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萧琛到来

发布:2021-10-13 18:16:47

“原来是是七爷,七爷和谁几道来的?”“就我,呃,除了几名仆从,此外除了一队压镖的人马,镖行的人了走了。”萧琛回完话,兴致勃勃地去开箱体验,“五嫂,我给你带了朋友见面礼。”云锦望着萧琛非常活跃地在箱子中间奔来跃去,逐个开盖寻东西,一派天真烂漫的情态,不由得云锦看着萧琛活跃地在箱子中间奔来跃去,逐一开盖寻东西,一派天真烂漫的情态,不禁莞尔。。

“原来是七爷,七爷和谁一道来的?”

“就我,呃,还有几名仆从,另外还有一队压镖的人马,镖行的人已经走了。”萧琛回完话,兴致勃勃地去开箱,“五嫂,我给你带了见面礼。”

云锦看着萧琛活跃地在箱子中间奔来跃去,逐一开盖寻东西,一派天真烂漫的情态,不禁莞尔。

“七爷用过午膳了吗?一路走来是否劳累?要不……”

“啊,找到了。”萧琛举着一顶纯金打造、镶嵌着红蓝宝石、做工极其繁复的云鸟花扇头面奔到云锦面前,献宝似地递上去,细致观察着云锦的反应。

还未等云锦接过手,萧琛忽地折身回到箱子中间,重新拿出一件稀奇物事递到云锦面前,如此反复多次。

见云锦眼波始终未有大变化,萧琛气馁声道:“都不喜欢吗?”

“都,挺好的。”云锦无奈声言,“七爷,你要不要……”

萧琛忽然想起什么,跳起身来奔至最远处一个还未曾开盖的箱子,麻利地将箱子上的绳索解开,然后抬头冲云锦喊:“五嫂,你来,这里面的东西你或许会喜欢。”

云锦见这个锦衣华采少年全无半点娇矜之气,远道而来,不怪主家怠慢,一味真心实意想让自己笑开颜。心里对这个少年自然生出疼爱之意,视如亲弟弟般。

顺应着萧琛的喊叫,云锦来到箱子边上,当箱盖被掀开,看到里面装着全是书籍,云锦眼眸深处自然绽放出异彩。

“哈,五嫂果然喜欢这个。”萧琛脸上露出纯净快乐的笑颜。

云锦蹲下身,伸手在箱子里翻了翻,取出一本《广志绎》,随手翻了几页,容色顷刻鲜亮。又从箱中选取了一本《三才图会》,才翻看了几页目录,神情有些激动地抬头望向萧琛,声问:“这些,我都可以看吗?”

“当然,带过来就是给你……和五哥的呀。”

萧执戌时回院,听闻东厢房丁管家屋里传出阵阵欢声笑语,忽产生一种错觉,好似回到了京城的家。

东厢房里,火盘烧得红火,屋子里暖烘烘的,萧琛、云锦、丁管家围坐在书案旁,云锦手拿一只笔在一张地形图上点点划划,语声清利地介绍地名、地形、地方特征,言谈间间或插一两则有关的奇闻轶事,引得萧琛和丁管家或笑或发出各种奇声怪问。

萧执倚在门旁听了许久。来隆城近半年,跑了不少地方,却不知道隆城原来还有这许多奇幻去处和典故。

这位方夫人进门已近百日,却不知道她原来这么能说会道,更不知道原来她也会笑,表情会这样丰富多彩,眸光会这般灵动。

瞧丁管家一点儿也不觉得稀奇的样子,难道说,她只在自己面前才会作出那副木桩一样的神情和姿态?

云锦又说了一段有趣的典故,三人皆笑了起来,萧琛问了句话,云锦笑着回应,转首间,乍见门后一双眼睛深深凝望着自己,惊惧得猛地弹立起身。

萧琛和丁管家都被云锦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循着云锦的视线,发现了倚靠在门旁的萧执。

“五哥。”萧琛欣喜地迎向萧执,欢快道:“这趟真没白来,丁管家的回信上说这隆城多苦多荒凉,还以为五哥在这里多受罪呢,如今看来,跟本不是那么回事嘛。”

“究竟怎么回事,你很快就知道了。”萧执悠然说着走进屋子当中坐下,“来,跟我说说路上情形和家里变化。”

萧琛紧跟其后,拉把椅子从旁坐下,“路上还好,家里也都还好,对了,三婶让我给你带了封亲笔信。”萧琛忙忙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递给萧执。

萧执接信的时候,眼光旁扫了一下,对那贴着墙边悄然往外出溜的人丢了句话:“拿些饭菜上来,我还未用膳。”

云锦脚下一顿,轻声应了声“是”,刚要迈步出去,又听萧执吩咐:“叫鸣夏、冷秋去前边把我带回来的籍册搬到我书房里。”

“是。”

云锦走后,萧琛以奇怪满带疑问的眼神看向丁总管,丁总管慌忙别开眼。

鸣夏和冷秋被派去做苦力活,云锦只得亲自领着小丫环和婆子们将饭食送到前院,麻利地铺好食案,引着仆从们将饭食一一端上桌,随后立于萧执身旁侍候用膳。

萧执进食间听萧琛讲路上所遇之事,讲京城府里人事变化,讲京城新鲜事。云锦为其布菜。

萧执发现云锦着意换了件窄袖袍子,显露出一双嫩白纤柔的手,夹菜、剔骨、剥壳,动作利落娴熟且静谥无声。自己进食间未说一句话,想吃的菜却都及时送到眼前,这种动动意念就有人贴心照管的感觉当真是舒坦。

萧府规矩也多,但未精化到这种地步。

“这也是方家人从小必需练就的本事吗?”萧执忽然冒出一句话,让屋内所有人目光都投向云锦。

云锦略显不安,嚅动嘴角终未发出声音。

“在这里用不着如此,你也坐下来吧。”萧执发话。

云锦恭身一礼,轻声道:“倘若五爷这里用不着奴家,奴家求请离开些时。”

萧执脸色瞬时落下,手中筷子也放下。

愉悦的气氛就此终结,无论萧琛和丁管家如何圆场也未能再使气氛活络起来。

云锦终在萧执的吩咐下,撤去饭桌,之后同丫环婆子们一道离开。

感觉到五爷似又要针对自己,第二日,云锦收拾些行装,将院里事务妥善安置好之后,以庄务繁忙为由搬去农庄小住。

云锦刚到农庄不久,不料萧琛也带着行装跟了来。

萧琛是个天性乐观、活泼开朗的,又极懂事乖巧,有他在的地方总是洋溢着蓬勃和欢乐之气。

论年纪,其实云锦倒比萧琛还小了十个月,但云锦拿萧琛当弟弟看,在萧琛面前总摆出一副长者恣态,萧琛不甚在地意地顺应着她,乖觉地五嫂长、五嫂短,叫得极是顺口。

云锦对萧琛极为照顾,白日里带着他一起做事,怕他嫌烦闷,与他解说地方人情风俗。怕这位京城来的少爷受不得苦,对其生活、饮食上照管得妥妥贴贴。闲时带他去周边游玩,猎些稀奇玩物。

萧琛并非徒有皮相、只知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儿,否则也不会主动请缨远从京城跋山涉水来到这荒僻之地。萧家在京城周边有不少农庄田产,萧琛对农务并非一窍不通。是以,当云锦着忙时,他自动帮衬着。见哪里有疏漏,自然而然扶助。

相处几日下来,两人感情倒比真姐弟还熟络亲热。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