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6章 四爷蠢奴才!

发布:2021-09-14 16:49:41

温姑姑听了这话,脸上笑意多了几分真诚:“公公这说的是哪里话?贝勒爷心疼温酒,是我们温家的福气,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再者,这次出门是替娘娘办差事来的,可不敢乱走动。”苏培盛笑得眼

温姑姑听了这话,脸上笑意多了几分真诚:“公公这说的是哪里话?贝勒爷心疼温酒,是我们温家的福气,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再者,这次出门是替娘娘办差事来的,可不敢乱走动。”

苏培盛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姑姑您这是明事理,以后啊,咱都是一家人,娘娘那头,还请姑姑替咱们贝勒爷美言几句。”

若是从前,苏培盛也是不敢说这话的。

可是现在嘛,他是真当这位姑姑是自己人。

毕竟,他已经认了温酒当妹妹么。

温家素来对温酒很是疼爱,对四爷的事情上心,也是帮温酒妹妹。

再者,这么多年,爷跟德妃娘娘的关系僵的很,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爷的性子硬,可他们这些奴才总要从中周璇的。

温姑姑笑着说:“这是自然。”

紧接着,她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苏培盛问:“姑姑可是有何难言之隐?”

温姑姑拧着眉头说:“温酒这丫头啊,平日里就是一个直性子的,她那个脾气,我可真怕她吃亏。”

绕是苏培盛现在觉得温家是自己人,却也免不得心中腹诽,

温家的人,还能吃亏?

温酒从前不过是个丫鬟,那也是个嚣张跋扈的丫鬟,不让别人吃亏就不错了!

不过仔细思量后,他还是故作高深的点了温姑姑一句:“温酒姑娘聪颖,有福气呢。”

想想四爷刚刚对温酒姑娘惦念不已的样子,苏培盛又给了温姑姑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

温姑姑争愣了片刻,有点没明白苏培盛的意思,不过,她即刻便将一个荷包塞到了苏培盛手里:“到底年纪小些,劳烦公公多照看些吧,那丫头素来大手大脚的。”

苏培盛听了温姑姑这话,还颇有些心塞。

要么怎么说人家温家人聪明呢?

那句话都要细品。

若是个糊涂的,还以为这银子是给自己的呢。

人家说了,温酒大手大脚的,意思是,她银子不够花。

德妃娘娘跟前的大红人,连自家爷都不能轻易得罪,更别说是自己了。

况且苏培盛也没打算得罪人,这温家人对温酒妹妹越好,也是对他更有利的事啊。

当下,心情不错的接了过来,拍着胸脯保证:“姑姑放心,定会带到温姑娘跟前的。”

温姑姑心中很是诧异,这苏培盛今日似乎格外的热情,让人怪难受的。

面上却是丝毫不显,还颇为真诚地说:“四爷身边有公公这样的伶俐人,想来娘娘放心的很。”又状似随意的道:“娘娘还念叨着想要见一见温酒这丫头呢,四爷这般疼爱温丫头,也不知年关会不会带她进宫?”

苏培盛楞了一瞬,紧接着便笑:“娘娘喜欢的人,咱们贝勒爷也很是喜欢的。

不过,主子的意思,咱们可不敢揣测。”虽然主子还是很在意温酒姑娘,可他可不确定主子会不会将人带进宫。

温姑姑不轻不重的在自己嘴上拍了一下:“瞧我,这嘴上都没个把门的。”

接着又说:“公公就送到这里吧,马车就在前头了。”

苏培盛姿态放得低:“姑姑您慢些,路上注意安全。”

而后心情不错地带着银子往回走。

温姑姑一上马车,脸上的笑意便全被担忧所取代。

四贝勒会心疼温酒?

说出来连她都不信。

德妃和四爷母子不和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了。

她温家,一直都是娘娘忠心耿耿的奴才。温酒就是娘娘在四爷跟前的眼线。

从八岁时,就派遣去照顾十岁的四爷,打的主意就是让她做四爷的贴心人。

这件事,娘娘有意无意的提了很多次了,四爷每次都是不做声。

又怎么可能是喜欢呢?

若是那丫头一心向着娘娘也还好,可偏偏她是满心满眼的全是四爷。

这些年,娘娘的吩咐她都不上心,一心想要夺得四爷的心。

这些年,家里也算是蒸蒸日上。

自己在德妃娘娘跟前得几分脸面,弟弟如今在御膳房做庖长。

哥哥更是在内务府又混出了些名堂,温酒作为哥哥的唯一女儿,心气儿更比一般世家大族的贵女还高。

偏偏又是个好面子的性格,要她做那些狐媚讨好的事儿,估计也不成。

这样的人儿,又怎会讨得爷们儿喜欢呢?

傻丫头啊,后半辈子,可是有的熬了。

苏培盛这头,回去便将刚才他们说话的内容说给了四爷听,那一包银子也承了上去,当然,也隐藏了他透露温酒现状的事。

四爷坐在上首,视线落在那一幅《快雪时晴帖》上,像是没有听到苏培盛说话似的。

恰逢此刻,门外有太监轻声回话:“主子,福晋遣人过来,说是年节带进宫的礼品已准备妥善,想请您过去瞧瞧。”

苏培盛这一会儿有些摸不透主子爷在想些什么了,擦了一把额上的汗,小心的向四爷看去。

四爷并未说话,只是放下手里的帖,颇有几分不耐烦地问:“温酒怎么还没带回来?”

苏培盛陪着小心:“那清凉阁离前院有些远,怕是路上要耽搁些时辰。”

四爷看了他一眼,抬脚便出了门。

正值隆冬时节,大雪将碧瓦红墙遮住了一大半,小太监们冒着大雪清路,看见主子忙不迭地跪下,待四爷走过又起身继续和大雪做奋斗。

苏培盛在身后小跑着帮四爷遮伞,终是忍不住,道了句:“主子,这银子奴才要不要给温姑娘送过去啊?”

若是别人,苏培盛也不纠结。

可是温家妹妹现在正被主子爷放在心尖上呢,还是问问比较妥帖。总归主子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今儿个早起还惦念人家呢,不至于连点银子都不给吧?

四爷脚步忽然一顿,苏培盛直接撞在了四爷身上,撞的倒退了好几步。

他吓了一大跳,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四爷皱眉:“蠢奴才。”

苏培盛:“奴才该死,奴才莽撞!”大冬天的,愣是逼出了一身汗来。

四爷:“这些事也要来问爷,你差事办的愈发好了!”

扔下了这么一句话,四爷扭头就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