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7章 回京逃离

发布:2020-10-18 09:02:16

继位大典的其余事宜都了准备好好,孟慈送回了玉玺,择吉日便也可以直接举办继位大典。登基大典的其余事宜都已经准备好,孟慈带回了玉玺,择日便可以直接举行登基大典。。

三日后,孟慈便赶回了京都,将玉玺交给了太子。而孟怜在回孟氏见过父母之后,便回了药神殿。

登基大典的其余事宜都已经准备好,孟慈带回了玉玺,择日便可以直接举行登基大典。

御书房中,太子姜束礼虽然以入住帝王寝宫,但还是身着原先的太子袍服。

“陛下,孟公子多番相助于您,为您排忧解难,如今又及时寻回玉玺,让登基大典得以及时举行,可谓是再次立下大功啊。”

听到身边谋士的话语,姜时礼的眼底也是一片满意之色。

他转身将手里的玉玺放在案桌上,看了眼一旁静立的白色身影,随后对其余人道,“尔等先退下吧,朕还有要事与孟怜商议。”

“是。”

等到这些谋士都退下后,姜束礼又挥退了身边伺候的人。

孟慈见了,不由微微挑了挑眉梢,“陛下还有事?”

听到孟慈的话语,姜束礼不由轻轻笑了一声,“这几日,他们都改口唤我陛下了。但是今日听你改口,我怎听着这么不舒服呢?”

“哦?那你想我怎么唤?和以前一样叫你名字?”

孟慈听姜束礼这般说,再见这殿里就他们两人,顿时也放松了下来。也没问姜束礼,就直接走到一旁的椅子前坐下。

“也未尝不可。”

姜束礼似乎根本不在意孟慈在自己面前的放肆行为,看着眼前之人脸上的戏谑之色,眼底的笑意反而更深了,“阿慈,我即要登基,你有什么打算?还是用你哥哥的身份继续陪在我身边吗?”

“别了吧,你这都登基了,谁还会和你对着干啊。再说我可不想入朝,我这身份,到时候让人发现,可不得告我一个欺君之罪?”

“我是君,只要我说你没有欺君,他们又何敢告你?”

听到姜束礼保证般的语气,孟慈却是突然没说话。

姜束礼见孟慈垂着眸,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过她不想入朝,他也不会强迫她。

毕竟对于他来说,更想让孟慈以别的方式陪在自己身侧。

“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刚到京都,就把东西给你送来了,还没回家。”

“嗯,先回去见见国公爷和夫人吧。”

孟慈微微点头,然后便起身准备出宫了。

但是在她要离开御书房之际,姜束礼却是又叫住了她,“你若是不想入朝的话,便直接恢复女子身份吧。这三年让你一直女扮男装帮我,也是难为你了。”

“客气什么?你登基,孟氏也随之水涨船高,我可不是能在这京都横着走?”

姜束礼听着孟慈那嬉笑的语气,眼底忍不住闪过一丝宠溺之色,“确实,我总不会让你欺了你。”

“好啦好啦,我先回家见爹娘去了。”

“嗯,去吧。”

看着孟慈的身影渐渐远去,姜束礼便让屋外的侍从重新进了来,然后对自己的贴身内侍道,“吩咐下去,日后孟氏兄妹入宫,无需通禀。”

“是。”

姜束礼的贴身内侍德公公从小侍奉在姜束礼的身边,姜束礼与孟慈从小相识,孟慈后又女扮男装帮助姜束礼这些事,他也是知情者。所以姜束礼此时下达的这个命令,德公公自然也是理解。

虽然对外,孟氏嫡子孟怜乃是陛下身边的得力谋士,可这孟怜乃是孟小姐扮的。如此吩咐,日后孟小姐恢复女子身份,也能随意出入宫廷。

另外,作为这长居深宫中人,德公公也隐约从自家陛下这句话中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孟小姐与自家陛下从小相识,后又女扮男装鼎力相助陛下,陛下难免不会对孟小姐产生额外的感情。

若是如此,孟氏除却从龙之功外,怕是还要再添一笔喜事,成为这新帝眼前的贵宠。

而孟慈离开皇宫之后,却是没有回国公府。她离开京都前刚见过父母,这才没离家几日,她爹娘应该也不是很惦念她。

三年前她刚穿越过来,虽然继承了原身的记忆,但是刚开始对这一些便宜亲人还是很不习惯。

不过经过三年相处,在他们的真心相待下,孟慈也是终于在心底接受了他们,难得在这异世寻到了心安之处,所以她才会代孟氏相助太子。

孟慈没有回国公府,而是追着自己亲哥去药圣殿了。

相比孟氏夫妇,孟慈与孟怜的关系倒是更好一些,大概是因为有共同语言。毕竟一个擅医,一个擅毒,日常在医毒上的交流也颇多。

虽然这三年里孟慈要为太子办事,但也是时常去药圣殿。

孟怜离开得很快,孟慈愣是没追上他,直到到了药圣殿,她才见到自己这兄长。

“我以为你随我回京,会在家里住一段时日,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你还跑这一趟干什么?”

药圣殿中自然是有药圣的,是孟慈孟怜两人的师父。药圣此时正在闭关,所以这殿里只有孟怜与一些侍童。

孟慈刚在孟怜的屋里坐下,她手腕上的小黑蛇便动了动,主动窜出朝孟怜爬去。

孟慈见了,不由轻哼一声,又道,“你这没良心的小蛇,我养了你三年,你还喜欢往我哥身上跑。”

孟怜听到孟慈的抱怨声,眼底有些无奈之色,“它出壳时,先见的第一人是我,自是对我亲昵一些。”

伸手让小黑蛇爬上自己的手背,孟怜才又道,“此次回京,我也只是匆匆看了他们一眼,他们并未见着我。事情还未解决,我迟早还要离开,见得时间久了,反而越舍不得分开,不如不见。”

见孟怜提到这事,孟慈的神色也不由有些凝肃,“师父还没找到解决的办法吗?”

“没有,但是比先前好了一些,清醒的时间久了许多。不然也就不能收到小黑的消息,去江阴助你了。”

“比以前好一些了,就是好事。总会有解决办法。京都那边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

经过这三年的时间,孟怜自然是相信孟慈的能力。只是如今新帝登基,朝中时局一改再改,他还是忍不住提醒孟慈道,“父亲有隐世的心思,但当初碍于先皇后请求,这才相助了太子。如今太子成功登基,你是怎么想的?你若是无心朝堂,那我便无心,孟氏也可趁机退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