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003章 复活

发布:2021-10-14 06:47:06

李则笑得之意深而长:“絮儿,这些事你以后便会明白了了,嘛你安心,本王肯定会害你的,你就安心在这里住段时间,等风声过去的了,本王就带你回京。我还有什么事要办,就不多陪你了,有什么需的,你虽然和他们说,”说着这话,李则后转身施施然走了。听见门被落锁的说完这话,李则转身施施然走了。。

李则笑得意味深长:“絮儿,这些事你以后就会明白了,反正你放心,本王绝对不会害你的,你就安心在这里住段时间,等风声过去了,本王就带你回京。我还有事要办,就不多陪你了,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和他们说,”

说完这话,李则转身施施然走了。

听到门被落锁的声音,冯姝一下子跌坐在床边,浑身一阵阵发冷。

六皇子的意思,是不准备放她离开么?

她被软禁在此处,和亲的事肯定黄了,那整个西平侯府岂不要遭殃?

不行,她得想办法逃出去。

又有脚步声传来,冯姝坐在床边没动,一双眼睛紧盯着门口。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走了进来。

“姑娘醒了?”那丫鬟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来。

冯姝闻到一股香味,眼睛往托盘里瞄了瞄,发现托盘上面放着一碟子酱牛肉,一碟子青椒炒兔肉丁,另外还有两样蔬菜和一碗白米饭。

“姑娘,请您先用饭吧。”

这一个月以来风餐露宿的,冯姝已经好久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饭菜了。

她吸了吸鼻子,强忍着别开脸道:“拿走吧,我不饿。”

丫鬟劝道:“姑娘,再怎么样身子骨也是自己的,您多少吃点吧。”

冯姝掀起眼皮,再次瞄了瞄那几样饭菜,忽然又改变了主意。

六皇子虽然不是什么善茬,倒也不至于在饭菜里下毒,既然想逃跑,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总要吃饱了才有力气跑的。

“那好吧,给我端过来。”冯姝平静道。

小丫鬟险些控住不住脸上的表情。

原本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劝说,没想到这姑娘如此爽快。

“发什么愣?拿过来啊!”冯姝不耐烦地催促道。

小丫鬟回神,急忙走过去,把饭菜一一摆在了床边的小几上。

冯姝也的确是饿了,拿起筷子一阵风卷残云,转眼就把几样小菜吃了个精光,看得一边的小丫鬟目瞪口呆。

身为一名见多识广的丫鬟,她还从没见过这么能吃的贵女。

吃饱喝足了,困意就上来了。

冯姝暗想,反正也要等到天黑了才能跑,何不先睡会儿养足精神?

她打了个呵欠和衣躺下,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直到耳边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冯姝躺在那儿,听着耳边的嘈杂,心头升起疑惑。

她记得自己被囚禁在一个小院子里,那儿就守着几名护卫和一个小丫鬟,现在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她费力地睁开眼睛,入目却是一片漆黑,一股烧纸的味道直往脑仁儿里钻。

她定了定神,忽然明白过来,她竟然躺在一口棺材里。

她想坐起来,可浑身却使不上劲儿,想喊又发不出声。

房间里进进出出的全是人,听声音却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

冯姝心头掀起惊涛骇浪。

借着从棺材缝隙处透进来的微弱光亮,她微微偏过头,看向放在身侧的手,随后整个人就僵住了。

少女的手像水葱,尖尖十指上涂着淡粉色的蔻丹,是一双很漂亮的手,却不是她的。

冯姝眨了眨眼睛,终于回过味儿来。

那日,她被六皇子囚禁后,最终还是给害死了,现在虽然活了过来,却换了个身份。

一个少女的哭声断断续续传来:“姑娘,若是您真的喜欢表公子,回头跟老爷说一声,老爷肯定会答应的,您怎么做出这种傻事?现在倒好,表公子好端端的活着,你却丢了性命,嘤嘤嘤——”

这少女一边哭诉,一边咒骂,冯姝听了半日,已经把目前这具身子的身份大致听了个明白。

这具身子是定安侯冯远章的嫡长女,和她同名,生母很早就病逝,冯大姑娘便一直住在南河的外祖家。

冯大姑娘自幼订下一门亲事,几天前,父亲定安侯忽然派人来接她回去商议婚事。

可冯大姑娘自幼和表哥一起长大,早就芳心暗许,眼见两人无缘结为夫妇,便双双相约跳河殉情。

结果冯姑娘溺水身亡,表公子却被人给救了上来。

冯姝暗暗摇头。

这冯大姑娘可真够傻的,她死了,那表公子却好端端的活着,这不是白死了吗?

因为这位表姑娘是寄居在外祖家,加上又没有成年,按规矩是不好办丧事的。

但人死了,一点仪式不办又说不过去。

所以冯大姑娘的大舅夫怀宁伯便做主,把她的灵柩放在这个闲置的后罩房里,草草设了个灵堂。

随后便派人去定安候府报信,只等定安候府来了人,再商量怎么下葬。

冯姝在棺材里憋了半天,早就憋坏了,等到手脚有了点力气,便挣扎着爬了起来。

外面月光皎洁,廊下挂着白色的灯笼,刚刚哭泣的是冯大姑娘的贴身丫鬟紫陌,哭了半日大概累了,正趴在一边睡觉。

距离棺材不远的地上摆着个火盆,两个守夜的婆子正在烧纸。

一阵风吹来,火盆里的纸灰便打着旋儿飞了起来,更增添了几分阴森。

一名婆子似乎听到什么动静,疑惑地抬起头来,便看到黑漆漆的棺材盖忽然动了起来。

她倒吸一口气,哆嗦着手去拉另一名婆子:“王妈妈………”

王婆子正在打盹儿,被李婆子吵醒了颇有些不耐烦:“我说李二家的,不是说好了吗?你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

李婆子一脸惊恐,哆嗦着手指着前方:“你看,动了………”

王婆子疑惑地回过头,就看到黑漆棺材盖缓缓移开,一名少女从里面跳了出来。

“啊——”王婆子惨叫了一声,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鬼啊——”李婆子同时尖叫出声,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趴在一边睡觉的少女也被惊醒了,她揉了揉眼睛,看到站在面前的少女,同样吓了一跳。

不过,小丫鬟的胆子比两个婆子要大得多,稍一迟疑,便扑通一声跪下大哭道:“姑娘,婢子知道您死得冤,您放心,回头我就去杀了表公子,让他给您陪葬……”

感情这傻丫头当她诈尸了?

冯姝抽了抽嘴角:“我渴了,快给我倒杯水。”

小丫鬟疑惑地抬起头:“鬼也要喝水吗?”

冯姝翻了个白眼:“我是人,不是鬼。”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