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分手费

发布:2022-01-11 22:04:18

喝了一肚子的酒,流了一脸的泪,无论真的伤感但是假的做样,总是会到了别离的时候,夜凰走到堂前规规矩矩的冲着那主位上的老者就是一跪,可膝盖才触地,那老者便两步见状拉扶了她,轻轻地的摇摇头。“养父再上,请受不忠不孝之女一拜,您的再生之恩,夜凰没齿难以忘怀!”说“养父再上,请受不孝之女一拜,您的再生之恩,夜凰没齿难忘!”说着她抽离了双手认真的磕头,那老者轻叹了一口说到:“快起来吧,你这一去许得好生照料自己,孝敬公婆,疼爱夫婿,且不可任性!”。

喝了一肚子的酒,流了一脸的泪,不管真的伤感还是假的做样,总是到了离别的时候,夜凰走到堂前规规矩矩的冲着那主位上的老者便是一跪,可膝盖才触地,那老者便两步上前拉扶了她,轻轻的摇头。

“养父再上,请受不孝之女一拜,您的再生之恩,夜凰没齿难忘!”说着她抽离了双手认真的磕头,那老者轻叹了一口说到:“快起来吧,你这一去许得好生照料自己,孝敬公婆,疼爱夫婿,且不可任性!”

“夜凰记住了!”她才言毕就被拉了起来,老者身边的妇人走了过来,抓了她的手轻轻的叹了口气,极细地声音说到:“你莫怪我们……”

她话没说完,身边的老爷就撞了下她的胳膊,她立刻僵而不言,还是夜凰垂了眼眸说到:“养母多多保重,不孝之女觉无半点怨言,望您日后如意吉祥!”

“好好!”妇人点了头,有些无措般的收了手,此时身边的一男一女却也都起了身,只是男的眼瞧着夜凰,全是歉意,而女的则一脸灿烂,眼里透着嘲色。

“哥哥也需珍爱自己,读书是圣贤事,但不能因此每每误下歇息的时辰,伤了身子可就不好了,会累养父养母担心的。”夜凰说着冲这男子甜甜一笑,虽是笑不露齿,却也充满了青春之灿,让那两位老者又都抹泪去了。

“你自己也保重,墨兄是个有才华的人,你跟了他,也是好的。”男子才说了一句,身边的女人就挤了过来,似要和夜凰说话,可夜凰却忽而退了一步福身言到:“夜凰多谢养父一家给予的关照,自此日随夫婿而去,自当不忘教诲,你们,请保重!”说完一副哭泣之样就跑出了厅,弄的在旁边的男人赶紧抬手:“梁国公,付夫人,付世子,少夫人,墨纪这就去了!”

“好好,去吧!路上小心!禄儿去送送!”梁国公说着摆了手,那被叫哥哥的付世子自是追着相送,留下那少夫人阴着一张脸在那里咬牙切齿。

府门处再言两句客气后,夜凰上了马车,抱着她的包袱,看着那相随的三辆马车稍稍安了心:好歹这是她的嫁妆,就是梁伯伯不敢托大给她奉送十里红妆,但也断不会让她嫁的寒酸,轻礼去夫家。不过……她心中念着看了眼那已经远离的梁国公府,嘴角淡出一丝轻笑:这三车的物资,可做不了她的嫁妆了!

将车帘放下,听着车轮吱呦,她开始闭目养神。

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不断的点点转动着她左手腕上的镯子,若仔细瞧看就会发现,她的食指和中指竟是一样的长短。

“查!”一声叫嚷,车帘子被掀开,但探头的士兵还不等夜凰把他看清楚呢,就又放下了帘子:“墨大人恭喜恭喜!”

“客气客气!”某男在外应付,似乎给了些喜包出去,而后车轮子又吱呦开了。

这就是严防死守?夜凰的内心轻笑了一下,继续闭目。

大约半个时辰的样子,她估摸着已经到了郊外,便忽而说到:“停车!”

马车急停,有马蹄声到了跟前,继而丫鬟翠儿凑了上来:“小姐何事?”

“那个,你们且退开些,我,我与夫君有话说。”夜凰说着娇羞之色的低头,那翠儿笑着退离,便听得一些马车与脚步声远离了些,而车窗外,一声马嘶后,有人下马,继而探头进来,一脸冰山色的问到:“什么事?”

夜凰往一边让了让:“你进来,我有话和你说!”

男子蹙眉:“有什么事,你就这般说吧!”

夜凰翻了眼:“那好吧!”说着往前凑了些:“其实我看的出来,你不高兴娶我,大约觉得我是个养女,没什么好的身份,但实际上呢,我还小,也不想嫁人,但怎么说呢,养父一家对我有恩,这门婚事,他们定的我也不好反驳,所以与你成亲其实是想让他们安心,快乐!如今出了城了,他们自是认为我跟你去了,不如咱们两个就好聚好散吧,你给我一纸休书,我给你分手费,咱们各奔东西!”

“什,什么?”男子显然惊诧的不能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我说,我还小,请你放过我,咱们各奔东西,你给我休书,我给你分手费!”说着夜凰从袖袋里摸出那猴子尾巴冲他一笑:“嫁妆我是要带走的,人也一样,所以这个是补偿!补偿你的嗯,精神损失费!”

什么精神损失,他不明白,可不代表分手两个字他听不懂,更不代表他可以对这递送到面前的拐弯小金条看不懂!

他,一个男人,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竟然被一个女人发金子,而且,还是点明了和他要休书,看似他休她,可这分明就是她先甩了他!

“你!”男子的手一个猛扯那马车帘子哧拉一声开了道,颤抖的唇,磨动的牙,都在表示着将要来的是一场咆哮:“你这不知尊卑的女人!我墨纪身为堂堂……”

“嗖”一声破空声带着呼啸而来,紧跟着便是“咄”的一声,在男人与夜凰的脑袋顶上,一尾箭矢竟扎上了马车的门辕,还因为力道未能尽数卸去兀自震动发出细细的“嗡”声!

两人皆是一愣,男子的咆哮一时都被惊飞了,而此时就听到了凄厉的惨叫:“有山贼啊!”

惨叫声后,那山贼就跟鼹鼠一般从前方一个个的冒了出来,当他们叫嚣着举着各种家伙把夜凰等人围在一起的时候,就看到从最远处跑来一个汉子,手里挥舞着长长的鞭子,人一到跟前朝地上抽了一鞭子就是开骂:“是哪个碎娃的钩子没给爷爷我藏好?”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