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我的灵魂附在豪门贵妇身上

发布:2021-10-29 18:33:27

面前的帅哥一脸的不信赖与不认可,的确这具身体的主人真的有过装疯卖傻的不良影响记录。我擦干净眼泪,心中无尽失落。我对他说:“这么晚了你也累了,你先回家去吧!我想静一静。”他站出来,望着我,漆黑的双眸流露出来出怜悯的神色,说:“好,大嫂好好的短暂休息。”他走后,我擦干眼泪,心中无限沮丧。我对他说:“这么晚了你也累了,你先回去吧!我想静一静。”。

眼前的帅哥一脸的不信任与不认同,看来这具身体的主人真的有过装疯卖傻的不良记录。

我擦干眼泪,心中无限沮丧。我对他说:“这么晚了你也累了,你先回去吧!我想静一静。”

他站起来,看着我,漆黑的双眸流露出同情的神色,说:“好,大嫂好好休息。”

他走后,我长长地叹口气,然后把头埋进被子里。我必须冷静地想一想。

首先,发生了什么事?

我遇到车祸,撞我的人应该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宋……宋小姐(他老公说过一次她的名字,但我忘了)。而且因为这场车祸,使我的灵魂附在了宋小姐的身上。

那宋小姐的灵魂呢?

应该在我的身体里,因为我被撞成植物人,所以还没醒过来。

要不要把真相说出来?

其实我已经说了,但他们不信,换成是我,我也不信,太匪夷所思了。所以我也不打算继续坚持下去了,而且这位宋小姐和她老公似乎关系不太好,若把他惹毛了,送我进疯人院,那我多冤啊!

那以后怎么办呢?

先等“我”醒过来,和宋小姐一起想办法,把身体换回来。(前提是我的身体必须没有损害,否则……哼哼,我就不把身体还给她了)。

在“我”未醒来期间,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想通了,我也不再焦急,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后,一四十多岁,穿着得体,表情严肃的妇女端来早餐,她说:“太太,呆会你母亲会过来。”

太太?!

我住的是单人病房,又有人服侍我叫我太太,是不是说,这位宋小姐家里很有钱!这个认知让我的心中兴奋不已,我是不是可以体验一把有钱人的生活了!

我吃完早餐后没多久,一位妇人走进来。她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穿着一套藏青色丝制套裙,胸口处用金线绣着一朵花,看上去华丽而高贵。她身后跟着一个衣着朴实的妇女,年龄似乎要大一些。

她对我说:“这次可把你父亲气坏了!”

她大概就是宋小姐的母亲了。

她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在我病房服侍的那位的妇女给她端上茶。宋夫人端过茶轻抿一口,头也未抬便说:“阿蓉,怎么就你一个人?希成呢?”

阿蓉面无表情地说:“大少爷工作忙。”

宋夫人哼了一声便不再理她。

她放下茶,看着我,眉头轻蹙:“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开车撞伤人,报纸网络都炒翻了天!什么豪门怨妇酒后飚车撞伤路人……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可熟识我们宋赵两家的人谁个不知!你爸爸气得一天没吃饭,唉……脸都丢尽了!”

我不禁诧异,这真是宋小姐的母亲吗?从进门到现在,说了一堆话,不但没一句问及女儿是否安好,反而还似乎指责女儿让她颜面尽失。

我看着她说:“我不太记得您!请问你是我母亲吗?”对着这样的宋夫人,我实在说不出真相来。

宋夫人看着我,细腻光滑的脸上满是惊讶,说:“劭琳,你是怎么了?”

我硬着头皮说:“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我也不记得您了!”

宋夫人狐疑地看着我,沉声道:“劭琳,你又在耍什么花样?你闯的祸还没来得及收拾,不要再惹事了!”

又一个不相信的!这个宋劭琳,做人挺失败的,连她母亲都不相信她!

也是,醉酒驾驶的能是什么好人!我心下愤愤然。

我掩饰好心中的怒气,换上一副最真诚的表情,说:“我没有耍花样。我是真的不记得了!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我!我很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说着,我的眼泪便掉下来。这可不是装的,我心中的惶恐是千真万确的。

我万分痛恨宋劭琳,都是她害我如此境地!

宋夫人怔了怔,也慌张起来,她对身后的衣着朴实的妇女说:“桂兰,去叫医生来!”

我低头小声啜泣着,心中直打鼓,叫医生来,不会露馅吧!

医生进来帮我检查一翻,问明我一些情况,便把宋夫人叫出病房。等她再进来时,眼神中已有些怜惜。

她握着我的手说:“劭琳,你真的连妈妈也不记得了吗?”

我摇摇头。

她又拉过身后的妇人,说:“那桂兰呢?你不是最喜欢兰嫂了!也没印象吗?”

我继续摇头。

宋夫人抓紧了我的手腕,着急地说:“你仔细想一想啊!”

我被逼得没发,只好用失忆人最常用的一招。我哭着大叫:“我头疼!我头疼!”

医生赶来解救我,劝阻了她:“不要给病人太大压力,结果只会适得其反。给病人营照一个轻松的环境,让病人多休息,多接触以前熟悉的人和物,记忆是有可能恢复的。”

“那要多久时间才能恢复?”宋夫人焦急地问

“这个不能确定,要多点耐心!”

兰嫂走过来,***我被抓红的手腕,含着泪说:“可怜的小姐!不要害怕,不记得兰嫂没关系,小姐只要记得,兰嫂是最疼你的!……有些事情,忘记了也好。你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宋夫人走过来,脸色略微苍白,她叮嘱:“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然后与兰嫂离开。

房间里只剩下蓉嫂一脸惊疑地看着我。

我问她:“请问,你又是谁?”

“太太,我是你们的管家。”她说话的时候,脸上几乎没有表情,态度不卑不亢,我觉得她应该不止是管家那么简单。

我又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医生说还要观察两天!”

“我想去看看被我撞伤的人。”我很想知道“我”的伤势到底有多严重。爸爸应该很伤心吧!后母呢?她是否会为我流几滴眼泪?

蓉嫂听了我的话,皱皱眉头,说:“太太,还是不要去的好!要不,等先生来了一起去。”

我仔细地看着她,她脸上的表情并不像在关心我。一定是宋劭琳的老公吩咐她看住我,防止我闹事。想起他昨天那副火气腾腾,张牙舞爪的样子,话不禁冲口而出:“我才不要和他一起,我现在就去!”

说完也不理她径直出了病房。

~~~~~~~~~~~~~~~~~~~~~~~~~~~~~~~~~~~~~~~~~~~~~~~~~~~~~~~~~~~~~~~~~~~~~~~~~~~~~~

问明护士,我来到重症病房外。隔着玻璃,我看见我——朱倩,浑身插满管子,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

我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活生生的“我”看着死气沉沉的“我”,这像什么?对了,像电视剧中灵魂出窍的场面,直觉怪异和滑稽。

突然身后一声娇喝!我回头一看,一身材娇小的圆脸女子杏目圆睁,咬牙切齿地瞪着我。可不就是我的死党林小沫!此时她双拳紧握,那模样仿佛恨不得扑上来,把我生吞活剥。

她厉声说:“你还敢过来!你这个杀人犯!”她冲上来,用尽全身力气把我推dao在地,摔得我眼冒金星,屁股生疼。

她搁着玻璃指着病床上的“我”,痛声道:“看到没,她才21岁,本来活蹦乱跳的,就因为你醉酒飚车,就让她变成这样!……”她的声音颤抖着,眼泪无声息地流着,她看着我,目光中充满愤恨:“你等着,你一定会坐牢的!我们不会放过你!……不要以为有钱就了不起!你等着!你等着!”

她情绪太过激动,以至于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她虽然对我恶狠狠的,可我心中却十分感动,我轻轻唤道:“小沫……”

“你等着……呃?你叫我什么?”她睁大了双眼看着我。

我从地上爬起来,慢慢走向她,拉起她的手说:“小沫,是我,我是倩倩!”

她看着我,呆了几秒,随即清醒过来,一把甩开我的手:“你在玩什么花样?把我当傻瓜吗?”

我静静地看着她,缓缓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们3岁就认识了。从幼稚园一直到高中,我们都在一起。高中毕业后又一起来到这座城市一起生活一起工作。小沫,你要相信我,车祸后我一醒来就发现我的灵魂附在这具身体上。我知道这很不可思议,可这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小沫脸色苍白,连连摇头:“不可能,不可能,倩倩就躺在里面!这一定是你们的诡计,想让我们放弃上诉。我不会上你们的当,你们这么有钱,这些事一查就查到了。”

“那么,你初二时,向男生告白遭拒绝后,抱着我哭了一整晚,这能不能查到?还有高二时喜欢上新来的实习老师,躲在一边偷看他;就在几天前,你拒绝了一个男人的表白,你说像他这种把十块钱看得天还大的男人,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这些呢?有没有可能查到?”

小沫跌坐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