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发布:2020-09-16 07:13:57

放佛判定自己而已个普普通通人。便,在也没人惹他的情况下他便始终是一个安分守己的青年。但,一但有什么小混混之类的人来惹惹他的话,后果怕是仅有死一个字了,确实,是真正地从世界上被除名。  寒风卷过地上的枯叶在他脚边飞舞盘旋,又飞落,风的哀鸣声时不时回荡如往常一样,不破汲川漫步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chapter1

  冬季的夜晚,寒风总是格外刺骨。

  如往常一样,不破汲川漫步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刺骨的寒风一阵阵地吹着,然而不破汲川却依旧只穿着一件t恤衫,俨然一副要与大自然抗衡的样子。

  不过,要说抗衡,他也的确有这个能力。

  这个从头到尾都平凡得没有一丝与众不同的男生,恐怕没有任何人会把他当‘拥有绝对实力‘的异能者看待吧。

  不过,不被关注并不代表没有实力。

  而他倒也对此毫不为意,仿佛认定自己只是个普通人。于是,在没有人惹他的情况下他便一直是一个安分守己的青年。但,一旦有什么小混混之类的人来惹惹他的话,后果恐怕只有死一个字了,的确,是真正地从世界上除名。

  寒风卷起地上的枯叶在他脚边盘旋,又飞落,风的哀鸣声不时回响。

  似乎是反感风声或是反感飞到脚旁的落叶,不破汲川厌恶地撇撇嘴,伸出插在裤带里的右手,对着空气一挥,风声刹那间停止了,不,应该说是围绕在他身畔的空气停滞了。

  一刹那,他的世界也安静了。

  满意地缩回手插到裤带里。

  一边,他绕到了一家照相馆。

  大门已经紧锁了,可在不破汲川饶到照相馆门口时,大门打开了。

  然而他丝毫没有惊讶,直直走了进去。

  里面的柜台旁,坐了一个身着睡衣的大胸女。她正埋头对着电脑,一见有人来,而且还只是个‘小孩子‘,一股倦意顿时侵袭了上来。

  "买还是卖?"她有些不耐烦地敲了敲台子,示意他到这里来交易。

  "买上位魂晶。"他没有走过去,只是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扔了过去"用所有钱。密码写在卡背面"

  大胸女扭了扭眼,这才起了些干劲。开始核对钱款。

  "虽然说这个城市的灵已经可以用横行来比喻了。但杀灵取核却越来越难。现在市价是超低级魂晶三百万一个。"大胸女一边胡扯着,似乎是担心这个年轻人的钱不够。

  "就兑换三个。"不破汲川说得不紧不慢。不过心里却烦躁起来。

  看来他的身体已经越来越不堪了呢。

  不过那位大胸女似乎是认为他在以魂晶强大自身力量,不由地调侃加劝解道,“嘿嘿,小子,想不到你能力看不出,钱倒是大把大把的嘛,不过在此我可要提醒你一声,力量是要靠不断地练习和实战中取得的,而不仅仅只是这一块块小石头。”

  虽然作为‘卖石头‘的老板娘能说出这样一段话也很让人钦佩了,但不破汲川仍然是十分的厌恶,对这个老板娘的话语也烦躁起来,

  “够了,臭婆娘。东西好了就给我。”

  其实,并非他不想去自行杀灵取核,虽然对于‘杀戮‘说不上感兴趣,却也不讨厌,这点小事情,他本也只是打算随手干掉几个就直接挖下魂晶汲取力量,毕竟那还新鲜。

  但是,今天却不同,因为他感觉到了危险,一种常人无法感觉到的危险---那种来自超高级灵的强大力量波动几乎能与他相抗衡。

  虽然不破汲川不讨厌杀戮,但却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在大胸女些许恼怒的眼神下,他接过魂晶走了出去。

  三块魂晶拿在他手里,散发着奇异的光泽。然而不多时,那种光泽消散了,成了三块状似‘石头‘的魂晶。

  不破汲川看也没看,吸收好力量后,便把它们扔到了树林的绿化带里。

  扔掉地那一刻,不破汲川微微地舒了口气。

  ‘还好缓解了身体的缺陷。‘

  的确,作为‘世界第一‘的异能者,不破汲川是强大的,然而强大的背后,他也必须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虽然身兼两个S级异能和一个B级异能,但……他的躯体却仍旧是人类。为此,每个月他的身体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损坏,即使没有用异能。

  而这方面唯一能拯救他的就只有魂晶中的魂能。

  那种介于核能、电能、光能、热能等等之间的强大能量。

  不知不觉,不破汲川已经拐出小巷,走到了来时的大街,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那是来自环境省的消息。

  只见消息一览赫然一行大字:

  上位的低阶魔族‘镰山‘抵临上京市,务必注意。

  镰山?那不是姓氏吗?难道那个魔族生前是人类?

  早前便听说过由人类转化而来的魔族,不过是力量灵魂脱离人类躯体,依附在类高阶魔族躯体上罢了。

  不过一旦失去了人类躯体,所有的异能也将会连同人类躯体一起献祭给神,从而转化成等量的魔力。

  对于这种生物,他不知猎杀过多少次。

  虽然如今这个,是他迄今为止所遇见过的,不能说最强,也算是比较强的了。

  ‘不过对于环境省的其他人来说,他们一定都吓得大门不敢出一次了吧。虽然今天的确不适合……真烦,不知道今天他们会不会找我…‘

  还没想完,手机立刻响起了来电显示---环境省。

  ‘切…真烦。‘

  接起电话。

  "不破汲川,今天上京市的东门二十三号照相馆那里,已经接连发生了三起命案了,连异能者塞娜也被杀死了。"那边响起了一个男性声音。

  "塞娜…"不破汲川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名大胸女性慵懒的睡脸…"那个照相馆老板娘?"

  "不错,"对方的回答带着些许的惊讶,随即道,"就是她,我们现在正赶去那边调查…因为三十七个死者中,她是第一例死亡的异能者,上面相当重视。"男性声音一顿,"对了,你在哪里,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去歼灭‘镰山‘,看来那个魔族很可怕,你在哪?"

  男性连问两遍,得到的却是长时间的沉默。

  "我?…"忽然,那边响起了不破汲川的反问。

  不破汲川回头看了看照相馆那个方向,再状似无意地退后几步,确认小巷那边空无一人。

  "我…在镰山那里!"不破汲川抑制不住喜悦,对着手机压低声笑道。

  "什…什么?你…"男性刚开口提出疑问,然而不破汲川却不等对方再说下去,挂断了电话。

  "镰山。"不破汲川默念。毫无恐惧之情。

  不是有一句话叫既来之,则安之么。上位魔族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引起他重视和兴趣的东西了,但是如果打算猎杀它,他还是会习惯性地分析分析敌我差力。

  而‘镰山‘,或者说…是另一股盘踞于此的力量……竟然令他感受到了‘未知的恐惧‘。不过归根结底,不破汲川是在犯懒。

  可如今的情况却不一样了。

  他明白,上位魔族竟然在打他的主意。第一次,他有种被藐视的滋味。虽然对于杀戮,他并非特别感兴趣,不过对其他自然也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早已活的意兴阑珊……

  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找什么客观理由了…

  "镰山。"不破汲川道,脸上的笑容扩大,再扩大。然而骄傲和不屑一顾的神情也同时扩大着。

  已经有多久了,他那么迫切的想让一个魔族匍匐在他的脚下,等待他手起刀落的那一瞬了。

  其实,勇于面对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出来吧!我可,不喜欢玩,捉迷藏啊!"他精确地计算出幻象的规模和方位。

  举手投足间,所有的场景应声而倒。

  仿佛感应到似的,他一转身,一个小男孩就站在大街的那头,和他一样的,诡异的微笑。

  "怎么样,林安?不破汲川在哪里?"那边,环境省的车刚到已围满警车警察的照相馆门口,沙夏立刻打开车门越了下来,惊脱兔于**般迅速地穿梭过人群,跑到早已赶来的林安身边,焦急地问道。

  然而她身边的男性只是盯着手机看,不出声。

  "到底怎么样了?"沙夏看着林安越来越坏的脸色,她的内心腾升出一种不详的预感。"够了,不要吵了!沙夏德艾维尔!你只要管好你自己的死活就行了!"林安忽然气急败坏地说道。

  "怎…怎么了啊!"沙夏一见林安无故发火,有点害怕,但嘴还是很硬,"又没犯你什么,吵什么吵。"

  沙夏自然知道林安很讨厌自己,归根结底便是因为自己的出生和现如今的身份。可她毕竟是身负S-异能的人,总评定为S-级的异能者,举世S级以上异能者也就这么十七个,她哪里又受过这种气啊…自己的曾经,不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家里,都是‘公主‘般的存在呢。

  不过现在的她明白,自己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一念及此,沙夏不禁有点伤心…"我不过是有点担心不破汲川而已…"她用一种极轻的语气喃喃道。

  "沙夏,你过来一下,这里要你帮忙。"照相馆里面响起了环境省组长---赵屏翊的声音。

  "嗯。"沙夏漫不经心地答道,一边慢吞吞地绕开周围正在登记、清理现场的警察,走了过去,可是内心又不忘待会儿要问个清楚的事情。

  走进照相馆,里面犹有一股血的味道。虽然人已经被救护车带走并且已经被确认死亡。

  "怎么了,赵组长?"

  "…你看…"赵屏翊捏了捏手上粘稠的血,是之前的老板娘塞娜的!

  他又从吧台那里寻了些血迹来,一边凑进鼻子前闻,"你自然知道我如今的异能吧,嗅觉感知B级。你如果相信我,那我敢保证,这里的每一滴血,都是新鲜的,即使那个超高级灵掩盖住了大多异能者的眼睛,可我仍然能闻得出来。那么也就可以说,那个魔族还没有走,甚至就在这里…不破汲川联系不上,现在这里实力最强的也就只有你了,虽然你身份特殊,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

  "赵组长,完了!"忽然,林安急急赶来。

  “不破汲川,”那边小男孩默念着对面人的名字。

  不破汲川闻言,也是定睛看着他,脸上的微笑在月光下泛着凌厉的冷光。

  战争开始前的瞬间,一切都是如此平静。

  然而大家都知道这不会维持太久。

  小男孩,不,准确来说,应该叫做‘镰山‘。

  他咬破手指,血却如同动脉断裂般迅速且大量的涌出,一滴滴落下,渐渐凝聚成一把镰刀状。

  随即,他挥动着镰刀,向不破汲川方向击来。

  可一瞬间,却又忽然消失了。

  “哼!”不破汲川冷冷哼了声,对于拥有原子控制的他来说,就算是A级的隐身或瞬移都不足为惧,更何况…那还不是。

  他伸出手,手上迅速裂开了一个口子,血液涌动,却并没有流出来,而是缓缓升腾出一个奇怪的、类似水晶一般的物体…那是类似于椭圆形的,悬浮于手中的水晶球,也是他的武器---裁决之晶。

  只见那水晶球周围迅速结起一片片锐利的水晶,向不破汲川的头顶天空发射---的确,根据小男孩的移动所产生的轻微波动,他已经深刻了解到了他的攻击状况,以及现在或是即将出现的位置。

  对于他的这种看似单一实则也确实如此的攻击模式来说,却似乎只有异能“分形”的拥有者才能逃脱这次攻击。

  很不幸,小男孩根本不可能有。

  不过虽然无法逃脱,上位低阶魔族也始终不是吃素的,毕竟整个魔界,光中下位魔族就占了61亿、几乎是总人口的99.9%了,而上位魔族却是靠着那仅仅一千不到的人数,竟然能压制住绝大部分的其他魔族以及他们的反抗,由此可见,一个上位魔族有多可怕。

  深知无法躲过,他索性现形并挥动起血镰抵挡。

  然而被切碎的水晶却在不破汲川的异能‘原子控制‘的帮助下由冲散的游离态继续转变为化合态,结合着周围的有益分子或是原子,转变为更厉害的水晶碎片。

  明明是碎片,却有如刀般的锋利,甚至更强,归根结底,还是不破汲川强大的异能。

  而魔族也不弱,只见那血镰的刀柄忽然融化了些许,随即,滴落而下的鲜血忽然分散开,变成数量与水晶碎片刚好的血滴,而后冲向水晶碎片,并与之碰触,只听一阵‘嘶啦‘声,血滴忽变的滚烫起来包裹住水晶碎片,而水晶碎片没有如镰山所料一般融化,甚至最终血滴都融化了而碎片却只是被钝化了,碎片表层形成的致密氧化膜使它幸而有时间返回原本的武器---裁决之晶。

  第一个回合,算是不相上下。

  小男孩的眼神变的略有严肃起来,看着眼前那个依旧微笑的人,眼中忽而闪过了那一闪而逝的恐惧。

  他明白,现在虽是平手,自己却是尽了全力才至于此的…

  棋逢对手,虽然人类比之魔族还是总体偏差,但达到A级以上的人类也算是能比肩上位魔族的了,更何况是如今的最强,S级人类异能者的不破汲川。

  镰刀在男孩手中渐渐滋养,而后忽然化为阵阵血雾,弥漫在不破汲川周围。

  而后,血雾变异,化为一个巨大的六芒星阵,阵光闪着幽幽地血红,伴随着男孩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镰刀,直冲而来。

  镰刀贯彻六芒星中央,顿时,一阵爆炸声响起。

  不破汲川面无表情,不知是装出来的还是真正的悠然自得,却见他并没有动用武器,而是伸出另一只手,对着空气挥动了一下。

  不破汲川周围,立刻形成了一个真空层。

  与此同时,他脚下一踩,顿时以他为中心,向四周立刻扩散出了一个威力极大的气旋。那是‘风感控制‘的杰作。

  而那个小男孩手挥镰刀,巧妙地冲过了气旋的外围直冲中心。

  此刻,小男孩不由有些怀疑,为什么…自己能那么容易地突破?

  …阴谋?!

  不过战时是没有时间思考的,而胜利的喜悦也冲淡了之前的怀疑。

  他长驱直入,却忽然,镰刀在接近不破汲川的刹那,变为了血珠!

  没了武器,小男孩显然有些惊愕。

  不过随即,气旋忽然紧缩着向不破汲川靠拢,血珠带着淡淡的腥稠努力地离开了真空层,然而面对眼前的小男孩,不破汲川自然不会起一丝怜悯和放松,手中的裁决之晶散发出幽幽的冷光,向小男孩飞去!

  连同着,那个气旋也紧缩而来,小男孩一咬牙,身化血雾,横冲直撞地冲破外围气旋。

  “果然…不愧是人类最强,就算身体受损已是至此……”小男孩一边化形,一边却是努力止着浑身渗出的血。

  “哈哈!领教到了吗?!那么接下来,就让你尝尝,挑战权威的后果!”

  不破汲川眼中透露着浓浓的不屑一顾,带着些许疯狂和冷淡道。

  “不过,你虽然强,个体的强大却不足以弥补整体的弱小。而且你本身…也是垂死之躯!”小男孩微笑着道。

  “不破汲川!”忽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是一名少女。

  还有…一个男子。

  沙夏和…赵屏翳。

  ‘那两个废物来干什么?‘这是不破汲川看到他们的第一反应。

  “呵呵…”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小男孩轻笑出声。

  随即,他抓住机会,瞬间移至那两人中间,速度之快甚至连不破汲川都应接不暇。

  赵屏翳虽然弱小,毕竟自己只有个辅助的嗅觉感知异能,但多年的摸爬滚打也使他有了一种处变不惊的情绪。

  他迅速掏出抢来。

  “砰砰砰”

  枪身响起,子弹直击那个已是身受重伤的小男孩。

  然而子弹击中的竟只是血雾,而那血雾在被子弹带走一段时间后,又重归本体。

  忽然,一股熟悉的风力出现,渐渐旋转将那些飞过的子弹扭转方向继而往小男孩身上飞,而后,那名女子一把挡在赵屏翳身前。一手操纵着风力。

  而一旁的主角,不破汲川,却已渐渐不耐烦起来…

  一开始是忽然地转变而跟不上节奏,而后是坐看好戏,而如今的他,不禁有些不耐烦起来。

  “喂!我说阿!”不破汲川对着前方喝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惜,就算你是真的绑架了那两个废物,我也不会因他们而放弃杀你的,今天,你就别打歪主意、从我这里逃掉了!”

  小男孩听到,明显一愣,也就是这一愣神中,子弹穿透他的身体,或许是因为风的能力,子弹的利用率达到了最高,小男孩直接被这后劲甩去了好几米!

  “可恶……”或许是因为开始太轻敌,竟然没有发现这其中有高手……可恶他支撑着抬起沉重的身体,颤颤巍巍,或许是因为太累了。

  ‘已经…没有一战之力了吧……‘这是他此刻的想法。

  “还有阿,”一个恶魔般的声音响起,“你是不是根本没有好好调查我阿!这个世界能够真正威胁到我的人可已经死掉了呢!”

  他伸脚一踢,看似好像只是摔摔腿,但威力却是惊人的强,只见那小男孩顿时被踢出了三十来米,直触结界的尽头。

  朦胧中小男孩睁开眼,触及视网膜上的那个人。

  那个人,不知何时又瞬移到他的身边……看着看着,小男孩嘴角又泛起了开始时那奇异的微笑。

  “想要我死,还不容易吧!”

  不破汲川不耐,一边蹲下身,准备对这个男孩给予最痛的一击---控制他体内的原子!先是刺激体内的神经细胞,然后是对他的细胞进行拆分和重组……

  而那最可怕的特点,就是一开始并不会真正死亡!

  原本,不破汲川不想再逗留,杀了了事,毕竟他明白,那个可媲美自己力量之人,并非镰山。

  可他又一次地刺激了自己……

  “阁下!”伸手,正准备好好折磨镰山的他不由一愣。

  抬头,望向天际。

  那个身影越来越清晰,是个魔族。

  “阁下,我们素未谋面,我便在此先介绍下自己,我之名为灵,现下这只是分身,多有不周,还望谅解。”

  “分身吗……”不破汲川有些不屑道,之前还以为感受到的是本尊,来的也会是本尊,却不想,只是个小小的分身……

  “阁下,我在此希望你能够罢手,这孩子是我的朋友所托遗孤,只是做事太幼稚。还望您能手下留情。”

  后台。

  这是不破汲川闻言想到的第一个字眼。

  “切…”在这种情况下,再低头,可就不是不破汲川,人类世界的最强了,

  “我不同意!”

  “呵呵…阁下自然早已猜出您的答案,”一顿,他扭头看了眼被晒一旁的两人道,“自然,绑架什么的也是无用之举。”

  “知道就好!”

  “那么…既然如此,我也不祈求您不杀他,只要您知道了这么做得后果…

  “对于您自己的身体,您才是了解最多的人吧!我想现在…在刚吸食完就如此动用异能,必定是害人不利己吧!”

  “…”被这么一说,他的确是早已感受到了体内的不堪---五内翻滚,内脏正在不断被揉捏挤压……

  ‘呲‘的一声,小男孩瞬间化为血雾!

  灵也不由一怔。

  “藐视权威的人,该杀!”

  “…”这回轮到灵无语了。

  “好吧,即如此,我便也只好离去了,一手对着血雾一指,瞬间,血雾转变为一个大血球凝聚在灵之手。

  随即,血球被灵不断吸如体内…很难想象,前一秒还在为镰山求情的灵这一秒竟毫不犹豫的吸取着镰山的生命……

  而后,灵一个响指,周围结界应声倒下。

  灵比划了个请的手势,便忽然消失。

  不破汲川不由无语…他,这是在向自己交好么?本来还以为要一场恶战才肯罢休……

  回头,看着目光呆滞的两人,不,是两个废物。

  那个少女怔怔地看着刚才那个身影,眼神中流露着浓浓的恐惧,而那男子站在少女身后,不知做何表情。

  不破汲川移目向前走去。

  “阿!……等,等我们一下!……”沙夏略带惊慌地跑了过去。

  “走开!臭婆娘,别烦我!”对于沙夏,不破汲川几乎是忍无可忍,要不是骂女人的话他只知道骂“臭婆娘”,恐怕接下来什么脏话都会说出来。

  “不……不是的,”沙夏一边谨慎地组织着语句,一边道,“我们…只是关心你……之前看到了结界的入口,我和赵组长二话不说就闯了进来……”

  “呵呵,不要再装腔作势了臭婆娘,就这种结界…赵屏翳破不了,你还破不了?如果你真的想救我何必突入,先破掉结界不就完事了吗?

  “我看你应该是想掂量我的分量,看我是否有能力帮你突破现状吧?”

  语毕,不破汲川便有些惊讶于自己竟然能说出那么一长串话来。可是,只要这样之后那女的可以不来烦自己也不失为好事。

  他斜眼一瞄后便加快步伐往前走。

  而沙夏,却忽然再说不出一句话来…是,他说得不错,自己…便是这么想的……所以赵组长的‘先破结界‘的提议她没有听。

  少女自然知道,由内而外的破除结界需要解决结界里的创造者,毕竟创造者能随时创造多重结界…但对于结界外的人来说,破除结界或许只需要挥手操纵异能就够了。

  可是…她也不得不需要先掂量掂量他的能力,因为少女希望他在她危险时能有足够的能力救她!这…事关她的生死。

  而她的现状也的确不容乐观。作为人类两个超级大国的筹码,虽然她的实力足以让她在此时此刻自保,但对于将来,她却丝毫不敢有活的久远的胜算。

  了解了M国的真正秘密,而那个秘密,竟然牵扯到了Z国,并且那是只有两国高层可知晓的,充满了权利的腐臭味与对生命的藐视的秘密……

  如果它们互相通气,那么自己可能一夕被两国追杀。

  幸而两国闹僵。

  因为经济与区域入侵等事…所以自己还能在两国的战时苟且偷生,但如果哪天…它们的高层会做下来好好谈谈。那么她的肖像,不出一周,就会以通缉令的形式出现在大街小巷。

  ‘死亡‘---这个词仍旧不断地悬浮于脑海,如同蛊毒般挥之不去……

  而她与不破汲川的相遇,即是她‘此世最好的场景‘,同时,这也是Z国不可小视的失误。

  所以,自己要短时间内赢取到他的信任,而后把那个秘密告诉他……这样,即使全天下人知道了她父亲‘叛变‘一事,也会觉得这并没有错,而自己也可以通过他的力量趁机逃亡到别的地方去。

  智者…就是擅长借力之人。虽然她不怎能聪明…

  沙夏的算盘的确是打得哗哗响,然而这事执行起来却有不小的难度。

  首先,自己希望先期能被不破汲川保护的想法已经被他知晓。

  “哎……”沙夏不由叹了口气。

  来到这里,她并不打算真的苟且偷生,虽然她也不怎么以天下为己任,但父母在地狱的呼唤声,却是每时每刻都督促着她…要她替他们洗劫冤屈!要她昭告天下这两个大国称霸世界的秘密!

  ‘……如果最后的最后,不破汲川也不打算帮我的话‘她这般想着,棕色的眼里闪过隐秘的寒光。

  ‘那么,这个秘密就由我来亲自揭发!就算是以死为代价!‘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