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003 彭袁英

发布:2021-09-15 14:13:54

卿溪然回想着一路上看到过的几个街边灵堂,脑中不自觉的开始计算,湘城开发区这个月的死亡人数,比上个月多了几个。她在湘城开发区生活了将近8年,后来在珠心算最高驻防队服役10年,

卿溪然回想着一路上看到过的几个街边灵堂,脑中不自觉的开始计算,湘城开发区这个月的死亡人数,比上个月多了几个。

她在湘城开发区生活了将近8年,后来在珠心算最高驻防队服役10年,最近五年才回的湘城。

五年来湘城开发区的死亡人数,她不说百分之百的知道,大致数据还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从而有所了解的。

而且卿溪然每年都会去湘城的公墓拜祭卿家的先祖,一座公墓新增多少坟,她扫一眼就能计算出来。

综合近五年的街头灵堂数量、20来年的公墓坟头新增数量,国内外各种大小新闻。

卿溪然早就得出了一个结论,从四五年前开始,湘城开发区的自然非自然死亡人数就在不断增长。

且以梯形方式在递增。

而最开始报道辐射存在的新闻,就是从四五年前开始的。

辐射强度,跟人类和动植物的死亡数量上升,是有挂钩的。

面色雪白的卿溪然,靠在路边的电线杆上,看着幼儿园的大门,一个虚拟的算盘在脑海里飞速拨动着。

算盘珠子超过手动及肉眼想象的速度,快速上下浮动,一串数据急速变换过后,在卿溪然的脑海里的数据在不断变化。

她开始剧烈的头疼,然后看着幼稚园大门被打开,跟着其余家长刷卡进入了幼稚园。

“然然。”

一道谄媚的女音响起。

卿溪然抬手拢了拢黑色的披肩长发,偏头看去。

是彭袁英,穿着一身短款的紫色貂皮外套,黑色的皮裙,冬款黑丝,踩着一双价格不菲的长筒靴,从一辆超跑上下来。

她烫着酒红色的头发,手指甲擦着紫红色的指甲油,年逾40多的女人了,看起来却宛若二三十几岁的妙龄女郎般。

“哒哒哒。”

彭袁英踩着靴子的高跟到了卿溪然的面前,亲热道:

“太好了,我没迟到吧?走吧,我们去接一一。”

卿溪然未动,冷眼看着彭袁英,问道:

“你来做什么?”

“你看你。”

画着烟熏妆的彭袁英,一脸嗔怪的看着卿溪然,伸出手指来,想要点点卿溪然的额头,被她身手敏捷的躲开。

彭袁英也不介意,嗔道:

“我怎么说也是一一的外婆,我怎么就不能来接她了?然然啊,这几年你带孩子也辛苦了,以后一一就交给我来接,你呀,也该出去过过自己的日子了。”

她说这话,不但没有让卿溪然觉着放松,心中反而升起了一股浓浓的警惕。

这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的。

彭袁英是个什么样的人,水淼故作不知,卿溪然就不知道了?

彭袁英想要卿溪然和卿一一进入安全区的名额,因为进入安全区不但需要通行证,还需要卿溪然和卿一一签署一些合同上的手续转让文件。

此前,彭袁英对卿一一别说接送幼儿园了,就是看都懒得看一眼,生怕卿溪然和卿一一会分走水淼的家产般。

现在社会上到处都是辐射有害论,彭袁英是削尖了脑袋想把她自己和李晓星弄进安全区,她想让卿溪然和卿一一主动转让名额,肯定是要求到卿溪然面前来的。

幼儿园大门口,家长都进去的差不多了,卿溪然不动,抿唇,看着彭袁英蹙眉道:

“不必了,一一的外婆早就出车祸过世了,我女儿不习惯跟陌生人走。”

回头,卿溪然要交代一下班主任,今后卿一一不能让任何人接走,这彭袁英也太恐怖了,水淼前脚刚吃了个闭门羹,彭袁英立马后脚就到了卿一一的幼儿园。

要不是今天卿溪然一直守在幼儿园门口,彭袁英先她一脚进了幼儿园,直接假冒卿一一的外婆,把一一给接走,后果可想而知。

不会善了。

“你这样讲就不对了。”

彭袁英美丽的脸上,突然露出一股忧伤又哀婉的表情,眼眶红红的看着卿溪然,泫然欲泣道:

“我知道这么多年,你一直都接受不了我和你父亲在一起的事实,可是然然,彭姨一直都把你当亲生女儿,是真的想对你和一一好,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不是陌生人啊。”

她的声音不大,但足够让身边的人听得很清楚了。

加上她本来的颜值就很高,穿着也是一副贵妇模样,卿溪然长相也是很好,一身宁静淡泊的气质,两个人站在一起就是一道可圈可点的风景线。

几个人驻足在了卿溪然和彭袁英面前,目光有些谴责的看着卿溪然。

也就彭袁英这几句话,足以让不明真相的人脑补出一场家庭伦理大戏了。

感情这是女儿不待见后妈,后妈却一直任劳任怨视如己出的对待继女的戏码啊。

看起来这后妈可够苦情的,巴巴的来接继女的孩子放学,却被堵在了幼儿园门口,被继女一阵冷嘲热讽的对待。

是这个继女做的有些过份了哈。

卿溪然眸光中闪着一抹厉色,看了一眼身边围观的吃瓜群众,然后对彭袁英说道:

“收起你这套委曲求全的派头,你越是这样,我越不会考虑把名额转让给你,今后也不要让我发现你接近我女儿,再敢来接她,我就是把名额转给街边乞丐,也不给你。”

她知道彭袁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卿溪然就故意说这样的话,来吊着彭袁英。

现在卿溪然和卿一一的通行证没有补办下来,不宜让彭袁英过早知道她手里的通行证其实已经作废了。

否则,谁能保证彭袁英狗急跳墙了,不会对卿一一做出点什么来?

放完话,卿溪然转身进了校门,对看守校门口的门的张爷爷指了指身后的彭袁英,交代道:

“她不是我女儿的外婆,不要让她进来。”

张爷爷点了点头,很警惕的看着彭袁英,拿紧了手里的警棍,挡住了要跟进幼儿园大门的彭袁英。

他在幼儿园当了好几年的门卫,全园几百个家长,不说全都认识,大部分还是都认识的。

尤其是卿溪然这种长相出挑,浑身散发着知性气质的家长,让人看一眼就不会忘的那种。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