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哪来的野妇人

发布:2021-10-14 08:51:22

但是温卿烟也疑惑,是谁给了这肖氏这么不不要脸面的资本。那肖氏嘛也倒地不起,竟趁势装着娇弱无骨的妇人模样,鬼哭狼嚎,惹得西街那繁华热闹街道的路人争相侧头,偷偷的上下打量。“像什么话!”温母拂袖,她自小出生于潇湘门第世家,还从来没有没见过如此粗鄙之人,竟在这光光天化日那肖氏反正也倒地,竟是顺势装着柔弱无骨的妇人模样,鬼哭狼嚎,惹得西街那繁华街道的路人纷纷侧头,偷偷打量。。

不过温卿烟也困惑,是谁给了这肖氏这么不要脸面的资本。

那肖氏反正也倒地,竟是顺势装着柔弱无骨的妇人模样,鬼哭狼嚎,惹得西街那繁华街道的路人纷纷侧头,偷偷打量。

“像什么话!”温母拂袖,她自幼出生潇湘门第世家,还从未见过如此粗俗之人,竟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丞相府门口大喊大叫,不知晓的,还以为丞相府手握权钱,苦了下人什么事。

“够了,莫要再说了。”温母被一旁的嬷嬷搀扶着,严声斥道:“将这满口胡言乱语之人拉下去,莫要在让吾在丞相府前瞧见了她。”

“是。”

说着,两旁的人就要上前去拉扯,温卿烟气定悠闲的本算着她会如何自处,谁知又是那装卖可怜的招数,膝行边爬边磕头:“丞相夫人!老奴若有半句假话,必遭天谴,五雷轰顶。她真的是您的女儿,夫人不记得老奴也属情理之中,可,可是小四是您得亲闺女啊。”

说这话之时,肖氏已经爬到了温母脚边,那膝行爬过的路线,是触目惊心的血红色。

温母近处瞧了肖氏,这才发现她的鼻尖上有一颗小痣,便恍惚的想起从前身边似乎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当了自家女儿几天奶妈,就消失不见了。

该不会是……

那肖氏见有戏,忙继续哭喊道:“都怪老奴一时鬼迷心窍,这才酿成了如今这局面,老奴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了,现下只想弥补自己的孩子,还望夫人能够成全。”

说着,她想起了什么,回身去将腿已经麻了的温卿烟拉扯起来,到了温母跟前:“夫人您瞧瞧,这孩子才是你生生女儿,您瞧眉眼多像您。”

这恳求的可怜模样,要是外人见了去,只会以为这老妇人是急于认回自己的孩子。

偏偏温卿烟已经想起了很多事情,也知道这温紫檀所想为何,正要开口说两句,便听见她哭了起来。

好家伙,她被亲人背叛死了又穿越,穿越醒了又挨巴掌,还被丢到丞相府门下跪着,她还未哭,旁人倒先哭了起来。

只见温紫檀哭的那是一个梨花带雨,垂眸间泪珠闪烁:“你疯了,你简直就胡说八道,我乃丞相府的真千金,岂容你说假的就是假的,还拿与我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女子来作数,我看是真的疯了。”

温紫檀掩面哭着,以袖中的缝隙看向温卿烟,只要她一口咬定这肖氏疯了,那么娘亲一定会站在她这里,这丞相府的荣华富贵,就还是属于她温紫檀的。

谁也别想抢走她的东西,谁都不能。

温卿烟一见到她们母女这幅嘴脸,记忆中的画面就铺天盖地的卷来,卷得她几乎要窒息,这懦弱又无能的样子,换谁见了都恨铁不成钢,也气不打一处来。

加上她前世最看不得嚣张之人了,尤其是嚣张在她头上的人。现在她重生本就占用了别人的身子,理应替这个身子原来的主人讨个公道。

但是她温卿烟也不欺人,既然原本这丞相府的荣华富贵是属于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那她就替她将这一切夺回来便是。

想着,温卿烟心中有了定夺,开口说道:“小女愿意滴血认亲,以证自己的清白。”

石阶上的温紫檀却整个人慌乱了起来,狠狠的瞪了一眼闻言就大喜的肖氏。看来这对贱人,是狠了心将自己逼上绝路。

而温母原先心中就是有些信的,现下又见温卿烟连滴血认亲都愿意,连忙唤身旁的嬷嬷:“你亲自去取水,再准备滴血认清的东西,不要借旁人的手。”

“是。”

温卿烟跪在下面,腿都要没了知觉,便想着动动麻掉的身子。

这刚动,一道寒光落在了自己身上,温卿烟抬首望去,是温紫檀,就不由的发笑。

这就沉不住气了,往后还大有温紫檀受的在呢。

“娘亲,滴血损身,您的身子要紧。这两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贱婢,妄想挑拨娘亲与我的关系,娘亲千万不要着了她们的道。”

温母看着温紫檀向来温和,今日却沉不住气的总是出声,她心觉不对劲,宽慰道:“无妨,若不是的话便将人仗刑了打出去,若是的话,我也不能让老爷的亲生骨肉流落在外,你莫要担心,娘亲总归不会不要你的。”

说罢,转身走了进去:“来人,将她们带进来。”

丞相府院落,辉宏宽敞,花坛错落有致,一道假山水池作屏风墙,横在了正中央。

那滴血认亲之物备好之后,温卿烟伸出手,眼也不眨的叫嬷嬷扎了针,再来是温母的,那两滴血融合之前,在场之人心思各异,全都掩饰不住的挂在了脸上。

温卿烟站在旁边环顾一圈,莫名觉得还挺有趣。

下一秒,一双手拉住了自己,将自己的袖子推了上去。

她的手腕内侧,有一道肉粉色类似梅花的胎记,同温紫檀身上的一模一样。温母在看到两滴血融合之后,心中大喜,拉住温卿烟后又看到了胎记,整个人竟开始颤抖起来:“孩子,你,你……”

温卿烟还未来来得及说什么,就被抱了个满怀。

本不该有什么亲切之感,但是温母抱着自己哭泣之时,温卿烟心中竟觉得异样温暖与亲切,也不知道是她自己,还是身体原本的主人。

不过,她不忘余光去瞥石化在原地的温紫檀,见她面如死灰,心中不禁觉得畅快。而当肖氏讨好似的去拉温紫檀的衣角时,她竟低头呜呜咽咽的开始哭起来:“原是我的不是,占着妹妹的位置那么久,现下娘亲寻回了生生女儿,那紫檀也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温卿烟松开温母,冷眼看着到最后还要做戏的温紫檀。

她心底知道,温母与温紫檀十多年的感情,哪是一下子就能割舍掉的。

果不其然,温母以手帕拭去眼泪,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当即冷静下来,唤来府上管事的嬷嬷:“这是丞相府,吾是当家主母,我与紫檀十多年的母女情,人岂是你想带走就带走的,当初要不是你起了贪念,害我母女十多年的分离,现如今人是你这个贱婢说要回去就能要回去的,那要我这个丞相府何用,来人!”她话音陡转,温柔的抚上了温卿烟的脸:“我女儿脸上这么多少伤,便在这贱婢脸上落下多少,拉出去打!”

“不!您不能这么对我!”肖氏见来人过来,撒泼似的拳打脚踢,可惜,最后还是被人拖了出去,再没了声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