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秦王遗诏(一)

发布:2020-09-16 20:07:49

个动怒的恶鬼正口喷洪水,将一片坍塌的宫殿吞没其中;第四幅壁画则是一群人在群山中逃荒,而一批盔甲军正围杀他们。  不知道是没画完但是其他什么原因,壁画来此戛然而止,只留下的无数的谜题任刀金三人猜想。  刀金这时才明白了,与之后用颜料涂在的壁画不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一幅壁画显现出来,那是一幅非常奇怪的画面:天空中一团天火降下,下面是绵绵群山;第二幅壁画则是一个穿着艳丽傣族服装的王受人朝拜,在他身后是一团燃烧的火焰,模样与第一幅壁画中的天火极为相似;第三幅壁画却是一幅灾难图像,画面上一个发怒的恶鬼正口喷洪水,将一片倒塌的宫殿淹没其中;第四幅壁画则是一群人在群山中逃难,而一批盔甲军正在追杀他们。。

  刀金顺着小刘等人指向半空的手望去,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那黑暗的洞壁上竟然隐隐绰绰地出现了一些闪烁的亮点,再看仔细些,那些亮点似乎是一幅幅壁画。

  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一幅壁画显现出来,那是一幅非常奇怪的画面:天空中一团天火降下,下面是绵绵群山;第二幅壁画则是一个穿着艳丽傣族服装的王受人朝拜,在他身后是一团燃烧的火焰,模样与第一幅壁画中的天火极为相似;第三幅壁画却是一幅灾难图像,画面上一个发怒的恶鬼正口喷洪水,将一片倒塌的宫殿淹没其中;第四幅壁画则是一群人在群山中逃难,而一批盔甲军正在追杀他们。

  不知是没画完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壁画到此戛然而止,只留下无数的谜题任刀金等人猜测。

  刀金这时才明白,与之前用颜料涂抹的壁画不同,原来这些壁画是用特殊的反光材料画在这洞壁上的,如非他们意外地关闭了冷光灯,这些壁画可能他们永远也不会看到。

  这时,氧气瓶传来了“嘀嘀”的报警声,刀金等人不敢再停留,这才恋恋不舍地返回地面。

  当刀金四人顺着盗洞返回地面时,早已等候在盗洞口的杨老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有什么重大的发现?”

  刀金指指不远处的帐篷,示意他到办公室里再说。

  看着电脑上一幅幅珍贵的文物图片,杨老几次激动得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小刀,根据这些文物你能给这座古墓做出怎样的定性?”

  刀金摇了摇头,道:“杨老,别着急。根据我现在掌握的情况来判断,这并不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古墓!”

  杨老惊得张大了嘴巴,兴奋的神情凝固在脸上:“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刀金起身扶着杨老坐下,道:“虽然我判断这不是一座古墓,但我敢肯定这一定与历史上记载的花腰傣皇族有关。”他指着屏幕上那组花腰傣女子的画面道,“杨老,你能认出这名女子吗?”

  杨老戴着老花镜凑近屏幕看了半晌,摇了摇头,看着刀金很认真的样子,于是道:“有点面熟,但真不认识。”

  刀金对在场的所有人道:“你们记不记得几天前那场雷暴雨发生时我们看到的那场幻境?这名女子就是那个被称作公主的傣族女子!”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刀金,想是不是他看错了。

  “我绝对没有看错。因为那晚只有我和她正面触碰过,所以我记得非常清楚!”刀金肯定地道,“所以现在我可以这样推测,历史上记载的古滇国花腰傣皇族曾经被外族灭国,而这名傣族公主被他的族人保护着逃到了这里,最终的可能是她也没能逃脱被外族仇人杀害的命运,而她死后她的族人把她葬在了这个意外发现的天然洞穴里,由于当时受财力的限制,里面并没有太多的陪葬品,更没有文字记载的古籍,这也是我们之所以在洞里发现有大量武器存在的原因。”

  “那如此说来,找不到相关的资料和证据,花腰傣皇族的历史身份也再次成为悬案了?”省文物局的何副局长插话道。

  刀金摆摆手,道:“何副局长,恰恰相反,这个洞穴里不仅藏有能解开古滇国花腰傣皇族历史身份的线索,说不定还藏有能解开古滇国灭国的真正原因!”

  杨老一时间糊涂了:“小刀,你绕来绕去的到底想要说明什么?”

  刀金将那枚从死尸旁取到的玉玺拿了出来,道:“何副局长,你看一下这枚玉玺,上面的文字是不是先秦时期的篆书?”

  何副局长接过那枚玉玺取出放大镜认真地看了又看,点头道:“从篆刻风格来看,应该是先秦时期的篆书没错!只是……这枚玉玺究竟有什么用?以我对古滇国所有的民族文化史的研究来看,我从未在哪本古籍里发现过关于这枚玉玺的记载!”

  “‘天赐福宝,永镇南邦’,如果仅从字面意义上理解,不难得出这是汉民族对古滇国先民统治权的肯定,但‘大秦帝国御制’却把古滇国对西南一带的统治地位扩展了上千年,甚至比江川李家山的牛虎青铜文明还要早了数百年,这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呢?”刀金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杨老恍然大悟道:“小刀,你的意思是说这条线索不但指向了古滇国花腰傣皇族的历史,同时也将二千多年前的汉文明联系起来?”

  刀金点了点头,道:“杨老,你们还记得我在对这座山体进行扫描时发现山体内部有一个扫描仪不能穿透的物体吧,我们已经在洞穴里发现了这个物体,它就在洞穴底部的一个平台上,这枚玉玺就在那里找到的。”

  “对。”小刘接过话头道,“而且那里竟然有一具千年不腐的尸体!”

  杨老惊讶地“哦”了一声,问:“那具尸体是……”

  “那不是傣族公主的尸体,而是一具男尸,至于他的尸身为什么历经千年而不腐,我想还需要其他专家前来研究,这里我们暂且不去讨论它。”刀金道,“我想,这个神秘的物体被放置在这里绝不会是偶然的,这一定与古滇国花腰傣皇族有着密切的联系。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个洞穴里并没有找到公主的尸体,所以,我们还要再一次对洞穴进行探索,以确证这个物体到底什么。”

  杨老想了想,问道:“小刀,这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应该不会。”刀金对杨老的关切感到一阵暖意,“我想既然有人能把它放在这里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再下洞?”

  刀金看了看外面晴朗的天际,道:“以免夜长梦多,我想明天就下洞。”

  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多钟,刀金才将所有的文物归类整理完成,余下的就是文物局同志的事情了,而刀金脑海中思考的问题全是那个神秘的物体,它究竟从何而来?又被什么人以什么方式放置在这里?而那个在雷暴雨之夜出现的公主究竟有没有死?她的尸体又被族人埋在哪里?

  浑浑噩噩间,刀金似乎又来到了那个类似于石棺的长形石块前,石块散发出淡淡的清辉,他突然看见一个全身盛装的美丽傣家女子正躺在那块石板上,她肤如凝脂,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仿佛正在熟睡一般。那是一张美得让刀金心悸的脸蛋,他情不自禁地向那张脸凑近,嗅着她身体上散发出的体香,刀金竟然有了想亲吻她的冲动,就在这时,女子猛然睁开了眼睛,一对美目充满怒气地盯着他,刀金吓得惊醒过来。

  刀金坐起身,外面已经人声嘈杂了。刀金起身走出帐篷,不知道什么时候山外又来了一队人马。大包小包的器材正从马背上卸下来。

  刀金正想找人问问究竟怎么回事,杨老走了过来:“小刀,昨晚睡得好吗?”

  刀金笑了笑,问道:“杨老,外面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正想来告诉你呢。”杨老兴奋地道,“这些是从国家文物局紧急调来的同志。昨天何副局长将那枚玉玺印章的图片发回了省文物局找专家组鉴定,没想到此事很快惊动了国家文物局,国家文物局的一个专家好像对这枚印章十分感兴趣,昨天从BJ乘专机就飞到了昆明,然后一夜没睡赶到了这里。小刀,这说明我们此次的考古发现非常重要,我想尘封历史多年的花腰傣皇族的悬案的真相很快就要大白天下了!”

  刀金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回事:“杨老,这位专家姓什么,现在哪里?”

  杨老想了想道:“好像姓王,是国家文物局少数民族文化研究员,据说在业界威望很高。”

  正说着,在省文物局何副局长的指引下,一个面孔黑瘦身材矮小的小老头儿在崎岖的山道上像个孩子似的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

  刀金和杨老急忙迎了上去。

  何副局长老远就招呼道:“小刀,这位是国家文物局的王教授,专门为那枚玉玺而来。”

  王教授一路小跑,来到刀金面前气不喘心不跳,显出了良好的长期野外运动身体素质。

  “你是刀金博士?”王教授边说边伸出手与刀金握手,激动万分地道,“你发现的那枚玉玺现在赶快拿给我看看。”

  刀金把王教授请进了帐篷,然后取出了那枚玉玺。

  王教授像个孩子接过期盼已久的礼物一样,双手都微微抖动起来。

  王教授用手揣摸了玉玺良久,又用考古放大镜研究了半晌,然后双眼望着帐篷顶端,一言不发地呆坐着,形同一截失去了生机的枯木。

  这种尴尬的气氛持续了良久,刀金忍着好奇心不敢打断王教授的思路。

  王教授突然咳嗽了一声,问道:“刀博士,你对这枚玉玺有什么看法?”

  刀金以为王教授一定会对他讲出这枚玉玺的来历,哪知他不说反问,一时也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