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迷仙散

发布:2021-10-13 13:39:43

江婉儿状似对云团猫爱不释手,忍不住地抚摩,还边笑眯眯道:“这云团猫果真如云团般松松软软,手感真好!”顿了顿,然后递过来连鹤道:“师兄要切记玩会儿?”连鹤定是表示拒绝,江婉儿心中失落,只得将云团猫给他了程雪。程雪递过来云团猫,摸了一会儿还觉还不够,又凑到脸程雪接过云团猫,摸了一会儿还觉不够,又凑到脸上深吸了一口,陶醉地靠在了连鹤的怀里。。

江婉儿状似对云团猫爱不释手,不住地抚摸,还一边笑眯眯道:“这云团猫果然如云团般松软,手感真好!”

顿了顿,接着递给连鹤道:“师兄要不要玩会儿?”

连鹤自是拒绝,江婉儿心中失望,只好将云团猫还给了程雪。

程雪接过云团猫,摸了一会儿还觉不够,又凑到脸上深吸了一口,陶醉地靠在了连鹤的怀里。

一旁的江婉儿见状,嘴角微微上扬,双眼却越发温柔了。

也不知是这猫太上头了,还是少年的胸膛太醉人了,程雪有点儿昏昏欲睡,总感觉脑子多了些东西在引诱她,她极力在脑海中挣扎,两种念头开始拉锯起来。

见小崽子突然变得萎靡,连鹤心中奇怪,却又察觉不到有何异样,只好做罢,心道可能是小孩子玩累了!

然而江婉儿心中却是焦躁了起来,忍不住频频看向程雪,她的异样自然被连鹤发觉了。

看着小崽子眼睛都睁不开,有气无力的样子,连鹤心中咯噔一下,心中顿时有些慌张起来。

到底是北溟派从小培养的精英弟子,快速冷静下来,也不再犹豫,抛出灵舟就抱着程雪去寻他师尊荷云老祖去了。

当然,还带着嫌疑人江婉儿!

看着连鹤乍然间变了脸色,江婉儿心中也是发虚,但还是硬撑着端住了。

惊讶地问道:“师兄,我们这是要去哪?”

忽略她那颤抖的声线,还是很具有欺骗性的。

连鹤不复平日里的温柔,声音寒凉刺骨,冷着一张脸怒道:“这可是呈阳老祖的女儿,要真出了问题,你我都等着接受老祖的怒火吧!”

江婉儿的心一下子凉了。

可以称为老祖的,都是门派里修为达到渡劫期的太上老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己这伎俩在渡劫大能眼中肯定是不够看得。

原想着这丫头只是连鹤的血缘晚辈,自己早已经打听过了,连鹤虽然是宗门的天才弟子,但是出身并不高,只是一个小世家的旁系子弟,他的血缘晚辈定然不会是什么重要人物的。

自己的手段除非是高阶修士,不然没人能看穿,等到自己和连鹤培养好感情,成为他的心上人,一个血缘晚辈又算的了什么呢?

只是没想到这丫头吸进这么大的剂量,竟然没有中招,还被连鹤察觉了,最糟的是这丫头来头竟然这么大,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江婉儿说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女,平时面对最大的危机也只是是同阶修士的嫉妒陷害,如今面对这必死的局面,越想心越慌,最后更是吓得脸色惨白,直冒冷汗。

她那心中发虚的样子,让连鹤肯定了她就是罪魁祸首,看她的眼神更加阴冷了。

筑基修士全力催动灵舟,再加上他不心疼灵石,很快,就到了百药峰。

心中着急,自然不理会通传的礼数,直接抱着已经昏迷的小崽子来到了荷云老祖的面前。

此时荷云老祖正在研制新的丹方,察觉到自己徒弟慌慌张张地跑来找自己,还是有点新奇,毕竟连鹤从小就端方自持,很难见到他这样不顾礼数的样子。

荷云老祖从内室出来一看,见他抱这个小娃娃,还想调侃一下,然而一探这娃娃的气息,却让他惊奇了起来。

竟然中了迷仙散,这毒药无色无味,金丹以下的修士只要接触就容易中招,致幻作用非常强烈,对用药的人会产生莫名的依赖感,曾经引发过修仙界短暂的混乱,后来就被各大势力联合起来摧毁了。

后来这迷仙散在修仙界就已经很难见到了,毕竟丹方都毁了!

“师尊,这是呈阳老祖的亲女,因弟子的过失变成这样,弟子愚钝,请您出手相助!”见荷云老祖出来,连鹤赶紧长话短说。

荷云一听是飞崖峰的金疙瘩,也不再想些乱七八糟的了,赶紧配出解药来,怕晚了飞崖峰上那个疯子就找上门来了。

迷仙散虽然已经好几万年没有出现了,但是在像北溟派这样有底蕴的大势力自然还有记载,解药配方当然也流传了下来。

身为九品炼丹师,制作这还不到四品的解毒丹,自然是轻而易举,一炷香还不到,小崽子就服下了解药。

程雪还在同那股念头战斗,忽然脑中一凉,顿时觉得什么杂念都没有了,心中一片清明。

回过神来,就见一个白衣男子正看着自己,见她醒来,还朝她温柔地笑了笑。

这人看着像是进阶版的连鹤,见了他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君子如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有种人,外表温柔无害,却是个白切黑。

毕竟,能修到渡劫期的修士,不可能是个真正的小白兔。

小崽子憨笑道:“泥曾嚎看!”

听说人越小越颜控,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程雪对这只见过一面的人,就伸出了小肥手,示意要抱。

荷云老祖见这一点也不见外的小崽子,挑了挑眉,让他平添了几分妖孽之气,将这肥崽子抱了起来。

双手圈住荷云的脖子,闻到对方身上的药香,程雪眯了眯眼,打了个哈欠,之前经历了精神上的一番撕扯,放松下来的她一下子就睡了过去。

感受到小崽子的依赖,荷云也是觉得有趣,暗道今后让她拜入百药峰也不是不可以。

见她没什么大碍,连鹤心中的大石总算是落了地,见荷云老祖传讯后,也退到了一边不再出声。

而江婉儿的心态却要崩溃了,这一路上任她用尽手段,也没能逃脱连鹤的控制,如今到了渡劫老祖的地界,怕是真的回天乏术了。

一时间,殿内落针可闻。

很快,程立便闻讯赶来,心中不是不怒,但是面上还是要端住。

‘莫生气,莫生气,气出病来谁人替!’程立不住安慰自己,可是效果似乎还是不明显。

一入殿,先是刮了荷云一眼,接过小崽子检查一番,见确实没什么大碍,可是心中还是很生气。

莫名受到如此委屈,一定要为自家丫头讨回公道!

连鹤见呈阳老祖到了,赶紧上前正色道:“弟子失责,甘愿受罚!”

“你且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仔仔细细说于我听!”程立忍着怒气道。

连鹤不敢隐瞒,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程立听完后神色莫辨。

殿内安静了一会,程立对着早已被渡劫大能威压震慑住的江婉儿道:“你从哪得来的迷仙散?”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