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卷 第一章 一梦四百年

发布:2020-09-16 17:24:51

大明天启五年,二月十八,卯时三刻。浙江承宣布政使司,温州府,平阳县。天刚天刚,县衙后院东厢房主卧内,更年轻的县令张斌正躺床上呼呼大睡。忽然,他跟抽疯一样从床上爬出来,捂着嘴,闷着头往左边跑去。这就有点儿可怕了,所以左边是墙,完完足足的一堵墙,而 大明天启四年,正月十八,寅时三刻。浙江承宣布政使司,温州府,平阳县。天刚蒙蒙亮,县衙后院东厢房主卧内,年轻的县令张斌正躺床上呼呼大睡。突然,他跟抽疯一样从床上爬起来,捂着嘴,闷头往左边跑去。这就有点恐怖了,因为左边是墙,完完整整的一堵墙,而这位县令大人的架势明显不是在练铁头功!”咚“的一声,县令大人一头撞到墙上,撞得自己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哎呦“,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揉了揉眼睛。怎么回事,房间左边不是卫生间吗,昨晚吐了好多次,门没关啊!正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跑进来,焦急的喊道:”少爷,少爷,你怎么了?“张斌傻愣愣的看了看跑进来的少女,又看了看左边的墙,还没来得及说话,肚内突然又翻滚起来。他连忙捂住自己的嘴,随后便焦急的看向四周。这样子明显是想吐找不到地方,少女赶紧跑到他床边,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痰盂,摆在他面前。张斌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直接用双手扶住痰盂两边,对着里面使劲吐起来。兴许是昨晚已经吐干净了,肚子里已经没什么货了,吐了半天他才吐出几口酸水。这时候,少女已从脸盆架上拿来一条毛巾,她一手拿毛巾,一手轻轻的在张斌的背上拍起来。张斌吐了一会儿,感觉肚内不再翻腾了,这才拿过少女手中的毛巾擦了把嘴,然后便呆呆的坐在地上,貌似酒还没醒的样子。其实,他并不是酒醉未醒,此刻,他的头脑很清醒,只是现在的他还有点不适宜这个新的身份。那少女见他这副模样,好像犹豫了一下,随即便弯下腰抱住他的胳膊使劲往上拉起来,便拉还边关切的道:”少爷,赶紧起来吧,地上凉。“胳膊上被温香软热一激,他才感觉到屁股已经冻的有点难受了。这大冬天的坐在地上的确有点受不了,他顺势在少女的搀扶下爬起来,坐回床上。这会儿他不像是个县令,倒像个呆萌少年,一坐回床上,他又发起呆来。而那少女却是飞快的把毛巾挂回木架,又从桌上的茶壶里倒来一杯凉开水交到他手里,随后又拿起痰盂站在他面前等着。张斌接过凉开水,漱了下口,又将杯中剩下的水咕噜几口喝完,把杯子递给那少女,随后又陷入呆滞中。那少女将杯子放回桌上,又将痰盂放到门边,随即又犹犹豫豫的走到床边,也不说话,只是表情貌似有点紧张。张斌抬起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好漂亮的小萝莉啊,眼睛大大的,鼻梁高高的,皮肤如凝脂般光滑细嫩,身材如娇嫩的花蕾般含苞待放,这是自己的丫鬟吗?看了半饷,直看得少女脸上布满了红云,他才用略带生涩的语气尝试着叫道:”小云?“少女闻言,浑身一颤,随即弯腰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被子,然后就准备脱下外套往被窝里钻。张斌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大惊道:”你干嘛?“小云红着脸,颤声道:”给少爷暖床啊。“暖床?她怕是误会了。张斌其实只想确认一下她是不是叫小云,而不是想叫她暖床。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不用了,你去休息吧,我再躺会儿。“小云闻言,貌似松了口气,又好像有点失落,她偷偷的瞄了张斌一眼,随即便披上外套,缓缓退了出去。他知道这个小云并不是普通的丫鬟,他甚至还依稀记得昨晚这个县令张斌醉酒回来之后,貌似对暖床的小云做了点什么。但是,他这会儿没心思去想小云的问题,因为他脑海里装了东西太多。他缓缓躺回床上,盖好被子,望着上面蓝灰色的布幔,再次陷入呆滞。往事一幕幕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如梦幻泡影般。不过这个泡影着实有点大,因为,浮现在他脑海的,不是一个人的往事,而是两个人的!一个是现在这个年轻县令张斌的往事,另一个则是他自己的往事。准确的说,他并不属于这个朝代,他的灵魂,他的思维,来自四百年后的现代社会。前一世,他也叫张斌,是一个孤儿,但是他的性格并不孤僻,相反他是一个乐观积极、勤奋好学、才华出众、做事认真负责的人。他的勤奋好学感动了很多人,在好心人的资助下他完成了大学的学业,毕业后,他又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出众的才华慢慢创出了一番事业,一切仿佛正在向美好的方向发展。但是,这个时候,跟随他多年的女友却突然离开了他,跟别人跑了!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不懂浪漫。浪漫,其实他懂,陪女朋友出去逛街、散步、旅游,又或是时不时给她准备点小惊喜,这些他都知道。但是,他没时间也没精力,他一直在努力工作,几乎没有什么节假日,辛辛苦苦一天下来,他只想静静的呆在家里看看书,又或是上上网放松一下,浪漫对他来说实在有点奢侈。分手那天晚上,他人生第一次颓废了,就着痛苦的泪水,他一口将一瓶二窝头喝了下去。结果,自然是醉的一塌糊涂,吐过无数次之后,他终于进入梦乡。这晚,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他梦见自己出生在明朝一个军户家庭,他父亲是世袭千户,家中共有兄弟五人,他排行第五。他从小就展露出很强的读书天赋,而且还相当的用功。十年寒窗,他十六岁便考取了秀才功名,十九岁便以乡试第三高中举人,在次年的会试和殿试中他一路高奏凯歌,最终取得了二甲第二十五名的好成绩。按他的年龄和成绩,理应被选为庶吉士,进入翰林院,深造三年,然后进入六部或都察院,走上升官的快车道。可惜,他既不是东林党,也不是阉党,翰林院自然是没他的份。最后,他还是到处托关系找熟人帮忙才补上一个县令的缺。他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梦而已,可醒来后却发现,自己真的来到了明末,真的成为一个县令,一个年仅二十二岁的年轻县令!一梦四百年,回到了明末,这事,的确让他吃惊不小,不过,他心中并没有什么失落和遗憾,甚至他都没有想过要回到现代社会。他对前世真没什么留恋,生活艰辛不说,还要面对失恋的痛苦,那种撕心裂肺的痛,他真不想再去面对。他现在附身的这个张斌可比他前世强多了,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县令,上面还有四个哥哥,还有一个当千户的父亲,好像还有一个身份尊贵、貌如天仙的未婚妻,一切貌似都很美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所处的时代有点不好,这会儿是天启四年,再过十几年大明就要灭亡了!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