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宁为玉碎

发布:2021-10-11 06:59:17

皇建九年。长安侯高厉和太子高殷皇位之争终以太子死于非命败北结束了。新帝继位,改元太宁。太尉宁韫通敌叛国,祸连三族。成年男子光天化日之下枭首,未满十四流放边关,家中女眷充入掖庭为奴,嫁人女子是留是休仅凭夫家意愿,朝中上下唏嘘不己不己。——宁府大门外。宁绾跪在地长安侯高厉和太子高殷皇位之争终以太子横死落败结束。。

皇建二年。

长安侯高厉和太子高殷皇位之争终以太子横死落败结束。

新帝登基,改元太宁。

太尉宁韫通敌叛国,祸连三族。

成年男子当街斩首,未满十四流放边关,家中女眷充入掖庭为奴,出嫁女子是留是休仅凭夫家意愿,朝中上下唏嘘不已。

——

宁府大门外。

宁绾跪在地上,瘦弱的身影腰板挺的笔直。

盛夏的正午烈日当头,空气闷热,树上知了蝉鸣不断,平白的让这盛夏更多了几分燥意。

数日水米未进加上阳光的暴晒,宁绾唇角失了血色,起了皮,可她的眼神却是波澜不变,作为残存的宁家血脉,总不能再给宁家丢脸了。

这是她从懂事时候起,宁家教给她的第一个道理。

天下时局混乱,文宣帝在乱世中开创大周,祖父宁韫官居太尉,随着先帝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父亲宁渊子承父业被封为开国郡公,母亲更是先皇册封朝阳郡主,宁家一门满门忠烈。

女红女工,琴棋书画,无论哪一样闺阁女子所会,她都会,而且比她们做得更好。

然而,曾经盛宠一时的宁家大小姐,此刻却正跪在宁家大门外,满目苍凉的看着一朝倾覆,烧成一片火海的院落,宁家匾额被烧的漆黑,可在宁绾看来,却觉得甚是刺眼。

宁家通敌叛国吗?

祖父一心为了大周江山鞠躬尽瘁,他们宁家在大周权赫一时,已经不再需要叛国来换取更高的利益了,又何来叛国一说。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宁韫身为前太子高殷师长,是因为站错了队,所谓罪名,不过是要杀宁家的一个借口罢了。

宁绾清楚。

只不过,她没想到的事情是,新帝登基,消失三个月的赵祗令一跃成为朝中赤手可热的大司马,出现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来找她,而是带人将宁家抄家问斩。

原来她十年陪伴的夫君不过一直在韬光养晦,暗中辅佐新帝的心腹,那消失的三个月,也是在殚精竭虑的帮忙谋划。

她更没想到的事情是,她祖父十年前平反赵司徒的祸乱,杀的是她夫君的父亲,所谓娶她,不过是为父报仇,向宁家报仇。

当然这一切,还是从她那好婆婆顾绣带着侄女顾晚晴找上门来才清楚,一封挥斥苍穹的休书向她扔了过来,顾晚晴同她推搡间,连三个月的孩子也掉下台阶没了。

浑浑噩噩离开了赵家,宁绾一路赤着脚到了这里,自责的跪在门前,眼中带着苦笑。

从前宁绾觉得她这辈子过得很值得,她虽是万千宠爱的大小姐,可是她的地位都是自己双手所获,抛开宁家选的路,在众人的嘲笑声中陪着夫君一路从寒门秀才走到权倾朝野大司马。

无论是父家还是夫家,宁绾都用事实让人羡慕。

可现在看来,不过是一场笑话,更像是一场闹剧。

无论是为人子女,还是嫁为人妻。

母亲的话总不会是错的。

没听老人劝告,总是要吃亏的。

当年她们身份悬殊,宁家想做主替她订门亲事,无奈,向来高傲的宁绾如何能同意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她宁愿自己去选。

见到赵祗令的时候,宁绾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鬼迷了心窍,或许……真的是他的那双手很好看吧。

宁绾执意要嫁,又同宁家断了联系,十年寒窗苦读她陪在侧,从仆从丫鬟环绕到凡是亲力亲为还要照顾夫君,宁绾受了别人十年拜高踩低和冷眼却也从来不曾低过头。

她信他有那个能力,更信他会真心实意的对她好,只要她能陪在他身边,即便活的在辛苦,也会很幸福。

这一相信的代价太大。

当初母亲便说过,赵祗令并非等闲之人,可宁绾没想到,她用了十年时间始终换不来赵祗令的真心。

亲人获罪,家族倾覆,痛失亲子,至始至终,赵祗令始终不肯露面。

干涸的眼睛疼得发酸,却连眼泪也流不出来,大火烧了三日,她也在这跪了三日,双腿麻木没有知觉。

一双镶金线刺绣长靴赫然入目,宁绾神情木然的抬起头,顺着那长靴向上望去,一张冷酷俊逸的脸庞闯入眼眶,赵祗令居高临下的看着宁绾,剑眉紧紧的拧在一起。

阳光有些刺眼,火光更是灼热,宁绾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挡住眼前的阳光。

赵祗令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

不过三个月未见。

宁绾却觉得他变得很陌生,或许从一开始她就不曾看清过他。

将手避开,强迫自己接受刺眼的阳光,赵祗令背后宁府的牌匾鎏金大字赫然入目,宁绾只觉得鼻尖一酸,深深吸了口气才止住了心口处的疼。

他那双手真好看,当年在盛京中,她也是先瞧见了那双手,她想,这双手定然会拿着纸笔勾划出盛世功名,却不想,那双好看的手,是沾满鲜血掌握着朝中生杀大权的手。

赵祗令眉心紧蹙,从薄唇中挤出了几个字,“宁绾,回家。”

宁绾却忽然轻笑了出声。

回家?

她哪里还有家?

她身后所跪着的便是养她爱她十几年的家,可惜一朝倾覆,连丫鬟仆人都跑散,造成这样结果的是她苦心陪了十年的人,赵祗令亲自带人抄的家,休书已拿。

她早就没家了。

额头上的发簪被宁绾缓缓摘下,秀发也因为没了禁锢瞬间垂落在肩上。

宁绾看着赵祗令的目光凄凉又带着几分悔恨,手中红玉琉璃簪紧攥,这是初见面的时候,赵祗令送给她的礼物。

彼时他还不是权倾朝野的大司马,也不是人人趋炎附和的新帝心腹,只是个面容清秀,笑意温暖的温柔书生。

她却是高高在上的嫡女,他面对她的笑有些局促,他说他最喜欢自己的长发,想要替她一辈子画眉簪花,他说他会努力考取功名,将来让自己活得幸福。

“你从来都是个有野心的人,我知道,终于成了大司马我也不怪你……”

“可我没想过,你的野心会这么残忍。”

一丝讥笑浮上脸上,宁绾歪着头同赵祗令的目光直视,“当初你曾问过我,为何叫宁绾,长发绾君心的意思吗?”

“我并未否认,可是你错了,我的宁绾,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绾倾城一笑,惨白的脸色难掩娇艳的容貌,一字一句说的认真。

手中发簪用力,长发瞬间被截断,顷刻落在手心。

他最喜欢她的长发,闲暇时间总替她梳洗,她不想留下任何他所喜欢的东西,哪怕只是假象。

宁绾以为自己会崩溃大哭,却不想自己还能这么平静,原来心死之后连哭都成了奢侈。

宁家出事的时候她曾发了疯的想要找到赵祗令,可是现在他出现了,宁绾却已经心如死灰不需要了。

跪在这里三日,三日的时间宁绾脑海中想过很多种可能,可是现在,她只想同赵祗令说一句话。

“十年陪伴,随宁家永埋黄土,你我自此,死生不复相见。”

大周女子视长发为和贞洁一样重要的事情,宁绾却当着一众禁军的面前当众斩断自己的头发。

“赵祗令,我恨你。”

宁绾声音很轻,却冷的可怕,让赵祗令这位心狠手辣的大司马也不由得为之一怔。

鲜血缓缓从嘴角渗出,宁绾眼中氲了层水雾,贺阳鹤顶红果然毒性够烈,瞬间毒性蔓延到全身,宁绾转身冲向了那火海之中,看着赵祗令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三日孝期已过。

她杀不了他,又无法替宁家翻案,那就只能陪着宁家一起死了。

微风吹过,半空落下了一片梧桐叶,盛夏还未过去,初秋就要来了吗?

可能又要下雨了,赵家小院窗前她晒好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收。

坚强骄傲了一辈子,她现在不想再熬下去了,更是因为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朦胧中,她好像看到了赵祗令脸上的错愕。

她还能从他脸上看到慌乱,或许连着最后的报复也是错觉吧,不过这样的感觉真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