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碰瓷的男人!

发布:2021-10-14 08:51:23

这男人脸上虽是垢物遮了大半张脸,精雕细琢的五官却立体化,无法掩藏贵气,换做在现代是个数一数二的大帅哥啊。在再加这男人……衣着不凡,她将手放人家腰带的刺绣上体会那刺绣的柔软细腻度,便能获知。想她前生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也不忘爱财,当然君子爱财取之在加上这男人……衣着不凡,她将手放人家腰带的刺绣上感受那刺绣的柔软度,便能知晓。想她前世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也不忘爱财,毕竟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她还不是君子,哪路钱财都要。。

这男人脸上虽是垢物遮了大半张脸,精雕细琢的五官却立体,难以掩饰贵气,换做现代是个数一数二的大帅哥啊。

在加上这男人……衣着不凡,她将手放人家腰带的刺绣上感受那刺绣的柔软度,便能知晓。想她前世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也不忘爱财,毕竟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她还不是君子,哪路钱财都要。

或许是因为她觉得,有钱才有说话权,才能过上自己想要的日子,所以在她的观念里面,钱永远不嫌多,也永远存不够。

这前世再多钱,现下身无分文,温卿烟心里就总是空落落的没有着落,当她重新把目光放在男人身上的时候,也就不犹豫了。

挣钱才是头等大事,拿了钱,还怕离了这丞相府不能活吗?思及此,温卿烟整个人仿佛活了过来,兴致冲冲的立马就上手,在这男人身上找。

为了避免身上沾血,她搜寻的小心翼翼,从胸膛摸进去,摸着摸着竟觉得上手很舒服,虽然硬邦邦的,但是有弹性,想来此人身材一定很好。

但是身材再好也没用,没藏钱。

温卿烟瘪瘪嘴,收向下滑,想要摸摸他腰间有没有钱袋之类的,刚起身子,不料蹲久了腿有些麻,一下没起来,反而向前踉跄了下。好巧不巧,她的手正往下摸,便直接撑到了一处柔软又……之物。

温卿烟当即就反应过来自己摸到了何物,愣了半瞬,刚要挪开,便见底下的男人猛然开了双眼,那手上来就掐住了她的脖子,力道还不小。

气息孱弱,还能将内力调息得四肢游走,可见此人内力之深厚。但温卿烟此时只想冷笑,这人失血过多,已是强弩之末,还想学秋后蚂蚱蹦跶两下。她暗自啧啧,不就是被占了两下便宜,她还没说什么,他倒是动起手来。

温卿烟勾起唇,冷哼了一声。

随即握住掐在自己脖子间的手腕,暗力使出,不出半秒,就将没什么力气的男人翻身压下,制得牢牢,温卿烟凑近身下的男人,手肘弯曲压在他耳侧,笑的狡黠:“女子才叫吃亏,你一个大男人,不就被摸了摸,至于置人于死地吗?”

底下的男人也不知是被她噎的,还是有什么内伤,虽然清醒了不少,脸却沉得可与屋外夜幕相媲美,好半晌,就在温卿烟以为他要反驳自己,他却只吐出两个字:“救我。”

温卿烟前世形形色色人见得多,凡见人都会用心打量一番,而这个男人看似在请求,语声并不低人一等,反之颇有些命令口吻。想来不仅家财万贯,而且位高权重。

“不救。”温卿烟就这么压着他,竟也不觉不妥,还故作欺在他头顶说道:“我是生意人,生意人讲究什么,你我心里最清楚不过,不知身份,不明原由,你就这样闯进待嫁闺女的闺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我图谋不轨。”

盛渊半口气吊着,视线也模糊非常,实在不知这世间怎会有如此口无遮拦的女子,也不知道是哪家的闺秀。

而这大家闺秀,下一秒伸出了巴掌,缓缓展开指头,露出了整个手掌。

“五百两。”温卿烟坐地起价:“五百两,我便救你。你可不要觉得贵重,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七级浮屠当五百两,可还是我亏了。”

盛渊气得心里发笑,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女子,连七级浮屠都搬出来了。但眼下没有任何法子,原是他失策,若此刻眼前这女子出去大喊,那牵扯的,可不单单是他一人。

无奈之下,他只得咬牙答应下来:“成交。”

温卿烟拉起他的手,硬是跟他拉钩:“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叫什么名字?”

盛渊警惕的看了她一眼。

她起身,在这偌大又奢华的屋子里开始寻找医包,边说道:“我总不能不叫你名字,不用如此紧张,我对你身份没有兴趣,我只对你的承诺感兴趣。”

寻了一圈,未寻到银针,温卿烟叹了一口气,只好返回来,将他拉起来安置在椅子上:“你先靠着,上床会沾血,怕我屋外那两个丫头瞧见。”说罢。手指搭在他脉上,严肃的把起脉来。

“陈渊,名字。”

她眼也没抬:“哪个字?”

盛渊抬手,在她把脉的手心里落下一个字。

温卿烟愣了一下,那手心痒痒的触觉,有些怪异。旋即便不自在的收回手,战术性咳嗽了两声:“哦,你,你脉象不稳,唇色发白,应该有内伤,并不严重,主要还是先给你止血。”

这里没有止血的药,先前那沐浴完上的外伤药,都是在药房上的。温卿烟见他血还在流,先抬手封住了他的穴位,令他内力不乱窜,随后双掌贴在了他的背后,开始给他输送内力。

幸亏地砖是暗色,不然该被看出来了。

盛渊在一股暖流自身体的血里划过时,缓缓睁开眼睛,那眼底闪过了一丝不确信,但那股劲头不大,甚至舒缓的内力游走又如此真实。

温卿烟刚醒不久,自身尚且不足,内里输了三刻钟,便有些吃不消了。

不过好在盛渊融合内力速度快,这三刻钟过去,面色唇色皆红润了些,见了血色。温卿烟仔细在他脸上端详了一番,这才送了口气:“你不用一口气吊着也能活好几日了,还是需要内服治内伤,你这皮外伤也需要外敷,你先去拿屏风之后,我要叫我家丫头进来。”

盛渊没有动。

温卿烟没好气道:“要是我现在揭穿你,我的五百两银子岂不是付诸东流了,也犯不着费劲救你,我没那么傻。”

盛渊这才起身,未曾回话,只是深深的瞧了她一眼,背脊挺直的向琥珀屏风之后走去。

“小连。”

“诶。”

很快,小连推门入屋,这之前温卿烟已把稍显凌乱的屋子摆了个正。

“小姐有何吩咐。”

“取笔墨纸砚来,将我要的药材一一记下,然后去抓药,医房没有的,就去外面郎中铺子里抓。”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