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神秘闯入者

发布:2020-09-16 07:13:58

睛里饱含了轻蔑,更本也没丝毫未知的恐惧很紧张的感觉。  东暮的话语使凌菲和风俊也有些焦躁出。  东暮瞥了瞥希城,脸上就闪现出出一抹愤怒的。  “即使你把警局在和平发展年代里藏到长霉的手雷全部拿出,怕是对于这群变异生物来说也而已削其锋芒,不涨士气的举动东暮的身体轻轻触碰着警局大门的墙壁,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观察着远处街道上的情况。。

  空气中开始弥漫起死亡的浓烈气息。

  东暮的身体轻轻触碰着警局大门的墙壁,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观察着远处街道上的情况。

  他的眼睛里开始闪烁着惊异甚至有些恐惧的光亮。

  “糟了,快关上大门,找些桌柜把大门顶上。”

  希城听出了东暮语气里的恐惧不安。

  “是不是又来了一批丧尸,不用害怕,我们的手雷还有剩余,不信炸不死它们这些混蛋。”希城反复地把玩着手里的手雷,仿佛在他的眼里,那就是一只玩具。他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屑,根本没有丝毫恐惧紧张的感觉。

  东暮的话语使得凌菲和风俊也有些不安起来。

  东暮瞥了瞥希城,脸上开始浮现出一抹愤怒。

  “就算你把警局在和平年代里藏到发霉的手雷全部拿出来,恐怕对于这群丧尸来说也只是削其锋芒,不涨士气的举动罢了。”

  希城听完后开停止把玩手里的手雷,表情由晴转为乌云。他走到门口,向远处随意地望去。很快的,他的嘴巴已经微微张开了,急促的呼吸开始有些不均匀。

  “天啊。”希城惊叹道。

  只见街道两边各有成群密布的丧尸群,它们的数量简直惊人,恐怕不下上千个,就像暴风骤雨中卷起的波涛一般直泄海岸。它们的腐烂程度也各有差异,有的只是身体多处被咬开几道大口子而流血不止,有的身体却腐烂到几近风化侵蚀过一般,这场面又令几人见识了一回。

  “怎么会?”希城看完后赶紧跑进警局大厅内不知所措地打转,连之前如同玩具一般把玩的手雷也有抓不稳的感觉了。

  东暮没有多说,只是赶紧关上两扇大门,同时又把门锁上。

  凌菲从警局的房间里费力地推出一张厚重的大桌子,几人于是赶紧上去帮忙。而后,各种柜子、椅子甚至连台灯都被放到门前顶住大门。

  经过一阵忙活之后,大门外已经有“嘭嘭”砸门的声音了。这感觉就好像几人为避敌躲进了棺材里,当把棺材合上之后,棺材外面猛然间有人在拼命敲打棺材一样恐怖。声音传遍回响在整个大厅中,而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几乎就要不间断地有拍打声。

  几人现在只能眼看着外面的情况而干瞪着眼睛。气氛冻结成了一束冰凌,滴答滴答地滴落着带着深冬寒意的水珠,水珠滴落在地,溅起一圈冬末的严酷。

  东暮懒得管外面聚集在一起嘶吼的丧尸群,他此刻间也没有任何办法。于是他干脆半蹲在地上用地上早已死去的丧尸的衣服擦了擦刀,把屠杀过后的污血擦掉,重新露出闪亮的刀刃。

  东暮正反复检查自己刀身之上有没有残留的污血,这时,面前的凌菲递给了东暮一包饼干,饼干精美的包装袋熠熠闪光,不禁勾起人的食欲。

  “肚子饿了吧,吃吧。”凌菲的深黑色的瞳孔里闪烁着温柔纯净的光芒。

  接过凌菲递过来的饼干,东暮说了声“谢谢”后温暖的笑了笑,笑容如暖意的阳光一般溢满在深邃的眼睛里和轻轻翘起的嘴角上。

  “哎,我们也要啊。”风俊早早地就盯着这里叫喊起来。

  “放心吧,都会有的。”

  吃着香甜干脆的饼干,咬下一口,饼干溢出腻滑澄白的奶油和纷扬的碎末。只是东暮的心里却一直有别的心思。

  “还在想你的女朋友吗?”凌菲走了过来,安静得停留在东暮身旁,就像一只随主的猫儿一样。此时的凌菲早已没有了女警官的高傲之气,现在文静的就像邻家女孩。

  东暮微微点了点头,对凌菲友好地笑了笑。

  “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受了很多苦,”东暮说着脸色更难看了,“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CR博士要劫持她,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儿,可恶,要是没有外面那群家伙我早就拿刀去救出她了。”

  凌菲的眼神里闪过几丝失落但很快就云开雾散了。

  “如果没有这群怪物,你现在还在关押室里呢,你还要好好感谢一下它们呢。”凌菲自信的目光扫过东暮的眼睛,轻抹的笑意如蜻蜓点水一般扫过脸颊。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你的女朋友被绑架的消息的。”凌菲若有所思地问。

  “她给我偷偷地打过电话,貌似打到一半就被电话里的一个男子的声音强行抢过去了。”

  “也就是说她被CR博士劫持以后,还偷偷用手机通知过你,在话没讲完的时候就被人强行收走了手机,是吗?”

  “嗯,应该是这样。”东暮点了点头。

  “CR博士也太大意了,放给谁,在劫持一个人的时候都不会忘记收走他的通信工具。就好像学生考试作弊的时候都不会因为忘记而把小抄放在桌子上。”凌菲的话温柔但却令人深思。

  “这个……哎,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我只想去救她。”东暮在感情面前却显得并不精明。只是,对于感情问题还要耍精明的人,他也根本不配有感情。

  听完东暮的话以后,凌菲轻轻叹了口气,眼神迷惘、刻满了凝重的回忆。

  “如果我之前的男朋友对我能有你的一半关心就好,现在想想,他还真是恶心呢。”凌菲继续回忆说,“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几年以前发生在圣莱斯的那场大火。”

  “恩,当时新闻连续报道了好几天,只记得最后那栋大楼被烧得像一块煤炭一样黑。”

  “对,火灾发生的时候我还在四楼挑选衣服呢,火势是从一楼开始蔓延的,只记得人们都像疯了似得向楼下冲,越往下层才发现火势越大。还好我在警校学习过火灾自救。我在洗手间里湿了衣服捂住口鼻,用湿巾塞住门缝,这才等到了最后的救援。当时在洗手间里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他说明了这里的情况,但他却一点都不担心,相反还认为这只是小事故。即使最后我被送到医院里,在病床上躺着的时候,他也只是来看过我一次。后来我才知道,他早就移情别恋了。”

  “每个人都不可能会随便遇到自己真正的另一半,就算足够幸运能够在第一次就遇到,那也会使爱情经历大大缩水不是吗?当我们静静地做好自己,不去强求和抱怨太多,我相信命运会眷顾你的,你要等的那个人迟早都会出现。”

  东暮的话就像一场温存的雨抚平了凌菲内心的创伤。

  短暂的平静之后,依旧是暴雨。

  希城和风俊之前一直蹲守在大门的位置,此时,两人却匆忙地跑了过来。

  “不好了,大门要顶不住了。”风俊的脸紧张的有些苍白。

  东暮握紧了刀,跑到大门处查看情况。

  只见原本紧锁的大门此时已经被推开了一道大口子,门锁随时有被推断推坏的危险。

  “糟了,这道门快撑不住了。”东暮拔出刀,把刀从门缝中从上往下地砍出一圈后紧接着抽回刀,刀身再次沾染上了一抹污血。

  “我们先撤到通往地下一层的走廊内,在那里进行防守。那里地形狭窄,背靠枪械库,实在不行还可以躲进枪械库内。”东暮指挥说。

  说着,几人已经来到走廊内,备好武器,静静等待着大门被推开的那一刻。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静静流淌的时间蜿蜒盘旋、辗转反侧,不留一丝喘息,不收一丝心性,平淡无奇中流露逝去的苦痛。

  就在大门即将被丧尸踏破的那一刻,外面却连续响起了震天的爆炸声。

  此时的爆炸声非彼时的爆炸声,听到耳朵里犹如惊雷炸响,震鼓轰鸣,耳膜隐隐有破掉的趋势。

  连续不间断的爆炸已经把警局外墙炸开一道道裂痕,随着飞扬的尘沫继续扭曲开裂。楼梯走廊内抱着誓死一搏决心的几人被强烈的爆炸冲击得不禁同时扶住了旁边得墙体。

  “这是什么情况,那群怪物还会玩炸弹?”希城拨了拨头上的尘土,吐了吐嘴里飞落的沙粒,疑惑地看着外面说。

  “糟了,这栋房屋马上就要坍塌了。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现在我们必须要出去。”东暮说。

  说着几人走出走廊,准备拉开大门跑出去。

  墙体上的裂缝已经蔓延至屋顶,并且还在继续撕裂,从黑洞的裂隙中洒落出一道道尘土,惹得一行人灰头土脸,视线模糊。

  几人还未到大门处,突然间,早已破败不堪的大门被外面进来的影子强行踹开了。

  东暮并不知是敌是友,于是他拨出刀指向外面进来的影子。

  待走近了,几人才看清楚,进来的是四名精英特警。

  四名特警身着一身纯黑色特警服装,他们统一在右腿部挂着手枪袋,左腿部挂着匕首,脸上带着头盔式防毒面罩,圆形的眼窗透着浓郁的诡异,面罩内的通话声音不断地重复着相同的音波。

  四名特警呈搜索姿态,降低重心,端直枪身,他们的眼睛从突击步枪的夜视瞄具中环视一切,幽深冷酷的枪口对准了东暮一行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