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卷 第六章 县衙有内奸

发布:2020-09-16 17:24:53

张斌为了阉党和东林党人两不开罪,早已最终决定挑拔赵穆给徐辉罗织罪名,让他们去狗咬狗。虽然,事情却也没他想像中的这么简单的,他正准备好命人去唤赵穆前去交代一番呢,外面看大门的衙役却突然肃容道:“回禀县令大人,胡大人禀报。”这县衙里能称作大人的一共也就五个 张斌为了阉党和东林党两不得罪,已然决定挑拨赵穆给徐辉罗织罪名,让他们去狗咬狗。但是,事情却没有他想象中的这么简单,他正准备命人去唤赵穆前来交待一番呢,外面看门的衙役却突然朗声道:“启禀县令大人,胡大人求见。”这县衙里能称为大人的总共也就五个,胡大人就是县丞胡江了,他这会儿求见又有什么事呢?张斌想了想,便朝吴士琦使了个眼色,让他站在自己身后,随即朗声道:”让他进来。“很快,胡汉便满面春风的走进来,微笑着拱手道:”属下参见大人。“这不是公堂之上,倒也不用太拘于礼节,张斌直接抬手往左下首的座位一引,微笑道:”胡大人请坐。“胡江闻言,拱手道了个谢,随即便小心翼翼的坐下来。张斌这会儿还有事呢,哪里有时间跟他啰嗦,胡江一坐下来,他便直接问道:”胡大人找本官有事吗?“胡江自然是有事的,但这事却不能直接说,来之前他已经有很多腹案了,这会儿他正好瞅见张斌旁边茶几上的邸报。于是,他眼珠子一转,假装忧心道:”大人,邸报您看了没,朝廷好像要出大事了啊。“这邸报也不知道是昨天下午还是昨天晚上送到的,这帮家伙好像全看过了,胡江所说的大事自然是徐大化弹劾杨链等东林党大佬的事情。张斌知道,接下来,魏忠贤就要下狠手了,东林党这六个大佬都会被活活折磨死。不过,胡江这话什么意思,暗示他徐辉的后台徐大化已经抖起来了吗?这家伙有问题啊,张斌想了想,不动声色的道:”嗯,朝廷大事,我等还管不上,能把县里的事管好就不错了。“他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朝廷大事关你屁事啊,要说就说县里的事,不然就滚蛋!胡江闻言,连忙赔笑道:”大人,属下斗胆问一句,不知那两千多亩地您准备什么时候处理?“张斌闻言,心中一凛,这家伙难道真和徐辉是一伙的?他想了想,试探道:”噢,这个还有什么说道吗?“胡江继续赔笑道:”大人,这个,您也知道,这个月本县基本没什么大事,属下是想若是月内把这事办妥了,考评的时候兴许能评个优等,来个开门红。“张斌知道,胡江所说的考评是州府对下属各县的考评,在明朝地方官可没那么好当,对于县一级的官吏,朝廷是三年一考,承宣布政使司是一年一考,而州府则是一月一考。如果这个月,平阳县只是核对下文书库房什么的,那最多就是个平,也就是正常,一般;要想获得长,也就是优异,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稍微出点篓子,很有可能就是个差评。胡江这话貌似是有点道理,但是,这个考评主要还是针对知县的,一个县丞操什么知县的心啊,吃多了吗?他显然没吃多,他这是在暗示自己赶紧把地卖给徐辉,这家伙果然和徐辉是一伙的!县衙里面竟然有徐辉的耳目,这点张斌还真没想到,如果他冒冒失失的把赵穆叫过来,随后赵穆就开始构陷徐辉,那这事十有八九就露馅了。背后搞鬼是能两头讨好,如果露馅了,那可就把徐大化给得罪惨了!这会儿张斌才意识到事情没有想象中的简单,明目张胆的叫赵穆过来肯定不行,拖拖拉拉不把地卖出去也会引起人怀疑,怎么办呢?他想了想,突然把官帽一摘,摸着额头大喊道:”哎呀,头好痛啊!“这举动,直接把胡江和吴士琦吓了一大跳,他们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张斌手摸的地方。”嘶“两人几乎是同时吸了口凉气,县令大人头上竟然有个青色的肿块!吴士琦不由焦急的问道:”大人,您这是怎么了?“张斌假装呲牙咧嘴道:”昨晚不小心摔了一跤,本来觉得没什么,可现在......,嘶,头好疼啊。“这还得了,吴士琦连忙对着外面叫道:”来人,快来人。“”嗖嗖嗖“外面一下子冲进来四个衙役,这四个都是大金所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壮屯卫,是千户张成德专门派来保护张斌这个宝贝儿子的。他们冲进来一看,卧槽,这还得了,是谁把五少爷的头给打伤了!吴士琦,不可能,这是自己人,他要敢打五少爷,回去非被千户大人扒了皮不可。这屋里就剩下胡江了,四人看向胡江的目光慢慢变的凶狠起来,吗逼的,敢打我们五少爷,活得不耐烦了是吧?吴士琦见这架势,连忙大喊道:”喂喂喂,你们干嘛,县令大人是自己摔伤的,赶紧的,张差、赵如,你俩把县令大人抬回后院,王二,孙标,你们去叫大夫。“这吴士琦虽然不是他们头头,但在大金所也算德高望重的长辈,使唤这几个小伙子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四人听了他的话,连忙撇下胡江,分头行动起来。张斌假装头已经晕晕沉沉,什么都没说,就这么哼哼唧唧的被张差、赵如架着回后院去了,吴士琦自然也跟着去了,只留下胡江一个人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他愣了一会儿,突然脸色一变,心道:”糟糕,县令大人昨晚可是被徐辉拉去喝酒的,听说醉的很厉害,这一回来就摔了一跤,要是摔出个毛病来,徐辉怕是麻烦大了。“谁都知道,这位县令大人可是福建都司大金所千户张成德的宝贝疙瘩,如果摔出了毛病,张成德非得领兵跑平阳来收拾徐辉不可。这会儿大明已经有点乱了,要说有王法,那也有王法,要说没王法,那就没王法,那些屯卫要是发起飙来简直比土匪还土匪!就像刚才那情况,要真是他把县令大人打了,估计那几个家伙非把他打残了不可。这个徐辉啊,你说,你请县令大人喝酒就喝酒啊,为什么非得把县令大人灌醉呢?胡江和徐辉的确是一伙的,准确的说胡江是想通过徐辉傍上徐大化这条大腿,现在徐辉捅娄子了,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他想了想,便疾步往外走去,不管怎么说,他都得赶紧通知徐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