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追灵》第六章 寻尸

发布:2020-09-16 22:55:09

李晨青草小说名字叫作《追灵》,提供更多李晨青草小说目录,李晨青草小说全集目录。追灵小说李晨青草节选:李晨匆忙而又疲倦的声音,“你快点儿,我现在的正司机开车向你家那边去,二十分钟到,二十分钟内给我打起精神,站在你家的胡同外等我。”…

李晨青草小说名字叫做《追灵》,这里提供李晨青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追灵小说精选:给叶贝贝留下了一张护身符,楚奇就告别了她们。虽说美女的安全很重要,但是一天一夜没有睡觉的他实在没有力气去照看美女了,更何况现在叶贝贝的情况还比较稳定,白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又有周彤照顾,他很放心,所以就回到家里,衣服胡乱地一扒,重重地躺在床上,拉过被子蒙头大睡。他真是太累了,倒在床上马上就进入了梦乡,迷迷糊糊地做着美梦。不知道睡了多久,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尽管声音不大,他还是醒了。刚刚在梦里他隐隐约约就听到了铃声…

给叶贝贝留下了一张护身符,楚奇就告别了她们。虽说美女的安全很重要,但是一天一夜没有睡觉的他实在没有力气去照看美女了,更何况现在叶贝贝的情况还比较稳定,白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又有周彤照顾,他很放心,所以就回到家里,衣服胡乱地一扒,重重地躺在床上,拉过被子蒙头大睡。

他真是太累了,倒在床上马上就进入了梦乡,迷迷糊糊地做着美梦。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尽管声音不大,他还是醒了。刚刚在梦里他隐隐约约就听到了铃声,只是没在意。不过这是铃声的第N次响起了,他真的受不了了,抓起枕头旁边的手机,看都没看,直接接通。

“喂,哪位,我正在睡觉,有什么事等我睡醒了……”

“楚奇,马上出来,咱们去森山,我要去找我同事,你过来帮忙。”手机的另一头响起李晨仓促而又疲惫的声音,“你快点,我现在正开车向你家那边去,十分钟到,十分钟内给我打起精神,站在你家的胡同外等我。”

一听是李晨的声音,楚奇的心就是一阵抽搐,被这个家伙盯上,就不会有好事。这不,麻烦来了。不过他还想为自己疲惫的身体据理力争一下:“大哥,我跟你不一样啊,你是人民警察,一天一宿不睡觉是家常便饭。我只是个普通人啊,再说我也不是你的线人,没有义务做到随叫随到吧。小弟我求求你,饶我一回,让我好好睡一觉怎么样?”

“少废话,速度,再磨磨唧唧看我不揍扁你。”李晨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好,楚奇深有体会,他总是用武力来威胁他。

“警察无缘无故打人是知法犯法!”楚奇还是不死心,不过他悄悄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他睡了五个小时,这时候出去无论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还能接受。为了避免挨一顿拳脚,他开始起床穿衣服了。

“我就知法犯法了,怎么着吧。”李晨奸笑。

“受不了你,我跟你去还不行吗?”楚奇无奈,长吁短叹。

森山,位于这座城市的东面三十里处,山上满是松树,打远处一看,山上郁郁葱葱,但那不是醒人眼目的鲜绿色,而是给人一种压抑感的墨绿色。从颜色上来看,这座山就足够让人心慌了。再加上森山周边长久流传的关于森山的恐怖故事,更加令人对其产生心慌慌的感觉。就是森山下的小村子里的人,也不敢轻易地上山,他们认为那是禁忌之地,上去了就永远下不来了。

山的北面有一条通往山顶最好走的小路,现在楚奇与李晨就站在北面的山脚下。

楚奇刚到这里,迎面就扑来股股阴气,他感知得到,后背阵阵发凉。

李晨也抬头看了看,满眼的松树上面是乌云密布的天空。昨晚的大雨早上就停了,不过天气还是没有转晴,刮着细微又刺骨的北风。北风穿过松林,发出“沙沙”的响声。

“在这种天气下上山……”楚奇瞥了瞥嘴,“说不上是大忌,但也让我感到恐慌。这和晚上上山没什么区别,而且还是上这么恐怖的山。”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李晨瞪了他一眼,“你不是能感知吗,赶快感知一下,我的同事在哪?今天早上我可是向局长打了包票,如果找不到同事,就主动辞职。”

“我靠,不是吧,发誓也没有这么狠的啊。”楚奇怪异地看着他。

李晨也是无奈,他放跑了医科大那边凶杀案的凶手,局长特别愤怒,气的嗷嗷乱叫,把他劈头盖脸地臭骂了一顿。又借题发挥昨天失踪一名警察的事,继续狠狠地批评他。他也是一肚子的气,当着局长的面打包票,今天下午一定找到同事,无论生死,一定把同事带回来,否则他就辞职不干了。没等局长作出反应,他就走出了局长办公室,开车去找楚奇帮忙。

“总之,你帮我找到我同事,我给你买一条好烟,怎么样?”李晨更改了策略方针,开始利诱楚奇。

“烟?”楚奇眼睛一亮,他是出了名的大烟鬼,一提到烟就像好久没吸毒的人又看见毒品一样。

“嗯,烟肯定是好烟,只要你帮忙。”李晨点头,肯定地说道。

“没问题啊!”本来发蔫的楚奇立刻来了精神,从口袋中拿出昨晚被撕成条的手帕,在手中紧紧握住,另一只手掐住印诀,“追灵印,引!”

在他喝出印诀之后,身在一旁的李晨只感觉本来向山上吹去的北风忽然向下扑来,而且要比吹上去的北风更加犀利,更加冰冷。这股山上下来的风冲击着他的身体,纵然他穿的很厚,却还是感觉得到风在顺着衣服的缝隙里往身体里钻,到了皮肤表层甚至又努力钻进了毛孔里。

这种说不出来的冰冷,可与冬天那种冰冷大不相同。冬天的那种冷只会让人全身颤抖,心中只是抱怨而已。而这种风的冷,不但让人颤抖不停,似乎心也跟着打战栗,心头还会冒起没来由的恐慌。

扑面的阴气刮来,楚奇心中为之一颤,暗说这森山的阴气太重了,完全超乎他的想象。站在山下的感觉真是比站在远处所感觉到更加真切,心中所产生的反应更加的强烈!

时间不大,从山上传来了与手帕上一摸一样的阴冷气息,这股气息的源头他也感觉到了。他的心里长吁一下。山上的阴气太重,而且繁多复杂,这么快就找到了相同的气息实在是运气。

见楚奇松开了印诀,李晨连忙问:“怎么样,有结果了?”

“嗯,在山上的一个小凹沟里,距离咱们这不远。”楚奇点了点头。

“前面带路地干活。”李晨大手一挥,一副日本侵略者小军官的架势。

“靠,鄙视汉奸。”楚奇骂了一声,不待他反应过来,连忙顺着小路往山上走。

“你才汉奸呢……”李晨想狠狠地回骂一番,发现楚奇几大步走出去,把他拉开了一段距离,生怕这小子跑了,急忙住嘴,跟了上去。

因为楚奇散了追灵诀的关系,山风开始变得正常,继续由山下向山上刮动。松树的枝头被风吹得左右摇摆,似乎是在欢迎这两位大胆的冒险行为。

走了不到十分钟,楚奇忽然改变了行军的方向,放弃了比较平坦的小路,而是转身钻进了浓密的松林之中。

“怎么回事,有好路怎么不走?”李晨不解。

“走小路的话,永远也找不到你的同事。”楚奇头也不回,“你同事所在的地方很隐蔽,难怪你们找不到。”

“我们昨天几乎把这座山都翻得底朝上了。”李晨说。

又走了足足二十分钟,这二十分钟两个人走的路特别坎坷,经常会踩到活动的石头,或者是光滑的青草上。要不是他们都加了十二分的小心,只怕早就滚到山下去了。

终于,楚奇停下了脚步,向前努了努嘴:“喏,就在那里咯。”

李晨从后面走了过来,扫视了一下前方,不满道:“小子,你耍我呢,前面分明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哪有我的同事啊?”

楚奇没说话,而是在一旁找来一根比较长的松树枝,在前面用力地拨动着倒在地上的青草。

他这么一拨,李晨方才看清楚。

原来这里正是一个小凹沟,被这么多倒下的青草掩盖住,任谁也不会发现这么隐蔽的地方。要是有人走在这里,肯定会失足掉下去。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多深,但是在这种阴森的情况下失足,普通人肯定会被吓得不轻,甚至晕死过去。

楚奇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一丁点的青草拨开,李晨也终于看清了里面的情况。

这凹沟不是很长,但也能容纳下三个人。里面积满了昨晚下的雨水,混混的,水上还飘着几绺青草。

当然了,他也看到了他的同事,上半身露在水上。其表情狰狞,脸色苍白扭曲,并且已经浮肿,那当然是被凹沟上面的青草渗下的雨水泡的。双目努力地向外突出,瞳孔涣散,眼球里布满了暗紫色的血丝。微微张着嘴,嘴里有少许的泥土和青草。

单从表面上判断,他的同事不小心掉进了这个暗沟里,心中紧张,想要爬上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爬不上来,所以更加恐慌。张嘴想要叫喊,可是青草很奇怪地钻进了他的嘴里,让他发不出声音。所以,他的同事就在挣扎与恐慌中,被口中的青草憋死在了这里。

看着同事死亡的模样,又想到他当时绝望的心情,李晨心头阵阵悸动,眼圈有些发红。

“我就说,他是被山上恐怖的东西缠上了,所以才会惨死在这里。”楚奇看着那张几乎变了形的脸,感觉胃有点抽筋,似乎要吐。好在他从早上到现在什么还没有吃,胃中空空如也,这才没有丢人现眼吐出来。

“那你知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能不能把那东西弄死给我同事报仇?”李晨咬牙切齿,看样子恨得不行。

“也许把他害死的东西本来就是死的呢,既然是死物,我还怎么把死物再弄死?”楚奇耸了耸肩,表示自己爱莫能助,“现在还是把你同事弄出来吧,他在这里都呆上十二个多小时了,在不不把他弄出来,他可就真的要变成厉鬼找咱们算帐了。”

“好吧。”李晨掏出两副防水手套,递给楚奇一副,他戴上一副,“咱们同时用力,把他拉上来。”

“我……我胆小,害怕碰到尸体……”楚奇拿着手套,可怜兮兮地说。

“一条烟,你要是再磨唧,一条烟没有了,你之前的努力也就白费了。”李晨奸诈地说。

“服了你!”楚奇委屈地戴上手套,伸出双手,抓住了暗沟里死尸的一个肩膀。

李晨做了一个深呼吸,也伸出双手,拽住了死尸的另一个肩膀。

“一、二,拽!”他刚喊完,双手就开始用力。

楚奇脚踩着青草地,身子用力向后使劲,紧闭双眼,牙关紧咬,齿缝中还发出“咦呀”的声音,似乎在给自己鼓劲。

“使劲啊,你早上没吃饭啊!”李晨感觉尸体根本就没有动,他用足了力气也拉动不了,认为是楚奇偷懒。

“这你可说对了!”楚奇已经倾斜快45度了,“我早上还真是没吃饭,不过我现在把吃奶的劲都是出来了,他不动,我有什么办法?”

“邪门!在加把劲!”李晨不信邪,手上用力,使劲向后拖。

尸体除了上半身随着他们两个人的拖拽来回摇动,下半身泡在水里,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似乎躺在那里很舒服,不愿意被拖出来一样。

“靠!”楚奇见还是没有反应,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正想再加力的时候,向后小迈一步的脚正踩在还没有干爽的青草上,脚下一滑,他整个人向后倒去,“呱唧”一声仰摔在了草地上。这还不算完,就在他想要爬起来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身子忽然下滑,就像滑滑梯一样,哧溜一下,他滑进了那暗沟之中。

“楚奇,小心!”李晨大惊失色,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他。

可是他滑得太快了,眨眼之间就进了暗沟里。

李晨的心随之咯噔一下,心说同事是找到了,可尸体还没弄上来,楚奇又搭了进去,这根本就是得不偿失啊。如果楚奇有个意外,那他这辈子心里都会不安。

很意外,并没有像美国大片里那样,人进了浑水中就消失得无影无终。恰恰相反,楚奇滑进了暗沟里,却站在了那里,水只没过他的膝盖,看来水浅得很。

“吓死我了。”站在暗沟里的楚奇拍了拍胸脯,“我还以为我死定了呢,没想到这么命大,这阴沟不是很深啊。”

看到他没事,李晨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回了原位:“也把我吓够呛。”

“你也会担心我?”楚奇吃惊地问。

“我担心你死了我就得背两具死尸下山,那样我会累死的。”李晨毫不留情地说。

楚奇向他伸出中指,默默无语。

“正好,你在下面,看看我同事的下半身是不是让什么东西给卡住了,怎么咱们那么用力都拉不上来呢。”李晨又开始下了命令。

“这种活你都能想到让我去干!”楚奇不满地弯下腰,双手伸进水里,摸来摸去。

李晨借这个机会蹲下来,摸出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抽出一根,点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个烟圈来。

楚奇顺着死尸的双腿摸了下去,到了脚踝处的时候,他的指尖碰到了软软的东西,虽然隔着手套,他还是感觉到,那似乎是肉体的一类。再摸,当他顺着那软软的东西继续摸时,只感觉全身都麻住了,僵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也睁得极大,眼角都快被**了。

“怎么了?”李晨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不妙,起身问道。

楚奇机器人一般地慢慢扭转脑袋,看着李晨,嘴唇微颤:“我……我他妈的……摸到了一只手!”

“什么?”李晨听了,差点没蹦起来,“一只手?怎么可能?”

“就是一只手!”楚奇道,“而且,还紧紧抓着你同事的脚踝!”

“啊?”李晨也僵在那里,此刻,他感到浑身冰凉。

“这里还有一具尸体!”楚奇又慢慢地摸,终于发现,那只手的主人,全身都泡在水里。

“这……这事情……可真是大条了!”李晨来回走动,“怎么还会有一具尸体?这他奶奶的是什么事啊,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让我赶上了!”

“咱们……接下来怎么办?”楚奇问。

“还能怎么办,先把我同拉弄上来,再把那具尸体弄上来。”李晨郁闷不已。

“看来,你同事是被这具尸体抓住了脚踝,挣脱不开,这才在这暗沟里惊恐地挣扎,要不这么浅的暗沟,他怎么会爬不上来?”楚奇分析道,“咱们拉不上去你的同事,根本就是下面这具尸体在作怪,它拉着你同事的脚踝,力气又比咱们大,咱们当然用多大的力气也拉不上来你的同事了。”

“先把下面那具尸体的手掰开。”李晨脸色很差,跟天上的乌云的颜色差不多。

“唉,还得干体力活啊。”楚奇抱怨一声,又摸回到抓着李晨同事脚踝的手,用力地掰。

很出人意料,没用多大的力气,楚奇就把那只手掰开了。随即,他心中也是了然。这具死尸抓住那个警察不是松手,只是想引起外界对这里的注意,借着机会让本身的尸体也浮出水面。要不然,下面的那具尸体,还不知道要在这个阴沟里躺多久呢。

这回就简单了,李晨一个人在上面,很轻松地将他的同事的尸体拽了上去。

楚奇接着摸,摸到水里的那具尸体的双肩,他用力一拉,尸体就动了。他感到很轻松,一点点向后用力,在李晨的帮助下,很容易地将那具尸体拽出了水面。

当尸体被拉上来的时候,楚奇好奇地去看那尸体的脸,一看到那张脸,他只觉脑袋像是被人用钝器重重砸了一下,脑中一片空白。

李晨也仔细打量那具尸体,见其头发又湿又乱,身上的衣服极少,似乎只有贴身的破烂内衣。衣物不能遮挡的地方不是浮肿的皮肤,而是腐烂的黑肉,还有森森的白骨。唯一保存完好的,应该算是尸体的左半张脸,既没有腐烂也没有浮肿,半张脸洁白无瑕,眉毛略粗,丹凤眼,蒜头鼻,左嘴角微微向下耷拉着。通过半张脸就可以看出,这是具女尸,而且生前还很漂亮。

唯一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是,这具女尸,没有右半张的脸。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