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雾城

发布:2020-09-16 07:13:57

琅满目的极致奢华繁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也有自己肩负起的使命。  人的话忘掉了自己应肩负起的使命,也没了全身心去最求自己不喜欢的事物的态度,那,人生只但是是一团行尸走肉了。  拥挤不堪的街道上满是去上班族争分夺秒的身影,而已向来视时间如生命的去上班城市上空的云层越积越厚,渐渐靠拢在一起,聚成一团凝固的乌云,和城市里弥漫着的肮脏的、散发着腥臭的空气一般,挡住了大半散落澄澈的阳光,给城市调增了几分暗色调。。

  当发生大灾变之后,你会觉得最可怕的东西是什么?是拖动着腐烂腥臭的身体、见人就扑咬的丧尸,还是各自心怀鬼胎的幸存者?也许,你没有见过更可怕的东西。

  城市上空的云层越积越厚,渐渐靠拢在一起,聚成一团凝固的乌云,和城市里弥漫着的肮脏的、散发着腥臭的空气一般,挡住了大半散落澄澈的阳光,给城市调增了几分暗色调。

  城市里的人群各自忙碌奔波,闪烁不断的灯红酒绿、令人窒息的高楼林立、嘈杂不停的车水马龙、琳琅满目的奢华繁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也有自己肩负的使命。

  人如果忘却了自己应肩负的使命,没有了全身心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事物的态度,那,人生只不过是一团行尸走肉了。

  拥挤的街道上尽是上班一族争分夺秒的身影,只是一向视时间如生命的上班人群此时也不免要暂停匆匆飞奔的脚步,片刻驻足与转身去观望一个年轻人。

  这名年轻人与常人无异,有着白皙的肤色,乌黑斜碎的刘海,闪亮而有神的眼睛里透射出严峻不羁的傲慢放纵,挺拔笔直的鼻梁骨坚毅安静、薄而浅的嘴唇肆意舒心,整个人显得帅气灵动。

  只是他唯一不合众的是,手里紧握的修长笔直的长刀。白色的长刀似雪一般洒落尽忧伤惆怅,刀鞘之上精心镶嵌着数不清的闪亮宝石,耀眼的宝石闪烁出刺破乌云密布的尖状光辉。

  有些驻足已久的路人看到年轻人手里的刀后便心生恐惧,不安地拿出手机报警。

  “喂,是……是警察吗?对,外南街这里有一名持刀的年轻人在街上走,难免他会伤及到别人……”

  警局内,一名身着黑色警服的女警官推搡着两名刚被抓到的年轻市民。

  两名市民约二十来岁,名字分别为“风俊”和“希城”。

  风俊身材高挑,一袭浅黄色的蓬松发搭称平直的刘海,光洁的脸庞上贴合着乌黑浓郁的眉毛,一双多情似钻石般的眼睛时而回望身后的女警察。

  希城相对而言瘦弱了不少,但是从其高耸挺拔的飞机头来看,他却是比风俊多出了几分男子的张扬。他的嘴唇上部有一道曾经留下的疤痕,疤痕清晰可见,令人望而生惧。

  女警官从外表看来年龄与两人差不太多,此时她的脸上写满的尽是腻烦。

  “嘿,美女警官,请问我们两个犯了什么罪了,还要麻烦警察把我们两个抓起来?”风俊的嘴角恣意得弯起一道弧线,眼睛里流露出轻浮的味道。

  女警官的原本冷淡的脸上突然间绽放出甜美如冰糖的笑容,只可惜,这笑容看起来并不是发自内心的。

  突然间,女警官拔出腰间的手枪,随即灵活地把手枪翻转过来,用手掌握住枪身,并使劲地敲击着风俊的后背脊骨。这一系列的动作流畅轻盈,没有丝毫的卡壳。

  伴着风俊痛苦地大声喊叫,女警官靠近风俊的耳边,明眸浅怒一般地笑着说。

  “你是因为犯了什么被抓进来的我懒得知道,不过现在你又多了一条不尊重警察的罪名,等着在监狱里多蹲几天吧。”

  说着,女警官又顺畅地收起手枪,顺便温柔地帮风俊休整了一下凌乱的衣襟,理顺了多余了褶皱。

  “好好反省哦。”女警官轻柔的话像是初恋时恋人手里握紧的棉花糖,直让风俊在心里不禁打了个哆嗦。

  女警官押着风俊和希城向警局里的拘留室走去,旁边路过的几位男警察看着风俊的遭遇,不住地同情。

  “倒霉的孩子,不过你也不是第一个了。”

  拘留室内,女警官把两人推进铁栏门内,并锁好了门。

  轻轻一甩钥匙,女警官接着露出一抹暖暖的微笑,这笑容把女警官美丽的脸庞凸显的完美无瑕。

  风俊此时有些无奈地抓着铁栏杆,从两栏杆之间的空隙处露出半张脸大喊起来。

  “喂,我们两个只不过是教训了别人一顿而已嘛,这种小事也要抓我们?”

  女警官没有理睬风俊的话,只是转身静静地离开这里。

  正当她打开拘留室大门时,外面两位男警官恰好又押着一位犯人准备关进拘留室。

  当大门缓缓打开,随着打开的缝隙渐渐变大,外面被押送进来的男子的脸上影印的斜影也划过整张脸,消失于窒息的空气中。

  终于,男子的整张脸完全的暴露在女警官的眼前。

  空气有些沉闷,时间开始静止,世界的范围已收缩殆尽。

  女警官的瞳孔瞬间放大了一圈,眼神中溢出期待般的扑朔迷离。

  “这小子还挺帅。”恐怕这是女警官心里仅存的一丝想法了。

  这位刚刚被押送进来的犯人就是在街上持刀行走的年轻人,他的名字叫“东暮”。

  女警官与东暮瞬间的对视很短,但也足以让东暮看清了女警官的精致面孔。

  弯弯的柳叶眉静静舒展在精细的脸庞上,让人不禁想起夏夜微波粼粼、泛着月光的湖水之上,一只小船慢摇白桨,静静随风的方向划去。满月般的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闪烁着冷凝的光,幽幽冷冷,光下映着蓝色的鼠尾草。淡薄的双唇透着浅浅的光亮,似郁金香般娇艳欲滴。她的卷曲的亚麻色头发束起清纯唯美的马尾束辫,使整个人显得清新脱俗、干脆利落。

  两人经过短暂、无意的对视后,女警官首先把目光收回。也许有的时候首先把目光收回的人并不是孤傲的一方,却是心动但不会主动的一方。

  押送东暮的两位男警察把东暮也关进铁栅栏门内以后,便严肃正经地把一叠厚厚的文件交给女警官并汇报说道:“凌警官,这是三位犯人的资料。”

  女警官拿着资料快速地翻过几遍,又从其中找出几张仔细地阅读着,她的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来回翘动,肆意地宣扬女警官认真时的美丽动人。

  “喂,你们警方可别把我的刀给弄脏了,麻烦你们把它用布包好放起来。”这时,从铁栅栏门内传来东暮严肃的声音。

  本来早已安静地等待寂寞流逝的风俊和希城两人在听到东暮的话后便大声狂笑起来,笑声狂纵、不实,不禁令人反感厌恶。

  风俊一只手捂住肚子,另一只手搭在希城的肩膀上,表情因为笑的太过抽搐而变形。

  “你以为你是武士啊,都什么时代了,大哥,会玩枪吗?估计你也不会。哎,你说你这不是故意想要被抓还是什么?”顿了顿,风俊把声音放低,用手挡住嘴,慢慢说道:“哎,你是不是看上这位女警官了,所以故意被抓进来,然后找机会靠近她啊,哈哈,有够拼的。”

  东暮的表情丝毫未受影响,依旧保持着冷峻。

  女警官放下手里的资料,有些无奈且同情地对东暮说:“‘持刀在街上行走,威胁到市民的生命安全。’看到这罪名我就知道你不是坏人,坏人有这么傻的吗?就算是坏人,这么傻也是蛮拼的。”说着,女警官有些忍不住笑意,抿了抿嘴,样子有些可爱。

  “只是为什么非要持刀上街呢,还有什么解释的吗?如果没有,恐怕你就要在这里多住些日子了。”女警官收起笑容,开始认真地说。

  “我女朋友有危险,我当然要去救她,她被CR博士劫持到市中心的实验大楼上。她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现在我被关起来了,看样子短时间内你们不会把我放了。”东暮说着有些着急地握住铁栏杆,把脸紧贴着铁栏杆,去触碰那慑人一般的冰冷。他情绪开始激动起来,又接着说,“可以请你们警方去救她吗?她临睡前如果不饮一口我的血就会发病的。”

  不知道为什么,女警官听完有些沉默了,她只是静静地把视线停留在东暮的激动的有些微红的脸颊上,但却一言不发。

  此时仍是一向愿意多嘴的风俊打破了沉默。

  “兄弟,你为了早点出去,也是够拼的啊。那什么,其实我们打架也为了自己女朋友,真的。”风俊顿时便表现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女警官依旧沉默,只是把视线移到了文件上。而女警官身后站立着的其中一名男警察此时却忍不住地怒脸插嘴说:“你们几十人持枪在街上乱射,都是为了自己女朋友?可惜就抓了你们两个跑后面的,要不然你敢这样胡扯!”

  风俊瞬间哑口无言了,只得把嘴闭得紧紧的,而后靠在了身后的墙上。

  沉默的气氛又一次如肉眼不可见的幽灵一般拂过每一个人的身边,溜走……

  飞机头希城用手指拨弄着下巴,思虑万千,用喉部重重地“嗯?”了一声接着说道,“我貌似也见过零星几人有这种嗜血甚至生吃活人的时候。”

  希城的一句低沉、不起眼又貌似持怀疑语气的话如冷气般使周围的空气凝结出破碎的晶状物。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