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有些心塞

发布:2021-11-02 07:10:00

惊蜇低下头啃着饼子,只吃了小半个就再也没有咽不下了。那粗粮的饼子,又干又硬,噎的她直伸脖子。妇人见此端起汤碗递回来。“你是摔傻了吗,就不明白喝口汤顺顺,跟你阿爷一个样,得你们一句话,比登天还难。”嘴上说着狠话,但是轻轻地的给惊蜇拍背舒气。惊蜇喝了口那粗粮的饼子,又干又硬,噎的她直伸脖子。。

惊蛰低头啃着饼子,只吃了小半个就再也咽不下了。

那粗粮的饼子,又干又硬,噎的她直伸脖子。

妇人见状端起汤碗递过来。

“你是摔傻了吗,就不知道喝口汤顺顺,跟你阿爷一个样,得你们一句话,比登天还难。”

嘴上说着狠话,还是轻轻的给惊蛰拍背顺气。

惊蛰喝了口汤,等气顺了,将手中大半个饼子递给她。

“阿娘,我真吃不下了。”

妇人接过饼子,看了看身旁狼吞虎咽的小满。

“饿疯了,又没人跟你抢,不能慢些吃,一会又嚷肚子痛。”

起身将手里大半个饼子递给蹲在灶台边的小姑。

“下午我晚些去地里,惊蛰不能见风,我把家里收拾了再去。”

小姑接过饼子,三两口咽了下去,喝完汤道。

“不妨事,阿嫂慢慢收拾,地里活不多了,我忙的过来。”

说完擦了擦嘴,拿起边上的农具,就又要下地。

“你不歇歇?带罐水在走,今日太阳毒辣。”

妇人说罢,麻利的装好水,递给站在门边的小姑。

小满也吃好了饭,自觉地刷洗了碗筷,就准备往出跑。

被站在灶边的阿娘一把揪住了头顶的小髻。

“整日就知道在外面追鸡撵狗,心都跑野了,你阿姊都被欺负成这样了,你就不能给我长点心。”

小满一边喊疼一边扒拉着阿娘的手。

“喂鸡的草早间就打回来了,柴也够烧,我就出去玩一会,

阿姊受了伤我也不能替她疼,

阿娘你快撒手,我不去就是了。”

妇人这才放了手,“去你阿奶那边,把脏衣收过来,一会跟我去洗衣服。”

小满得了自由,这才揉着脑袋去收衣服。

妇人在角落的杂物里翻出几根干了的皂荚,放在手里用力揉搓。

“一会我带你弟弟去洗衣服,你好好睡上一觉,

你放心,阿娘绝不会叫他们把你送出去的。”

惊蛰点了点头,

“阿娘,我怕是伤的有些重,好些事情记不起来了。”

妇人忙放下手中搓好的皂荚,在褂子上抹了抹手,上前捧住惊蛰的脸。

满眼心疼的说“不妨事的,记不得就记不得,磕了脑袋是会留些遗症,往后慢慢就记起来了。”

话落扶着惊蛰躺下,拉过用麻布装了稻草的铺盖给惊蛰盖上。

“你睡吧,不要胡思乱想,好好休息好的快些。”

待屋里安静下来,惊蛰才放松心情,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惊蛰睡的很沉,直到被烟呛醒了,才发觉天已经擦黑了。

阿娘忙着收拾饭菜,小满烧火,老妇照常立在门边监视。

脸色虽不好看,却也没说阴阳怪气的话。

后来惊蛰才知道,家里的阿公会读书,一直读书,一直考试,到老了也没考上过半点功名。

现在都年过半百了,干脆也不浪费那个精力了。

因为读过书,便被村里的族学请去当了开蒙的老师,也算是没有白学吧。

只要他在家,阿婆就老老实实,半句也不敢多言。

老爷子从不过问家里的琐事,只要不闹的太过,他都当没事发生过。

只要晚间回到家里,有热饭,有酒喝,有茶饮,他就不会多说话,真真是惜字如金。

儿子女儿,孙子孙女,甚少过问。

就像今天,他放学回来的路上,听村邻说起。

家里的孙女险些被卖,婆媳拉扯间孙女磕破了脑袋,差点没了进气。

他也只淡淡“哦”了一声。

回到家里,远远的问正在烧饭的婆媳两个。

“惊蛰可还好?”

得了老妇一句“没什么大事。”

便背着手回屋等饭去了,都没说过来亲眼瞧瞧。

惊蛰已经醒了,虽然身下的木板床铺了稻草,但还是铬的她浑身都疼。

靠墙边的红泥炉子上坐着一个瓦罐,咕嘟咕嘟的冒着气。

饭香混着烟,一阵阵的朝惊蛰飘过来。

翻身坐了起来,喊了声阿娘。

妇人并不回头,专心搅着锅里的菜。

“你醒了,起来坐会,马上吃饭了。”

老妇见菜已经差不多了,便拿了两块木板,端着红泥炉出了屋。

转头回来,放下一小碟腌菜,盛了锅里的炖菜,过那边吃饭去了。

惊蛰动了动手脚,下了地,掀起半边草垫子,露出木板,等着妇人端来饭菜。

妇人一边摆饭,一边招呼蹲在院子里收拾农具的小姑吃饭。

小满给惊蛰递了筷子,就那样站在床边,往嘴里塞着饭菜。

惊蛰叹气,怪不得会肚子痛,这么小的人,天天站着吃饭,肚子不疼才怪。

妇人高些,只能蹲着吃,瞧见惊蛰拿着筷子发呆,忙把碗朝她跟前推了推。

“趁着还有一丝天光,快些吃,不然一会摸黑不好收拾碗碟。”

惊蛰端起碗,扒着碗里带点米香的菜粥,有些心塞。

小姑也端了碗盛好的炖菜,蹲过来吃饭,瞧了眼惊蛰碗里的菜粥。

放下碗就要出去,“我去给惊蛰端些饭来。”

却被阿娘拽住了,“你快吃吧,没得去惹她闲话,我用米汤给惊蛰煮的菜粥,

那一小锅干饭不够他爷俩分的,你去凑什么热闹。”

小姑无奈的蹲下,哀叹一声,便悄悄吃饭了。

等众人吃罢了饭,天已经完全黑了。

妇人舀了半桶灶上的热水出了屋。

惊蛰望向正在自己洗脸洗脚的小满问道

“天都已经黑了,阿娘干什么去了。”

小满抖着手上的水珠道

“阿姊,你今日怎么总问些怪话,阿娘自然是给阿公他们送洗漱的热水啊。”

惊蛰拉了正要上床的小满

“阿姊摔了脑袋,有些事情记不清了,往后问你什么,你乖乖的回话就是。”

“知道了,阿姊。”

妇人回来后,便用立在墙边的木板挡了门。

借着灶膛里还未熄灭的火光,用白天晒过的布条从新给惊蛰裹了头。

这才匆匆洗漱,躺下准备睡觉。

临睡前又吩咐道

“明日阿娘要下地,你再休息一天,在屋里别出去,医婆说了你的脑袋不能见风。”

小满插话道“医婆还说让吃饱呢。”

妇人叹了口气,却接不住这句扎心的话。

片刻又道“你阿奶要说,就让她说去,你莫要理她就好。

割草拾柴的小满去做就是了,

午间要吃的菜,我从地里回来顺便拾一些,

衣服也等我来洗,你好好养着,想睡就睡。”

一边碎碎念着,一边已经睡了过去。

可见这一天的劳心劳力,是多么的损耗身边妇人的心神。

拉了拉稻草做成的铺盖,给妇人盖上,又将已经睡熟了的小满往自己身边拢了拢。

闭起眼睛,放空脑袋,消化消化这大半天的异世经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