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一国之舅

发布:2021-09-14 23:45:51

思齐坐在马车上,让风清悄悄掀起一点帘子,她好看齐家公婆的反应。只见齐家公婆追赶着她的马车,又哭又喊,模样滑稽可笑。风清月明忍俊不禁,在思齐面前笑出了声。玉英皱眉道:“小点声

思齐坐在马车上,让风清悄悄掀起一点帘子,她好看齐家公婆的反应。

只见齐家公婆追赶着她的马车,又哭又喊,模样滑稽可笑。

风清月明忍俊不禁,在思齐面前笑出了声。

玉英皱眉道:“小点声。”

雪柳将半个身子探出了外面,看着后面的齐家公婆,哈哈大笑:“殿下你瞧他们的样子!”

思齐淡淡道:“别笑出声了。”

几个侍女立马收起笑容,放下帘子,不敢再笑。

还是雪柳胆大,向思齐道:“殿下,您早就该这样了,以前对他们也太尊敬了,把他们两个捧到了天上,不知道自己是从何处来的了,处处耀武扬威,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还到处说您的坏话——”

“哦?”思齐微微挑眉,笑着追问,“什么坏话?”

“说您举止粗鲁,性情野蛮,没大没小,半年多了也没见添个孩子,说您是不会下蛋的……”雪柳适时地住嘴,过滤了难听的词,“不止如此,还到处夸他们儿子,说他们儿子有本事,娶了当朝公主殿下也不算什么,就是天上的七仙女也得排着队配她儿子呢。”

月明也忍不住道:“还时常给外面的老百姓脸子瞧,说他们现在是皇帝的亲戚,是皇亲国戚,比一般的老百姓都尊贵些。”

风清道:“这两人瞧不上殿下,还要以皇亲国戚的身份拿乔,真是病的不轻。”

思齐笑意盈盈,说话举重若轻,“他们这病,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啊。走,去给他们治治!”

思齐很看不上这样的人,没有智商也没有情商,给点脸色就开起染坊来了!

公主的车马不一会儿便行驶到了帝国的皇宫大明宫。

车马与公主家奴由丹凤门驶入皇宫,直达皇帝处理政事与休息的延英殿。

小皇帝即位之后便宣布,姐姐南阳公主可随时入宫,公主的车马可以直达君王的寝殿,不必下马下轿。

思齐觉得不妥,便亲自喝令家奴停下马车,自己走下马车,只带领风清月明入内,其他人留在丹凤门旁等候。

思齐来到延英殿,特让风清上前禀报。

守在殿门前的宦官见是南阳公主,忙大声通报:“南阳长公主拜见皇帝陛下!”

急促促的嗓门引得思齐很是不满,这一举动让她之前的尊敬多礼付诸东流。

她刚想问皇帝是否得闲,就听到殿内响起弟弟的声音:“是姐姐来了吗?”

思齐连忙整整衣襟,三步并作两步,走入延英殿,轻轻拜倒在摇晃着跑来的年轻人面前,“参见陛下。”

年轻人显然有些错愕,伸出双手轻轻抚着姐姐的胳膊,“姐姐,你这是何意?”

“君臣有别,臣只是在尽臣子之礼。”思齐恭敬地说。

年轻的皇帝微微一笑:“姐姐以后不要多礼,显得你我生分了。起来吧。”

皇帝的年纪虽小,口气却已经很是熟练,颇显威严。

思齐这才起身,笑着望向弟弟,“这些日子不见,陛下辛苦了,比前些天清瘦不少了呢。”

年轻的皇帝叹了口气,俊俏稚嫩的脸庞上浮现出与之年纪不相符的哀愁,“烦心事多着呢,哪能不愁呢?”

思齐再次打量着身旁的弟弟思玄,十四岁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作为皇帝,便小了些。刚刚那副威严的样子没有保持多久,这就露出了天真的模样。

但目前看来,年幼的弟弟还很有责任心,已经懂得为国家大事犯愁了。

思齐故意笑道:“烦心事虽多,陛下也要一件件理,一件件办,有不懂的,可以去问国舅公孙大人,国舅在朝多年,身兼要职,可谓是经验丰富,足智多谋。”

这话一出,年轻的皇帝变了脸色,用极小的声音嘟囔着:“他是哪门子的国舅?我又不是他亲外甥!”

思齐装作没有听见,且很不明白的样子,“陛下何意?”

小皇帝拉着姐姐的手,愁眉苦脸,极小声地诉苦,“这件件事哪有我做主的份?都是国舅批阅好了再交给我,只让我画个红圈圈,其他的什么也不要管。我哪里是皇帝,分明他才是皇帝!”

思齐忙捂住弟弟的嘴,同样小声道:“陛下不可妄语!”

思玄愤愤不平,又敢怒不敢言,只是甩了甩姐姐的手,无奈道:“姐姐,我哪里敢啊?”

话音才落,寝殿外便传来宦官的通报声音,“宰相大人到!”

听到这通报的声音,思玄拉住姐姐的手,瞬间紧张地握成一团,思齐明显感受到弟弟浑身的颤动,她拍了拍弟弟的手背,暗示他不要紧张。

通报声音落下,一个鬓发花白的男子走了进来,身穿文官紫袍,玉带加身,步伐矫健,精神矍铄。

这人见到皇帝,并不下跪,只是象征性地拱了拱手,代表了行礼。

思玄暗暗咬牙,面上波澜不惊,甚至还露出了关怀的笑容,“国舅处理政事辛苦了,快请坐下!”

入朝不趋,赞拜不名,是先皇赐予的权利,思玄无法更改,只得硬着头皮接受。

公孙适之点了点头,随后毫不客气的坐下,直接无视思齐,冲着年幼的皇帝发难:“我听闻陛下今个儿没有去书房,也没有完成先生安排的课业,所为何故啊?”

“朕这几日思念先皇,无心课业,且身体抱恙,才没去书房。”思玄恭敬回答。

公孙道:“原来如此,那么这几日陛下便安心休息,政务有我和葛大人、舒大人几位代劳,暂不让送进来打扰陛下了。”

思玄微微颔首,眼中含了深沉的恨意,面色十分恭敬,“那就有劳国舅了。”

公孙笑着点头,随后又看了一眼思齐,语气漫不经心,“殿下缘何有空进宫?殿下的驸马可回来了?”

思齐笑笑,“我正是为此事进宫来,我想来讨要一封圣旨。”

“哦?”

“驸马久久未归,我担心他已经遇害,尸骨散落外地,毕竟我们夫妻一场,所以想来求一道圣旨,求陛下下旨让各州府县画影图形,寻找齐彬,若有人献上齐彬的尸首,赏金千两。能够捡到他的尸骨,予以安葬,也算了了我的一段心事,也告慰了他的在天之灵,不枉我们夫妻一场。”思齐假惺惺的落了两滴泪。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