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006章 疑点

发布:2021-10-14 06:47:07

这半日,冯姝一直躺在棺材里,眼睛虽然看不见,耳朵却是听得到的。回想起来,那些哭声好像只有女子的,并没有听到任何男子的声音。照丫鬟的说法,如果这位表公子和冯大姑娘真的爱得死去

这半日,冯姝一直躺在棺材里,眼睛虽然看不见,耳朵却是听得到的。

回想起来,那些哭声好像只有女子的,并没有听到任何男子的声音。

照丫鬟的说法,如果这位表公子和冯大姑娘真的爱得死去活来,怎么冯大姑娘都死了大半日了,表公子竟一次都没有露面?

听冯姝一说,紫陌也疑惑起来:“是啊,表公子早就回去了,照理说应该来看望姑娘的,怎么一直没见他的人?”

以前姑娘哪怕咳嗽一声,表公子也会紧张得不得了,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怎么连个人影都不见?

冯姝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眸光微闪:“我和表哥是在哪里殉情自杀的?”

“就在府中的荷花池。”

“你带我过去看看。”冯姝站了起来。

紫陌吓了一跳:“姑娘,您不是还想去投湖吧?”

冯姝抽了抽嘴角:“不会的,我只是过去看看,表公子又没死,我为什么要去寻死?”

小丫鬟一想也对,之前姑娘和表公子是一起投湖的,现在表公子没死,姑娘肯定舍不得一个人去死。

可是,好端端的,姑娘为什么又要去湖边?

“姑娘,现在天都黑了,还是明日白天再去吧……”小丫鬟试图阻止。

可冯姝已经抬脚走了出去,小丫头没办法,只得拿了件斗篷赶紧跟了上去。

荷花池距离冯大姑娘住的紫霞居不远,两个人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

怀宁伯府的这个荷花池很大,眼前已经入冬,池中并没有荷花,只有枯败的荷叶漂浮于水面,徒增几分凄凉。

少女静静站在岸边,眸光扫过黑黝黝的湖面,不动声色道:“当时我落在哪个位置?”

紫陌抬手指着湖中心的一座亭子道:“您当时掉在亭子左边,表公子就掉在亭子前边,府里下人发现后,先跳下去把表公子救了上来,回头再去救您的时候,您都已经漂远了……

见小丫鬟说得绘声绘色,冯姝疑惑道:“你亲眼看见我跳下去的吗?

紫陌头摇得像拨浪鼓:“没有,那会儿刚好起了风,我回紫霞居给您取斗篷,是刘二正好经过湖边,这才发现了你们……”

“刘二是谁?”

“是三表公子的小厮。

冯姝没吭声,慢慢走向通向湖心的廊桥。

怀宁伯府的这个荷花池在南河一带很有些名气,每年到了荷花盛开的季节,府中每每会举办几次赏荷会,邀请各府的夫人小姐前来观赏聚会。

为了赏荷方便,怀宁伯府还特地修葺了一些九曲廊桥,一直伸展到湖中心,站在廊桥上,能把整个荷花池尽收眼底,别有一番情趣。

这些廊桥都是用木头板做成的,下面用很粗的木桩做成桥桩,走在上面虽然有些微微晃动,却是很安全的。

冯姝沿着弯弯曲曲的廊桥走了一会儿,便来到位于湖中心的一座六角亭子。

“别人发现我时,我是在那个位置吗?”冯姝指着距离亭子大约三丈的一处水面问。

小丫鬟点点头,一脸惊恐道:“是啊,那个地方的水最深了。”

“表公子掉在哪边?”

小丫鬟抬手一指向另一处:“表公子就在这边,距离亭子近,所以大家先把他救了上来。”

冯姝抬脚,往前走了两步。

紫陌大惊,扑过去一把拉着她:“姑娘,您想干什么?”

冯姝不由得气笑:“放心,我不会跳下去的。”

小丫鬟还是不放心:“姑娘,您小心点,这边儿上比较滑,万一不小心滑下去就惨了……”

冯姝心里一暖。

这小丫头虽然很聒噪,但对她的关心却是真切的。

“你放心,我会注意的,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表哥和我既然是相约跳湖殉情,两个人怎么没有落在一处?”少女垂下眼眸,目光落在那一排栅栏上。

这些栅栏都是用很粗的竹子做成,高度只到成人的膝盖,围在廊桥的两侧,起到防护的作用。

有这么高的栅栏挡住,如果不是存心,应该不会意外落水的。

“这栅栏怎么断裂了?”冯姝忽然指着一处问。

难不成冯大姑娘真的是和表哥一起跳湖殉情?

目光落到一处栅栏,脸色忽然一变。

少女随即蹲下身,紧盯着那一处栅栏细细查看。

“姑娘怎么了?”

“这栅栏好像有些问题。”

紫陌奇怪道:“什么问题?”

栅栏就是栅栏,能有什么问题?

冯姝伸手一指:“这边的几根栅栏怎么断了?”

“可能是你们跳湖时撞坏的。”小丫鬟没有多想。

冯姝摇摇头,指着栅栏的断裂处道:“你仔细看,这栅栏的断裂处很齐整,不像是被撞断的,倒像是被人用刀砍断的。”

紫陌一脸茫然:“砍断?不可能吧?”

“我以前来这亭子里,是不是喜欢站在这个地方?”冯姝指了指前方。

“是啊。”

“那我站在这里的时候,是不是喜欢倚在栅栏上?”冯姝试探道。

紫陌点头:“是啊,姑娘最喜欢倚在栅栏上给鱼儿喂食。”

冯姝轻叹一声。

现在基本可以肯定,冯大姑娘应该不是自杀,而是被人害死的。

“紫陌,你难道从来没有怀疑过,也许我和表哥并不是跳河殉情,而是有人想害我……”

紫陌顿时瞠目结舌:“有人要害您,这……怎么可能?”

少女弯唇冷笑:“何况就算我喜欢三表哥,不是还可以私奔吗?为什么非要自寻死路?”

紫陌这才反应过来,点头道:“婢子也觉得奇怪呢,姑娘如果喜欢表公子,回头求了老爷,老爷说不定会答应的。”

“所以,我根本不是投河自杀,而是有人想害死我。”少女沉下脸道。

“姑娘,谁要害你?”小丫鬟吓得脸都白了。

冯姝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据紫陌讲,冯大姑娘三岁就生活在了这怀宁伯府,外祖母对她比对几个亲孙子孙女还要亲热,两位舅舅也对她视同己出,与几位表哥表姐也都相处融洽,就算偶尔有点小矛盾,也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睡一夜就忘了,怎么会有人想着害冯大姑娘的性命呢?

一阵冷风吹过,紫陌莫名打了个哆嗦:“姑娘,这也太可怕了,咱们赶紧去告诉老夫人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