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汗血宝马

发布:2021-10-13 18:16:47

悠悠过了十数日,日子风平浪静,但是这段期间五爷回院用饭的次数明显不断增多了,但五爷用饭都是在前院,由丫鬟媳妇子侍侯用饭。云锦提吊着的心渐渐地安安稳稳。这些时日,云锦经常与丁管家一起出外,卖了了一些不赢利的铺子,干起了矿石和药材生意。丁管家意外发现云锦做生意这些时日,云锦时常与丁管家一同外出,卖掉了一些不盈利的铺子,做起了矿石和药材生意。丁管家发现云锦做生意驾轻就熟,其对市场反应敏锐,又颇具慧眼,更可贵的是,其对本地人、本地市场的行情极为了解,矿石和药材生意很快走上正轨,赢利是迟早之事。。

悠悠过了十数日,日子风平浪静,不过这段期间五爷回院用膳的次数明显增多了,但五爷用膳都是在前院,由丫鬟婆子侍候用膳。云锦提吊着的心渐渐安稳。

这些时日,云锦时常与丁管家一同外出,卖掉了一些不盈利的铺子,做起了矿石和药材生意。丁管家发现云锦做生意驾轻就熟,其对市场反应敏锐,又颇具慧眼,更可贵的是,其对本地人、本地市场的行情极为了解,矿石和药材生意很快走上正轨,赢利是迟早之事。

渐渐地,一些巡视、收账、监察之事,丁管家放任云锦独自去办。

一日晌午,云锦牵了一匹马回来,说是捡了个宝。丁管家不懂马,只觉得这匹马比起一般的马要瘦小,毛色既不纯也不光亮,整个看起来有些邋遢,实在看不出哪里好。

“你等会。”丁管家对云锦留下一句话急步往后去,不一会儿,丁管家和五爷一道从长廊远端走来。

云锦见到五爷,下意识想躲开,可五爷已经瞧见了自己,这时候躲显然不合时宜。而且,这马极是难得,倘若那二人暴殄天物将这马随意处置了,白白浪费自己一番心血不说,还将损失一笔不小的资财。

萧执见到马,眸色一亮,见云锦一只小手不停轻抚马鬃显是一副十分爱惜的样子,不由心生疑虑,想她一个小丫头怎会识得这汗血宝马?当下神色淡然问道:“这马,你是从哪里得来?”

云锦回:“禀五爷,回家路上,遇一位外地客商在酒楼吃饭不给银两,倒想骑马奔逃,却被酒楼伙计拦了下来。客商无钱付食费,伙计要拿他的马抵银。我见这马不是俗物,便与客商商讨,以一佰五十两银子将此马买了下来。”

丁管家咂舌,“一百五十两?比普通的马贵了四、五倍不止。”说完走近马身,仔仔细细观察,边观察边纳罕声言:“这马究竟有何不同?方夫人莫不是被人骗了?”

云锦慨声道:“这马便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源自天山西边。明日放到竞易市场上拍卖,至少能卖到一千两银子。”

“你要将它拿去拍卖?”萧执挑眉声问。

“当然,不卖的话留着作什么?”云锦自然回复。

萧执一阵气闷,堵得说不出话来,原以为她是要献这马来讨好自己,现如今看来,自己是自作多情了。无怪乎他那么想,自小到大,因为生得好看,异性缘奇佳,不断有女子主动示好,到了隆城,虽然忙得脚不沾地,履行公务中,依然不乏妙龄女子献媚。

“呵,”萧执嗤笑一声,看向丁总管,神色莫名道:“你调教的好人才。”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云锦话外听音,已是明白五爷想要留下这匹马,却故作茫然不解地问丁总管:“五爷那话是什么意思?是夸我会挣银子吗?”

丁总管看着云锦半天不作声,末了,叹声道:“这马别卖了,咱不缺那一千两银子。”

“啊,”云锦恍然大悟,“五爷喜欢啊,干嘛不直说呢?”

丁总管语塞。

马被留了下来,云锦的麻烦却接踵而至,许是她的“不开窍”惹恼了五爷,五爷开始挑她的刺。

“这帐目怎么做的这般粗疏?输运费只一笔带过,都看不出用的究竟是人力还是车马。”

“那几名矿商你都知根知底吗?钱给了他们,有没有派人盯着?万一他们卷钱跑路,你可有法子追回来?”

“宅院修缮整葺费都花到哪儿了?怎不见有变化?”

……

从来不管家务事的五爷开始督查院内外所有事,每天晚上,云锦被叫到前院训话。

看着灯下那张惨白的小脸,萧执没有丝毫怜惜之情,反倒恼恨不已。无论他挑出什么刺,对面人儿惜字如金,解释一两句之后便不再说话。任他如何训,她只如木桩一般低着头静立着,从来不多辩解、不讨饶。

有时,萧执坏心思地打开窗让冷空气灌进来,看着她樱红的嘴唇渐渐发白,期望从那张小嘴里听到服软的话,结果到最后,自己冷得受不了也未听到她半句软话。

训的次数多了,萧执自己都觉得自己似个讨人嫌的唠叨鬼,加之近来事务多,身体有些疲惫,这晚便草草数落了几句,放她回去。

这次,云锦却未急着回院,踟蹰着嚅动嘴角,似有话要说。

见她这样一副情态,萧执好奇地重新打量她,总算在这张脸上看到别样的神情。

“有什么话,说吧。”萧执催促。

云锦抬眼看了看萧执,张了张嘴,终吐出“没事”两个字,随即低头快步离去。

萧执愤怒得要抓狂,这丫头,气人的本事渐长,白费自己这许多日的唇舌。也不知自己是着了什么魔,明知道这是个浑身带刺的仙人球,偏想要去拔光它的刺,结果刺没拔掉几根,倒被扎得生疼。

云锦其实是想对五爷说,后厨里炖了花旗参乳鸽汤,这汤养阴补血又败火。乍一想,此举有讨好的嫌疑便住了口。

想了好几日,才想出这么一条对策,如果美味的汤能让五爷不再占用自己宝贵的晚上时间,那她情愿天天换着花样炖好喝的汤给他。

步出前院,路遇打水回来的鸣夏,云锦灵机一动,上前主动打声招呼。

鸣夏略感惊讶,一直以来,从未给过这位方夫人好脸色。方夫人几次主动示好,自己都刻意冷脸相对,是以,两人一直保持着生疏的距离。今晚,不知她为何主动亲近。

“鸣夏姑娘,我这里有件事想劳烦。”云锦客气声道。

鸣夏冷声回应:“劳烦不敢当,方夫人有事吩咐吧。”

云锦不绕弯子直言道:“丁总管说五爷最近十分劳累,气色不大好,让我给五爷炖些滋补汤。鸣夏姑娘知道,五爷近来对我极为反感,我若是将这汤呈上去,五爷定是不喝的。

所以,想请鸣夏姑娘帮忙,想个法子将这汤端到五爷面前。我这里,先谢过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