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004章 成全

发布:2021-10-14 06:47:06

小丫鬟愣了一下,随后意外的惊喜扑回来:“姑娘,您真的没死?啊吓哭奴婢了——”话音刚落,哐啷一声,身后的门突然间被房门,一群人一拥而入,手里统统拿着棍棒。领头的是一名五大三粗的仆从,举着个扫把到处乱晃:“鬼在哪里?”两个婆子跟在后面,面色惊惧地指指为首的是一名五大三粗的仆从,举着个扫把四处乱晃:“鬼在哪里?”。

小丫鬟愣了一下,随即惊喜扑过来:“姑娘,您真的没死?真是吓死婢子了——”

话音刚落,哐啷一声,身后的门忽然被推开,一群人一拥而入,手里全都拿着棍棒。

为首的是一名五大三粗的仆从,举着个扫把四处乱晃:“鬼在哪里?”

两个婆子跟在后面,面色惊恐地指着冯姝:“在那儿!你们看,表姑娘诈尸了!”

紫陌上前一步,挡在冯姝身前厉声道:“好大的胆子!我们姑娘好端端的,你们竟然说她是鬼?再胡说八道,看我不扒了你们的皮!”

仆从一看,已经死了半日的表姑娘果真活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丢下扫把扭头就跑。

其余人见状,哗啦一声,瞬间全都跟着跑了个精光。

见众人全跑了,两个婆子哪里敢留?马上也连滚带爬地溜了,王婆子鞋子丢了一只,也没敢回头捡。

冯姝默默叹了口气,抬脚刚要跟过去,被小丫鬟一把拉住:“姑娘,那些下人都是有眼无珠,您就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了。“

冯姝摇摇头:“我不是去追他们。”

“那您想干啥?”

“去见外祖母。”

她死而复生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曹老夫人耳中,为了制止下人们乱说,她必须主动去解释清楚,免得节外生枝。

福宁堂中还亮着灯,曹老太太尚未歇息,因为外孙女暴毙,老太太瞬间老了许多,此刻正用帕子擦着眼角:“我苦命的姝儿,她今年还没满十五岁,怎么就去了呢?让我如何跟她父亲交代?”

老太太几乎不敢想象,一旦女婿接到外孙女亡故的消息,会遭到怎样的打击。

一旁的中年妇人是曹家的二儿媳韩氏,和表姑娘一起跳河殉情的曹三公子正是她的儿子。

她嘴上说着安慰老夫人的话,心中却在庆幸:小妖精差点害死她的儿子,现在死了倒是省心。

小姑子是个短命鬼,生的女儿也一样是短命鬼,就算这丫头不死,这种没福气的女人,她也不会让她做自己的儿媳。

韩氏体贴地递给老妇人一杯热茶道:“娘,生死有命,这都是天意,您切莫气坏了身子。”

一名丫鬟匆匆走进来,结结巴巴道:“老太太,守夜的王婆子来说,表姑娘……诈尸了!”

老太太手一抖,茶盏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韩氏狠狠瞪了丫鬟一眼道:“小蹄子说什么胡话?你是想把老太太吓出病来不成?”

丫鬟噗通一声跪下:“二太太,婢子没有胡说,王婆子现在就在门外候着,不信您可以唤她进来问问。”

曹氏正要起身喊人,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忽然传来:“外祖母,您睡下了吗?”

少女的声音软糯甜腻,可听在屋内几人的耳中,却似鬼嚎。

众人皆变了脸色,尤其是韩氏,她猛地后退数步,不小心撞到了桌角,把腿都撞青了一块。

“像是姝儿的声音。”老太太脸上露出茫然。

绣着梅花的棉帘子被一只素手掀开,一道曼妙的身影随后走了进来。

二太太猛地后退一步,用看鬼一样的眼神紧盯着眼前的少女,哆嗦着声音问:“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冯姝已经从紫陌的口中了解道屋中之人的身份,她屈了屈膝,冲着二人微微一笑:“外祖母,二舅母,我当然是人了,只是在棺材里躺了半日,这浑身上下冷飕飕的,不信你们摸摸。”

少女的样子娇俏中带着调皮,和往日那个惹人怜爱的少女一样可爱。

老太太迟疑了一下,还是颤巍巍上前一步,哆哆嗦嗦地握着少女的手。

那手虽然很冷,却是有些热度的,绝不是鬼的手。

老夫人顿时泪如雨下:“姝儿,你真的活过来了?”

冯姝一脸茫然道:“外祖母,我压根就没死啊,之前只是昏过去了。”

老夫人一把抱着少女:“我的乖孙女,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短命之人,真是苍天有眼……”

得到消息的大太太张氏也赶了过来,见到老太太又哭又笑,急忙上前劝道:“娘,表姑娘没事是好事,您一定注意身体。”

老夫人这才收起眼泪,吩咐一边的大丫鬟:“翠竹,快去叫王大夫。”

翠竹立刻转身出去。

不多时,一名佝偻着腰的老大夫背着药箱跌跌绊绊地走了进来,看到冯姝,眼珠瞪得滚圆:“表……表姑娘,你怎么没死?“

半日前,他分明看到这姑娘已经没了气息,死得透透的。

紫陌直接跳起来,指着老头儿骂道:“你这是什么庸医?我们姑娘明明好好的,你却说她死了,害得姑娘在棺材里闷了半日,真是晦气!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们姑娘死?”

王大夫吓得脸色煞白,慌忙抱拳道:“老夫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半日前,表姑娘确实没有了脉搏和呼吸。”

王大夫是怀宁伯府养着的医生,万一因为这件事丢了饭碗,他找谁去哭?

老太太见外孙女死而复生,心情大好,便没有追究王大夫误诊的责任,只是催促道:“王大夫,你给表姑娘把把脉,看她可有什么不妥?”

冯姝一楞。

她心里最清楚,真正的冯大姑娘已经死了,她刚刚占据了这具身子,魂魄和肉体还没有很好地贴合,也不知道这王大夫医术怎样,万一诊断出什么,她到时候该怎么解释?

可不容她多想,老头儿已经走了过来,她只得伸出了胳膊。

所幸王大夫并没有看出异常,他给冯姝把了把脉,便伸手撸着胡子说:“姑娘脉息不是太稳,许是落水时受了凉……”

老太太关切地问:“可有法子医治?”

王大夫点点头:“我给姑娘开几副药,只要吃下这几副药,应该就没有大碍了。”

听到这话,老太太终于放下心来,絮絮叨叨地关照一通,吩咐外孙女回去好好歇着,一边又命人赶紧去抓药。

这么一折腾,曹老太太也有些乏了,便命众人散去,独留下二儿媳。

等到众人全部离开,老太太端起新欢的茶盏抿了一口茶道:“老二家的,既然姝儿没死,三郎也没有大碍,咱们就成全了两个孩子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