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哪里来的男人

发布:2021-10-14 08:51:23

温母回过身来,脸上再次挂起温柔如水笑意,目光怜惜的看向温卿烟,温卿烟也堆出笑容,颇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滋味,虽然了认回了自己的生母,也替原来身子拿回来了位置,但是她心里很清楚,但是都是假象而已,真正的斗争此刻才刚就而已。果不其然,温母正拉着她左右果不其然,温母正拉着她左右看,嘴里还止不住念叨着:“像,真像,眉眼间果然更像老爷。”。

温母回过身来,脸上重新挂起温柔笑意,目光怜爱的看向温卿烟,

温卿烟也堆起笑容,颇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滋味,虽说已经认回了自己的生母,也替原来身子拿回了位置,不过她心里清楚,不过都是假象而已,真正的斗争此刻才刚刚开始而已。

果不其然,温母正拉着她左右看,嘴里还止不住念叨着:“像,真像,眉眼间果然更像老爷。”

就听着温紫檀怯弱还夹杂着一丝丝委屈:“娘亲,既然妹妹回来了,那我便不好在占着原本属于妹妹的院子,女儿这就差人收拾出来,妹妹可别怪姐姐,姐姐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竟是一直占着妹妹的位置。”

说着说着,竟低声又开始哭了起来,那豆大班泪犹如玉珠,说掉就掉了下来,若不是温卿烟知晓,定觉得我见犹怜。可惜,她现在只觉得这人不生在她那个时代可惜了,必然能得个奥斯卡影后之类的。

便冷笑了声:“姐姐哪里话,我应该感谢姐姐才对,替妹妹守在父亲母亲大人身边多年,尽了做儿女的孝道,即便姐姐没有丞相府的血脉。”她刻意咬重了后面两句话:“也胜似有。”

这话面上夸着,实则冷嘲热讽,温母心中煞有介事,未听出来,这个一手养大的女儿,即便方才查出不是,却也陪伴了十几年,到底感情更深些,便叫住了温紫檀:“不急,这丞相府院落大,你是住惯了的,且就住着吧,我让人在打扫个院落出来,一样的。”

说罢,看向温卿烟。温卿烟连忙笑眯了眼,假装很容易满足的模样:“母亲大人安排便是。”

温母甚是满意,握起她的手:“好孩子,真是好孩子。在那贱婢肖氏那受委屈了吧。”

温卿烟这才想起肿了的脸,摇摇头:“不碍事,女儿能回到母亲大人身边,这些小伤也无妨了。”

装柔弱可怜,现学现用,她简直觉得自己很有天赋。

温母欣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背,转头吩咐下去:“闻香院大,你让管事嬷嬷去德善房挑几个懂事的丫头伺候,院落一定要能干勤快的奴才打扫,手脚快些。”

闻香院?温卿烟抬眼,将温紫檀眼底的得意尽收眼底,心中便有了数。

温母道:“孩子,虽说是偏院,大且宽敞,院落四周栀子数围绕,十里飘香,我想你一定会喜欢,就安排在那了。”

温卿烟道:“谢母亲大人,那姐姐院落在哪,想若离得近,我也能常去跟姐姐说体己话。”

她故意这么问,也是试探。

温紫檀的院落,想来是主院,且离丞相夫妇屋子都近,果然,温母闻言言辞便开始躲闪:“这丞相府虽大,到底都是自己家,你若想去哪里嫌累,便差下人备软轿过去就成。”

温卿烟觉得甚是夸张,才几步路,不过眼下她刚醒,身子乏也懒得周旋,不过她也不觉失望,到底是半路来的,况且温母本就是偏心向的人,她从滴血认亲那会,便知道了。

“好了,名我做主,从今往后便叫卿烟吧。让人带你去沐浴更衣,你已是丞相府千金,待你父亲从宫中回来,便让他领你去祠堂里认祖归宗,再让你父亲取字。院落打扫还需时间,你更完来我这里,我们娘俩可有好多体己话要说。”

“好的母亲大人。”

温卿烟随下人去浴堂,确实乏了,她闭上眼任由下人收拾,洗完上药,后又带到温母那,被拉着说了好一会话,幸亏她有身体原先主人的记忆,不然古时候的礼仪和制度,她还真有些答不上来。

从温母屋子里出来,已是酉时一刻。

温卿烟困得睁不开眼,随下人回到闻香院,这才发现院落已经收拾干净,奴仆也分置妥当,屋里留了两个丫头,云翘和小连,看样子年纪不大,但是机灵。

她一进屋子,便笑嘻嘻的迎上去:“小姐回来了。”

被左右搀扶坐下,温卿烟还有些不习惯被人左右拥护着,再加上实在乏了,于是将人打发走:“我乏了,你们先出去吧。”

云翘和小连面面相觑,皆有些不解,但看温卿烟支着脑袋抵在桌上,便说:“那我们就在外面侯着,小姐有事唤我们。”

温卿烟摆了摆手,等到人出去了,这才坐直了身子,开始调息内里,融合记忆。那温紫檀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所以这件事,她是万万拖不得,以免温紫檀出其不意的上门来。

这入定了半个时辰,她睁眼后惊喜发现,自己穿越过来了,好像还将前世的功力也穿过来,虽然只有五成,但是也足够对付官家这些个养在院里手无缚鸡之力之人了。假以时日调理,恐还能再多两层。

“谁!”

就在温卿烟正沾沾自喜着,满足得打算去睡一觉的时候,头顶传来细微之声,她敏锐的听见,刚喊完,头顶便直直的砸下来一个巨物。

温卿烟心里妈呀了一声,闪身躲过,动作迅速又灵巧,等站定了身子,这才发现那掉下来的巨物,竟是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

“小姐。”外边传来云翘着急询问的声音。

温卿烟抬头,眼见着那悬梁交错,想来这个男人之前是躲在悬梁上面,后来支撑不住,才掉了下来。

“无事,我不小心将东西碰到了,不用进来,我这就睡了。”

在外的云翘虽然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问。

温卿烟看掉下来那男人,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胸膛起伏很小,说明气息微弱,几乎是游走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靠近那男人,用脚尖踢了踢:“喂。”

还是没动静。

她便加了力又踢了下:“喂喂。”

而那男人依旧没有动,她只好蹲下身子去探呼吸,发现他虽然呼吸很微弱,但还算是平稳,加之身上这些伤,想来应该是失血过多,有些昏厥了过去。

这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丞相府里。

温卿烟看着那男人不俗的相貌,微微有些犹豫。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