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哀牢古墓

发布:2020-09-16 20:07:48

般,天上黑云翻腾,行成一个非常大的海底漩涡正向这座残破不堪的城池罩来……  盛装女子一个踉跄,滑倒在地,跑在前面的男子转过身扶起女子。  那女子叫道:“你快走!不用管我了!”  男子大吼一声:“不!”一把抱起那个女子,对她叫道,“快死,我们也快死在这时,一声巨响,一面城墙破了,倒塌下来,士兵如黑色的潮水般冲杀进来。身着简易黑色牛皮军服、手执弓箭的士兵正殊死抵抗,却在对面黑甲军的冲击下一次次溃败,天地间响彻痛苦的惨呼声。。

  契子

  一座被战火烧得血红的城池,四下里喊杀震天。一名年轻男子拉着一个全身盛装的女子正跌跌撞撞地奔跑在枪林箭雨中。

  这时,一声巨响,一面城墙破了,倒塌下来,士兵如黑色的潮水般冲杀进来。身着简易黑色牛皮军服、手执弓箭的士兵正殊死抵抗,却在对面黑甲军的冲击下一次次溃败,天地间响彻痛苦的惨呼声。

  黑甲军肆意地残杀着城池里遇到的每一个人,血光冲天中,整座城池已然变成了地狱!

  仿佛回应人间的残暴一般,天上黑云翻滚,形成一个巨大的海底漩涡正向这座残破的城池罩来……

  盛装女子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跑在前面的男子回身扶起女子。

  那女子叫道:“你快走!别管我了!”

  男子怒吼一声:“不!”一把抱起那个女子,对她喊道,“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女子脸上掠过一道幸福的光芒,她点了点头,然后咬紧牙关又跑了起来。

  这时,天空中掠过一道白色光芒,一记响雷震彻天地!

  雷鸣声中,那女子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她停下了奔跑的脚步,转身看着身后那个已经破得不成样子的城池。一队黑甲军飞驰而来,为首是一个头戴紫玉金冠的年轻男子,手中宝剑一挥,身后的士兵潮水般涌向那女子,嘴里大喊:“抓活的!”

  天空中黑云越聚越浓,黑暗中白光闪动,仿佛里面藏了只巨型怪兽一般,正磨亮了獠牙想要吞天噬地。

  那女子倏然转过身去,看着已是满脸血污的年轻男子,那男子大喊道:“快跑啊!”,就在他转身之时,身后女子突然从后面猛推了他一把,他一脚踏空,发出“啊--!”的一声大叫,整个人向着虚无的空间跌落而去……

  刀金再次从这个奇怪的梦中惊醒过来,全身冷汗涔涔。这个梦从他很小时起就开始做了,奇怪的是,在梦中他无论如何也看不清那个女子的脸,只能看到她着一身花腰傣民族盛装,看起来与自己家乡傣族卜少的打扮颇为相似。

  不知为何,刀金每次做完这个梦都会难过好一段时间,好像他的心里对梦境里的人有着不能释怀的牵绊。

  这段时间这个梦做得越来越频繁,就在他刚才打个盹儿的时间里,他竟然又做起了这个梦,难道是因为离家乡越来越近的缘故?

  他看着放在身前的电脑屏幕,上面有一段关于花腰傣民俗文化的文字:

  “花腰傣――遗留在哀牢山腹地的一支古老民族,传说中的古滇国皇族后裔,其最早的先民是“古越人”,是中国傣族的一个奇异的分支,因其色彩绚丽、银饰琳琅满目如彩带般层层束腰的服饰而得名。繁衍生息在哀牢群山、红河之畔的新平花腰傣由于地处偏僻、居炎瘴地,封闭的环境使花腰傣完整的保存着古傣先民古朴原始的自然崇拜、祭祀、巫术、染齿、纹身、服饰和赶花街等原生型傣文化的重要元素……”

  看着这段文字,刀金脑海里好像闪现出这样的画面:

  青峰叠翠的崇山峻岭间,一支迁徙的队伍正艰难地行进在瘴气弥漫的哀牢山山心深处,他们男的衣服多呈黑色,女的则以金、红为主,虽然显得衣裳褴褛,但表情庄严。他们靠自己的双脚一步步战胜了野兽的咬噬、毒雾瘴气的阻隔,终于在一个阳光绚丽的日子,来到了新平一个叫做勐雅(漠沙)、勐洒(戛洒)的坝子,这里物产丰饶、瓜果醇香,气候宜人,绿色的植被如海洋般深邃碧绿、金黄的凤凰花火焰般燃烧在大地,一条银蛇河流如傣家少女美丽动人的腰肢把坝子装点得动人美丽。

  人群流下激动的泪水、发出幸福的欢呼声,象一个的游子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历经过无数的死亡的迁徙后终于来到了这个人间天堂,他们在这片热土上定居下来,子子孙孙在这里生息繁衍、开枝散叶……

  “尊敬的乘客,您已经抵达本次航班的终点――YN昆明。请您系好安全带,关闭您的手机和手提电脑,再次感谢您乘坐西南航空的754次航班!”

  空姐甜美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让他从那段臆想的历史中回过神来。

  他伸头向窗外看了看,飞机正在下落,大地万物正在视线中一点点明晰起来。回到阔别已久的故土,他心中无法抑止住喜悦的激动。

  印有西南航空的客机缓缓降落在昆明机场,他随着人流走下飞机。

  候机大厅里人群中一张写着“接刀金”的牌子显得非常惹眼,抬牌子的是一位年近六旬的老者――YX市新平县花腰傣研究协会的杨本林会长,也是著名的花腰傣民俗文化研究方面的专家。

  刀金激动地走过去喊了声:“杨老!”

  杨会长楞了楞,似乎一时还不适应眼前这位闻名已久却从未谋面的年轻人就是传说中的美国在读博士、著名的考古学家、真正从哀牢山深处飞出的傣家金凤凰。

  “小刀啊,想不到你还如此年轻!”杨老说着,赶紧向刀金介绍身边的其他人,“这位是省文物局的何副局长,这位是省文物局的文物鉴定专家李老、这位是我们县文化局的陈局长。”

  刀金与之一一握手认识。

  杨老道:“那我们边走边说吧。”

  一行人上了等候在机场外的轿车。

  “小刀啊。”杨本林显得有些激动不安,“这次万水千山地把你从美国请回来,主要是想让你发挥考古方面的专长,共同为我们花腰傣的民族历史写下厚重的一笔!”

  刀金道:“杨老,我已经仔细研究过你发给我的图片,从现在出土的文物来看,这一定是一个花腰傣的大型古墓,说不定真是一个花腰傣的皇族墓穴。但我现在还不能肯定这个墓葬群到底有多大,毕竟这一次泥石流很严重,它到底毁掉了这个墓穴的多大面积我现在也不能下结论。”

  杨本林深深地叹了口气,道:“没有这次泥石流,我们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在这片荒芜的哀牢山腹地深处竟然隐藏着这个惊天的秘密,但如果这场泥石流真把这个墓穴毁掉了,那花腰傣古滇国皇族后裔的身份可就永无见天之日喽!”

  “杨老,不要这么悲观。”刀金安慰道,“我也是花腰傣的后裔,探求先祖的历史,把这段尘封的历史真相大白于世人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虽然我们现在还不能肯定这座古墓的身份,但从我们现在出土的文物来看,我敢肯定这一定与花腰傣皇族有关。”

  “小刀,这次花腰傣皇族后裔的身份能不能确定,我省的民族历史文化能不能掀开崭新的一页就要看你的喽。”陪同的省文物局何副局长道。

  刀金指着打开放在膝盖上的电脑上的一张土陶的照片道:“何局长、杨老,你们看这个土陶的形状与我们现在常见的土陶有些什么不同?”

  杨本林戴上眼镜凑到屏幕前仔细察看,这是一张在泥石流中发掘出来的土陶,只可惜是用一块块碎片拼成的,而且还不完整。

  刀金把照片的细微部份放到最大,一个个花腰傣女子腰身毕现,图像反映的应该是一个花腰傣女子劳作的场面。

  杨本林摇了摇头,除了刻画得精致外,他还真没有什么发现。

  “杨老,你再仔细看。”刀金用鼠标点着画面上那些暗红的小点道,“先不说这些花腰傣女子刻画的精美与否,如果把这些陶面涂上油彩会有怎样的效果?”刀金把画面切换成这个土陶的还原图,一个精美绝伦的绝世艺术品呈现在杨本林眼前。

  “如果这不是花腰傣皇族之物,试问谁有财力制作如此精美的陶罐?”刀金解释道,“还有这顶帽子,虽是女子之物,但其银饰却非俗物。”电脑屏幕上一张放大的花腰傣卜少帽子,尽管已被污泥毁损得不成样子,但仍难掩其华美之性。

  这些物件都是在泥石流中发掘而来的。发生泥石流的这个地方离花腰傣世代所居的戛洒坝子很远,处在基本与世隔绝的哀牢山崇山峻岭间,一个猎人偶然路过,他在这里捡到了几件铜器,只可惜这几件铜器被猎人卖给了几个经常到山里收山货的外省人已不知所踪,现在公安部门正在全力追查。

  “杨老,我看你也不要太心急了,先让小刀休息休息,小刀赶了一夜的飞机,现在时差都还没有倒过来吧。”何副局长道。

  刀金笑了笑,他确实已经有一天一夜没合过眼了,但他怎么能够睡得着呢?从他接到杨老打给他在哀牢山境内发现了花腰傣古墓的那一天起,他就兴奋得睡不着觉。尽管他还没有到过古墓现场,但从他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他相信这次考古一定会有极大的收获,说不定将会是与李家山古滇墓齐名的、再次震撼世界的考古大发现。

  车子驶进了新平县花腰傣美丽的聚居地――戛洒坝子。在车上迷糊了将近三个多小时的刀金醒了过来,尽管车里开了空调,他还是能感应到这片热土中蕴藏着那种浓郁的故乡情,看着车窗外一个个美丽的小卜少扭动着柔美的腰肢走在芒果树下,沁人的果香让刀金再也忍不住用自己的母语――傣语与杨老交流起来。

  何副局长听不懂两人在说些什么,但从他们脸上洋溢着的幸福表情,他能感受到那种浓烈的民族认同感。

  车子并没有在戛洒坝子停留,而是向着著名的哀牢山茶马古道驶去。

  一阵巨大的水声传来,在公路的右前方,一块巨大的水幕如天壶倒悬般倚天而下,银珠激射,晶莹透亮,气势磅礴,远在几里外就能听到那轰隆的水声,这就是哀牢山著名的风景之一的南恩瀑布。

  一个小时后,车子驶到了一个叫石门峡的旅游地。石门峡是与哀牢山茶马古道齐名的一个著名景点,刀金未出国留学前曾数次到这里游玩过,这里山石奇秀,水清如练,仿佛一条从大山肚子里流淌出来的山精血液,终年透着一股丝丝凉意。

  车子并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继续前行,越过茶马古道,直至走到一个小小的村寨里才停下来。他们将在这里留宿一晚,余下数十公里的行程完全要靠脚力步行了。

  由于时差的关系,刀金一夜没有睡好,突然间的黑白颠倒让他很不适应。第二天刀金起了个大早,天已经蒙蒙亮,四下里一片静谧,只有无穷无际的雾气像山峭精灵般随着山风流动飘舞。

  所有考古队的专家成员都到齐了,在县文化局同志的带领下,他们向着那座发现了花腰傣遗物的古墓进发。

  山路崎岖,雾气浓得如化不开棉花团,人走在其中犹如在天宫中行走。当地向导一路嘱咐着大家小心。在一座山顶上,刀金等人终于迎来了黎明的第一缕阳光。

  太阳如同包裹在鸡蛋中的金色蛋黄,嫩黄的光芒将周围的云彩染成了绚丽的金色,随着阳光的突然增亮,雾气如同水流般在人们周围退却开来,瓦蓝的天空如婴儿的眼睛般纯净空明,浓浓的雾气与天边的云霞连在一起,让人分不清天与地的区别。

  蔚蓝的天空反倒与天边的流云溶合在了一起,象一个巨大蓝色湖泊静静地浮在天边,让人生出一种空旷而神秘的微妙感觉。

  同行的何副局长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色,禁不住大声喝起彩来。

  刀金和杨老相视一笑,这样的人间美境只有在哀牢山山巔才能体会到其中的韵味。人皆说杭洲西湖尽得天下湖光水色之妙,可如果能真正感受一下整个天空便如悬在天边的巨大“湖泊”般的美景,不知世人又会如何形容这哀牢山独有的天湖盛景?

  看到这里两人心中都产生了一个同样的想法:自己那古老而神秘的祖先是怎样从崇山峻岭中来到这个人间天堂?

  中午时分,队伍在中途休息吃饭。文化局的同志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傣家美食――干黄鳝、腌肉、腌鱼、烤大鹅、秧篓饭招呼大家。

  喝着甘甜的山泉水,吃着香浓的秧篓饭,感受着那种傣家人特有的生活方式,何副局长不由感慨道:“看来我们是在体验当年傣族人迁徙时走过的道路,相信我们这次一定会取得想要的成果。”

  刀金站起身,此时雾气已经完全散开,巍巍哀牢山在碧蓝的天空下象一条苍劲的铁龙延伸向远方,玉带般闪闪发光的河流如一条彩带缠绕,让这条青色铁龙竟有龙腾虎跃之势。

  “按风水学中的说法,这里可是飞龙冲天之地啊。”杨老不由自己地说道。

  刀金点头赞同杨老的说法,一支曾经强盛过的古滇国民族,他们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变迁才从历史的巔峰归于平凡?这正是他们这次考古想要找到的答案。

  队伍终于在傍晚时分抵达了目的地。没有预想中的荒凉,这里反倒成了一片闹市。当地闻讯而来的卜帽们正忙着清理地上的淤泥,而衣着艳丽的小卜少正往来穿梭,端茶送水,一派旖旎风光。

  发现古墓的地点就在正前方一座险峻的山峰上,常年的风雨侵蚀让山顶的岩石风化得厉害,终于在这个盛夏的一次暴雨中坍塌下来,严重的山体滑坡造成的泥石流基本填平了前面的这个斜坡。除了从泥石流中发现了一些古物之外,目前还没有发现棺椁之类的遗物,但从目前的情形来看也不排除傣族人与中原汉族不同的殡葬风俗,根本就没有棺椁之类的东西。

  杨老把期盼的目光投向了刀金,希望从他脸上看出些许的兴奋与期待。

  刀金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地理环境,来的一路上他也没有停止过思考,现在他终于有了初步结论。尽管岁月的流逝已经让周围的环境没有了一丝人为的痕迹,但刀金可以肯定以傣族人当时正处于迁徙时的实力,他们绝对没有能力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开掘一座大型的古墓,最大的可能就是迁徙中的傣族人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大型山洞,并且把能够传承他们文化与历史的遗迹保存在了里面。如果这种推测正确,那从目前的情形来看,这座保留有花腰傣皇族遗物的洞穴主体并未造成严重的损坏,但也有一种可能,泥石流也许从内部完全毁灭了这些珍贵的历史遗迹。

  看着刀金阴晴不定的表情,杨老忧心更重,但他不便出言相询,一切只有等待明天探测后的结果再说了。

  哀牢山再一次从浓雾中醒来。

  在刀金的指挥下,一个世界上最先进的古墓探测系统在基地架设起来。看着在电脑前忙碌的刀金,杨老不由得感慨竟连最古老的考古职业也与现代化的电脑设备联系起来了。

  数十个传感器按刀金的要求被安置在发生泥石流滑坡的那座山壁上。随着刀金“启动”系统的命令声,临时发电机启动起来,强大的电流带动了传感器探头,放置在刀金临时办公室的主电脑屏幕上立时出现了一幅模糊的影像。

  “陈局长、杨老,这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粒子探测传感器,它的重要功能就是将对它穿过的物质进行实体反射。”刀金指着电脑屏幕对围观的人群道,“换个说法就是说如果探测传感器扫描过的地下有空间存在的话,它就会在屏幕上显现出来。”

  “如果地下有一具棺椁的话,它也能显现出来?”人群中有人问。这正是大家想要知道的问题。

  刀金微微一笑:“确实如此。这种粒子扫描能深达地下50多米,哪怕只是一个拳头大的微小空间都能准确地显现出来。”

  这时,电脑发出了“嘀嘀”声,刀金惊喜地叫了一声:“有空洞!”随后低头在电脑前忙碌起来。

  围观的陈局长等人期待地看着屏幕,上面依然是黑嗖嗖一片,不禁有些失望。陈局长看了杨本林一眼,那神情仿佛在问:大老远地把小刀从美国请回来,他不会是唬人的吧?

  杨本林摇了摇头,那意思是:我心里也没谱,看看再说吧。

  刀金完全没有理会到两人之间的疑惑,只听他不时地发出一两声惊叹,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击打着,不时配合着鼠标的点击。

  大约半个小时后,刀金兴奋地喊一声:“好了!”然后笑盈盈地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杨老等人。

  “图像转换完成大约要十分钟左右。”刀金道,“杨老、陈局长,你们都坐下吧,耐心等一下,结果很快就出来。”

  杨老和陈局长更是面面相觑:之前先到的一批考古专家围绕着这座山峰转悠了几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这个美国回来的博士不到一个小时就告诉他们结果很快就出来,这也太神了吧。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