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7章 胡搅蛮缠

发布:2022-01-12 13:56:31

“父亲,我们赢了!”刚到家门口,采兰就大声嚷嚷着喜讯,老爷子早已听村东头张大娘说,女儿不但获厨尊斗厨资格,还在比赛中赢了柯掌柜。“不会再有两个月,我们必然获厨尊称号,哈哈!”以厨宾名义报名参加厨尊斗厨,除了柯蓝清之外,采薇是第二位,何况她但是做为最年“再有半年,我们必定获得厨尊称号,哈哈!”。

“父亲,我们赢了!”

刚到家门口,采兰就嚷嚷着报喜,老爷子早就听村东头张大娘说,女儿不仅获得厨尊斗厨资格,还在比赛中赢了柯掌柜。

“再有半年,我们必定获得厨尊称号,哈哈!”

以厨宾名义参加厨尊斗厨,除了柯蓝清之外,采薇是第二位,况且她还是作为最年轻的女厨宾,自然比柯掌柜还有话题。

采兰全然没有顾及到身边聂公子的感受,走到身边提醒他,采兰一惊一乍,把聂锦程吓了一跳,随口说出半年后厨尊斗厨全仰仗聂公子了。

聂锦程一脸茫然看着采兰,她突然才意识到自己有点自作主张了,他们之间还有条件没谈妥。采兰故意找了个借口把姐姐跟父亲支开,坦然告知她绝不会食言,只不过要等赢得厨尊斗厨才能兑现。

“聂公子,你觉得呢!”

这小丫头是把他当猴耍呢!想不到年纪轻轻的应采兰,竟然在他面前玩心机,聂锦程之前还是纨绔子弟时,只有他捉弄别人的份,如今寄人篱下,反倒被人家将了一军。

他一时气不过,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如此滑头,不仅利用他取得比赛胜利,还提出苛刻条件让他拿不到钱。怪不得父亲说防人之心不可无,第一次出身社会就被应采兰摆了一道。

不给就罢了,吃一堑长一智。聂锦程一脸黑,起身告辞,又被采兰拦在身前,死活不让他走,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聂锦程有点动怒。

“我要继续留下来怕被别人说闲话,还是早点离开。”

虽有怨言,又不敢当着应采兰的面发作,不得不忍气吞声,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应采兰见聂公子不言语,继续她胡搅蛮缠那一套,这丫头一旦撒起泼来,不像一般人那样不可理喻,反倒是多了几分可爱。

聂锦程一再说要请辞,还有未完心愿,留给他时间不多了,采兰好说歹说,就是堵着门不让他走。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这么一走了之,岂非大丈夫所为。正人君子岂能半途而废!”

“可是你……”

“我怎么了,我又不是正人君子,你难道没听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句至理名言吗?”

锦程被采兰怼到没有一点脾气,又发不出火,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不了深更半夜偷偷溜走,这样僵持下去没完没了,钱还是不要了,免得到时候更下不了台。

聂锦程最后改口说给点时间让他考虑清楚,这才把话痨的应采兰暂时劝退。

正值晌午,聂锦程饥饿难耐,又不敢去厨房找食物,怕就怕被采兰丫头撞见,不过也奇怪,这个时段也没人叫他吃饭,他正准备开门,采兰突然蹦出来,吓他一跳。

她的目的还是想聂公子留下来,说了几句话,聂锦程没有应答,刚转身离开,没等他回过神来,又突然语出惊人,说他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走时又顺带把门锁上,聂锦程愣是一点没发觉。

回到大厅,午饭早已备妥,唯独不见聂公子,采薇起身要去请聂公子一同用餐,被采兰阻止,说聂公子身体欠佳,不想吃饭,等下她亲自去送饭。

“饿不死你!”

采兰心里暗自得意,盘算着饿他一顿就老实了。

吃完饭,采兰端着几个菜,来到聂公子门口,打开锁,温柔的说:

“饿了吧,都怪我太忙了,忘记叫你吃饭,尝尝我做的菜合不合你胃口。”

“你做的菜也能吃?”

虽然他肚子早就在打架,面对美食诱惑,绝不能让小丫头看笑话,冷冷从嘴里挤出几个字,不管她耍什么花样,就是不惯着,半夜溜墙根逃走。

聂公子这态度,采兰以为他还是不愿意留下来,想着以毒攻毒,她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嫌我没给你钱吗?那还不好办,虽然是你帮我们赢了比赛,但是菜都是我姐做的,要给只能给你一半的一半,明天我就去银铺分成两份,拿着你那份赶快滚蛋。”

采兰刚回头没走两步,又折身返回到床前,犀利的眼神看得聂锦程发怵。

“这些菜,你爱吃不吃,不吃就拿出去喂我家小黑!”

采兰这丫头性格泼辣,行事作风外放,跟姐姐温文尔雅比起来大相径庭,都出自一个娘胎,差距咋这么大呢!

聂锦程确认采兰已经离开,这才拿起筷子尝了一口,还算凑合,加上这么久没吃饭,忍不住狼吞虎咽起来。

早就离意已决,望着床上那个包袱。他身无长物,包袱里就两件衣服,唯一有点价值就是那本『食记』,他闲来无事,随意翻看几页,全都是一些做菜的心得,以及具体烹饪方式,还有许多食材的简介。『食记』总分为三部,一本专写烹饪方法,一本介绍食材与搭配,最后就是做菜一些细节跟心得。是父亲费尽半生心血所写,虽然他早就把这些内容烂熟于心,却做不到亲手料理。

跟应采薇配合做菜,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做厨也能获得乐趣,他自视武艺甚高,做厨却没有天分,这本『食记』除了作为念想,在他身边起不了作用。

夜半十分,现在应该没人,他拿起包袱,刚打开门,没想到采兰早就在门口等着,一眼看到聂公子,嗷的一嗓子就哭出来,手里的包袱顺势掉到地上。

这下她又开始卖惨,说是大哥刚去世不久,姐姐又失去味觉,家中除了老父亲,她指望不上,这以后日子了怎么办呀,真是要多惨有多惨,假意的哭真叫人瘆得慌。

一个女孩在他房门口哭,总归不好,聂锦程知道小丫头无心冒犯,并非无理取闹,只不过想让他留下来而已,可他还有要事在身,总归不能等上半年,眼下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聂公子,你就可怜可怜我们一家吧!”

采兰一边抹眼泪,一边看着聂公子表情,看到掉在地上的包袱,立马捡起来,抱在怀里,继续假哭。

“你别哭行吗?”

三更半夜,采兰此举确实有点让他尴尬。

“姑娘,你想怎样才肯放我离去?”

“教我姐做几道好菜,确保可以获得厨尊斗厨终赛,这样我们就能去县城做掌勺,勉强可以养家糊口,你看如何?”

看着聂公子一脸犹豫,她立马又假装哭得伤心,聂锦程没办法,只好应答下来。

“好!只要你别哭,什么都可以商量!”

“这就对啦!谢啦!”

采兰破涕为笑,把包袱恭恭敬敬放在聂公子面前,面如桃花,只留他一个人在房间里凌乱。这小丫头生性率直,颇有几分可爱。

采兰丫头就是要胡搅蛮缠,除了斗厨这个目的外,还想把他的心意逼出来,不知道他是否心里有姐姐,除非亲口说出来,否则她会一直纠缠下去。

单独带姐姐去采香料,天露松,还有他背上的伤口,不是无缘无故来的。

她之前跟姐姐提起过聂公子因何受伤,姐姐支支吾吾答不上来,但是结果都写在她脸上,完全是有意为之,或者觉得不忍心看到她受伤。

采兰本意没想过要强留他下来,只是看出来姐姐对这位聂公子有意,有心让他们多多接触,男未婚,女未嫁,培养感情总归是好的。

自打姐姐成年,有不少同村男子上门提亲,从未见她表露过爱意,如今聂公子出现,让姐姐芳心暗许,这或许就是缘分,上天的好意怎么能辜负,就算这种方式有点泼皮无赖的意思,也顾不得那么多。

第二日一早,采兰借着去县城把黄金换成银子的因头,带着父亲一起出门,留下姐姐跟聂公子在家,嘱咐他们照看后院的菜园子,普通人家没有收入来源,只能种些蔬菜过活。

应煋在世时,在后院翻出一小块薄地,种上一些时蔬,一家人日子勉强过得去,自打他去世后,两位妹妹不得不亲自照看菜园。

采薇身体单薄,聂锦程看着她提着桶摇摇欲坠的样子,走上前去帮她浇水,除草,接下来又把水缸加满,还把篱笆固定一遍,像极了那种男耕女织的场景,采薇在一边情深望着聂公子,爱意洋溢于全身。

“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采薇倒上一杯茶,递上毛巾让他擦汗。

“我给你那些菜单,你尽早多练练手,到一定程度就算……也可以做出原汁原味的菜。”

聂锦程说话很隐晦,并不提及失味之症,也再一次表达了要离开的意愿。采薇没有回应,只是起身拿起瓢,给菜地浇水,侧身背对聂公子,看不清她脸上是何表情。

其实转身那一瞬间,她眼泪滑落,但又要装作笑脸相迎,一朝残花终落尽,莫使君上笑颜愁。潇洒放手,忘记一朝眷恋,何必伤人自伤。

“谢谢!”

采薇一回身,满脸笑容,还强忍着悲心愿他一路顺风。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