到篮球训练室,排球训练室又捡了很多的瓶子。

  “汪洋,你知道我为什么肯教你吗?”

  “为什么,你有女儿嫁不出去了吗?长得怎么样啊,要是不怎么好看,那我就很为难啊。”

  “滚,你个臭小子我告诉你,这一个月来,你每次都把饮料瓶收拾好放在角落,等着我来拿,我认为你人不错,有爱心,不像其他的臭小子,饮料瓶乱扔。”

  两个人说着话就到了地下停车场,巴郎径直走向了一辆吉普越野,伸手就要打开后车盖。汪洋连忙阻拦他。

  “老头,不能到人家的车里捡瓶子,你这是盗窃,会被抓起来的。”

  巴郎还是打开了后车盖,顺手就把大口袋扔了进去,咣叽一下就关上了。

  “老子的车,谁敢抓我。”

  他又绕到车的前门,熟练的打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回头看着发呆的汪洋,“你上车啊,难道你要跟着车跑啊。”

  汪洋还没回过神,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巴郎是一个很辛苦的穷苦老头,可怜的老头瘸了一条腿,还要靠捡饮料瓶子来讨生活。真没想到,人家还有车,而且还是高档的越野车。

  巴郎不但有好车,还有一间不大不小的别墅,离着山南省大学也不远,一会儿就到了。

  汪洋走进别墅以后,发现在过道两旁的墙壁上,有很多精致的相框,里面都是年轻时候的巴老头得奖的照片,奖杯,奖牌甚至还有金腰带。他抓着巴郎的肩膀,瞪着眼无比敬佩的说道:“巴老头,这都是你?你以前这么牛啊。”

  “哼,那是当然,想当年我巴郎在散打届也是风云人物,我让你看看我的训练室,跟我来。”

  巴郎直到现在还有一间训练室,是地下室改造而成的,只不过他很久都没有下来了。

  “老头,你一个人住着这么大的别墅吗?你的家人呢?”

  “我老伴儿死得早,女儿在国外读书,可不就我一个人了。”听巴郎说到这里,汪洋很同情的看了看老家伙,怪不得整天没事干,还到处捡瓶子。

  打开了地下室的门,一股灰尘味扑面而来,这的确是一间训练室,不过里面的设备都比较陈旧了,都是二十年前的老货,地上放着的杠铃都有些生锈了,沙袋也已经褪了色。

  巴郎砸了咂嘴:“是该好好打扫一下了。”

  “可不是,你瞧这脏的……巴老头,你的意思是,我来打扫?你这个老家伙。”汪洋甚至怀疑巴郎让他来,并不是要教他什么东西,就是为了来这里打扫卫生的。

  一个小时后,汪洋满头大汗的从地下室里钻了出来,训练室已经焕然一新了。而巴郎也做好了饭。两人吃完饭,再次站到训练室里。

  巴郎已经从一个和蔼可亲的小老头,变成了一个一脸严肃的黑面小老头。汪洋敢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压力。

  “老头,你干嘛一本正经的?你这么严肃干什么!”

  巴郎瞪着他:“汪洋,你的攻击漏洞百出,在散打班的十几个人里面,你是最差的,还是个初学者,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教导你吗?”

  “肯定不是因为你的女儿嫁不出去。”

  啪!巴郎的小棍子敲在了汪洋的头上。

  “你就是这点不太好,我如果指点别的人,他早就高兴地上天了。你端正你的态度,不让你感恩戴德,稍微重视一点好不好,我可是前冠军。”

  汪洋摸了摸头,“尊敬的巴郎师父,我何德何能让你看上眼,我也不清楚,你告诉我吧。”

  啪!

  “臭小子,听好了。你知道想要练好散打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拳头够硬,胳膊够粗,出腿够狠。”

  啪!

  “笨蛋,让我告诉你吧,首先你要有一个热爱散打的心,你的资料我全部都知道,你的高考成绩是五百八十多分,本来可以选择更好地学校和专业,但是你却来了山南大学练散打。其次是你练了一个月的沙袋,没有任何怨言,说明你有一颗坚持的心。你在擂台上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了,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爬起来,说明你有一颗恒心。”

  巴郎作为前散打冠军,丁力的师父,这十几年来都没有教过徒弟。不是他不想教,而是没有好的苗子,散打班每一届的新学员,他都会看一遍资料,然后多观察一段时间,觉得合适了他才会动收徒的心思。

  偶尔也会有一两个人让他动力收徒的心思,比如三年级的彭锦,巴郎就觉得他不错。但是彭锦注定成不了职业的散打选手,因为彭锦一毕业就要去继承家里的产业。

  汪洋总算是明白了,这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巴郎想要教导他,早就对他知根知底了。所以汪洋终于收起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

  “巴郎师父,我汪洋愿意跟着你好好学散打。”

  巴郎翘了翘胡子,“哼,这还差不多。我今天先教你一样,那就是意识。”

  “意识?什么意识,我不明白。”汪洋一头雾水。

  “你不是一直想着上擂台吗?我告诉你,根本不用,你要把打沙袋当成一种战斗,沙袋就是你的敌人,你要想对付一个大活人一样,去对付沙袋,这就叫做敌情意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