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凰在上

发布:2022-01-11 22:04:18

龙凤红烛窜着拔尖儿的火苗,晃的屋内火光摇弋再说,更把盖头下的金丝流苏闪的夺目。夜凰一把扯下盖头张嘴打了个哈欠,便伸出手锤她的腰杆,口里低声的嘟囔:“都戌时了,怎么还不来?么我要静等一早上?”扭了两下腰杆,她伸出手把那些红枣花生的拨到一边,刚要侧夜凰一把扯下盖头张口打了个哈欠,便伸手锤她的腰杆,口里小声的嘀咕:“都亥时了,怎么还不来?难道我要坐等一晚上?”。

龙凤红烛窜着拔尖的火苗,晃的屋内火光摇曳不说,更把盖头下的金丝流苏闪的耀眼。

夜凰一把扯下盖头张口打了个哈欠,便伸手锤她的腰杆,口里小声的嘀咕:“都亥时了,怎么还不来?难道我要坐等一晚上?”

扭了两下腰杆,她伸手把那些红枣花生的拨到一边,刚要侧躺下眯一会,便听到了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她立刻坐直了身子,把盖头给罩了回去,继而挑了起来,又把那些红枣花生的给拨了回来,才放下盖头,把手交叠在身前,那房门吱呀一声便推开了。

“新郎到!”有婆子乐滋滋的喊着,继而有一些裙摆在夜凰的盖头前飘过,紧跟着有身影当住了光火,让她的眼前有些暗。

“挑盖头吧!”随着婆子的话音,夜凰便凭着光影的变化知道站在身前的人已经拿到了那竿如意金秤杆,便立刻低眉顺眼的瞧着自己的膝头,等着那杆金秤伸进来后,自己好送上一个娇弱的容颜。

吸,呼,吸,呼……

在夜凰第三次深呼吸后,那秤杆都没伸进来,当即夜凰的嘴巴就扭在了一处,心里叫骂:你爷爷的,磨磨唧唧做什么!

心中刚骂完,金秤杆忽而出现在眼前,夜凰的表情还没来的及变,那盖头就被挑飞开来,露出她还没回归到正位的嘴。

“啊!”就势的轻呼一声,迅速低头,夜凰庆幸自己的反应还不算差,同时微微抬眼向上,想瞄一下这个新郎官,结果却看到的是一个背影……

背影?!夜凰不信的抬头,结果新郎官很不客气的继续背对她,人却走到桌边,抓了一个酒杯高抬,于是那喜婆立刻抓了酒杯就往夜凰手里送,也不管这一抓一塞之间,酒水的飞溅。

“来来来,新郎新娘喝合卺酒了!”喜婆的催促下,夜凰被拉扯了起来,她看着自己一手的酒水,开始怀疑那杯子里还是否有酒,而杯子已经碰在了一处,那位新郎官竟然头都不回一下的缩了手,将酒倒进他的口里,完全不和她来个交臂……

嘁,不交臂更好,你当我稀罕?

夜凰腹诽着也把酒杯放到唇边仰了头,于是她只喝到了一滴酒,只够润下她的樱桃唇。

“礼成!新郎新娘早些休息,洞房花烛春宵千金!”婆子的高音里,屋里的几个花花绿绿的丫头们便和喜娘以迅雷之速出了屋,当砰的一声屋门关上时,她便听到了屋外那些丫头婆子们的笑声。

夜凰捏了捏手里的酒杯看了眼前面的背影,虽然她承认只看背影,对方的身材颀长颇可入眼,但就冲这位只肯给背影的架势,她却也不屑的翻了白眼,将酒杯一放,双手交叠在身前,打算看看这位装逼兄接下来还要怎么装。

时间在点点的流逝,夜凰站的脚都发麻的时候,屋外有了不少脚步声,以及低低的抱怨,于是她撇了下嘴,把左脚的重心给移到了右脚,考虑若这只脚也麻了,这位装逼兄还这么傻站着,她就去她的形象,只管坐下得了。

“啪!”随着一道金光抛物线闪过,新郎官手里的酒杯被丢到了桌子上,继而那位装逼兄开始伸手拆他身上的大红花,人也份外自然的扭了头瞥了眼夜凰。

半垂眸,若羞涩,夜凰的手指捏手指,迅速做出一副娇弱不堪的模样,微微地挑了眼偷瞧的同时,还让自己微微地颤抖,表示出一份紧张与胆怯。

可是那个家伙竟然两下开始动手解脱起喜袍,人也往她跟前走来,只是很可惜,因为他是站在烛光前的,她竟然看不清他的眉眼。

我擦,一个屋子就点两根蜡烛,要不要这么抠!

夜凰心中吐槽的同时十分自然的打了个哆嗦,继而用一脸惊恐之色迎向他:“你,你要做什么?”她娇弱的声音小的似蚊子哼哼,不过她确定他可以听清。

新郎的喜袍被挂上了衣架,她确定他看向了自己:“还能做什么?睡觉!”说着他已经走到她的跟前,一把将她头上的凤冠给取了下来:“带着这个不累吗?”说这回身把凤冠往桌上放,夜凰便迅速的抬眼,借着那一瞬间看清了他的侧颜:高高的鼻梁下有一点鹰钩,眉很浓。

因着他的回头,她又低下了头,继续保持着她的胆怯:“可是,可是我,可是我才十四……”

“我知道!”装逼兄的声音没什么波澜,人再度回到她的身边,口腔里的酒气都能喷到她的脸上:“十四岁难道就不能睡觉了吗?”说着他伸手将她的肩膀一推,夜凰的身子只晃了下,而后,在男子的错愕里才向后倒去,顺理成章的倒在了床上,于是他低头看下了他的手,而夜凰赶紧的出声:“你不能这样,就算你娶了我,可我才十四,我还没及笄,我们,我们还不能圆房!”

男子的手摸上了他的额头,话语里有些轻笑:“圆房?谁告诉你,我要和你圆房?”说着他伸手指着床里说到:“躺过去一点!”

夜凰摇摇头:“你,你要干嘛?”

“干嘛?睡觉!闹了一天你不累我还累!”男子说着竟没好气似的一把抓上了夜凰的脚,就要将她朝床里丢,可夜凰的脚脖子一被抓到,她便开始狂登乱踢口里更是喊着:“不要,不要!人家才十四,不要!”

抓扯着床单,敲打着床板,她把自己演的很悲催,但是她发现更悲催的是,她的身子从床上一滑,人竟被他扯得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而男子站在她身边冲她吼道:“闭上你的嘴,你不睡就拉倒!”说完他竟鞋子一脱,自己动手掀起了被褥,任那些花生枣子的掉了一些到地上,人完全上床睡觉钻了被窝,甚至还很不够意思的把后脑勺给她看。

这下夜凰倒愣了:“你难道说的睡觉就只是睡觉?”

新郎官头也不回的答道:“你以为呢?”

以为,这个时候还说什么以为?夜凰一骨碌爬了起来,伸手揉了下鼻子,就听到床上的人飘下一句话来:“放心,我没兴趣也没打算和你圆房!”

夜凰的眉一挑:“真的?”

床上的人话音都无,显然是懒的理她,而夜凰却眼睛一眨扫了下周围后,一把开始扯自己身上的霞帔,待把那一套衣服脱下后,她便走到床边,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

“干嘛?”装逼兄很敬业,头都不回。

“麻烦你让让!”夜凰说的很客气。

男子手一伸朝里抓了一床被褥直接就朝外丢:“那边有软榻,你睡那边吧!”

夜凰抱着被子瞪大了眼:你有种!

她将被子抱着,抬脚在他的背部轻轻的踢了下:“你的意思要我别在床上睡?”

“你不是怕圆房吗?既然怕,那你何必与我同床?你就还是睡外边吧!”装逼兄说这一啪啦竟然还是不回头,当下夜凰活动下了脚踝,却用萝莉的声音轻柔无比的说道:“你确定,要我,睡外面吗?我才只有,十四诶……”

床上抬起一条胳膊,那食指很坚决的指向外,于是夜凰当即把被子往地上一丢,抬脚朝着那背就踹了上去!

“啪”装逼男毫无防备,直接被踢的身子撞上了床内壁,而脑袋更是在上面磕了一下,发出清脆的:“梆!”

下一刻他愤怒的暴起:“你敢踹我……”

他话还没说完,一只绣花鞋便抽上了他的太阳穴,继而他觉得眼前一花,似有什么东西按到了他的脑门上,人立刻就两眼一黑的向下栽。

夜凰伸着右手的两指按在他的脑门上,见人向下栽,便只是歪了下身子,缩手,任他栽下去滚到了地上,而她笑着把上床把鞋子捡起来一丢咧了嘴:“想让本姑娘睡外面,我就让你睡地下!”

……

顺手从床上抓起一个枣子塞进嘴里,夜凰单手撑腮的斜在铺上打量着地上的新郎官。

如今的他已经被夜凰很够意思的拉正躺平,绝不会因为倒栽葱的样子而脑充血。他被安置在了铺地的床褥上,当然得到夜凰关照的原因是因为两个,一是这家伙长的非常不赖,让夜凰觉得嫁他一次不算亏;一个就是这家伙是有官职的,虽然她现在还没反应过来那是管啥的,但为了自己将来好潇洒的挥手说拜拜,为了明天的场面好过些,她还是觉得给他这点关照—让他躺在地上接受自己居高临下的观赏。

此人蜜色的肌肤虽不是传统的公子白,但却透出健康的麦色光润,配着他的鹰钩鼻与浓眉,十分的养眼。夜凰的目光从他的唇一直向下扫落在他的胸膛,腰身,乃至裤裆,腿脚,初步的判断此男人的个头在一米八左右,身形虽不如武夫那般结实壮硕,却也并不孱弱,看起来还算不错。

吐出枣核,她以手撑地,探身而下,将身子拉平似桌,人却把脸停在了男主脸部的上方,她看着他密长的睫毛,仔细的听着他的呼吸,在确定他进入深度睡眠后,她笑着爬回了床上口里轻声的嘟囔:“好好的在丰都鬼城里逛一圈吧!”

说着她动手取下了床帐,将里外两层拉好,把自己“隔绝”在这张雕花大床上,才抹起了衣袖,露出了左手的一只过于银亮的镯子,将它抹了下来。

夜凰将这镯子在手里转了转,随即按了一下又转了转又按了一下,然后就左手于空中拿着镯子伸直,大约两秒后,只听细细的若蚊蚋的一声机械摩擦音飘过,那镯子竟然若变形金刚一般的延展组合,未及竟演变成一只长宽高都差不多二十公分的银白色正方体箱子来,浮在空中。

我的百宝箱啊,只可惜你只能储存东西,若当日我知道我会到这个异世来,怎么也多备点高科技物品了!

夜凰心里想着,伸手一按中心的锁件,箱子便自动打开,立刻是一片光彩闪耀,照的那床帐内都泛了红黄之色。

箱子弹出了一层,装有金饰玉器玛瑙璎珞的头面;夜凰伸指给推回去,出来了二层,乃是享有红宝蓝宝的一些物件;她只扫了一眼又给推了回去,便出来了第三层,其内却是一些奇形怪状的饰品,有金,有铜,但奇怪的是他们不是有所残缺就是泛着青绿之色;夜凰小心翼翼的拿起了几个翻了翻,一脸的喜爱之色,而后又小心翼翼的放了回去,再将其推回,却在第五层刚显露出几个硕大的东珠之时,又给推了回去,并手做了个扭转的姿势,那第一层复又出现,而她一脸肉痛色的再其内翻找,最后摸出一个金子打造的猴子捧桃的大翅珠花来。

“得,只有牺牲你了!”夜凰说着还爱不释手的将其细细观望,而后摸摸桃子,心疼的砸砸嘴,又摸到猴头上,不舍的摇摇头,最后扫眼到那猴子细长的尾巴上,她磨了磨牙,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那尾巴上开始前后的夹,最后终是在尾部处狠狠的一夹,猴子立刻没了尾巴,那金色的尾巴则掉在了她的裙面上。

轻叹一口气,她快速的把珠花放回了盒子里,而后她却伸手直接摸到了最下一层,也就是第十层,她一点点的抽开,慢慢的一条项链露了出来,那闪耀的红宝与金色交织在一起展现出一个美丽的弧度,但是……正中的项坠处,那红宝围成的圈里,却赫然是空洞洞的,只留下了一个金色的圈,还带着用来嵌抓宝石的四爪。

伸手抚摸了那空洞洞的圈,她将这第十层推了回去,而后那箱子在细细的摩擦声里恢复为最初,还是那一个过于银亮的镯子。

它落在裙面上和那猴子尾巴的小金条相撞,发出轻轻的一声响,夜凰将镯子带回左手,将那猴子尾巴收进了袖袋里,而后伸手捞了被子,倒在床上和衣而睡。

……

鸡鸣之声过后,睡在地上的男人翻身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这一个喷嚏打醒了自己的同时,他模糊的双眼里也扫看到一片红在斜上。

红,斜上……嗯?

噌的一下睁开了双眼,他很诧异帐子怎么短了一节,待这么一瞧,便惊的坐了起来,不信的看看自己,又看看面前的床帐,他一把拉开了床帐就看到了一个女子侧身而睡,眉头轻蹙。

他揉揉眼,确信自己没看错后,就伸了手在她的身前虚空的伸了几下,似要抓或推,但最后还是缩了手的出言:“喂!”

“喂!”他加大了些音量!

“醒醒!”他的脸色开始有点黑。

女子的眉头蹙的更深,他瞧见了便是忿忿的将帐子放下,但一看自己还在地上,便忽而又一把拉开了帐子,抬手就推上了女人的身子:“醒醒!”

隔着被窝,他推的膝盖,力道不算小,可女子却没睁眼,这一下他的脸更是黑了几分,手上的力度也加大了些许,声音也加了分贝:“你给我醒醒!”

“嗯?”女子总算揉了揉眼醒了,继而呼啦一下坐了起来,看到了他,这一刻四目相对,她看到那眸子深邃如墨,烛光映出仁儿似星,但下意识的她立刻奉上一抹浅笑:“你,你醒了啊!”

男子抓帐子的手搓了一下,嗓子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嗯,继而便一脸怒色的瞪着她,手指来回的指了床与地下后才说到:“你怎么会在床上?我,我又怎么在,在地上!”

夜凰立刻抱着被子嘴巴一撅:“还不是你非要睡地上!”

“啥?”男人的眉挑了起来,似是抽搐。

“你不是叫我睡外间嘛,可是昨晚是洞房花烛啊,要是被人发现我睡在外面,这,这可不好,会被人说闲话的!我想了想,就,就把被褥铺到床下,在里间来睡,那晓得睡到半夜,你,你忽然好没道理的睡在我身边,还嫌我挤!最后你就把我挤出了地铺,我,我叫你,唤你,你还嫌我罗嗦,还踹了我一脚叫我闭嘴去睡觉,我,我无处可睡,还不是只有睡床了嘛!”说着她的眼里就包了泪花,忽闪忽闪的似乎要决堤。

“什么?”某男的嘴角都开始抽搐:“你的意思是我,我半夜和你挤?”

夜凰迅速点头:“是啊是啊!怎么你不记得了吗?难道,你是,是半夜从床上滚下来?”

男人的脸一红:“哪有?我,我不过看你是个女儿家,地上凉,怕你沾了湿气罢了,我,我是主动让你的!”

“真的?”夜凰一脸的感激之色,但很快又歪了脑袋:“那是这样的话,你刚才干嘛又一副不记得的样子?”

某男顿了顿,一脸镇定地说到:“我睡蒙了!”

夜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点头,人就接着躺下去了,把那男人继续晾在地上。

男人张了张口,忿忿的把手里的帐子放下了,然后他动了动身子,发现肩背乃至脖颈处都有些痛,于是他自己心中暗道:这般酸痛,应该是摔到了,难道我真的是滚下来的?可是,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大对劲,好像,好像有什么想不起来了!

正在此时,鸡鸣复啼,他站起身来看了看天色,却发现竟已是天见鱼白,赶紧的又拉开了帐子,冲着瞧望着自己的女子说到:“赶紧起来梳妆收拾吧,告别了你养父一家,咱们,也要离府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