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丧尸围困

发布:2020-09-16 07:13:58

男警察的话还也没说着,他的枪也只拔出一半。  这时,外面却极其的响了了震耳欲聋的警报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犹如挥动镰刀的死神通常,它的镰刀刺穿了每一个听者的心,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不由散发出出些许的恐惧和焦躁。  女警官此时此刻间才回过神来,她的沉希城曾经的回忆被眼前铁栏杆外的男警察视为无稽之谈和笑话,这令他不禁大为恼火。。

  “请保持严肃!一个个的都胡扯什么?!”男警察的眼睛里填满了严肃和不屑,仿佛除自己以外的世界都是虚构的。

  希城曾经的回忆被眼前铁栏杆外的男警察视为无稽之谈和笑话,这令他不禁大为恼火。

  “喂!该醒醒的是你了,井底之蛙!”希城的语气里充满了厚重的嘲讽,就像秋天枫树下积攒的厚厚一层枫叶,扫也扫不完。

  “你这个满嘴废话的罪犯……”男警察的手指已经触碰到了腰间的手枪,怒不可遏地样子简直可怖。

  只是男警察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枪也只拔出一半。

  这时,外面却异常的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警报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如同挥舞镰刀的死神一般,它的镰刀刺破了每一个听者的心,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不由得散发出些许的恐惧和不安。

  女警官此刻间才回过神来,她的沉默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原因,但这折磨人的警报声着实不能令人静下心。

  “麻烦你们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女警官指挥身后站着的两个男警察说道。

  男警察们接受命令便匆匆打开门,同时带着疑惑走了出去。

  “奇怪,这警报声是只有战争来临时才会响起的,今天又没有演习活动。”女警官来回地踱着步子,心里乱成一团麻,她的眼睛里尽是焦虑和不安。

  “反恐演习吗,太突然了。”希城一只手握着铁栏杆,猜测着说。

  “这可真不巧,正赶上我被关起来的时候。”风俊依旧背靠着身后密不透风的厚墙体,他不住地摇了摇头,叹了几口气,就好像是错过了一次盛宴一般惋惜。

  东暮的内心早已平静下来,此刻,他一言不发,只是独自闭着眼睛,脸上毫无任何表情,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又或是在思索着什么。

  时间的刻针滴答滴答地转动着,直到分针也挪动了几格位置,时间悄然间流逝,让人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女警官显然已经等不及的想要去外面看看了。她对铁栅栏门之内的三人说道:“你们三个老实呆着,我出去看看。”

  说完,女警官转身走到门前就要打开门。

  当她不经意地猛然间打开门的一刹那,令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突然间从门外伸进来一只腐烂、流着浓血、甚至露出骨头的手,这只手一下抓了个空,正要狂乱地扑抓第二次。

  这着实把女警官吓的不轻,几乎就要大声地喊叫出来了。

  门外的丧尸竭力地推动大门,早已腐烂的喉咙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如同饿鬼一般的恐怖嘶吼。丧尸的力量大得很,门的缝隙越来越大,它正费力地想要把头也伸进来。

  女警官和门外的丧尸僵持期间,铁栅栏里的三人都惊得满脸愕然,但紧随着的便是恐惧不安。

  “天啊,这是什么鬼东西?!”风俊的两只手紧紧攥住铁栅栏,就像攥住两根救命稻草一样紧。他的嘴唇有些轻微的抖动,恐惧已经侵袭了他的身体。

  “没想到我说的话这么快就应验了,看来我们麻烦大了,门外那东西连头牛都能活吃了。”希城倒显得不是很恐惧,但也稍有些不安。

  东暮脸上的冷峻此刻间也所剩无几了,只是他害怕的却未必只是这一只丧尸这么简单。

  “雪儿……”东暮的嘴里默念着,瞳孔却有些涣散了。

  门外的丧尸已经连挤带推的把半个头伸了进来,纵使这半个头也是让人看得胆战心惊。溃烂的皮肤像是枯草一般的紧贴着骨头,露出的半张脸仿佛是被吸干了血一样的枯萎、流血,散发着浓浓的腐臭刺鼻的味道。更恐怖的是那已经深深凹陷进眼窝的猩红、浑浊的双眼,眼睛里满是对于血与肉的渴望。

  眼看女警官已处于敌不过丧尸强大推搡力的状态,于是她干脆就直接了当地松手了。

  只见女警官猛地一松手,并且迅速地向屋内跑了几步,与门外的丧尸拉开距离后,又毫不耽搁地拔出手枪,平直地举起枪,把黑洞的枪口对准门外的丧尸。

  女警官松手后,门外的丧尸便轻松地一把将门推开。被用大力推搡的门如同一页被翻开的书页那样无力软弱的撞到墙上,发出重重的“嘭”的一声,巨大的撞击声用力鞭槌着每一个人的心,恐惧的涟漪无端的蔓延开来,荡漾划过。

  丧尸用蛮力将门推开的同时,它拖动着腐烂断骨的脚踝,用恐怖的双眼锁定住猎物,一瘸一拐的拖行着行动费力的躯体,同时大张着那嘴唇早已烂掉,只剩一圈可怖瘆人的血红色的牙龈和塞满血肉的牙齿的利嘴。

  女警官见到这种恐怖至极的怪物根本毫不留情地扣动了能够轻易带走每一位普通生命的扳机。

  子弹经过点火与瞬间的爆炸,从枪膛里旋转着飞了出去,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划破空气阻力,穿过丧尸的身体。

  随着子弹的中靶,女警官惊悚的情绪才稍稍缓和了一些,弯弯的柳叶眉朝着两边荡了荡,就像晴天的云朵,静静的飘动着,偶尔风划过才飘得远一些。

  只是,几秒钟之后,女警官的眉头再一次紧缩,娇巧的嘴唇也拧得有些不自然。

  丧尸在中弹以后,它的腐烂的身体也只是稍稍向后退了退,但很快地又作势向前扑抓过来。

  “怎么回事?”不详的预兆在女警官的心里不安的回荡着。

  “打它的头部,大脑的位置。”希城的话似黑暗里的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带来了短暂的光明。

  女警官情急之下也不管希城说的对与错,总之就是完全按照他所说的去做。

  再一次扣动扳机,这发子弹命中丧尸的眉心处。丧尸的头被打爆,脏血溅得四散飞扬,落在墙上流淌下来,血混合大脑组织的污物铺满一地。

  女警官见到这令人作呕的一幕便转身就要吐了出来。

  风俊早就不淡定了,尤其是又见了血。

  “喂,警官,等会再吐,先把我们放了啊,这东西一个都这么难对付,万一再来一群……”

  不过风俊说完便后悔了。

  一个丧尸被打死之后,门口处又出现了至少十个丧尸。

  丧尸聚集在一起,恐怖的**吼叫声也混成一曲死亡诡歌。丧尸群里的丧尸行动有快有慢,行动快的也几乎就要抓到女警官的衣服了,而行动慢的此刻却挤在一起,卡在门口处难以动弹。丧尸们伸着血肉模糊的胳膊,狰狞着、怪叫着、撕咬着,有些甚至还踩着自己肚子里面流出来的像在染缸里染过的肠子。

  “天啊,快把我们放出去!”风俊鬼叫着,像是受了巨大的惊吓,两腿几乎要站立不住。

  “同样都是第四会社中人,咱们两个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希城鄙视地瞅了瞅风俊那吓破胆的样子。

  “这都要死了,难道还不许我害怕?”风俊不服气地反驳说。

  这时东暮也忍不住开口了。

  “当你们第四会社的人持枪肆意地屠杀市民时,你怎么不害怕了,是因为别人的命在你们的手里攥着,如今风水轮流转,你的命也几乎就要载在这群怪物手里了。所以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哎你这话……”风俊的恐惧收拢了一些,脸上又浮现出几丝不服气的样子。

  “况且!”东暮强行打断了风俊的话,他的凌厉的眼神射出几道寒芒,“现在明显是被关在这里面安全,眼下她也必须要躲进来了。”

  东暮用手指了指女警官。

  此时女警官正一步一步地退回到了几乎就要紧贴着铁栅栏的地方。她举着枪但却一枪未开。

  直到女警官的身体猛地触碰到铁栅栏的时候,她才忽然间想起来铁栅栏里面的三个人。

  这时,她从身上取下钥匙向后抛进了铁栅栏内。

  “自己开门出来帮忙。”女警官的话说的急促、令人透不过气。

  风俊捡起地上的钥匙,刚要准备打开门的时候却迟疑了,他看了看外面疯狂涌入的丧尸,脸上的五官又拧在了一起。

  “快啊!我枪里就剩两发子弹了。”女警官尖细的嗓音很快就被丧尸们的嘶吼声掩盖了。

  此时眼看着丧尸们张牙舞爪地就要扑过来,抓住女警官了。

  东暮见情势危急,便一把抢过风俊手里的钥匙,同时又迅速地把门打开。

  “你想害死她吗?!”东暮脸上异常得愤怒,像喷着怒火的怪物一样。

  东暮把横向推拉门拉开一个口子,又拉着女警官的胳膊,把她拉了进来。

  “先进来再说。”

  眼下的形势,四个人被关在了这个铁栅栏内,外面的丧尸已经围了上来,把腐烂不堪的脸紧贴着铁栅栏,又把胳膊从铁栅栏间的缝隙处伸了进来,费劲地想要去抓住靠后站的四人。现在铁栅栏内尽是丧尸们伸进来的腐烂的胳膊,每一个丧尸那浑浊猩红的眼睛里都深深的埋葬着饥饿和嗜血。

  “赶紧想办法,我们撑不了多久,门,并没有锁。”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