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002章 劫持

发布:2021-10-14 06:47:05

营帐外面哀号声一片,惨淡的星光下,满地都是残肢断臂,血流成河。两名黑衣人带着陷入昏迷的冯姝大摇大摆离开了。因天色太黑,再加像的穿着装扮,外面那帮人还我以为是同伙,谁也也没见状拦阻。眼见得最后一名侍卫也被杀掉,这帮杀戮者才收起来了刀,扯下蒙在脸上的黑布两名黑衣人带着昏迷的冯姝大摇大摆离开。。

营帐外面哀嚎声一片,惨淡的星光下,遍地都是残肢断臂,血流成河。

两名黑衣人带着昏迷的冯姝大摇大摆离开。

因天色太黑,加上一样的穿着打扮,外面那帮人还以为是同伙,谁也没有上前阻拦。

眼见最后一名侍卫也被杀死,这帮杀戮者才收起了刀,扯下蒙在脸上的黑布,分成几组开始清理现场。

不多时,一名年轻男子惊慌跑了出来:“大人,不好了!”

领队的是一名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见状不悦地皱了皱眉头:“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年轻男子指着身后的营帐,满脸都是惊恐:“我们……有几个弟兄……被杀死了,就在那顶营帐里……”

横肉男一惊:“咱们的人?这怎么可能?”

明明他们才是杀手,怎么被反杀?

“千真万确,是石头和山虎他们几个。”

横肉男一听,脸上的横肉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

那两人的功夫在这些人当中是最厉害的,居然被人轻而易举取了性命?

“公主人呢?”

“里面只有几名婢女的尸体,没看到公主。”

“真是一群废物!”

横肉男骂骂咧咧地走进营帐,发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几具无头女尸,全是婢女的穿着打扮,果然没有公主。

“大人,这是什么?”

一名随从忽然发现一具女尸的手有些古怪,掰开一看,那只手里居然拽着个东西。

应该是这名婢女被杀时,从凶手身上拽下来的。

随从把那个东西取出来,举到横肉男面前:“好像是个玉佩。”

横肉男接过玉佩,对着亮光仔细查看,脸色陡然一变。

他匆匆对手下交代了一番,转身大步离开。

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掩映在不远处的密林中,几乎与暗夜混为一体,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

马车中端坐着一名中年男子,此人乃是吏部左侍郎杨简,皇上的亲信大臣,也是六皇子李则的岳丈。

听到脚步声,杨侍郎掀开帘子,看着走近的心腹面露疑惑:“怎么?事件办得不顺利吗?”

横肉男走到近前跪下,一脸惶恐道:“回禀大人,咱们有几名护卫被杀,公主也不知去向。”

“什么?”杨侍郎霍地站起来,却忘记了是在马车中,脑门磕到了车顶,痛得龇牙咧嘴。

“你们清点过人数吗?”

横肉男垂头丧气道:“人数已经清点完毕,其余人的尸体都在,独独少了公主,还有……”

“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吞吞吐吐的,有话快说!”

横肉男表情复杂地看了一眼杨侍郎,递过手中的玉佩:“有人在公主的营帐里发现了这个……”

杨侍郎伸手接玉佩看了看,疑惑道:“这是……“

“这个玉佩好像是成王手下一名亲卫的。”

杨侍郎脸色一变:“成王?你确定吗?”

横肉男低头道:“这名亲卫以前跟我打过几次交道,功夫很不一般,这玉佩是他的无疑。”

杨侍郎面沉如水,语气冷厉:“成王?他可真是我的好女婿,老夫这般谋划都是为了他,可他倒好,心心念念的还是那个丫头,这个糊涂蛋,他可知道,那个丫头不死,他将后患无穷。”

横肉男担心道:“如果公主真是被成王的人劫走了,咱们该怎么办?”

杨侍郎沉吟了一番,低声道:“这里地形复杂,成王的人带着公主应该不会走远,你速速带人四处搜查,一旦找到公主,不要轻举妄动,要如此这般……”

……

这边,冯姝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封闭的屋内。

她缓缓睁开眼睛,开始环顾四周。

烟青色的帐子上绣着喜鹊登梅的花纹,四周是花梨木的家具,靠窗的书桌上放着几本书和一副棋盘,从半开的窗户里可以看到院子里开满了艳丽的芍药华,香气袭人。

芍药?

冯姝打了个激灵。

她记得自己被劫持的时候,已经快到南疆的边境了,那个地方怎么会有芍药花?

她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挣扎着从床上下来,慢慢走到窗边。

透过窗户缝隙,隐约看到外面是个不大的院子,院子里开满了芍药,中间有一株海棠树,周围看不到一个人影,但她分明嗅到人的气息。

她沿着窗户走到门边,伸手推了推门,发现那门从外面被反锁了。

看来,那两名救了她的黑衣人并不是什么暗卫,而是劫匪。

直觉上,她觉得对付自己的应该是两帮人,一帮人想杀了她,另一帮人虽然救了她,却又绑架了她。

冯姝感到自己落入了一个什么圈套,却理不清里面的头绪。

门外忽然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怎么还没醒来?是不是你们下手太重了?”

另一道声音惶恐回答:“殿下,当时情况紧急,公主拒不配合,属下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才不得已打昏了她,不过属下自有分寸,绝没有伤到公主一丝一毫。”

冯姝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来人竟然是六皇子李则?

难道说,是六皇子的人劫持了她?

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李则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看到站在床前的少女,不由得微微一楞:“絮儿,你醒了?”

冯姝出生在杨柳吐絮的春天,母亲便给她取了个絮儿的小名,现在猛然从六皇子的口中听到,只让她觉得恶心。

冯姝僵立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李则转身关好了门,随后一步步朝她走来:“絮儿,见到本王很惊讶吗?”

冯姝后退一步,冷冷道:“殿下,皇上已经册封我为泰宁公主,要是算起来,我还应该称呼您一声六皇兄,我想请问六皇兄,您把我虏到这里究竟想干什么?”

见少女一脸戒备,李则微微有些不悦:“絮儿,要不是本王出手,你可就嫁到苗疆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了,你非但不知道感激本王,还摆出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干什么?”

为了这次夺嫡成功,和亲的队伍必须不留活口,他乘着岳丈的人动手时,浑水摸鱼把冯姝救了出来。

就算事后岳丈知道了,他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若是事件顺利,他就是一国储君,岳丈肯定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和他翻脸。

少女冷冷道:“我嫁到苗疆乃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六皇兄难道要我抗旨不尊吗?”

“絮儿,你放心,以后再也不会有人逼着你去和亲了。”

看着男人肆无忌惮的眼神,冯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冷冷道:“殿下,您这是何意?”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