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顺竿上爬计划通

发布:2021-10-29 14:00:51

红玉馆是鄯州最好是的伎馆,许多驼客和商人都要来此下榻酒店逍遥快活,红玉馆的丽奴儿也是鄯州最美的的女子,初十幸没见过她几次,云鬓玉脂,一颦一笑皆倜傥,但是听人说丽奴儿从来不不接生婆客,也没人敢动她。初十进红玉馆后啊大开眼界,地上铺的是龟兹来的菱花纹羊毛织毯初七进红玉馆后真是大开眼界,地上铺的是龟兹来的菱花纹羊毛织毯,楼顶上悬的是西域五彩琉璃灯,案上摆长颈银酒壶、缕花银果盘,果盘中盛满甜美多汁的葡萄,这里随便拿件东西都够她活上一个月。。

红玉馆是鄯州最好的伎馆,许多驼客和商人都会来此下榻快活,红玉馆的丽奴儿也是鄯州最美的女子,初七有幸见过她几次,云鬓玉脂,一颦一笑皆风流,不过听人说丽奴儿从来不接生客,也没人敢动她。

初七进红玉馆后真是大开眼界,地上铺的是龟兹来的菱花纹羊毛织毯,楼顶上悬的是西域五彩琉璃灯,案上摆长颈银酒壶、缕花银果盘,果盘中盛满甜美多汁的葡萄,这里随便拿件东西都够她活上一个月。

初七一路瞪目结舌,直到上了二楼最里面的厢房,她的嘴才闭上,还是被李商给吓的,李商恶狠狠地对她说:“三郎就在里面,等会儿说话小心点。”

初七从头到脚湿漉漉的,十分狼狈,心想等会儿见到谢惟岂不丢人?不过就她现在这副身家也没啥可丢的了,穷嘛,不寒碜。

初七点了点头,然后就跟着李商走进房内。

此房应是谢家常住,里面摆设颇有长安的韵味,墙上挂有雀鸟图,屋中一面环以素屏,绕过屏风有一长案,案中央摆有香炉,炉孔腾起袅袅白烟,烟所散发出的香气浓馥至极,像是来自天竺。

初七嗅嗅鼻子,总觉得浓馥的香气似在遮掩某种气味,类似铜锈的味道。她透过屏风见到一男一女拥坐在那处,轻轻的呻吟来自女子的樱桃口,颇为撩人。

忽然,有道目光刺了过来,把初七吓了大跳。

初七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但也知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她不由后退半步,低下头,也不知是不是气血上涌的原故,脸连着耳根子都烫了起来。

李商看见初七耳垂红了,“噗哧”一下笑出了声。屏风后,两人若无其事分了开来,丽奴儿拉起衣裳遮住玉脂般的香肩,退于谢惟身后端正居坐。

谢惟用拇指拭去唇间一抹猩红,隔着素屏看着初七,屏上的缠枝纹模糊了她的狼狈,看起来就是瘦瘦小小的一“麻杆”。

谢惟许久不说话,把初七的心悬到嗓子眼。

难不成就这样站到大天亮?初七寻思着,扯起谄媚的笑,说:“久仰郎君之威名,今日有幸见到郎君就觉得传闻都不及万分之一……郎君,我也无意冒犯,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

话落,有东西飞到她的脑袋上,初七吓得一哆嗦,定睛一看是块干净的布,也不知道是谁给的。

“你淋湿了,先擦下,”谢惟轻声道。

初七心里暖洋洋的,身子也不觉得冷了,她道声谢,胡乱地将头短发擦了擦。

谢惟问:“你在道上走了多少年?”

这回初七不敢说假话了,瞬时恭敬起来,“回郎君的话,我五岁就跟着阿爷了,十岁那年阿爷走了,老骆驼也走了,就剩下我和阿财,白天里说我走过河西道是假话,但鄯州的一草一木我都清楚,我发誓。”

话落,初七听到一声叹息,出自女儿家的口,她不禁放大胆子偷睨,屏风后影影绰绰,看不清那女子的样貌,不过如此婉约之姿除了丽奴儿还会有谁。

“这么小的孩子真是可怜。”丽奴儿叹道。

初七乐乐呵呵一笑,“没啥,早习惯了。郎君就饶我这次,以后再也不敢了,给我一百个一千个胆子都不敢。我只是想靠手里的骆驼糊口饭吃,但如今的世道都没人敢出门了,我连着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初七声音越来越小,听起来挺难受的,她望向素屏,心中腾起一种强烈的渴求,仿佛找到一棵救命草,脑门一热,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抓了上去。

她壮胆说道:“郎君收留我吧,我有骆驼,我不怕吃苦,我一定会好好替谢家做事!”

李商嗤之以鼻,“你这小鬼还真会蹬鼻子上脸,三郎怎么会……”

“好。”谢惟竟破天荒地答应了。

李商微愣,舌头顿时短去半截。

初七受宠若惊,欣喜得不知所措,她像无头苍蝇原地转了好几圈,想要绕出屏风向谢惟道谢,被李商一把揪回原地。

初七满腔激动无以回报,双手合十,把谢惟当活菩萨拜了又拜,“多谢郎君收留,我以后定会好好报答郎君。”

“啪”的,初七的后脑勺一疼,是被人打了,她懵忡转过头,就看到李商嫌弃地斜睨着她。

“算你这小鬼运气好,在谢家做事可得小心,别惹祸。”

“嗯嗯,那是当然。”初七点头如捣蒜,笑得像朵花。

谢惟又问:“你是想跟着丽娘,还是继续做骆驼客?”

嗯?初七不明白这话的意思,跟着丽奴儿起不是要在红玉馆接客?

初七既不想在红玉馆操皮肉生意,也不想得罪丽奴儿,笑眯眯地直言道:“当然是骆驼客啦,我有阿财,我得照顾它。”

“那就依你所愿。”谢惟答应了,侧首吩咐丽奴儿,“辛苦你先带她歇息,明日一早让李商教她规矩。”

李商咋呼道:“干嘛还要麻烦丽奴儿,这个小鬼我带他去就行了。”

丽奴儿掩嘴轻笑,“她是女子,自然不方便。”

“哈?!”李商惊呆了,瞪起琥珀色的眼狠狠地把初七打量了番,“没看出是女的啊,脱了衣裳都没看出来!”

初七的脸唰地一下红透了,抡起拳头往死里捶他,口中碎碎念:“登徒子!让你说!让你说!”

“我什么都没看见!”李商理直气壮,“头发这么短,谁知道你是女的!”

李商嫌弃死她了。

初七气得七窍生烟,但见到丽奴儿风姿绰约走到跟前时,她立马眉头舒展,痴痴地笑了起来。

“丽姐姐,我叫初七。”

丽奴儿莞尔而笑,一双黛眉如新月,眉下一副含情眸,眼波流转间,初七的魂就掉了三个半。

丽奴儿望着这个豆蔻少女,笑道:“你随我来。”

初七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

“嘁。”李商斜眼睨她,等人一走,他连忙绕过屏风,大步流星走到谢惟跟前,气呼呼地说:“为什么留她呀?看着就不中用,如果是男的还能陪我玩蹴鞠,女的多没意思。”

谢惟垂着眸,眼色深隐在一片暗影之中,他漫不经心地提笔卷墨,在帛书上落下一行字。

“你不觉得她和那个人很像吗?”

李商蹙眉,面露狐疑,“和谁很像?”

“住在太极宫里的那位,她之前有托我办件事,我一直没个主意,刚才我想到了。”说着,谢惟卷起帛书装入短竹管里,以蜡封起。

“托个可靠的人把这送过去。”

谢惟把竹管交于李商,李商双手接过,慎重地点点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