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初见

发布:2021-10-13 18:16:46

冷秋拎着水壶回前院,与鸣夏说到早先所见所闻,鸣夏极轻蔑道:“她这是受了冷落,心里想法儿往五爷跟前凑呢。”说着一本正经发出警告冷秋:“干万别做叛徒,我昨个个试想五爷,五爷的意思是,冷着她,待一年半载后,五爷离开了此地之时,许她以完壁之身回去去。”“那不是白白耽误人家姑娘好年月吗?”冷秋惋惜道,想到方夫人那张娇丽容颜,讷讷道:“五爷该是还未见过方夫人,见过之后,兴许会改了主意。”。

冷秋拎着水壶回到前院,与鸣夏说起先前所见所闻,鸣夏极不屑道:“她这是受了冷落,想着法儿往五爷跟前凑呢。”说完一本正经警告冷秋:“千万别做叛徒,我昨儿个试问五爷,五爷的意思是,冷着她,待一年半载之后,五爷离开此地之时,许她以完璧之身回家去。”

“那不是白白耽误人家姑娘好年月吗?”冷秋惋惜道,想到方夫人那张娇丽容颜,讷讷道:“五爷该是还未见过方夫人,见过之后,兴许会改了主意。”

鸣夏笑道:“你当我们五爷是什么人,才不是那种见了美人走不动道的。咱五爷自小在美人堆里长大,京城多名贵的花都见识过,怎会被这隆城一朵无名小花乱了心神。”

“我觉着,这方夫人不简单,我若是男子,也会被她吸引。”冷秋声言,想起方夫人在厨房间那利落的谈吐,沉静而又极富磁性的腔调,加之那双明丽幽然的大眼,只怕世间少有男人能抵抗得了她的魔力。

“你怎么回事,就出去拎个水的功夫,魂就被她勾了去,看样子,你迟早是要叛变的了。”鸣夏恼声道。

“什么叛变不叛变的,”冷秋扬声回嘴,“咱侍候五爷四、五年多了,自然是事事向着五爷,忠于五爷。五爷决定的事,万难改变,哪里是我这个小丫环能左右得了的。”

“知道就好!别白费心思,别自作主张!五爷感情之事,用不着你我操心。”

……

一顿午饭,让院里上上下下十多人对方夫人有了全新的印象,原来这位方夫人还是个厨艺精深者。

过了十来日,方夫人从总揽厨房之事,到总揽全院之事,并逐步涉入萧家在隆城的庄地、商铺之事。

丁总管遵三夫人的指示,将萧家在隆城置办的产业渐渐交托到方夫人手上,未料,方夫人是个见识不一般,极聪慧的女子,接手极快。不过月余时日,已将内外打点得井然有序,弄得丁总管已无事可干了。

丁总管对方夫人的才干十分满意,在给三夫人的回信中对方夫人大加赞赏。隐隐有种自豪之感,觉得自己牵就的这桩亲事八分圆满,不枉当初费了许多精力、砸下那丰厚的聘礼。

剩下的两分不圆满,缘于方夫人与五爷的感情之事。成婚月余,五爷依旧早出晚归,对方夫人不闻不问。而方夫人好似也在刻意回避五爷,只要五爷在前院,便绝不往前院去。

云锦对现在的生活状态十分满意,嫁进来,比从前在方家自由快活许多,不必遵守那些繁复而刻板的规矩,不必看其它人的脸色行事,连晨昏问安的人都没有了。完全可以按照自已的意愿打理院内、外事务,办完了外面的事,晚上可以窝在自己的房中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更令她高兴的是,从冷秋口中得知,五爷迟早是要将自己放归的,每每想到一年半载之后,便可重获新生,便满心愉悦,对未来充满期许。

一年半载的时日,足够攒下不少银两,从前在方府,周围全是人精,累死累活三年,也只扣下十几两银子。如今在此处,五爷不管事,丁总管是个宽厚的,每月从厨房食材费中、从庄地、从商铺中可扣下约五十两银子,当然,自己也为他们赚得了不少银两。

只有攒下足够的银两,将来才可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

已是早春时节,冰雪还未消融,气候依旧寒冷,但绚目的太阳让人心情不错。辰时,云锦抱着一叠账本去前院东厢房找丁总管交账,脚刚迈进前院,便听见里边有人说话,云锦立即转身要往回走。不料,眼尖的丁管家从窗口瞧见了她,热情招呼她进来。

云锦就站在院中对丁管家声喊:“刚想起来,账目上有几处错漏还未改过来,我等会再来。”

“何必来回跑,我这里有笔有墨,完全可以在这里改嘛。”丁管家说着步出东厢房笑迎云锦。

面对丁管家淳厚的笑颜,云锦抗拒的心没那么坚决。迟疑间,丁管家又说:“方夫人来的正好,方夫人上次提议开拓铁矿、药材生意,我这里有好些疑问想问。外边冷,咱屋里细说。”

云锦犹豫片刻,在丁总管热切的注视下,终迈脚向屋里步去。

进屋便见茶案前坐着一位挺拔轩昂的男子,男子抬首看过来。

“五爷!”云锦屈膝行礼。

萧执第一次见云锦,但见眼前女子发乌肤白,脸庞雅致,腮上还带点嘟嘟肉显出几分稚嫩,方才对视间,对方黑黑亮亮的瞳仁令人过目难忘。

此刻她低着头,垂眉顺眼,一副无情无绪的样子。

萧执凝视了云锦许久,脑海间自然浮出有关于眼前之人的所有信息,只可惜脑海里储存的信息实在无多。

丁总管见两人情态,找了个打水的借口离开。

云锦明白丁总管的意图,很想随同他一起离开,颇后悔方才答应丁总管入进来。

“你是,方鹏的妹妹?”萧执突然问,想了半天,想起方家一些过往,毕竟方家曾经也是名门旺族,仔细想,能想出一些事情。

方家是书香门第,出过不少状元,似乎还出过首辅。而与方家唯一熟识的人便是方鹏,那个表面温文而雅,打起马球来却如飓风一般的男子。

“是。”云锦回复。

“同胞兄妹?”

“不是。”

见云锦还怀抱着账本杵在门边,萧执道:“坐下说话吧。”

云锦仓皇抬头,声道:“突然想起,后厨还有些事未交待,五爷慢坐。”说完,不等人回复转身匆忙离去。

萧执皱眉看着那避瘟神一般忙忙奔走的身影,鼻子里呼出一气儿闷浊之气。

云锦回到居院,抱着账本坐在书案前怔怔发愣。

小桃来来去去之间探了三回头,见自家主子从前院回来后就一直坐那儿保持着同一姿势动也不动,担心地走上前来声问:“夫人,遇到难事了吗?”

云锦转头,声问:“五爷今日怎么在家?”

小桃一怔,“夫人问奴,奴也不清楚啊。”

云锦沉叹口气,低声问:“洁瑜来信了吗?”

“没有呢。”

“替我研墨吧,我想去封信,问问她京城的闻大小姐是否议亲。”

小桃神情略变,“夫人,五爷对你……”

“没什么。”云锦轻轻将手中账本放下,取来纸笔,等墨间回想五爷那双极具侵略性的眼睛,心中很是不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