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章 这是个意外

发布:2022-01-12 13:56:29

“骗子!滚!!!”聂恒远被两个酒楼伙计架着扔出大门。这是他第十次被扔出,四处流浪来此本想找个生计,怎奈平常好日子太过滋养,一时之间难以不适应这种体力活,惟独对烧菜有半分深入了解,但掌柜见他切菜水平如乱刀劈柴,立刻将他扫地出门。靖安县待不一直这样了,没办法继这是他第十次被扔出来,流浪到此本想找个生计,奈何平时好日子太过滋润,一时间无法适应这种体力活,唯独对做菜有半分了解,但掌柜见他切菜水平如乱刀劈柴,立马将他扫地出门。。

“骗子!滚!!!”

聂锦程被两个酒楼伙计架着扔出大门。

这是他第十次被扔出来,流浪到此本想找个生计,奈何平时好日子太过滋润,一时间无法适应这种体力活,唯独对做菜有半分了解,但掌柜见他切菜水平如乱刀劈柴,立马将他扫地出门。

靖安县待不下去了,只能继续流浪,最后稀里糊涂来到凌云县月亮湾村。

月亮湾村地理位置优越,风景迷人,从高处俯瞰,地势如弯月一般,右边倚靠崇山峻岭,跟南边竹海遥相呼应。左边被一道狭长河湾截流,月亮湾以此得名,正好与县城隔溪相望。

月亮湾土地肥沃,盛产上好菌类食材,在全国颇具盛名,部分食材还属于皇家钦定,烹饪在当地也是一绝,京城不少名厨皆出自于此。

月亮湾村民喜好庖厨,一言不合就拼厨艺,以斗厨化解矛盾屡见不鲜,因此这里也被人们冠以斗厨之乡的美称。

到月亮湾的第二天,聂锦程躺在山坡上,翘着二郎腿,一脸茫然,嘴里叼着狗尾巴草,望着夜空中上弦月发呆。

曾经日子多惬意啊!爷爷父亲都是御厨,深受皇上宠爱。如今沦落到四处流浪,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遥想三个月前,家族遭到无端陷害,被判流放边塞,全家人努力帮他掩盖诈死真相,助他逃出生天,盼着有一天能替家人沉冤得雪。

父亲聂恩厨艺精湛,传到他这一辈就开始没落,随身行囊中除了一本『食记』外,身无长物。更可笑的是,作为御厨后人的他,连菜都不会切,简直丢尽祖上颜面。

不过这小子也不是一无是处,对于菜品品评还是颇有造诣,在食材方面见多识广,对食材搭配理解也比较深刻。即便如此,也是纸上谈兵罢了,真要让他实打实上去做一顿菜,比上断头台还难。

“什么怪味?”

一股轻微刺鼻的酸味让聂锦程反胃。早就听说月亮湾遍地是厨者,不曾想还有人会做出此等劣质菜,他仅用鼻子闻了闻,就知道这是一道【鲜菌烩鲈鱼】,烹饪者完全忽略了鲈鱼本身的特点,做出来的菜就是这个味。

原本肚子饿,闻到这个味,他瞬间就觉得饱了,手中采摘的野果也不香了。

光在这里吃野果也不是办法,去村里找点活干解决生计,可他除了品评菜品跟辨认食材啥也不会,想靠体力赚钱又吃不了那个苦。

今天市集上好不热闹,市里乡绅在此举办斗厨,选出最优秀的厨师掌勺周员外孙子满月酒,不仅可以拿到10两黄金,不仅可以获得厨宾称号,还能晋级厨宾斗厨。

朝廷将厨者分为五个等级:五等称为厨者,四等称为厨宾,三等称为厨尊,二等称为厨神,一等称为厨圣,成为厨圣之人有机会参加全国性斗厨大赛,优胜者可以获得朝廷颁发御赐牌匾,成为御厨。

若是能获得10两黄金,至少很长一段时间生活不愁,但他做厨水平不敢恭维。再说一个连菜都不会切之人,根本没资格参加斗厨,聂锦程看着擂台上闪闪发光的黄金,长叹一声。

好几个厨灶忙得不可开交,聂锦程想着给人帮忙打下手,赚几个铜板填饱肚子也好。可刚开口就被别人给轰出来,嫌他衣服上那股酸臭味影响菜的味道,进了好几家帆布隔离起来的后厨,无一例外,都被人家拒之千里。

本次斗厨,凌云县周边村落也有人参加,应家人也参与其中。

应家向来痴迷于厨艺,立志于斩获厨圣称号,但三个月前初选过关后,被月亮湾村村民寄以厚望的应家长子应煋突然暴毙,应家只留下一对姐妹,应采薇,应采兰。

应采薇年方19,颇有做厨天赋,因悲悯兄长离世,加之一场大病后失去嗅觉、味觉,妹妹应采兰厨艺差强人意,所以应家想获得厨圣称号难于上青天。

聂锦程一直徘徊于斗厨现场,发现昨晚的酸味又出现了,原来是代替姐姐参赛的应采兰在练手,但【鲜菌烩鲈鱼】还是那个味道,这种菜怎么能上席面,更别说晋级终选比赛。

不管应采兰如何补救,就是无法祛除那股酸味,小丫头向来性子急躁,几次下来气得将锅铲丢到一边,噘嘴皱眉。

其实菜色本身很好看,光凭外观完全可以晋级,不过味道却是最大难题。

聂锦程问了好几家是否需要人手,都被赶出来,一位小厮听得不耐烦,用力一推,恰好把他推到应家后厨,他一个踉跄没站稳,把灶台上刚做完的菜打翻,酸味开始弥漫开来。

正在发愁的采兰火冒三丈,要聂锦程负责,但转念一想,这道菜就算端上去也只是让别人看笑话,想到必定辜负兄长姐姐一番期望,不由得蹲在地上大哭。

聂锦程以为是自己打翻菜品惹得小姑娘不开心,便蹲下来安慰她,嘴里说着就算这道菜没有被破坏也是败笔……还没说完,采兰嗖一下站起来,指着聂锦程鼻子数落:

“要你说啊!快点滚开,别逼本姑娘动手!”

“我有办法除掉酸味,但要先告诉我你是如何处理鲈鱼的?”

即便菜品再差,毕竟打翻别人劳动成果,补救也是理所应当。

采兰半信半疑看着眼前这位身形瘦削的年轻人,既然已经注定失败,索性就看他出什么幺蛾子。采兰把整个烹制过程尽然告知,从杀鱼开始每个细节都详细说了一遍。

最后,聂锦程找到问题根源,原因就在于烹制鲈鱼时少了一道工序,须先用料酒将去鳞的鲈鱼涂抹均匀后,用微火焖些许时间就可以除去鱼腥味,还能保留其本身营养不会流失,这样在烹制时既能锁住鲜味,又不会被其它菜品窜味,普通的处理方法可达不到这种效果,即便没有酸味,肉质也不够细腻。加之某些食材相生相克,搭配不当就会破坏食材本身。

“原来你是个行家呀!”

“行家不敢当,我也没别的本事。抓紧时间按我说的去做吧,现在动手还来得及。”

聂锦程当然也有其它打算,若是帮小姑娘赢得比赛,说不定可以跟她平分黄金,反正也没别人愿意搭理他。

打定主意后,他站在一边,全程指导采兰如何处理食材,这种处理方式别出心裁,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听上去好有道理的样子,见眼前这位公子一本正经,采兰也跟着照做。

【鲜菌烩鲈鱼】刚出锅,一阵浓郁扑鼻而来,香味不断冲击着人的味蕾,让人忍不住想要大快朵颐,采兰端着这盘菜去到评判席,果不其然,凭借聂锦程的神来之笔进入到终赛。

“喂,我成功了!”

采兰大声嚷嚷着回到后厨,刚掀开帘子,发现聂锦程正在狼吞虎咽咬一根胡萝卜。见到应小姐后,赶忙把没吃完那半截藏到身后。

“多亏有你,要不你跟我回家,再教我一点厨艺,待我拿到厨宾称号,10两黄金你我平分如何?”

采兰说出他心中所想,反正现在也无处可去,去那里至少一日三餐有着落,若是赢了比赛还可以拿到5两黄金,何乐而不为。

聂锦程其实也没多大本事,只不过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做菜的技巧以及处理食材他从小看到大,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唯一的缺陷就是从来没有亲手下厨而已。

“不知公子贵姓?”

回家路上,采兰饶有兴致跟聂锦程搭讪,他记得父亲教诲,如今世道险恶,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他是聂家唯一希望,任何时候都要留个心眼。因此他告知采兰自己叫聂兴,来月亮湾寻亲。

“聂公子!”

应家是普通农家小院,以篱笆扎起围栏立于石墙之外,简单温馨,小院背靠后山竹海,仿佛置于仙境之中,当袅袅炊烟升起时,更有几分朴拙韵味。

“你先沐浴更衣,我去寻父亲与姐姐。”

安顿好聂锦程后,采兰去到镇上,接陪父亲一同抓药的姐姐回家。

路上,她把参赛结果告知父亲姐姐,幸亏高人指点,应老爷听闻后,喜笑颜开,迫不及待想见见这位贵客。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换装后的聂锦程让人眼前一亮,帅气的外形,英气逼人,跟刚见到时大相庭径,采兰都不敢相信这是之前那位乞丐公子,傻傻望着,一副花痴脸表露无遗。

采兰跟父亲姐姐介绍,这位就是聂公子。

“大恩不言谢,多亏聂公子出手相助,才让小女一举拔得头筹。”

“应老爷言重了,小生不才,侥幸罢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