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悯生愿》寻短见的山神二

发布:2022-01-12 07:14:05

山神陡然丧失只剩的落脚点,惊慌之际,托知年的福,他上吊自杀失败了。知年一脸无邪地拍了拍脚上的尘灰:“小白你瞧,正简言之帮人一把,胜造七级浮屠。”“……”这算哪门子的帮人?切记歪解佛祖的意思好吗。小白在心中腹诽。山神的脸上,上垂着两行热泪,他的身影知年一脸无邪地拍拍脚上的尘灰:“小白你瞧,正所谓帮人一把,胜造七级浮屠。”。

山神骤然失去仅剩的落脚点,慌乱之际,托知年的福,他上吊成功了。

知年一脸无邪地拍拍脚上的尘灰:“小白你瞧,正所谓帮人一把,胜造七级浮屠。”

“……”

这算是哪门子的帮人?

不要曲解佛祖的意思好吗。

小白在心中腹诽。

山神的脸上,垂挂着两行热泪,他的身影,逐渐变得苍白渺茫。

到底,他最后的挣扎也白费了。

天爷终究要带他离开这美丽的世界。

临死之前,他悟出一个道理——

珍爱生命,请勿随意自杀。

小白看着山神,道:“年年,你瞧瞧他这般痛苦,咱们还是帮他一下吧。”

闹归闹,不要将事情闹大为好。

知年歪着脑袋,手指点着下巴,思忖片刻,勾唇笑道:“这个想法倒是不错。”

小白见知年答应得爽快,不禁打个寒颤。

爽快并不要求回报,绝对没有好事发生。

小白没来得及多加叮嘱,便瞧见知年绕着树木走了一圈。

知年没让小白失望,也没让山神失望。她抬起腿,紧接着就是潇洒的一脚。

吊着山神的树木,在知年的“热心帮助”下,被连根拔起,朝悬崖外倒去。

小白的身影,随着掉落至山下的树木,变得苍白无力。

他瞠目结舌:“……年年,你这是在干什么?”

知年的笑容,天真无比。

“你不是让我帮他么。”

小白欲哭无泪:“我所指的帮,是让你把他给放下来。”

不是让他坠崖。

“小白,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怎么,他让她救他还有错了?

知年走到横石上坐下,头头是道地解释:“山神明明是想体验凡人寻短见的感觉,我若是现在不帮他,到时候他就要再受一次罪,岂不是很残忍。”

小白:“……”

这胡诌的话,听起来竟有几分道理。

小白道:“年年,对方是位山神,怎么会闲来无事体验凡人自杀!还有,咱们到底是归天界管辖,万一咱们倒霉,他有个好歹,咱们的工钱,就遥遥无期了!”

“小白,他是山神,能有什么好歹?顶多是被狠狠地勒一下,摔一跤罢了。不碍事的,山神向来皮厚。”

知年起身,从百宝袋掏出中一把匕首。

她……要不要顺带补一刀?

小白:“……”

“年年,你……掏刀子出来作何?”

“我想补刀。我觉得,还是补一刀为好。嗯……就像街市上买一送一。”

某位准备爬到山顶的山神,莫名其妙地抖了抖。

“……”

“年年,你这是弑神,小心又被天庭的众神弹劾。到时候,别说祈愿斋的工钱永远拿不着,连命也保不住!”

知年怡然一笑:“那我就守在南天门门前,看谁来弹劾我,我就将他揍得连南天门都进不去。”

小白:“……”

知年对天庭众神有气,以知年目前的修为来看,众神若是被揍,估计百年都难以下床。

山神一个冷颤。

上方似乎来了个了不得的主。他……他还是绕路,从别处上去算了。

知年收回匕首,看向悬崖边:“都差不多上来了,还绕什么路,行岚。”

行岚?

小白诧异。

那他不就是……

行岚:“……”

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快要上来了?

又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你是谁?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行岚迫于无形的压迫感,乖乖地爬上山顶。

眼前的女子,眉目如画,明艳动人,说是惊为天人也不为过。

她乌发如瀑,发髻随意简单,一袭夺目艳红,在风中尽显张扬。

知年起身,负手走到行岚面前。

行岚的后背,有一条除去祈愿使,谁也看不见的白色链子。链子如铁链一般粗,链体度着一层淡淡的蓝光,朝虚空飘去,没入云层中,捆绑着未知。

知年带笑,她的笑容看似邪魅,却如一把尖刀,锋利凛人。

“我是祈愿斋的知年,助你达成愿望的祈愿使,自然知道你的名字。”

行岚震惊,再一次并无比认真地打量知年。

知年的身上,没有凡人的气息,亦没有神仙妖魔鬼怪的气息。

非人,非神,非妖,非魔,非鬼,非怪。

超出六道之外。

行岚震悚:“你……你便是那被贬至祈愿斋的知年!?”

知年挑眉,语气略带一丝自嘲:“正是。”

行岚看向知年肩膀上那只身体胖嘟嘟,模样憨态可掬的小黑狗:“那这位就是……”

托知年的福,小白如今也是赫赫有名:“是的,我就是天狗小白。你的祈愿,祈愿斋已经收到,不如现下就……”

“等等!”行岚连忙打断小白。

“怎么了?”

小白故作疑惑,一双圆似黑珠的眼睛,纯真干净。

实际上,他心虚得紧。

小白在心中祈祷,祈祷行岚千万不要因为知年刚才的胡闹,向祈愿斋提出更换祈愿使。

打工不易!

集满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祈愿,于知年来说有多重要,小白最是清楚不过。

唯有努力打工,集够祈愿,知年才能从返天庭,揪出当初陷她于不仁不义的恶神,并让当时讨伐她的众神一并下跪道歉。

他无法忘记那一天,知年身负重伤,凭一己之力抵挡众神的追杀讨伐。

无论知年如何解释,众神众仙皆把她的话当成放屁,满是愤怒地要制她于死地。哪怕是一手将她养大,她最为敬爱的白泽帝尊,也选择冷眼旁观。

后来,托天帝的弟弟——轩辰帝尊的求情,知年才得以免去一死,但终究还是要沦落到为天庭打工的下场。

小白当时是这样安慰知年的——

凡间有句成语说得好,卧薪尝胆!

若想复仇,期间就要吃够足够多的苦,咽下足够多的委屈。

小白嘴上是那样说,心中却无法忘记,知年从诛仙台跳下的那一幕,脸色惨白,双目空洞,仿佛世界失去了所有支点。

如今,他们来到祈愿斋打工,知年的愿望就是他的愿望,知年的迫切,就是他的迫切。

可再迫切有何用!?

打工千年,实现的愿望,连天庭要求的一半都未能达到。

小白现下,心中是一万个后悔。

后悔没有出手制止知年,任由她胡闹,明知故作地捉弄行岚。

行岚没有回答小白,反而是陷入沉思。

片刻后。

“我……有向祈愿斋祈愿?我祈了什么愿?”

小白震惊:“咦?你不记得了?”

行岚摇头:“不记得了。”

知年:“……”

小白:“……”

小白面露愁容。

莫不是掉下山,摔坏了脑子,将事情给摔忘了?

如若这样,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行岚这单愿望,必须要与他有个对接,走完该走的流程才行。

如今忘了,该如何走流程?

小白道:“你再想想?”

行岚点点头。结果,他什么都能想起来,唯独忘记向祈愿斋祈愿这件事。

选择性失忆吗,

还能再倒霉些吗?

小白在心中含泪咆哮。

“年年!让你别胡闹你偏不听,这下好了吧,他记不起向祈愿斋祈愿这件事了!”

知年用手捂住耳朵:“小白,你不要激动。又不是不知道他的祈愿内容,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况且,向祈愿斋祈愿这种事情,很多都是祈愿者不经意间向祈愿斋许下的祈愿。”

这种情况,就需要祈愿使上门询问祈愿者答不答应祈愿使替他实现祈愿。

“那根本就不同好吗!不同的愿望,有不同实现愿望的方式!”小白双手环胸,没好气地说道。

“好了好了,小狗狗火气这么大作何?咱们让行岚记起不就可以了吗?”

“好!你说怎么记起!?”

知年捏着下巴,仔细打量行岚。

行岚不知为何,被知年盯着,总觉得渗得慌。

“我以往在医书上看过一篇文章。选择性失忆即可能是短暂的,也可能是长期的,如想让失忆者记起,就须在此让他受到先前同等的刺激。”

小白听得云里雾里:“所以……”

“所以,你再上一次吊自杀如何?然后我再一次将你踢到山下,直到你记起来为止。”知年一把拉住行岚的手腕。

“有道理!”小白赞同。

“什么!”行岚难以置信。

知年是觉得他是疯了,才会答应她提出的法子。

吊在树上不难受?

摔到山下不疼?

“我……可以拒绝吗?”

“可以。”

“不可以!”

知年和小白异口同声。

“年年!”

知年耸肩:“小白,咱们应该要尊重病患的要求。”

“也不知托了谁的福,行岚才会失忆变成病患。还有,刚刚行岚让你救他下来的时候,你可有尊重他的意见?”

“有啊,他想自杀,我成全他。还有,他当时不是病患,是一个想不开的山神。”

“年年!”

“嘻嘻。啊咧,行岚人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