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4章 孟怜来了

发布:2020-10-18 09:02:15

“嗯。”“嗯。”。

看见眼前主子阴沉的脸色,闻风犹豫了一会儿,不由问道,“主子,您不是早就知道那位姑娘的身份了吗?为何现在才将人关起来,是不是发现她不对劲儿的地方了?”

姜世瑛听到闻风的一连串问题,却是没有回答的意思,反而是问他,“京都那边有消息没有?”

“还要再等今日。”

“嗯。”

闻风本来以为自己说再等几日,可能又会被自家主子骂一顿办事不利。但是现在看来,自家主子好像并不急着知道那姑娘的身份了。

就在闻风心中各种八卦好奇之际,便听姜世瑛又道,“派人看住了,到时候带回疆北。”

闻风,“???”

我去,主子要把那个疯女人带回疆北?!!

就在闻风各种凌乱之际,便听外头的暗卫来禀告道,“主子,孟怜来了。”

闻风闻言,想到还生死未知的好兄弟,这才微微平复了些自己的情绪,对姜世瑛道,“主子,属下先去安排。”

姜世瑛微微点头,但是并没有让闻风再去拿玉玺的意思,似乎他本来就没打算用玉玺与孟怜交换。

而孟慈那边,被暗卫带着关起来之后,她也就见到了苏寒。但是他们并没有被关在一个房间里,是相邻的两个房间,位于同一个院子。孟慈刚被带进来的时候,恰好在另一个房间的窗口看到了苏寒的身影。

孟慈进了房间没多久,就发现外头便突然少了几股暗卫的气息。

她扫了眼屋内的布局,然后来到了后窗的位置。

虽然后窗也有暗卫守着,但是相比前院少了一些,而且方才又被撤走了一批暗卫。

孟慈将后窗打开了一条小缝,没多久她便听到一阵熟悉的窸窸窣窣声。然后一道细长的黑影瞬间从外头的草丛里窜到了她的手背上。

是一条通身幽黑的幼蛇。

孟慈重新将窗户关上,幼蛇便顺着她的手背爬到了她的手腕上,刚好在她的手腕上环成一圈,有点像个漆黑的手镯。只是这手镯上泛着的幽冷鳞光,令人望而生寒。

但孟慈见了,却是微微勾了勾嘴角,甚至还有些亲昵地摸了摸幼蛇。

她先前在姜世瑛的身边,自然是不可能再以孟怜的身份出现,所以她便让小黑去找了真正的孟怜过来帮忙,也就是她的亲哥。

她以兄长的身份为太子效力多年,而真正的孟怜则是长居药圣殿不出,避世钻研医药之道。

药圣殿位于临安,虽然距离江阴不远,但连夜赶路的话,还是需要一日时间。这也是她让人先来看玉玺真假的原因,便是为了拖延时间。但是她没想到孟怜来的这么快。

而这黑蛊幼蛇,便是她与孟怜之间,最好的联系方式。黑蛊蛇速度奇快,赶到药圣殿通知孟怜,只需短短几个时辰。

扯了扯自己的衣袖,孟慈刚想掩住手上的黑蛊蛇,便感觉屋外又有了动静,看守他们的暗卫似乎又少了一些。

微微眯了眯眸子,孟慈从怀里拿出一瓶丹药,然后给小黑蛇喂了一颗,便又打开了窗户。

“把外面的人都处理了。”

轻轻地道了一句,眼前黑影一闪,孟慈手腕上的小黑蛇便又不见了。

大概一刻钟之后,孟慈便穿着一名暗卫的衣服,把容颜做了一些处理,然后来到了苏寒的房间里。

苏寒自然也是能感觉到外面那些暗卫气息的消失,他第一反应就想到了被关在隔壁的孟慈。所以此时孟慈来找他,他到没有惊讶,迅速地换上了孟慈给他带来的暗卫服,然后让孟慈把他的容貌也做了一些变化。

而姜世瑛那边,闻风等人见到孟怜之后,便直接将人带到了听月屋里。

姜世瑛过了一会儿才到,看到那站在听月床边的白衫男子,他不由微微皱了皱眉。

孟怜站在床边,看了眼床上之人,便知道自家丫头给下了什么毒。

听到动静,他转身看去,不由笑道,“靖安王爷,幸会。”

姜世瑛先前是没见过孟怜的,此时看到他那张清雅绝世的俊颜,当即眉心就皱得更紧了些。

这时候,床上的听月突然猛咳了一声。姜世瑛转眸看去,就见他颈脖上的那些黑线居然已经漫延到了脸上,当即神色一肃,不再多想孟怜给自己那怪异的感觉。

“你先解毒。”

听到姜世瑛命令般的话语,孟怜却是站着没动,“王爷应该知道在下的条件,若是没有玉玺,这毒在下可解不了。”

“先给了玉玺,本王又怎知你会不会诚心解毒?”

孟怜见姜世瑛半步不让,不由轻笑了一声,道,“这样吧,既然王爷想要在下的诚心,在下便先给您的侍卫将毒解一半,如何?然后您将玉玺给了在下,在下再给他解剩下的余毒。”

听到孟怜的话语,姜世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可以,期间你最好别动什么额外的手脚,不然你走不出这个院子。”

“自然,王爷武功高强,在下自然不会故意挑衅。”

朝姜世瑛淡淡一笑,孟怜便从怀里拿出了一块洁白的手帕,覆在了听月的手腕上。

闻风见孟怜开始给听月解毒,便搬了把椅子到孟怜的身边。不过孟怜却是没有坐,还是站在听月的床边。

之后,孟怜又从袖中拿出了银针。先前闻风给他搬的椅子,便拿来放他的银针了。

随着孟怜慢慢施针,听月脸上的黑线也开始缓缓褪去,姜世瑛与闻风的神色这才都缓和了些。

对于姜世瑛的医师来说很棘手的毒,在孟怜眼中,根本不足为道。所以没多久,听月身上的黑线便都退完了,不过听月还是没有醒来。

就在闻风等人的关切注视中,孟怜却是收起了银针,然后转头对姜世瑛道,“还差最后一步,您的侍卫就会醒来。所以现在,王爷是不是该把玉玺拿来了?”

姜世瑛听到孟怜的话语,静静看着他又拿出一块新的手帕擦手,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似乎也没有让人去拿玉玺的意思。

见此,孟怜嘴角的笑意不由微微敛了下来,“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